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没错,罗祥通的确是有心无胆,他前后思量了一下,觉得还没有足够的能量去搅合演艺圈的女人,所以还是安分一些,吃点窝边草算了。(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因此,下午早早的时候,他就打电话给刘莎溪和蒋春雨,要求她们早点到吃饭的地方。

    刘莎溪当然是满心欢喜,蒋春雨则找借口说可能要晚到一会。罗祥通说不行,这是工作需要,请客嘛,为了显示诚意就要早早到场。蒋春雨说那也不用太早,只要赶在客人之前到就行了,然后就挂了电话。

    对蒋春雨的冷漠,罗祥通并不生气,他拿着手机自笑自叹,说好一个小辣椒,哪天得了手非要使劲尝尝到底是什么味不可。然后,就开始准备动身,因为蒋春雨不去,还有刘莎溪嘛。对刘莎溪,罗祥通能准确地捕捉到她身上散发出那种类似发情的气息,深知随时可以攻城掠池拿下她,但越是这样就越不用着急,那种事放缓一点步子会更有味。

    准备好之后,罗祥通就给刘莎溪打了个电话,两人一起先行前往。

    半小时后,到达目的地。罗祥通和刘莎溪在服务员的指引下,进入一个特色包间。

    “像这种吃饭的地方,就是让人放心。”罗祥通脱下外套,接着又叹道:“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如果以前说是民不聊生,现在就是官不聊生了。”

    刘莎溪立刻上前接了衣服,走到墙角挂在衣架上,“是啊罗局,如今国家对公务员管得也太严了点。”

    “管严一点,其实是对的。”罗祥通道,“要是再不下狠劲管一管,最后可能就要出大事。可是人都有私心啊,早不管晚不管,偏偏临到自己在位的时候管,心理上能平衡?”

    “嗨,其实也没什么,自古以来就上有对策下有政策嘛。”刘莎溪道,“特别是对罗局你这样的精英,还不是想怎么就怎么?”

    “哪里的事啊,我想做的事多着了,但敢做而又能做的却不多。”罗祥通摇头道,“算了,不说那些,说多了都是感慨,还是谈眼前吧,你说今晚俞导来吃饭,不会就一个人吧?”

    “不会,起码得带一两个漂亮的女演员吧,陪酒嘛,是必须的。”刘莎溪道,“否则就是对罗局你的不重视。”

    “你的想法不对。”罗祥通很得意地笑了笑,虚伪地说道:“女演员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啊。”刘莎溪道,“女演员关系到剧目的质量,所以为了提高质量,得让罗局你检验一下才是。”

    “检验?”罗祥通嘿嘿地笑了,“我又不是导演,怎么检验?再说了,我干嘛非要检验她们?演员有什么好的?没准就是外表光鲜内在糠。”

    “欸呀,还是罗局有深度,其实本来就是嘛,不管干什么,女人还是女人。”刘莎溪媚笑道,“只要那关键的一两个身体部位好就行,那跟所从事的职业没有多大关系的。”

    “我看也是。”罗祥通抖着眉毛对刘莎溪道,“就像你,无论是气质还是身体条件,那一点能输了那些女明星?”

    “罗局你这么说,好像你对我很了解似的。”刘莎溪装作娇羞的样子,“你可千万不能在人多的时候说啊,你怎么知道我身体的条件?那可会引起人家的猜想噢。”

    “胡猜乱想的人,都有很重的嫉妒心,他们在猜想的同时,自己是很痛苦的。”罗祥通笑道,“越是那样,我们就要越让那种人痛苦才对!”

    “罗局,谎言说一千遍就成真理了。”刘莎溪道,“万一大家都猜想了,那我们不是要被冤枉?”

    “呵呵。”罗祥通摸着下巴笑了起来,“要想不被冤枉,非常简单。”

    “怎么个简单法?”

    “那就来个假戏真做呗。”罗祥通笑得涨红了脸,“我们把他们的猜想,变成事实!还何有冤枉之说?”

    “唉呀罗局,你果然是高明啊!”刘莎溪扭着身子道,“真是绝了。”

    “玩笑,只是个玩笑。”罗祥通及时刹车,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放纵的时候,得留着点神。

    就这样,两人不腥不淡地说笑着,意兴盎然,直至蒋春雨到来也还不怎么收敛。

    蒋春雨对罗祥通和刘莎溪已经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是希望剧组的人早点儿过来,让他们知趣一点。

    又过了将近半个小时,俞得水在鱿鱼的陪同下来了,还有两个年轻漂亮的女演员。

    罗祥通笑呵呵地上前跟俞得水握手,接着请入座,随后就是惯例性的寒暄。说到惯例,两杯酒后介绍也是必须的,因为又添了新面孔,两个女演员。

    介绍过后就是相互穿插敬酒,鱿鱼和蒋春雨还是继续装作不认识,象征性地喝了杯酒就作罢。

    罗祥通有意冷落鱿鱼,作为酒桌上的主人,就是不主动敬酒,而鱿鱼主动敬他的时候,他只是端端酒杯示意一下,连嘴唇都不碰就放下来。

    鱿鱼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觉得应该拿出点态度来,原因不单单是这次酒桌上受到了鄙视,还因为以后新城的影视基地建设,也有可能要继续跟分管影视产业工作的罗祥通打交道,所以说,如果现在被软软地吃掉,往后就不能正常地沟通交流。要说这事,原本其实也没什么,毕竟有潘宝山在嘛,只是一句话的问题,不过,现在他处于特殊时期,鱿鱼不想让他沾这个边,免得生出不必要的是非来,所以一切得由自己来解决。

    于是,鱿鱼开始摆起了脸色,故意又进行了新一轮的敬酒,直接把罗祥通忽视过去。

    正在兴头上的罗祥通哪里能受得了这种漠视,便端了个小杯说要跟鱿鱼喝酒,还非要他喝大杯。

    鱿鱼当然不肯,头一歪膀子一抱说不喝。罗祥通拉下脸来问为什么。鱿鱼说也不为什么,就是喝多忍不住会吐,怕吐得他一头一脸都是酒菜渣子。

    这样的回答,明显带有很强的攻击性,而罗祥通被这么硬生生地一刺,陡然间竟还清醒了,他觉得不能跟鱿鱼斗下去,犯不着。

    恰好,俞得水也不失时机地打起了圆场,说鱿鱼看来是不胜酒力的,这么快就喝多了,说起话来跟开玩笑一样。

    罗祥通抓住机会借坡下驴,语气放缓和了些,对鱿鱼道:“尤总也真是,实在不能喝就少喝点嘛,搞得我误以为你酒量很大。”

    鱿鱼知道见好就收,虽然明白罗祥通心里恨他恨得要死,但面上的事还要说得过去,这对俞得水也是个面子,于是笑道:“罗局,我是个实在人,每次喝酒总是不知不觉就醉了,说起话来也就不知道留神,所以说,有不对的地方还请担待着些。”

    这当口,俞得水起到了驾驭场面作用,他立刻端起酒杯带领两个女演员站起来,岔开话题说要一起敬一下以罗局长为首的广电局各位领导,感谢给予的多方面支持。

    罗祥通一个顿挫,马上起身说不合适,因为剧组能选这里作为拍摄地,并且与省广电局合作,是瑞东广电人的骄傲,所以应该由他们敬剧组的各位才对。

    这一次,俞得水的姿态摆得很高,语气很坚决,对罗祥通说这次是剧组先发起的,就不要争了。如果广电方面要敬酒也可以,但要等下一轮,顺便也好掀起新的**嘛,

    罗祥通此时也说不得什么,只有点头同意连连说好。

    于是,除了鱿鱼,其余众人共同起立,举杯畅饮。随后,俞得水又不失时机地让同来的两个女演员发挥一下,好好陪罗局喝几杯。

    罗祥通看着年轻漂亮的女演员,竟然又动了心思,在喝酒的时候问她们的收入如何,一般一集电视剧能拿多少片酬。之所以问这些,罗祥通是想探探她们的收入,以便衡量一番,看能否出点钱搞一下。

    俞得水看得明白,便插话说片酬的多少有时跟劳动成果不成正比,就看老板的喜好,如果看好某个演员,觉得有挖掘的潜力想进一步建立联系,即便是配角也能有很好的收入。

    罗祥通一听,说那能行嘛?没个客观的评判标准,剧组的其他人能服气?

    俞得水嗐了一声,说员工或雇工服不服气,主要是看老板的精明度和做事的透明度。就拿现在的老板来说,他就做得很好,在收入问题上以个人喜好行事都做在面上,不避人,看好了谁,大大方方地想多给就多给,不搞偷偷摸摸的行动。当然,前提是其他人拿多拿少很公平,是按劳付酬,那样谁还能说什么?

    罗祥通点点头,说很多时候事情结果本身是无所谓的,但往往促成结果的各种推手、各种幌子令人难忍,如果有那种情况发生,就注定最后要失败。

    俞得水马上伸出大拇指,称赞罗祥通有见地,把问题上升了理论高度。

    罗祥通受捧,又得意了起来,讲得唾沫星子直喷。坐在他旁边的刘莎溪见了,就不停地给他倒茶,让他多喝点水冲冲酒意醒醒头脑,省得说过了火出丑。

    然而年龄大了肾功能下降,水喝多了尿就多。很快,罗祥通就憋不住了,起身去了厕所。

    鱿鱼想给罗祥通抹灰,便趁机对俞得水说起了悄悄话,埋怨罗祥通的为人太差劲,是典型的小人,爱摆谱自以为是不说,关键是知恩也不图报。俞得水便问,难道还有什么说说?鱿鱼说当然有,之前如果要不是他帮忙,罗祥通现在恐怕什么都不是,哪里还能当广电副局长,能看个大门混吃等死就算不错了。

    俞得水对鱿鱼甩出的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忙问怎么回事。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