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刘海燕说潘宝山是可恶的家伙,这一下轮到江楠纳闷了,忙问怎么回事。(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此时的刘海燕也几乎敞开了心扉,把前几天从双临回松阳的路上问潘宝山相关话题一事,几乎全告诉了江楠,当然,和潘宝山的亲吻拥抱环节,自然要略了去。

    江楠听后也是恍然大悟,道:“喔,怪不得他表现得那么大胆,跟以前全然不似一个人。”

    “以前那是他没有把握,胆子小。”刘海燕歪了歪嘴,轻咬着嘴唇笑道:“要不他哪里还能等到现在?”

    “我看他不是胆子小,而是极度谨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那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江楠道,“只有这样,在官场上才能走得更远啊。”

    “不过我也担心呢,看来他也是个贪嘴的男人,往后可能会不断遇到诱惑,万一神经一松,可能就会出问题。”刘海燕说得意味深长,“江楠,要不你再多出点力,给他紧紧发条吧。”

    “怎么紧?”江楠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就跟他说,既然和你发生了关系,以后就不要再和别的女人乱来了。”刘海燕道,“你说你嫉妒心强。”

    “哎呀,海燕,这,这话我怎么说得出口?”江楠一脸无奈的表情,“可能我还没说,脸就红得不像样子了,他保准一看就知道我是在演戏。”

    “也是。”刘海燕皱着眉头道,“那该怎么办?”

    “你就别杞人忧天了,我看他根本就不是那种轻易能下水的人。”江楠道,“而且我能强烈地感觉到,他有雄心和抱负,那是他克制一切的动力,肯定不会出什么问题。”

    “那他怎么没克制得了对你下手?”刘海燕笑了,“不管是谁,当**来临时,难免会铤而走险。”

    “他应该不是吧。”江楠犹犹豫豫地说道,“也许他已经充分考虑到我本身所具有的安全性,让他放心。”

    “嗯,也有那个可能。”刘海燕点了点头,寻思着:“但愿是那个可能。”

    “肯定的!”江楠一心想给刘海燕安慰。

    刘海燕听到这里,也是超然一笑,“哎唷,你说我怎么跟走火入魔一样,这些事想得也太多了吧,不说,不说那些。对了,刚才小潘打电话给你做什么?”

    “哦,他说下午回市里要继续开会,就推行村级零招待制度进行强化,尤其是要加强宣传,制造舆论氛围。”江楠道,“要我及时召集相关媒体记者参会,就村级零招待进行广泛发动宣传。”

    “推行村级零招待?”刘海燕道,“这项工作似乎以前就有提过,而且上午在会上他也已经强调过了,下午还用进一步强化?”

    没错,推行村级零招待一事,是需要进一步强化,因为潘宝山上午散会后受到了刺激。

    当时是在潘宝山去县委食堂的路上,走在他前面参会的一撮人没有留意到后面紧跟着市委书记,所以讲话也就没个保留。其中县财政局一个科室负责人讲得很是义愤填膺,说省里拨专款七千万,够全县村干部吃好几年了。

    这话传到潘宝山耳朵里,他顿时一惊,忙开口叫住了那名负责人,交流了一番。

    那名负责人开始非常害怕,心想这下可惹了大祸,尤其是潘宝山身边还陪着魏西桦,竟然还说出“大逆不道”的话来,简直是自寻死路。不过,潘宝山态度很和蔼,直接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是好同志。而且,魏西桦看上去也没有气怒的样子。

    鉴于此,那负责人也就把自己了解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他告诉潘宝山,富祥县仅去年一年,村级招待费就接近一千万元。

    这个数字让潘宝山大为吃惊,随后便让石白海跟市财政相关负责部门直接联系,问松阳市去年一年村级招待费是多少。

    很快,确切数据就回了过来:全市八百多个行政村,去年全年招待费将近四千万。

    潘宝山一听立刻就心一揪,差点拍起了饭桌,这么吃下去还不把基层都吃成一盘散沙?所以,饭桌上潘宝山就发出指示,回市里下午就召开村级零招待专项会议,狠刹吃喝风。

    午饭至开会之前的一段时间,潘宝山让曹建兴和市委研究室加班,拿出会议材料,并形成文件下发,同时,又安排石白海与各县区纪委、信访等部门联系,收集举报村干部吃喝成风、乱报销的相关材料,以作为具体例证。

    下午三点,大会准时召开,潘宝山直接点题,要坚决推行村里零招待制度。

    潘宝山从具体实例开讲,点名到具体乡镇,说有的村招待报账水分很大,一盒香烟说成一条甚至是十条,还有的甚至名目都没有,名头就是其他开支,而且这种不明不白的开支,所占报销总量的比重很大,在收集的一张三千四百元报销单中,有明目的是一千一百元,没有明目的是两千三百元。

    讲到这里,潘宝山不由得拍起了桌子,说吃喝糊涂账,报销的钱哪儿去了?直接说,就是给村干部贪了,当然,是一个人贪还是一伙人贪,那些不得而知。由此,潘宝山又联系谈了村干部买官问题,为什么有的人愿意花十万、百万去买村支书、为什么有的人愿意自掏腰包缴纳乡镇下达的税收任务而后被任命为村支书?毫不客气地说就是当上村支书就有高额回报,花出去的,可以成倍地捞回来。所以,抓村级新增债务,要从细节抓起,村级招待就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切入口,因为村干部胡吃海喝的危害之大令人深省,吃掉的是民心,败坏的是党风!

    潘宝山的这段讲话,没有人鼓掌,因为招待费问题无处不在,各级单位都存在。潘宝山也知道台下为何鸦雀无声,个个神色凝重,不过他没有展开来说,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当问题一大堆的时候,要逐个挑出来解决,不能一把抓。

    会议进行道这里,姚钢发话了。

    姚钢参会,向来都要刻意针对潘宝山搞“独特”看法。他知道,潘宝山如此力度推行村级零招待,肯定会有阶段性效果,借以放大效应也能给脸上贴金,所必须破坏其美事。于是看似自然地插话说,推行零招待,的确是势在必行,松阳以前曾经搞过,其他地方也推行过,但都没搞下去,因为太急躁,所以要有个渐进的过程,不能搞一刀切。

    其实这正中潘宝山下怀,他深知任何事情不是绝对百分百,于是接着姚钢的话说,村级零招待能绝对化?不能。比如到上面到村里调研,上午完不成,下午要继续,在村里吃个便饭可以节省不少时间,相对来说也就是能提高工作效率,这点是肯定的。所以说,饭,可以吃,但是,要村里招待,无非就是家常便饭,十块八块也是,三十五十也成,不管多少都必须在报销单上签字。

    接下来,在谈到监管的时候,潘宝山又说,从现在开始随便开个条就报销是不可能了,必须有明细。村里的监督管不牢,还有乡镇,各乡镇要专门成立村级财务代理中心,村里的招待要经中心审核同意才能报销。中心的负责人,由纪委系统人员担任,一定要认起真来,一旦发现渎职,就地免职,开除公职!

    再往下讲,就是村级零招待的扩展。潘宝山强调,上面到村里,尽最大可能不吃喝,也不能变相拿村里的伙食补贴,如有此类行为,一律按违规处理。还有,如果因为禁止招待,村里有正常工作被恶意设卡而导致办不成的,可以向纪委部门举报,一旦查实,必严肃处理,涉及到的相关人员,同样就地免职,开除公职。

    这个会议,开得时间很长,一直到下午五点半才结束。

    就在会议结束后,姚钢却笑了,他在办公室摸着脑门自得地对“听众“邹恒喜说,他潘宝山讲一千道一万,最后还是允许有特殊情况存在,那么一来相当于是给“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制造了温床,就等于是破了真身,到时肯定会自己打自己脸,看他怎么收场。

    邹恒喜却不这么认为,他说潘宝山是花了心思的,应该不会允许有人钻空子。对此,姚钢不以为然,说一个人钻空子好下手惩治,但全市八百多个村子,即使有一少半钻空子,他潘宝山怎么办?而且,往后会不断给潘宝山制造麻烦,大大小小一箩筐,让他招架都来不及,他还有多少心思用在抓村级零招待的制度推行上?最后多是会无疾而终,落个工作无进展的差评。

    “马上,省环保厅就要来松阳,对农村环境整治工作进行督查,到时当面给潘宝山弄个难看。”姚钢得意洋洋,“那样一来,潘宝山能坐得住?必然又会针对存在的问题采取一系列整改措施。你想想,大大小小的事情头绪一多,谁能架得住?搞整改推行,到底能推到什么程度?轻了,不管用,重了,下面又受不了,怨声一片,最后还是头疼的事。”

    “姚市长,也不能把事情想得太简单,潘宝山毕竟鬼主意多,善于搞反击,万一借题发挥倒打一耙,弄不好还是我们吃亏。”邹恒喜已渐渐对姚钢失去了信心,他并不认为姚钢在与潘宝山的角力中能占到上风,即便是占据优势条件。

    “露怯了,恒喜,你露怯了啊!”姚钢笑道,“我刚才说的事,都是万省长支持的,那力度能小了?潘宝山要扛,不会那么容易,更别说反击了。”

    “哦,那就好。”邹恒喜很是无奈地点了点头,“那就好。”

    “等着看吧,没两天省环保厅就会来人的。”姚钢翘起了二郎腿。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