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田阁离开文化厅,直接就找了潘宝山,他已经踏入了恐慌境地。(下_载_楼Www.XiaZAiLoU.Com)

    “潘省长,我已经没有退路了,眼下最重要的是保个平安,所以有些事情还希望你能支持。”来的路上,田阁就已经想好了出路,所以见了潘宝山就开始恳求。

    “哦,看你如此惊慌,看来段高航已经摸清了你的轨迹。”潘宝山看着田阁,有关切,但很平静。

    “是的,而且他已经快速行动,在查我以前的老底了,随时都有可能办我的事。”田阁道,“如果我不早点行动,或许就会身败名裂,沦为阶下之囚。”

    “你想怎样?”潘宝山问。

    “隐退。”田阁道,“主动向段高航承认错误,争取到他的原谅,然后全身而退,远离官场。”

    “已经决定了?”

    “嗯,这是唯一的出路。”田阁用乞求的眼光看着潘宝山,“潘省长,你一定得帮帮我啊。”

    “可以。”潘宝山没有一点犹豫,当即表示同意。他知道用人要有度,田阁能做到这份上已经不错了,而且最后还落得个如此下场,也确实到了位。其实他也曾想过,以田阁的聪明,关键时刻会走出“自废武功”这一步,那是最后一步了,必须答应,否则田阁走投无路就会拼死一搏,他也不会有什么好处。再者,慷慨地答应田阁,也能充分展示一下转身投靠向他的,会得到充分的自由和权力,可以有个稳妥的归宿。

    “真的谢谢潘省长了!”田阁有些感恩戴德,“潘省长,您是真君子。”

    “别那么说,是君子还是小人,那要看对谁了。”潘宝山笑道,“对了,你打算怎么跟段高航开口?”

    “我就说因为被你抓到了致命把柄,遭到了要挟,所以没办法不得不听你的差遣。”田阁道,“然而,暗中帮你做事终究内心是很矛盾的,感觉每日都遭受折磨,现在已经受不了了,所以想退出来,那样对他也不会造成太大伤害。”

    “嗯,说法是合情合理的,但就是不知道段高航会不会买账,毕竟对他来说是件很令人愤怒的事情。”

    “他要是不买账,我还有一手。”田阁道,“伴君如伴虎,哪能没点准备呢。”

    “哦,你竟然有证据能要挟到他?”潘宝山道,“他不是很谨慎的人么,怎么让你得手?”

    “是的,他是很在意,做事几乎不留什么痕迹,而且一般人也不敢在那方面动脑筋,万一被发现是要遭殃的。”田阁道,“但我走了个曲线,关注了他的女儿。”

    “他女儿?”潘宝山暗暗一叹,看来田阁确实是个狠角,平日跟着段高航不死心塌地,竟然还想方设法要拿他一把。

    “对,是他女儿。”处在慌乱中的田阁没有察觉到潘宝山的心理变化,只是为自己的出路着想,“他女儿在一所知名大学任教,还是个教授,不过,她有学术造假的证据在我手里。”

    “从事文化教育的人,学术造假就是自会人生啊。”潘宝山笑叹。

    “是啊,再怎么样,段高航不会不为他女儿着想吧。要知道,事情只要一张扬出去,当事人一辈子的幸福事业就会被毁掉。”

    “那好。”潘宝山点了点头,道:“尽快行动吧,夜长梦多,免得段高航出其不意对你动手,可就没了商量的余地。”

    这件事情,田阁当然不会含糊,他哪怕连一秒钟都不想耽误,想早点脱离潘宝山和段高航两人的夹缝苦海。他很清楚,在夹缝里的时间越长,就会越陷越深,最后就是想逃也逃不动的,所以要及早跳出来,哪怕有损失,也会小很多。

    此番见段高航,田阁没了任何惧意,大有放下一切所向披靡的气概。

    “段书记,我的事情想必你已知道了。”田阁很淡然,“所以说起来有些难以开口,却也不得不说。”

    段高航似乎有预感,冷笑一声,“哦,什么事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你和韩元捷副省长密谋多次了,怎么会不知道?”田阁表现得稍有点情绪,他知道此时必须顶上去一口气,才能让段高航的情绪有所反差,以达到最后的效果。

    “你什么意思?”段高航板起脸,怒气冲冲地道:“田阁我告诉你,人在做天在看,我是怎么对你的,而你又是怎么对我的?!”

    “说到这方面的事,我承认自己做得是不对。”田阁明白虽然不能示弱,但也不能蛮横,该承认的错误必须承认,“可是段书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也是人之常情。你想,如果我好好的不受威胁,又怎么会做违背常理的事?”

    “不要找理由,你那叫不仁义!”段高航从没受过如此气恼,已经不由得站了起来,他抬手指着田阁道:“我告诉你,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段书记,别把事情做绝了。”田阁道,“其实我也对得住你了,你想想,虽然我从一定程度上背叛了你,但是我做过什么让你痛心的事了?我有数的,凡事不能过度。”

    段高航琢磨了一下,似乎还真没有,不过他可咽不下这口恶气,“那不是你不想,而是没得到机会吧。”

    “你要是这么说,那就没意思了。”田阁道,“其实我一直在做双料卧底,该怎么做都是经过缜密思考的,我不想真的害了哪一方,因为我很清楚,得罪谁都不可以。可是,处在这种夹缝当中的感觉你知道有多难受,拿捏起事情来有多艰难?现在我真是受不了了,在坚持下去就会崩溃的,因此我向你摊了牌,希望能得到谅解。”

    “你受不了了?想得到谅解?”段高航似乎在看笑话,“你受不了没法坚持下去,是因为被我看穿了吧?你想得到谅解,又想要怎么个结果?”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坚持不下去就算是被你看穿了行吧。”田阁点点头,道:“我想要的结果,就是远离勾心斗角的官场,回家过平静的生活。”

    “你要辞官?”段高航一歪嘴角,“还想落得个一身净?”

    “听段书记的意思,还想把我朝烂泥地摁?”田阁的表情并没有丝毫的恐慌。

    “不是我要摁你,而是你在自作自受!”段高航道,“我问你,既然潘宝山拎住了你的尾巴,现在你没做什么大贡献就隐退,他能放过你?所以说,你的身上应该还有阴谋!”

    “这个你放心,我没有任何意图。”田阁道,“潘宝山放过我是必然的,因为要是事情闹了出来,大家就会知道调转方向投靠他的人,都会被敲骨吸髓,否则没个好现场。你说,那样的话,他还能得多少人心?”

    “话是有道理,但是谁又知道是不是计中计?”段高航道,“你和潘宝山都是一路人,狡猾得很呐。”

    “段书记,你要是这么多疑,最终会害了自己的。”田阁道,“其实今天我能来找你,也不是没有准备。”

    “哟,听你这意思,还想反过来拿我一把?”段高航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能耐。”

    “段书记你多高明啊,我哪里能拿得住你,不过嘛,您宝贵女儿的防御,可就比你差多了。”田阁说完马上对段高航伸出手掌,“段书记你别激动,不要打断我的讲话。我知道‘祸不及家人’的说法,我也无意非要冒犯您的女儿,只是在走投无路时,我会忘记一切。”

    “亏得你还是个男人!我,我女儿怎么了!”段高航浑身发抖,“你说!”

    “在我回答问题之前,有一点要申明,在这方面你不要教育我,别忘了你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些甚至已经超出了我所说的范畴,所以说,你没资格。”

    “好,我不教育你,你说吧。”事关女儿,段高航也只有耐下心来。

    “其实你女儿没什么事,无非就是搞点学术论文造假而已。”田阁道,“这种事抖出去,其实是对我国教育事业的一大贡献。”

    “不要讲大道理!”段高航起伏着胸膛,加深呼吸增加供氧量,否则头脑晕得厉害。他知道学术论文造假对于一个教授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也没打算跟你讲大道理,我只是关心我的小生活。”田阁叹了口气,“做人不易啊,刚才我都说了,我并没有对不起谁和谁,怎么就不能急流勇退,回去过个安稳日子?”

    “可以。”段高航前思后想觉得的确如此,而且刚好有机会顺顺当当地腾个位子,把郑思民弄过来。

    “谢谢段书记。”田阁道,“马上我就称病辞职。”

    “随你找什么理由,没有理由都无所谓。”段高航道,“对了,学术论文造假的事,潘宝山知不知道?”

    “知道。”田阁答道,“不过你放心,潘宝山是不会拿来说事的,否则我对你来说还有什么价值?如果没有,你还不一棍子把我给打死?我要是死了,还是刚才说的,潘宝山不就失去了人心?再者,就事情本身来说,他要是敢拿学术论文造假的事起事,我就站出来抖出真相,他还不名誉扫地?”

    “行行行,你走吧,别再让我看着你!”段高航不耐烦地扫了扫手,“爱哪哪儿去!”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