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不过。(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穆甲建还有点不放心。因为韩元捷到现在仅仅为他介绍了一单木材出口生意。其他所说的还都是口惠而实不至。万一时间拖久了。出现问題不能兑现怎么办。所以。他找岳开平一吐苦水。谈话间也提到了丁薇。说韩元捷被她彻底套牢。不是件好事。

    面对穆甲建。岳开平的心情也很复杂。一方面作为朋友。他可不希望看到穆甲建被坑;另一方面。他还想靠韩元捷获取更多的政治资本。因此。他觉得有必要想个办法。让双方都满意。

    岳开平主动找到韩元捷。把情况说了。提醒得小心点。别到时收不了场。到时大家面子不好看是次要的。怕就怕闹出事情來。

    韩元捷点头称是。说他也有深深的担忧。但苦于眼前沒有合适的项目。岳开平马上凑过脑袋。说他倒有个路子。

    “说。”韩元捷此时亟需支援。

    “省烟草公司的副总葛培东。是个非常有能力的人。一直想扶正。但沒能如愿。如果给他个关照的话。就能让他周旋一下。让穆甲建做一笔烟草生意。一下就能把眼前的事情解决。”

    “烟草这东西。能有多大操作空间。”

    “韩省长。你别忘了事在人为啊。”岳开平道。“现在刚好烟草公司促销库存烟叶。可以发放外包。到时让穆甲建过去拦一部分。而葛培东是个老烟草。多年來积累了不少关系。第一时间更新能从下面各个厂的销售量中划一部分到穆甲建头上。算他的促销量。”

    “利润有多大。”

    “上千万不成问題。”岳开平道。“做得好了。上几千万也不在话下。”

    “好。”韩元捷尤为激动地一拍桌子。“让葛培东來见我。”

    这一见。收获巨大。

    经过运作。葛培东把近三十万担的销售量。全都加到了穆甲建头上。销售额超过了两个亿。接着。他又弄虚作假。并加大提成比例。最终。穆甲建赚了两千多万。

    这么一來。穆甲建的问題真的解决了。折抵借款后。他还赚千万。

    不过这同时。冷静下來的韩元捷也感到了危机。觉得丁薇对他构成的威胁太大。需要尽快化解。否则麻烦会不断。

    恰好。丁薇原先向岳开平借的两百万。因盐业公司被审计。需要填补。所以岳开平就打电话给她。希望她能拿两百万出來。而且话说得很明白。只是暂且补窟窿。事情过去后还可以再拿出來用。但丁薇断然拒绝。说钱抽不出來。让他自己想办法。然后就很干脆地挂了电话。

    岳开平无奈。只好向穆甲建借用救急。事后。他把事情向韩元捷说了。表示不能太放纵丁薇。否则肯定是祸害。

    这么一來。韩元捷的危机感更为加重。似乎一只脚已被拽进了深渊。

    其实。这会韩元捷还有一种危机。只是他沒有感觉得到。已经康复的鱿鱼。正找潘宝山商量。该如何回敬他。

    然而此时。潘宝山的策略已有所改变。他觉得从大局考虑出发。还是要想办法控制住韩元捷。那样可以做成很多让段高航措手不及的事情。而且。虽然丁薇已经失控。但毕竟还存在从她身上打开缺口的可能。所以综合來说。他认为还有必要继续对韩元捷实施“驯化”计划。

    “只是这么做。不知你的心理怎样。”潘宝山实话实说。“再怎么说。那可是杀身之仇啊。”

    “沒事。那个仇一定要报。早一点晚晚一点沒关系。”鱿鱼道。“经过这一遭。我算是捡回了一条命。很多事看得更开了。”

    “既然这样。那就让韩元捷再舒服一段时间。”潘宝山道。“刚好腾出点精力來。并利用这个机会來关注一下辛安雪。”

    辛安雪。已经成为双临市市委书记。

    这是段高航的安排。他狠了很心。把杜世波弄到了省人大副主任的位子上。接下來就把辛安雪扶了上去。并以完善领导班子性别比为幌子。让她顺利进入了省委常委班子。

    刚上位的辛安雪。蠢蠢欲动。据杜世波密告。她有可能搞建设规划回头看。福邸小区是关注重点。有可能要被处以千万元罚金。

    这个消息很重要。虽然辛安雪还未对福邸小区采取规划回头看的行动。但有备无患先拿下再说。省得到时现抓还來不及。所以。潘宝山决定马上对辛安雪也进行“驯化”。正好可以利用枪击事件。通过庄文彦之手。拿下她。

    “庄文彦的下巴被枪砂划破。虽然经过修复。但还是能看出明显的痕迹。”潘宝山道。“毁容。对于一个女人來说。心理的伤害很大。”

    “我明白了。老板。”鱿鱼道。“我就跟庄文彦说。是辛安雪策划了枪击事件。”

    “对。”潘宝山点点头。“那样我们也可以保存点实力嘛。至少能少投入点。不过你要多操些心。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对庄文彦那边的行动进度要尽量掌握。如果有过火的地方。还要加以引导。”

    “这个你放心。那些事做起來还是游刃有余的。”鱿鱼信心满满。

    当天晚上。鱿鱼就和庄文彦见了面。

    “我已经找到了幕后真凶。”鱿鱼的心情很沉重。表情很愤怒。“沒想到。实在沒想到原因竟还出在你身上。”

    “什么。问題出在我身上。”庄文彦很是不解。“开枪打我们的人。不是你生意上的竞争对手。”

    “开始我也那么认为。但现在真相大白。那是错的。”鱿鱼道。“真凶。是辛安雪。”

    “辛安雪。第一时间更新”庄文彦一惊。

    “对。就是她。”鱿鱼道。“她一直想把你赶到一边。以便得到段高航的独宠。所以。当她知道你和我之间有事情的时候。就精心策划了枪击事件。以便让我们之间的关系曝光。然后就可以让段高航加怒于你。从而疏远冷落你。”

    “真是太狠了。”庄文彦道。“竟然朝死里下手。你可是被打了六枪啊。差点命都丢了。”

    “可能是具体实施的人慌乱。沒掌握好方位。”鱿鱼道。“本來以钢珠枪的威力。打小腹以下。一般是沒有什么致命危险的。”

    “不管怎样。这口恶气一定得出。”庄文彦。“我一定要让辛安雪有好看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你打算怎么办。”鱿鱼忙问。

    “当然是以牙还牙了。她能找人动手。我也能。而且我会让她死得更难看。”

    “不理智。”鱿鱼摇了摇头。“那样做不理智啊。”

    “跟她还讲理智。”

    “不管跟谁。都得现实点是不是。”鱿鱼道。“咱们可以想个办法。控制住辛安雪。然后利用她为我们好好赚上一笔。等钱赚足了。再该怎么着就怎么着。”

    “我不稀罕挣她那点钱。”庄文彦还是很生气。

    “以前是不稀罕。但现在可能不是那回事。”鱿鱼马上道。“以前你有段高航。但现在恐怕不能再指望了。毕竟我和你的事让他很不爽啊。说实话。是个男人都不能接受的。”

    “你是说。段高航那里沒了來钱的路子。”庄文彦面色稍稍一变。道:“唉。早知道我留些我跟他之间致命的证据就好了。可以威胁他。”

    “跟那样的人在一起留证据。很危险的。”鱿鱼道。“他可见不得小辫被别人抓了。弄不好就自寻死路。”

    “唉。不要联想太多吧。”庄文彦摆了摆手。“我觉得。虽然发生了现在的事情。但我找过去的话。段高航应该还不能把我推得老远。”

    “再怎么着。也不得宠了。”潘宝山道。“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要对辛安雪动手。争取牢牢控制住她。让她当我们的印钞机。那也是一种复仇。而且更有快感。”

    庄文彦犹豫了好一阵。认真地点了点头。“也好。而且那也不是什么难事。”

    “哦。你有办法。”

    “用个美男计。就能把她拿下。”

    “有点简单了吧。”鱿鱼开玩笑地说道。“他辛安雪现在可不是一般的身份。”

    “再怎么着她也还是个女人。”庄文彦道。“当初我知道她也是段高航的女人时。我怕被背后陷害。所以也关注过她。知道她的情况。”

    “你关注过她什么。”

    “家庭。”庄文彦道。“她的事业是很成功。但生活和感情却很糟糕。甚至可以说很失败。”

    原來。辛安雪到现在还沒有生育。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她的丈夫数次催促赶紧生一个。可她坚决不同意。说那样就会使身材变得臃肿而难看。起码肚子上容易长赘肉。她的丈夫不理解。质问她保持身材到底为了什么。她理直气壮地回答。说脸蛋和身材是一个女人的资本。脸蛋越來越老。挡不住。但身材可以保持。所以她不想为了生孩子而成倍地增加保持的难度。女人。有这样的观念就会很复杂。她的丈夫联想到她经常早出晚归、神神秘秘的样子。而且仕途又顺。便问她是不是跟了哪位高官。谁知她当即变脸。指着丈夫斥责他胡说八道。让他拿出她和别人睡觉的证据來。她的丈夫当然拿不出來。只有默不做声。两人就打起了冷战。后來。还是她主动求和。说根本就沒有跟不跟高官那回事。她只是通过自己的奋斗希望能在仕途上有所建树。她的丈夫知道。僵下去也沒个结果。也就算是默认了。就那样。他们维持了一个看似完整的家。但是却沒有了正常的生活。而她又从段高航哪里远远得不到满足。

    “所以说。辛安雪是很寂寞的。内心的渴望总会让她情不自禁。”庄文彦很有把握地说。

    “那就试试。”鱿鱼觉得也有一定的可行性。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