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毫无疑问,施丛德和张志言无一逃脱,双双落网,但也诚如潘宝山事前所料,万少泉自然是怒火中烧,袁征更是怨恨难抑,他们都知道幕后是谁所为。(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袁征沉不住气,决定立刻和潘宝山的对立面打成一片,以便联手好好对付他,借助眼前事件,最先进入视野的是万军,其实袁征原本是想直接找万少泉,可他觉得和万军交谈的伸缩性会更大一些,所以最终还是决定去发改委。

    稍等了两天,袁征直接去找万军,不巧的是扑了个空,万军正赶往沿海开发集团,准备与贺高生、石白海一起开个高层会议,研究沿海高速建设资金拨付问題。

    袁征比较心急,干脆到沿海开发集团等着,约一个小时后,他见到了万军。

    “袁秘书长,早知道先打个电话,就不用你多跑了。”万军对袁征比较客气,“走,我们还是回发改委聊吧,这里连个落脚地都沒有。”

    “好的。”袁征微微一笑,尽量让情绪显得平稳,“万主任,开发集团还经常开会。”

    “沒有。”万军一摇头,“这不赶上事了嘛,沿海高速瑞北段项目要集团融资呢。”

    “那还不是你和贺主任说了算嘛。”袁征道,“顶替潘宝山的石白海,应该沒什么脾气吧。”

    “他啊,脾气可大着呢。”说到石白海,万军立刻忿然道:“什么东西,就仗着有潘宝山撑腰,敢跟我直着脖子叫,还坚持要一次性拨付,真是白日做大梦。”

    “看來在投资上的分歧还不小嘛。”袁征呵呵一笑,“不过你可别忘了,沿海高速可是省委点題的项目,你要是极力阻挠的话,怕是也不妥。”

    “我不是死拦着不给拨款,就是想使劲拖一拖。”万军道,“袁秘书长,你知道瑞北段是谁承建的。”

    “谁。”袁征见万军的表情诡异,一寻思道:“不会是潘宝山一伙的吧。”

    “对了。”万军很夸张地一点头,瞪着眼道:“你说,我能不给他们下个绊子。”

    “还,还真是他们。”袁征一下伸长了脖子,他只是带着点话引子一说,沒想到还就对了,于是问道:“是哪家公司。”

    “广源公司。”万军道,“我打听过,公司是一个叫尤裕的人,他是谁,潘宝山的狗腿子。”

    “哦,那还不狠狠地掐死他们,。”袁征一咬牙,“你们投融资渠道是那几条路子。”

    “主要是几家银行。”万军道,“还有几个下属实体企业。”

    “银行的事由我來跑,你周旋一番下属实体,让他们暂缓出资。”袁征的语气很坚决,“非把广源公司拖黄了脸不可。”

    “对,让他们垫资垫得拉清屎。”万军响应着点起了头,“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少实力。”

    “唉,其实我们这么做是治标不治本啊。”袁征说着皱着眉头,“要对付潘宝山,最好是以牙还牙,利用经济问題,彻底扳倒他。”

    “是啊。”万军听到这里稍显颓废,“我表哥施丛德和亿统公司的张志言,就是那样毁在了他手里。”

    “妈的,我就怀疑公安是怎么回事。”提及张志言,袁征忍不住骂了起來,“施丛德不是说了嘛,是有人绑架恐吓,威逼他交代的,难道狗日的公安不该好好查一查。”

    “沒法查的。”万军道,“从始至终我表哥连个人影都沒看到,仅凭声音辨识能起多大作用,而且话说回來,他也是个沒用的货,还真全兜底交代了,连个回旋的余地都沒有,为此我爸不知道犯了多少愁,可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铁证如山,怎么搬得动。”

    “谁说不是呢。”袁征道,“我为妹夫张志言也是绞尽脑汁,但都无济于事,害得我妹妹整天哭哭啼啼,我这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这,也就是今天我找你的原因,咱们得好好想想办法,把潘宝山给弄倒。”

    “整垮潘宝山,好几年前我就开始攒劲了,无奈条件还不成熟。”万军略有衰叹,“或者说,总是不凑巧,有时机会比较好,但又碰上本职工作忙得不可开交,我又不得不全力投入照顾着,袁秘书长你也知道,现在我不是主持发改委日常事务嘛。”

    “嗯,说到工作,是应该尽全力做好。”袁征稳了稳情绪,道:“那关系到下一步你能否成为正职,按一般情况看,副职主持工作,就是为扶正做准备的。”

    “所以啊,我一直都沒有好好静下來揣摩,怎么对付潘宝山。”万军道,“可这一次不同,已经被逼到份上了。”

    “我觉得也是。”袁征道,“包括我在内,也是沒有选择了,他潘宝山做事狠得不留一点缓冲,要是不死命还他一击,还颜面何存。”

    “对潘宝山搞反击,必须多渠道进行。”万军道,“最好打他个首尾不顾,如果一条线进攻,他就能全力抵御,那样的话我们的胜算就不大了,毕竟那小子贼得很。”

    “你说的沒错,接下來我还要找韩元捷书记,他对潘宝山也是一肚子意见。”袁征貌似很深奥地说道,“其实何止是意见啊,简直就是怨恨,要不现在的省委秘书长就是他了。”

    “你的意思是,潘宝山挡了他的路。”万军问。

    “当然了,潘宝山这么一挡,他就这么一耽误,损失可不小啊。”袁征道,“你想想,郁长丰到年底才退二线,那会儿段省长接任,也不可能一下就把潘宝山给抹下來是不是,起码要等三五个月甚至是一年,也就是说,他会被耽误至少一年多时间才能换位到省委秘书长的位子,对于他那样的年龄,一年多时间很关键的。”

    “嗌,袁秘书长,有个问題我不是太明白。”万军问道,“一般來说,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分量是比省委秘书长还要重些的,有些省份,不都是省委秘书长朝省会城市市委书记的位子过渡嘛。”

    “这话你说得也对。”袁征点着头道,“省会城市是副省级配备,市委书记本身就是副省级干部,而且通常又都是进省委常委班子的,从分量上看确实比省委秘书长要重,毕竟省会城市的重要性摆在那里,可以说,省委省政府还在他们的地盘上呢,而省委秘书长呢,无非就是围着省委书记转,手里有什么,人事权、财物权,根本就不能跟省会城市的一把手比。”

    “就是啊。”万军道,“所以我就不觉得潘宝山当省委秘书长,会挡了韩元捷什么路。”

    “呵呵,万主任你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得把眼光放长远了看才行。”袁征笑道,“对于年龄偏大的领导來说,当然宁愿干省会城市的一把手了,管人管事又管钱,可以说是人多物丰钱厚实,好好地潇洒风光一番然后退休,再美不过了,可是,对于年龄不大的领导來说,就不会那么想了,说俗一点就是贪图享受还有点早,看看能不能再吃吃苦,更上一层楼,这种情况下,省委秘书长的位子的重要性就凸显出來了,你想想,怎么说也是省委书记的人了,一天到晚跟在省委书记身边转,那眼界和大局观能一样,如果能得路子,就能一步跨到常务副省长的位子上去,那接下來的目标不就是省长了么。”

    “哦,还真是。”万军咂着嘴摸着下巴,“看來年龄还是至关重要的。”

    “就是啊,要不我怎么说一年多时间对韩元捷书记來说关键的呢,他的年龄刚好不大不小,就卡在那儿,如果抓得紧了,可能就会走我说的后一条路;抓得不紧,可能就会走前一条路,哪一条路更好,不是显而易见么。”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万军又疑乎地问道,“可就算沒有潘宝山,韩元捷这次能当上省委秘书长又如何,别忘了省委书记是郁长丰,又不是段高航,他又能得多少实惠。”

    “不得实惠只是一时,等段省长上位后,不就能得心应手了。”袁征说完就笑了起來,接着又道:“万主任,你可别说即便沒有潘宝山,韩元捷也不一定就能如愿,毕竟还要郁长丰同意才行。”

    “袁秘书长,我还真有那么个疑问呢。”万军也笑了,“难道不无道理。”

    “对这个问題,我可以给你直接和间接两个答案。”袁征道,“直接來讲,从现有领导干部的综合实力条件上看,韩元捷是仅次于潘宝山的,也就是说,如果沒有潘宝山,从客观上评,韩元捷就是最佳人选,那种情况下,段省长可以力荐,郁长丰又能以什么理由坚决否决,难道仅仅是因为个人的情感远近,所以最终的结果,段省长的推荐八成是会成功的,从间接來讲,凡事讲的不都有一种假设的可能性嘛,而且对当事人來说,往往都会在潜意识里把那种可能性当成事实,现在的韩元捷,肯定会认为如果沒有潘宝山,他绝对能如愿以偿。”

    “呵呵。”万军笑了,他颇为服气地点了点头,“以前和袁秘书长沒怎么交流,还不知道你的深浅,现在看來,以后我得多向你讨教啊。”

    “哪里哪里。”袁征被万军一抬捧虽有些得意,但也沒有忘形,他知道自己的斤重,“我也就是跟在段省长和万省长身后学了点皮毛而已,而且也就是嘴上说说,有些事只是纸上谈兵,实战起來还远远不行。”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