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     潘宝山要面见上访司机,这让姚钢高兴得不得了,因为按照他的计划,司机们可要当场飙制造冲突且之后继续到省里上访的,而潘宝山这么一出來,刚好处在焦点位置上,既能让他出丑,又能让效果凸显,

    不过姚钢只想到了事情的执行,却沒想到执行力,那些被鼓动的司机大多只是头脑一时热,真正要闹出点事情來,他们的心里还七上八下,毕竟都为公家开过车,有些还是服务领导的,眼界并不狭隘,很多事情多多少少还是了解的,万一被抓个出头鸟打一下,那可就倒霉透了,只是,他们的幻想也还存在,希望通过闹腾一番,能再得些收益,

    现在的事不就这样么,人多势众,叫一叫、跳一跳,zhèngfu就重视了,就会想方设法解决问題平息事态,能哭的孩子有nǎi吃,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不管是小家庭还是工作单位大家庭乃至整个社会,都一样,就看能不能纠成一伙把事情闹大,

    可是,问題往往也会出在这里,人多势众是不假,但如果哪怕只有一小部分人仅是有坚决的态度和表现,却沒有坚决的意志和决心,那么就会有恶xing连锁反应,导致人再多往往也只就是个纸老虎,一戳就破,

    司机上访的情况,大抵如此,潘宝山能猜得到,來上访的司机不外乎三类:临时工、合同工、正式工,

    零时工最沒有定xing,一來他们沒理由闹事,辞退的事都按正常程序走了,沒有亏欠;二來他们之所以能开公车,多少都是有点关系门路的,能舍得撕破脸面做无谓的争取,

    合同工也沒有多少站得住脚的东西,同零时工一样,解聘都是按程序和规定來的,即将到聘任期的虽然离了岗,但工资还照,直到聘期结束,离聘期还有长时间的,根据劳动合同规定,也都进行了违约金补偿,

    无疑,正式工的情绪最大,也最坚决,从道理上说,只要有岗位,大家几乎都愿意转岗,可实际上沒有那么多地方容纳,又不能留着吃空响,所以沒法子,只有买断工龄或提前退休,这当中,买断工龄的做法站不住脚,因为从法律层面上说,它并不符合规范,但是,这种在改革开放初期出现并延续下來的特殊做法,似乎也还通用,

    潘宝山觉得,只要把正式工xing质的上访司机给压住,再把那些合同工、临时工的思想做通,一切就会烟消云散,

    就这样,潘宝山满怀信心地走出了会议室,

    彭自來立刻跟上,说他已经通知了下去,防爆大队的特jing马上就过來,潘宝山一听忙摆手,说來可以,但要在远处待命,绝对不可以进入现场,否则事情的xing质就变了,会更难解决,

    其实从安全角度上讲,特jing不來也沒关系,潘宝山作为市委书记带头下去接访,其他人能不去,参加座谈会的就有几大十口子,另外再加上一般的工作人员,也有不小的实力,司机们也不敢轻易作乱,

    不过在出行政大楼的时候,潘宝山还是回身劝住了跟随的众人,他说想來想去这么多人过去不合适,跟打仗一样,那只会激化矛盾,现在要做的是疏通心理,去几个人就行,

    就这样,潘宝山带着彭自來、石白海还有曹建兴,就四个人,來到了上访司机队伍前,

    司机们一看就安静了下來,他们沒想到潘宝山会來,而且还这么不设防,

    潘宝山站定后先开口,说大家是要推举代表到里面坐下來谈,还是就在这里议一议、论一论,个别情绪比较激动的司机高喊就在这里,把问題拿出來当着大家的面说,

    彭自來看得准,当即就指着其中一个话的胖司机让他先说,到底有什么问題要反映,

    胖司机不含糊,说他们都是普通老百姓,能开个车有份稳定收入,对家庭來说是一种保障,而现在保障沒了,让他们怎么能安心、怎么能给家人一个满意的交待,

    彭自來听了立刻反驳,说一个人能否活得安心、能否给家庭保障、能否给家人满意的交待,不是靠一份稳定的工作就能达到的,最关键的是靠一种成熟、健康的心理,或者直接一点说,就是看你们还是不是个男人,男人有承受、有担当,脚下无路心中有路,自己摸索着迈开脚,一样能大步流星向前走,

    胖司机一听显得极不耐烦,说不要讲那些虚的,沒有用,

    这时,潘宝山开始对着人群讲话,说车改导致绝一大批司机下岗,这是个沒法回避的现实,在这件事上,zhèngfu不是想把他们扫地出门不负责任,而是本着负责的态度慎之又慎的,制订了详细的实施方案,可以说,从事理上能讲得过去,

    胖司机既已挑起了头,只好接下话讲,反正不能让场气弱下來,他说事理能讲过去还是虚的,实际一点讲,工作沒了是摆在眼前的困难,

    说到工作,潘宝山反问这年头什么叫工作,胖司机一时语塞,潘宝山便接着说谋生就是工作,所以出于现实的需要,有些人的工作不一定就是一成不变的,现在,作为曾经的公车司机,公车是开不了了,但可以尝试另一种谋生的方式,

    话讲到这里就被胖司机打断了,他鼓噪着说当官的就会唬弄人,说些看似有道理却不着边际的话來敷衍大家,如今的问題是,大家的好ri子给弄沒了,该怎么办,

    胖司机的话引來一阵阵赞成声,司机们趁机齐口响应,一时间气势高涨起來,

    潘宝山沒急着说话,等了一会才抬起两手做下压的姿势,让司机安静下來,说既然这样那就讲点现实的,什么叫好ri子给弄沒了,开公车、开领导的车就叫好ri子,

    这么一问,司机们不支声了,这是他们敏感而脆弱的地方,

    潘宝山一看立刻趁势追击,说沒错,开公车尤其是开领导的车,看上去是很风光,很多人都另眼相看,甚至主动献笑脸伸热手,直接讲就是好处多多,然而,那就是你们所谓的好ri子,

    司机们听到这话脸sè都变得不自然起來,相互看看张不开嘴,

    胖司机一看情形不对,如果自己再不开口那可就彻底沒了戏,但又能说什么呢,确实也讲不出什么有力的话來,于是只好又皱眉又摇头又摆手,有理沒理逮着讲一通就是,说他们认为的好ri子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潘宝山不想给胖司机胡搅蛮缠的机会,立即又说不开公车难道就沒了出路,起码大家都有驾驶的一技之长,完全可以自谋职业,开货车跑出租都可以,如果开了出租,欢迎到行政中心门前來趴窝拉客跑生意,毕竟现在中心的车是少之又少,而处在目前这个适应过渡期,应该有不少用车的机会,

    一席话,讲得司机们更是无话可说,潘宝山也适时把语气放得柔和了起來,说车改是一项惠民的好事,必须得实打实地推行下去,现在到大楼后面的停车场去看看,有多少摩托车、电动车还有自行车,领导干部和普通公务员都能自觉脱离为人们所病诟的公车,且一分钱车补也不拿,这是不是个好现象,

    至此,场面算是稳住了,彭自來忙不失时机地说,工作出现变动,给生活带來影响是客观存在的,一时想不通有情绪也可以理解,但千万不能昏了头瞎胡闹,像这样围堵行政中心算什么,如果较起真來找几个领头的,怕是落到谁头上都不好,

    围聚的司机们开始松动,有些立场不稳早已萌生退意的人开始挪着脚步,转动着身子,用眼神传递着撤散的信息,

    彭自來密切注意到了这一情况,忙走到人群边上,做起了yu走还留的司机们的工作,

    这也是个台阶,几名去意已定的司机听了彭自來的话,小声嘀咕了几句,摇要头无奈地笑了笑,走了,

    万事开了头就不难,其他稳不住的司机一看有人带头走了,也纷纷跟了上去,到最后,只剩下十來个好像还要坚持,包括那名胖司机,

    彭自來一看,该到唱白脸的时候了,而且擒贼要先擒王,于是便yin着脸走到胖司机面前,说该讲的都讲了,难道还不明白道理,如果实在不明白就公事公办,到公安局去再听一遍,说完这些,他拿出手机要附近待命的特jing过來,

    沒多会,几辆特jing车呼啸而來,

    胖司机一看要动真格的就变了脸,他当然明白所谓公事公办的意思,忙哈哈起來,带头溜溜地走了,

    到这个时候,问題算是得到圆满解决,潘宝山很高兴,转身回去要大家继续座谈,就司机上访被和劝一事说开,谈谈车改的意义以及下一步该如何完善,

    这一下,姚钢彻底沒了脾气,也不讲话,只坐那儿傻听,当然,潘宝山也沒有忘乎所以,他头脑很清醒,知道很有一部分领导干部对车改有意见,从平常的点滴接触和察言观sè就可以看得出,对此,潘宝山很理解,毕竟利益受到损害,谁能沒个情绪,不过潘宝山也相信,这只是个时间问題,习惯成自然,以后大家就会觉得一切都是正常的,

    姚钢也有类似想法,但他不甘心,而且更担心,他担心如果等到潘宝山失势时大家都习以为常了,那么他上台后还怎么折腾,行政中心就那么几辆车子,玩不转啊,所以,他觉得还是要积极主动地搞点破坏,不能让车改顺利地进行下去,

    造谣,是姚钢惯用的招子,他让手下的人到处放风,说车改之初根本就不是要玩真的,只不过是个别领导想出风头、捞政绩而已,而且还举了个例子,说之前市里不是要求推行村级零招待嘛,一时间也搞得轰轰烈烈,媒体吹嘘得天花乱坠,但现在看怎样,还不是一塌糊涂,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