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好好陪陪家人,潘宝山说得意味深长。(下_载_楼Www.XiaZAiLoU.Com)对于家庭来说,他觉得自己很自私,照顾得实在太少。不过他也很无奈,既然要在官场上混出个模样,自然就要多付出些,再加上又是两地分居,难免鞭长莫及。

    “大姐,看看过段时间都去市里吧。”在饭桌上,潘宝山对刘海燕道:“现在我也算站稳脚跟了,到市里找个位置也不难。”

    “怎么,感觉两地分居的不好了?”刘海燕笑道,“让江燕去吧,你们一家好好团聚。至于我,还是留在富祥的好。”

    “关键是你不去,江燕也挪不动啊。”潘宝山笑了笑,“大姐,百源区区委书记是许明亮,我正准备要拿下他,刚好你过去。”

    “那怎么能行,不是纯粹让人说闲话嘛。”刘海燕道,“肯定不行。”

    “各大局怎么样?”潘宝山道,“财政局和建设局的一把手我都要换下来,那些并不怎么起眼。”

    “也不好。”刘海燕道,“我现在只是副县长,不能踏着台阶过去。”

    “哦,这样的话就先解决你县长的问题。”潘宝山道,“做了县长提到正处,各区、各大局的位子随便你挑,到哪里都是平调,那样就妥当了吧。当然,这么做并不是徇私,因为你有能力,我是一百个放心,别人也说不着什么。”

    “那我姐就不能做个厅级干部?”刘江燕端着饭碗笑嘻嘻地说。

    “能,当然能啊,不得一步步来嘛。”潘宝山歪头一笑,“早晚的事嘛。”

    “爸爸,我也要做厅级干部!”毛毛坐在饭桌上听得很认真。

    “哦,为什么呢?”潘宝山摸了摸他的头。

    “别人能做,我也能做啊。”毛毛回答得一本正经。

    “小家伙,好胜心很强嘛。”潘宝山笑了起来,“行,现在你要乖乖听话,将来好好学习,长大就能做厅级干部了。”

    “好嗳!”毛毛很高兴,扒弄了几口米饭,筷子一丢,“我吃饱了!”然后就跑到一边玩潘宝山买的一大堆玩具。

    “这孩子,不能宠坏了,太好强可不好。”潘宝山道,“姚钢就是个例子嘛,看不得别人比他强,就那脾性心理怎么能平衡?憋到最后没准会出什么事。”

    “只要他有后台就行。”刘海燕道,“局势比较明显,他靠的万少泉和段高航,将来会主宰瑞东的政局。”

    “也就是说,那一刻就是我失势的时候?”潘宝山笑了笑,“我看也不一定吧,政治上的事情没人能说得准。到时也许他们还离开瑞东呢,当然,也可能是我。”

    “你离开的可能性不大,地方的厅级干部,上面没有人,再怎么交流也是在地方。”刘海燕道,“倒是段高航和万少泉还有可能。”

    “嗌,那些还早着呢,你们想得太远了,累不累啊。”刘江燕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到潘宝山碗里,“好不容易回家一次,不许谈政治,不许谈工作。”

    “呵呵,小潘,你看江燕现在长脾气了吧?”刘海燕笑了。

    “嗯,我感觉到了。”潘宝山点着头,笑道:“这样好啊,要不她一直像个天真无邪又听话的孩子,将来怎么能教育毛毛?两个孩子在一起,那不乱了套?”

    “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个形象啊!”刘江燕瞪大了眼,“你就看不出我的女人味?”

    “逗你呢。”潘宝山低头笑着,啃了一口排骨,道:“江燕,现在不谈工作了,说正经的,你愿不愿意去市里?”

    “姐姐不去,我一个人带着毛毛还有点不习惯,也担心照顾不过来。”刘江燕道,“到那会再想回来,怕是又要麻烦了。”

    “小潘,近两年不去市里也好。”刘海燕道,“现在虽然你算是站稳了脚跟,但毕竟还没扎根,也许你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眼里,当然,什么时候都不能避开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但是现在作为最大的一股敌对势力,姚钢方面还是不能小看的。”

    “嗯,大姐这么说也有道理。”潘宝山道,“那就再等等,过两年再说,到时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万一姚钢方面真的得了势,我们都在市区也不是件好事。”

    “还是维持现状吧,也都习惯了。”刘海燕道,“你虽然回来得少,但江燕也没有什么别扭的地方,倒是你一个人在外面,得千万小心才是。”

    刘海燕的话,潘宝山听出了潜台词,“大姐你就放心吧,现在我所有的心思都在抓松阳的经济发展上了,尤其是省委郁书记上次来调研,给松阳带了份大礼。往后啊,松阳的重心要逐步向望东区靠拢,发展海洋经济。”

    “的确,现在松阳面临着千载难逢的机会,但越是处于发展的大潮中,漩涡就越多。”刘海燕道,“不过你能看清形势,还是让人放心的。”

    “漩涡跟我绝缘,因为我根本就没那个心思,现在真是觉得时间紧迫,我一定要在两年之内把发展的框架基础打好。”潘宝山道,“框架基础打好了,往后不管怎样多少还能照着走,否则就会有被全部推翻的可能。”

    “怎么了?说好不谈工作的嘛。”刘江燕已经吃完了,放下碗筷看着潘宝山,“你天天在外面忙,回家就放放松,等会早点休息吧。”

    “嗯,是该好好休息一下。”刘海燕也三两口吃光了碗里的米饭,笑道:“今晚毛毛跟我睡吧。”

    潘宝山看了看刘江燕,又看了看刘海燕,暗觉着这姐妹俩胆子都变大了,说起话来似乎开放了不少。这样也好,事情摆弄透了也没什么,省得躲躲闪闪搞得神神秘秘,反而还让人不太自在。

    九点多钟,洗漱完毕,潘宝山和刘江燕进了卧室。

    “江燕,今天我看你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呐。”潘宝山捧住刘江燕的脸,低头闻着淡淡的洗浴之香,“里面好像有火。”

    “瞎说。”刘江燕还是难掩羞涩本性,脸色一红,“我才没呢。”

    “没什么没?我都快被你烤糊了,浑身热得难受,膨胀得厉害。”潘宝山抓着刘江燕的手,按到自己两腿中间,“试试,都到什么程度了。”

    “哎呀!”刘江燕一哆嗦,“羞不羞啊你!”

    “咱们还羞什么?”潘宝山嘿嘿一笑,一把抱住刘江燕放到床上,“江燕,虽然咱们两地分居,不过我也不能剥夺你性福的权力。从今往后,起码保证一周一次,那是责任!”

    潘宝山一本正经地说着,抬手掀开了刘江燕的睡衣,朝上一拽,从她头上褪了下来。

    “你怎么学坏了呢,这么油嘴滑舌。”刘江燕微微一缩光滑的身子,两手护住**部位。

    “不是学坏,只是受到启发而已。”潘宝山拿开刘江燕的手,将她拉起来站到床前。

    “受到启发?”刘江燕并不明白。

    “我有一次去省里的时候,在饭桌上听到了有关当今官员的‘一不做,二不休’新解。”潘宝山理开刘江燕的双臂,看着她丝毫没有走形的身体。

    “‘一不做,二不休’还有什么新解?无非是说做事决断干脆利落吧。”刘江燕只想着新解的问题,似乎没意识到被潘宝山拨弄着看来看去。

    “这你就不懂了,‘一不做’,指的是不跟老婆做那事了,因为没那个性趣,审美疲劳了;‘二不休’,指的是又不跟老婆离婚,因为有政治需要,得保持良好的生活作风。”潘宝山道,“你说说,这不是让老婆守活寡嘛,不道德。”

    “什么啊你说的这是,乱七八糟的。”刘江燕笑了,“你们吃饭都谈这些?”

    “偶尔嘛。”潘宝山说着,又把刘江燕转了个身,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你一点都没变,还像当年那么富有诱惑。”

    刘江燕这会才意识到被潘宝山翻来覆去看了个够,顿时躲到了床上羞作一团。

    潘宝山呵呵笑着,跟着上床,像剥糖果一样把刘江燕慢慢展开,很是轻柔。

    但很快,柔风细雨便变成狂风暴雨。

    刘江燕让潘宝山轻声点,但潘宝山兴致大起,按捺不住疯狂不止,各种声音交织一片。

    盛夏,这一袭声音显得特别躁动,极具漫透力。

    对门的房间里,刘海燕辗转反侧,她几次翻过枕头捂住双耳,可又几次悄悄地拿开,任由着那一缕缕挠心之音,肆无忌惮地进入她荒漠的身体,宛若奔流的大河水,涤荡着渐渐变得滚烫的灵魂。

    刘海燕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她看着睡在身边的毛毛。

    “我是你大姨啊。”刘海燕自言自语,轻叹长吁。

    这一招很管用,在刘海燕身上,亲情浓于任何感情。很快,她就抚着胸口安然而卧,一心思考虑是不是该让刘江燕跟随潘宝山到市里去。

    第二天一早,刘海燕起来做早饭,现在她操持家务的时间和能力都大为增长。

    过了会,刘江燕也起来了,一脸疲惫。

    “姐,起这么早啊,放假没什么事,多睡会儿呗。”刘江燕进了卫生间,“哗哗”地唱着小歌。

    “习惯了,到时就醒,睡不着。”刘海燕跟到卫生间门口,笑了笑,“江燕,昨晚我想了又想,觉得你还是跟小潘去市里吧。”

    “为什么?”刘江燕含着牙刷迷糊不清地问。

    “一个男人在外面怎么能行,不说别的,单说夫妻间那点事就是问题。”刘海燕道,“如果被心怀鬼胎的女人钻了空子,那可会出大事的。”

    “他应该不会吧。”刘江燕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他懂,昨晚看他那股劲,就知道他没在外面干坏事。”

    刘江燕说完一缩脖子。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