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听到严景标还想要反击,崔怡梅撇了撇嘴,说道:“不管对方是谁,如果这次你相安无事,可以采取一定的措施进行反击,但如果真如你所言被免职了,那么防止对方落井下石是有一定必要,至于反击,我看还是算了吧。(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崔怡梅说得很直接,“难道你没想过,到时拿什么反击?说句不留情面的话,那会儿你还能指望着谁帮你出头露面?不太可能了,所以说,还是省着点气力干点自己的事最实惠。”

    “唉,你说的确实有道理。”严景标听了不由得哀叹起来,“可我真的不甘心呐,没想到最后我竟然栽在那狗日的小崽子手上了。”

    “你知道是谁下的手?”崔怡梅问。

    “除了潘宝山还能有谁?”严景标道,“肯定就是他。”

    说到潘宝山,他正坐在办公室里悠忽悠哉地翘着二郎腿,眼下他在等两个结果,一是看严景标怎么落马,二是看单梁到哪里去。

    单梁到哪里去?潘宝山比较关心,因为不乏有因祸得福的事发生,也许单梁保留着副厅级一下落到行政部门去,那还真给他捞着了。不过潘宝山也相信单梁多是没那么好的运气,有方岩在,他就没好下场,否则还动他干什么?

    的确,没过几天就传来了消息,单梁在原单位被边缘化,到工会做主席去了,任何单位都差不多,想窝弄一个人就直接扔到工会去,说白了那是个等死的地方。这个结果对单梁来说无疑是个沉痛的打击,想想自己也没犯错,只是被算计了一把,竟然就被拨溜到一边晒太阳玩去了。

    潘宝山知道后很开心,甚至他还小人了一把,给单梁打了个电话,假装对一切毫不知情,说要就晚报所报道的广电工作不足问题和他沟通一下,中间有些误会要消除好,气得单梁直歪鼻子。当然这只是个恶作剧,不过潘宝山觉得也有必要,做人有时不能考虑得太多,该痛快的时候就要痛快,对单梁那种人,就应该以痛打落水狗的态势去打压。

    痛快打压只是一时,放纵一下过后还得静下心来透过现象看本质,就单梁被边缘化一事,潘宝山知道应该感谢方岩。

    说到方岩,潘宝山感到阵阵欣慰,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风水点拨,竟然能换来如此丰厚的回报。说实话,当初孙华生找他帮忙给方岩的儿子家看看风水,他之所以比较爽快地答应下来,就是奔着方岩去的。潘宝山觉得那样可以和方岩走近一步,没想到现在不但是走近了他,而且好像还走进了他的范围圈,否则方岩怎么会主动就把跟自己过不去的单梁给拾掇了?

    这让潘宝山有种乞浆得酒的感觉,幸福得要命,也就是说,今后在省委大院里,又有了个强有力的靠山,而且这个靠山比焦自高似乎还来得稳妥。当然,就目前来看,靠山还是要指望郁长丰,位高权重嘛,力度不一样,可是过两年他就到年龄了,一旦退了二线说话也就没了分量,所以眼光还得放长远点,及时寻找新的挂靠。

    但现在不能过多地考虑这些,为时还尚早,注意力仍需放到当前才是。而最当前的,就是新一轮削弱敌对势力的行动,这次性从,单梁是次要的,主要的还是严景标。

    潘宝山不相信严景标会坐以待毙,肯定会想办法自救,但同时他也相信,再怎么自救也不能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肯定还是会受到处分,程度轻重而已,最后不知道会走到哪一步。一般来说,官员出事要经过五步走:第一步,被“双规”;第二步,纪委就具体问题进行调查;第三步,公布调查结果并进行纪律处罚,该“双开”的就“双开”;第四步,如果发现问题严重就移送到司法机关处理;第五步,进入司法审判阶段,该入狱就入狱,该枪毙就枪毙。

    这方面潘宝山有点把不准,他不知道严景标能活动到什么程度,但初步估计,起码应该“双开”。因为早在两天前,从省纪委就传出消息,中纪委已经决定派专人督办严景标的违规违纪问题。

    进入到这个程序,潘宝山相信严景标是在劫难逃了,现在只需要做个安心静气的旁观者即可,如果实在是按捺不住高兴,就找人喝个庆功酒乐一乐。

    毫不掩饰,潘宝山是按捺不住,他便找了谭进文,说要宴请一下有功之臣毕晓禹,另外又让他喊上了颜文明、李国占。为了热闹,潘宝山又亲自跟阚望通了个电话,说没事喝两杯。

    阚望自然不会拒绝,女儿金话筒提名奖的事在潘宝山安排之下办得很完美,他一直在找机会要表示感谢,发出几次邀请但都碰巧潘宝山出差在外,现在潘宝山主动打来电话,当然要热情响应。

    谭进文不理解潘宝山为什么要请一桌杂烩,阚望是财政厅长,毕晓禹是个公司副总,颜文明是省二招所长,李国占是国土资源厅的一个小处长,这可谓是多领域、多层次。其实这也无所谓,只要相互认识,朋友间也不分三六九等,但问题的关键是他们相互见多比较陌生。

    面对谭进文的疑惑,潘宝山呵呵一笑,“我想全方位了解一下严景标案的情况,这事在瑞东也算是不小的震动了,各界有各界的看法,毕竟都有各自的获知渠道嘛。”

    “严景标的案情你也摸不透?”谭进文道,“按理说省委大院里的消息应该有一定深度,省府大院里议论者也不少,但都是表面那点迹象。”

    “这事你看偏了,大院里的消息确实是核心,但透漏信息的大都是在外围。”潘宝山笑道,“因为院子里面的人多是要装作讳莫如深的。”

    “也是,外面的人相对会很活跃,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口风,而且一得到消息逢人便讲,以显示自己的路子野,内幕消息多。”谭进文道,“照这么说,根据我的判断,酒桌上毕晓禹的消息应该最有价值。”

    “为什么?”潘宝山笑问。

    “省三建公司是严景标案当事者之一,参与度高,自然也就更靠近核心层。”谭进文道,“再者,三建公司是企业,企业界跟政界接触多,而政界跟企业界接触时又喜欢卖弄些官场内幕,所以我认为毕晓禹知道得会更多,有价值的信息自然也不少。”

    “有道理。”潘宝山乐呵呵地点了点头,“希望酒桌上他能多传出些信息,因为我确实想进一步了解崔怡梅与三建公司合作的事,毕竟松阳市行政中心大楼是个大体量,牵攀重。”

    不过让潘宝山很失望,酒桌上毕晓禹确实说了不少,但跟他的愿望背道而驰。毕晓禹叹息不已,说当初和崔怡梅具体经手的副总邰宣良,竟然把事给抹得差不多了,调查组到公司调查过,没查出什么东西。

    “你们公司不是给崔怡梅不菲的介绍费嘛。”谭进文知道些事情,问道:“而且据网上的曝光显示都有凭证的,难道调查组视而不见?”

    “前几年我们公司财务紧张时期,曾公开对外筹集了一部分资金,多是从个人手里拿的。邰宣良就钻了这个空子,把崔怡梅竟然加进了募集名单,所以一切都可以说圆了。”毕晓禹道,“近一年多来,公司确实在不断返还,都是以公对私的形式出手。”

    “这么说还真是算崔怡梅运气好。”谭进文摇了摇头道,“算是逃过一劫。”

    “关键的地方还有我们公司在松阳行政中心大楼的建设中做得很标准,质量过关。”毕晓禹道,“这么一来,也就在招投标弄虚作假、牟取工程利润上避了嫌。”

    这些话潘宝山是听得是眉头紧锁,他能料想到严景标和崔怡梅会采取补救措施,但没想到还如此精准。照此类推,是不是把问题都能给找平了?要是那样的话,严景标是不是就可以摆脱贪污、受贿、权钱交易等经济上的问题?

    这方面,颜文明给出了较为明晰的答案,他说有传言中纪委对严景标的调查只有生活作风问题,经济上倒没掌控什么。

    潘宝山听后暗暗又是一阵长叹,问颜文明的消息是从哪儿来的。

    “江副书记说的。”颜文明回答道。

    没错,这个消息确实是颜文明从省委副书记江成鹏那里得来的,自从颜文明跟他搭上关系后,接触还挺多。因为颜文明人不刁钻,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实诚人,容易被认同,所以江成鹏对他的印象不错,有意要把他发展到圈子里来。

    “你是说那消息是从江成鹏副书记那里听到的?”潘宝山神色一怔。

    “是的。”颜文明并没有犹豫,“直接听他说的,应该不会假。”

    “哦。”潘宝山茫然地点了点头,“看来颜所长是深得江副书记的信任啊。”

    “哪里哪里,是碰巧听到了而已。”颜文明有点不好意思。

    潘宝山也不再往下说,其实这会他考虑的并不是颜文明是不是得到了江成鹏的器重,而是严景标的问题会怎么定性。

    “生活作风问题也不是小问题呐。”阚望多少也明白潘宝山与严景标之间的关系渊源,他接住了话茬,说起来也很敞亮,“总结一下近年来在生活作风上出事的官员,大概有四个定性档次:一是生活腐化,二是腐化堕落,三是道德败坏,四是严重道德败坏。”

    “阚厅长的这个关注点很新奇,我还真没留意过,有什么总结和心得不妨说来听听?”潘宝山马上响应阚望,他想进一步了解下,以便给严景标定个档。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