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有这么个背景,焦华的此行自然不会落空,但也不是易如反掌那么简单,该说的话还要说,算是程序上的一环。(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焦华提出,翔泰公司已建成的小产权房虽然违法,可已是既成事实,应该直面妥善解决:第一种办法,推倒复耕。此举看上去中规中矩,还有杀一儆百的作用,让那些不法房地产商少动歪主意,但是,造成的lang费显而易见,显然行不通;第二种,搁置起来。此法也说不出什么不是,但弊端很大,对谁都没好处,在别人看来无非就是在任者图个利索,实际上就是行政不作为,也不可取;第三种,就是积极寻求解决之道,把这批小产权房当作烂尾楼盘活。这既能让资源得到最大化利用,又能显示执政者的魄力和能力,一举两得。

    “盘活的方式我比较看好。”郑嘉韬听完点头道,“那样确实可以避免资源lang费,因为政府可以把盘活的收益用来开垦,弥补被侵占的耕地。但相关的难题也存在,首先事情不能政府一手包办,毕竟涉及到了耕地,容易被人拿来说事,到时谁也担不起那个责任;其次盘活收益的标准是多少,也没有个明确的界定。政府开口要多了,就没人接招,因为完全没有实际效益,白忙活的事谁干?可如果要少了,政府蒙受损失不说,还会让人说闲话,以为里面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猫腻呢。”

    “郑书记,你看这样如何,接手盘活的任何商家,开垦一百亩耕地的条件是死的,必须不折不扣地完成,至于其他费用,再另外商谈。也就是说,一旦有人要接手项目,就必须先签订个合同,随时按市场价给付可以开垦百亩耕地的资金。”

    “嗯,也不是不可以,总之政府这边看重的耕地,至于具体的项目到底是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郑嘉韬道,“不过所有的事情得阳光操作,比如谁接下盘活的任务,是不能搞背后议标的,得公开招标。”

    “哦。”焦华点了点头,陷入沉思,照郑嘉韬这么说,似乎没考虑人情面子。不过再想想也是这么回事,他能做的也就是松口把项目放出去,至于相关手续的办理还有招投标的事,他当然不能参与,形势使然。

    “焦总,很感谢你过来提起在合格问题,对我们的工作也是个促进。”郑嘉韬见焦华沉思不语,便又说道:“就翔泰公司开发的小产权房项目,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以提前着手,那样胜算的几率要大一些嘛。”

    “谢谢郑书记关照,我想我会不遗余力地去做准备工作的。”焦华立刻回道,“马上我就回公司开会,研究这个事项。”

    这事真容不得耽搁,焦华回去后就打电话给梁稳谷,商量事情的重点,该如何顺利拿下招投标,成为标主。

    梁稳谷一听有点泄气,说招投标虽然有猫腻可做,但水很深,弄不好最后利润会大大缩减,所以,最好的办法是跟虹尚区沟通,走出协议内定的路子。

    “这事要是搁以前或许有可能,但现在是万万不能了。”焦华说服道,“人人都想自保,不可能冒大风险出面揽事的。你也不是不知道,招拍挂制度是大趋势,能让土地以更公平、更合理的价格出让,从而减少人为干扰因素,杜绝**产生,所以在这种大环境下,凡是涉及大宗土地出让,都会采取招拍挂模式,很少有人再一手包办了。”

    “那样一来不是有走空的危险么,如果失手了,岂不是空欢喜一场?”梁稳谷道,“损不起啊,那些小产权房多少也是我的心血啊。”

    “是否会失手,还不是要看怎么操作?”焦华笑道,“现在你以建设方的身份,赶紧弄套假材料,就说在三十栋住宅楼中,对外销售、解决公司职工住房,还有以房抵债、抵料、抵工的部分,占到了将近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现在剩下的净房数量也不过就两百套而已。”

    这事,一点就通,梁稳谷马上笑了起来,道:“哦,明白了。也就是说,这个消息一旦放出去,其他来竞标的公司肯定会考虑到收益问题,一看只有两百套无主的房子,肯定会主动退出来,因为利润空间太小了,不值得搞什么大动作。”

    “没错。”焦华道,“商人嘛,无非是为了钱,一旦发现钱苗不壮,当然会打退堂鼓。”

    “办法是不错,但关键是造价的材料怎么被认可。”梁稳谷摸着下巴,看了看焦华,道:“那方面恐怕就要靠你想路子了。”

    “我尽力试试,应该没什么问题。”焦华道,“不过前期的事就交给你了,销售的那一套资料,你尽快搞定。”

    “没问题。”梁稳谷道,“无非就是借人头的事,不是太难,几天时间就能办妥。”

    几天时间不算太长,焦华等了四天,梁稳谷那边就传来了消息,材料整理完毕。

    焦华立刻带着材料去找郑嘉韬,说政府没收的那批小产权房有问题,大部门分已经私下协议卖出,现在准业主们正联合起来准备跟翔泰公司打官司。

    郑嘉韬听了一笑,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翔泰公司看来很沉得住气啊,有些情况并没有跟我们说清楚。”

    “事情不光彩,不敢说吧。”焦华道,“因为他们还要考虑到将来的发展,说出来麻烦大了、信誉坏了,不是更不利?就像现在,准业主们要把翔泰公司推上被告席,翔泰公司也没把矛头引向政府这边,还不就是为了要把形象尽量维护一下。”

    “看来翔泰公司的实力很强,能扛得住。”郑嘉韬笑道,“倒也让政府省心。”

    “政府这边是省了不少心,但不一定是好事,因为这同时也埋下了不安定的因素,万一准业主们从翔泰公司无所得,又发现政府这边已经为小产权房转正,那可是要闹翻天的。”焦华笑道,“因为挂牌转正后,权责就说不清了。”

    郑嘉韬听到这里,呵呵地笑了,看着焦华神秘地点了点头,道:“看来,好事情还要好好办啊。”

    “我觉得也是,否则可没法收场。”焦华说完,把造假材料拿出来,放到郑嘉韬面前,“郑书记,你看是不是把这些材料充实进去?把卖掉的房子该一下,能让房东们讨个便宜就讨吧,一切为了社会安定嘛。”

    “为了维稳,是可以。”郑嘉韬道,“不过还有个重要的东西需要补充一下,我这边不能出面,必须得有建设方出力。”

    “哦,那个环节?”焦华忙问。

    “这批小产权房到现在还没有进行质量鉴定呢。”郑嘉韬道,“跟商品一样,质量是必定要有鉴定的,否则过不了关这一关,又怎么能进行一系列的操作?”

    “对对对,那当然是要的。”焦华恍然道,“这样吧,事情由我来协调,让建设方翔泰公司出面解决。”

    “这个不用告诉我,那是你的事情。”郑嘉韬说完,低头看了看手表。

    信息传递得很明显,焦华便起身告辞。随后,他就找到梁稳谷,说要补上房屋质量鉴定材料,必须得打通省市政工程质量检测鉴定中心的关系。

    梁稳谷听了摇摇头,说他没有直接的路子,解决起来难度有点大。焦华寻思着,在这件事上和梁稳谷是合作关系,有力出力也没什么,于是便打电话给鱿鱼,能否找到解决的法子。

    鱿鱼听后寻思了下,省市政工程质量检测鉴定中心是省住房与城乡建设厅下属单位,也是建设口的。想到建设口,自然就想到了双临市住房与城乡建设局质量安全处的处长李修康,当初他在原熙阁会所被拿下,很是服贴,应该能办事。

    于是,焦华在鱿鱼的介绍下,找到了李修康。

    李修康有点为难,说搁在以前,什么事都好办,但现在不一样了,环境很紧迫,大家都不自觉地缩起了手脚,有些本来能操作的事情都开始往外推,不敢接招。焦华一听就笑了,说什么环境紧迫,其实是换汤不换药,就像你们双临市建设局,现在不是改成叫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了嘛,名称变得挺厉害,但干的事也不是都是以前的?

    听了这话,李修康一歪下巴,说例子不是这么举的,不过既然是尤总介绍过来的,当然有一不说二,就质量检测的事情,确实有一定的操作空间。

    “李处长,你给指个路,不要你领着还不行么。”焦华笑道,“托人办事,首先要为对方的安危考虑。刚才你说环境变了,确实是那么回事,现在到处都一本正经,所以能理解你的感受。”

    “能理解就好,那能让你们更好地知道我的付出,有些事并不是唾手可得的。”李修康嘿嘿地笑了,“现在跟你透个底,事情其实并不复杂,房屋质量鉴定,说白了是市场化的东西,省市政工程质量检测鉴定中心应该能把事情办成,但估计要花点钱。”

    “嗐,早说不就成了嘛,花钱根本就不是个事儿。”焦华慨然道,“当然,花多花少也得考虑一下,要是得不偿失的话,不也犯不着嘛。”

    “怎么会呢。”李修康一副很义气的样子,“我办事向来是有规矩的,知道轻重,根据你说的规模,总共加起来估计要一个数。”

    “没问题。”焦华道,“咱们干脆点,明天就着手如何?”

    “哪用得着明天,今天下午就可以上手。”李修康道,“这事也算是巧了,省市政工程质量检测鉴定中心主任跟我很熟,说得上话。”

    “要不怎么说这是天意呢。”焦华笑道,“既然这样,回头我就让人把钱打给你,下手越早越好啊。”

    李修康也不推辞,他决心已定,反正是被钳制行事,干脆就利索点,顺便再捞一把,也算是个心理上的安慰和补偿。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