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第二天调研双临市,韩元捷果真没露面,这在潘宝山的预料之中,他还是比较相信田阁的游说能力。(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陪同的依然是黄卫坤,今天他看上去比较放松,因为潘宝山说过不会发难,用不着他奋力调和场面。辛安雪也不紧张,有前期铺垫,她知道潘宝山不会摆脸色,当然她也没有过分表现出热情,都是心照不宣的事。

    整个调研的氛围很和谐,在参观了几处公共文化服务场所后,照旧是情况汇报座谈会。会议室里,辛安雪的精神稍显亢奋,不过她知道控制自己,在汇报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得神采奕奕,看上去也多有谨慎,似乎充满了防备意识。

    “近年来,双临市大胆探索,以流动文化服务为突破口推动服务创新、制度创新,以创新推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完善,丰富了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提升了老百姓的幸福指数,促进了和谐社会建设。”辛安雪语速适中,语调匀和,她边说边不断望向潘宝山,似乎随时等待他的发问。

    潘宝山没有不礼貌地打断辛安雪的讲话,直到她阶段性发言结束后,才扶了扶面前的话筒,道:“建设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是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是满足基层群众文化需求、保障群众基本文化权益的重要途径。双临在具体的推进措施上,有没有进行经验性总结?”

    “有的,主要是三点。”辛安雪忙点着头道:“首先是明确责任,把公共文化建设纳入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列入政府效能和党政领导干部政绩考核体系,在综合评比中占比很大。其次是统筹协调,加强跨部门合作,科学整合资源,促进公共文化设施互联互通、共建共享。然后是以政府为主导,吸引社会各界力量参与公共文化建设,为广大群众提供更多更受欢迎的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

    这三个经验性总结,很平,可以说是大套路,不过潘宝山没有多说什么,他只是点了点头,接着便做最后的强调,说加快文化改革发展和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要牢固树立执政为民的理念,牢牢把握“为了谁、依靠谁、我是谁”的根本问题,坚持重心向下,扎根群众,服务基层。

    总结性强调也是寥寥几句,整个汇报会达到了高度和谐。潘宝山知道也不能太顺,总得制造点插曲,否则也会有疑点。所以散会后,辛安雪要求留下来吃个工作餐时,他铁冷着脸说难道吃喝就那么重要?工作是工作,吃饭是吃饭,他来双临是为了工作,不能混为一谈。

    这番话有点突兀,弄得辛安雪颇为尴尬,不过马上她也就明白了过来,嘴角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

    离开双临市委市政府,黄卫坤再次邀请潘宝山用餐。潘宝山拒绝了,说回瑞东一趟也不容易,还是抽点时间回家看看。这个理由让人没法说什么,黄卫坤也只好作罢,虽然他知道潘宝山中午多是不会回家的。

    的确,潘宝山的午饭没有和刘江燕吃,而是和方岩、谭进文还有曹建兴坐到了一起。此番来瑞东还有一个顺便的事情,郁长丰暗示过的,替钟俊霖说几句话。

    “郁委员是个忠厚的长者,对下属的关心无人能比。”潘宝山对方岩道,“在京的时候我拜见他,他提了一句,说钟俊霖是炉中钢,好好练一下是块材料。”

    “小钟是需要照顾,他现在算是闲置了,在党史研究室做普通秘书。”方岩道,“级别虽然没降,还是正处,但职位明显弱化了很多。”

    “段高航有直接指示吗?”潘宝山道,“没有的话就可以帮他挪挪。”

    “直接指示倒没有,但有暗示。”方岩道,“不过那都无所谓,处级干部我还做不了主?”

    “那方部长就要有压力了。”潘宝山道,“总归他们那边是不乐意的。”

    “到正辉区做个副区长还有多大的事?”方岩道,“双临是副省级设置,正辉区的副区长刚好能落实个正处,名正言顺。”

    “如果能落地当然是好,往后慢慢等着就是了,有机会的话就升升,没机会就先伏着。”潘宝山道,“当然,前提是钟俊霖必须管好自己,别落下什么把柄,那样才能站稳了,否则一切都是白忙活。”

    “那应该没什么问题,钟俊霖底子很好,把握那些方面绝对不会出什么纰漏。”谭进文插上话,“马上抽个时间,我给他打个电话再好好交待一下,该是万无一失了。”

    “嗯,那等段时间我这边就安排了。”方岩微笑点头。

    话谈到这里,潘宝山很是舒畅,原本他以为解决钟俊霖的问题难度不小,没想到还挺顺。接下来就是吃喝聊谈,谭进文的话比较多,自从他任省政府秘书长以来,少有机会这么放松,没办法,平常工作上的事情太多。

    “江省长憋了一肚子的劲,很想干点事情,但放不开手脚,凡事拿到会上一研究就搁浅。”谭进文道,“不过也办法,大小举动都要放眼全省,中长期规划和发展方向那是大会上定的,哪怕是细微的调整也不能一个人说了算,离不开讨论的环节。”

    “依我看呐,江省长也不要指望搞什么大动作了,有段高航在,跳不起来的。”方岩道,“书记和省长,分量的差异明显摆在那儿。”

    “江省长到这一步,说白了就是解决个级别问题。”潘宝山若有所思地说道,“虽然我们对他抱有很大希望,能够制衡段高航。”

    “瑞东近年来的发展,无论是经济、政治还是文化,都在由大省向强省跨越,眼下的时期十分关键,所以任何发展环节都容不得疏忽。”方岩道,“段高航掌政,也不是随意指点江山的,就算他有那个操作能力,也还要顾忌到中央的看法。毕竟他还稍有点混头,努力一把没准最后也能到中央混个副职,那可是大不一样的。也正是如此,我敢断定他不会跟对立派发生过激的正面对抗,影响总归是存在的嘛。”

    “方部长你说的都是台面上的事,台面之下,段高航那可是丝毫不让的。”潘宝山道,“那是他的本质所决定的,没有什么外力可以改变,所以对他的警惕始终不能放松,对他的段家军集团还必须瞪起眼来。”

    “段家军集团现在比较强劲,省高层里占了不少名额。”方岩道,“但据我观察,他们的凝聚力还远远不行,几乎就没有形成合力,各股支线各自为战,很难成大气候。”

    “就是,前阵子他们那边不是出了不少事嘛,像廖望和袁征,多么脆弱?”谭进文道,“简直就没有什么防御力。”

    “呵呵。”方岩很玩味地笑了起来,“不是他们的防御力差,而是进攻方太犀利啊。”

    潘宝山就此不好说什么,只是看了看谭进文,示意他不该讲这么一出。

    谭进文此刻才意识到话题有点不合时宜,赶紧又跟了几句,说不管怎样,段家军就是应该不断被削弱,那是正义所趋,然后便转了话题:“方部长,听说再小过一段时间,中央巡视组就要进驻瑞东了,不知道有无重磅消息?”

    “这个问题主要就是看段高航的态度了。”方岩道,“厅级干部肯定要办几个,就看谁倒霉了。”

    “哦,如此说来,松阳方面是要加强戒备的。”潘宝山很敏感,“还有省级机关部门的个别人员。”

    “那是必须的。”方岩道,“现在清理扫尾也有点来不及了,主要是做好断流工作,找准关键点,果断切掐,甩得一干二净。”

    这句话很重要,潘宝撒很难顿时沉思起来,考虑该怎么向身边人准确地传递这一信息。不过还没来得及想清楚,方岩又说话了,而且更让他忧心。

    “目前,反腐工作还相对局限在从官员本身入手,下一步,应该是要扩大到商业领域,也就是从经济体切入,再挖到政治层面,那一个阶段,又将会有一大批官员落马。”方岩道,“所以有眼光的人,会从现在开始注意收尾,所谓的官商相交,应该及时割袍断义了。”

    听到这里,潘宝山再一次心惊,他想到了邓如美、鱿鱼还有王韬,如果风暴触及,他们必然会被段家军置于中心漩涡。

    “老板,身体不舒服?”曹建兴察觉到潘宝山的神态异样,问了起来。

    “小曹啊,以后还是改改口吧,老板什么的就不要叫了。”方岩微笑道,“早两年的时候,《人民日报》思想纵横栏目就发文说过,党政机关称领导为‘老板’的现象值得警惕,前不久,南方某省纪委又发出通知,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之间一律不准使用‘老板’、‘老大’、‘兄弟’、‘哥们’等称呼,这都是有一定道理的,往高里说,那反映了党员干部的思想作风和道德修养,我倒不是太赞成,但平视其现实意义,反映的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江湖习气’等不良风气侵入,确实值得注意。”

    “方部长您说得是,我这就改过!”曹建兴不好意思地说道,“姑且就以酒代罚吧。”

    “不用不用,我只是提个醒,其实像私下里说说也没什么,但就怕喊得顺了口,有时在场合上漏出来,多少还是有点影响的嘛。”方岩道,“尤其是在某些重要的场面上,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拿来说事。”

    “所以啊,还是听方部长的,往后不管在什么场合都要注意称呼问题。”潘宝山说得很真切,之后感激地望着方岩微笑,觉得这次和他见面收获真的很大。

    离开酒桌后,潘宝山告诉曹建兴,让他亲自去松阳一趟打个招呼,把方岩讲的问题说清楚。另外,再和邓如美、鱿鱼见个面,同样提个醒。

    当然,潘宝山也没有到杯弓蛇影的地步,在向曹建兴交待完事情后就迅速梳理了心绪,启程返京。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