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co

    邓如美走后,徐光广还沒來得及整理一下思绪,王法耀的电话就追了过來,要他去办公室一趟。(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天空一声巨响,眼‘快看书闪亮登场

    “解如华有沒有特别深的背景,上面对他的关注度比较高。”王法耀问话很直接,当然,这是明知故问,上面既然要办解如华,必定是因背景而引起,否则谁在乎一花一草,之所以这么问,也是一种需要。

    “沒有什么背景,当初我调他过來,只是因为看他在富祥和松阳任职时表现不错,破了几个大案,我分管刑侦工作嘛,想充实刑侦方面的力量,所以就点中了他,如果他有上面问題,随时处理。”徐光广回答得也很干脆,撇开了解如华所有的关系。

    “从你的了解情况看,他有沒有问題。”王法耀的问话似乎带着点漫不经心。

    “我沒有现,不过组织可以调查。”徐光广道,“如果调查有了不好的结果,我赞成处理到底。”

    “做事情得公平,我们不是为了处理而处理。”王法耀道,“如果实在沒有问題,还能强加什么说法。”

    “是,是的,王厅长。”徐光广点着头,他明白王法耀的心思,并不想真的把解如华给办掉,因为现在局势很明显,解如华肯定是潘宝山一派的,人家虽然不在瑞东,但再怎么说面子还在,也不能不顾。

    “你有什么建议。”王法耀这话问得似乎有点沒來由。

    “我觉得,至少就目前來说,解如华可能会有点小问題,但肯定沒有什么大问題。”徐光广道,“本着治病救人的原则,我建议把他调离目前的刑侦岗位,让他到相对清闲的地方上去,以便让他有时间反省自身存在哪些缺点和不足甚至是错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你是分管领导,既然这么建议,必定有其合理性,我尊重你的意见。”王法耀捏着电话点了点头,“明天我就向上面汇报,至于最后怎么决定,还是要看他们的意思,所以,你也要做好准备,如果有变化,得立即跟上调整。”

    “好的王厅长。”徐光广暗暗笑,他知道王法耀是说这些话完全是套路需要,凭多年的经验,解如华的事大概也就这么定了。

    沒错,王法耀在向韩元捷汇报情况的时候,表情显得很沉重,说经过调查了解,解如华到目前为止还沒有什么把柄可抓,要想严肃处理他,似乎有点困难,毕竟现在是特殊时期,上下整顿公安队伍,如果在这当口强压处理,难免会让系统内哗然。

    韩元捷听后胸口窝得慌,有点气恼地问是不是真有那么严重,不就处理个人嘛,还难到天上去了,再说,他就不相信解如华还真得一点问題都沒有。

    面对韩元捷带有斥责味的问话,王法耀微微一低头,道:“韩省长,人无完人,解如华肯定会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題,不过他调到省厅时间并不长,对环境的熟悉尚未达到得心应手的程度,可能还沒放开手脚。”

    “那你觉得他什么时候才能放得开。”韩元捷也不敢过于对王法耀耍态度,毕竟他这个常务副省长的能量还有限。

    “难说。”王法耀犹豫了一下,“但我认为有个法子能刺激加。”

    “哦,你说说看。”

    “解如华目前在刑侦的岗位上,分量很重,所以他不敢有什么动作,还有,在刑侦上有所建树,容易获得提拔,所以他更是要小心谨慎,以便为自己赢得赏识、重用的筹码。”王法耀道,“所以给他换个位置,打破其心理平衡,也许他就会动手动脚了。”

    “把他边缘化。”

    “不,那样打压太明显,反而会引起他的警觉。”王法耀道,“让他到警务督察的位子上比较合适。”

    “警务督察,似乎比刑侦工作还更重要吧。”韩元捷道,“是不是会适得其反。”

    “那是表面现象,警务督察的重要性,主要是体现在领导意志上,让办谁就办谁,不让办谁就不办,当然,具体的工作人员也有一定的操作空间,而恰恰就是那块操作空间,可以用來作为培育我们所期望的各种可能的温床。”王法耀笑道,“解如华过去后,会觉得只是一部传输指令的机器,虽然表面上风光,但却沒有多少能动性挥,也沒了展潜质,所以就容易变换思路,倾向于搞实惠。”

    “你的盘算是不错,但我觉得有点过于理想化。”韩元捷道,“实际操作起來,能有那么容易。”

    “从前两任警务督察处的正副职人员看,完全有可行性。”王法耀道,“他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有利用职权谋私利的问題,当然,我们领导班子也沒当回事,毕竟是家丑,而且事情本身也可大可小。”

    “哦。”韩元捷轻轻一点头,这个结果他并不满意,不过也沒法子,如果硬压着王法耀去办解如华,沒准会出现两种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一是王法耀所说的公安系统内有不同声音,更严重一点说就是会引起群愤,如果潘宝山再趁机煽风点火把事情闹大,还真不好收场;二是王法耀翻脸甩手不干,作为公安厅长,分量之重不用多说,万一真惹恼了他,或许还沒等建议把人给换掉,自己就出了事。

    “韩省长,那就这么定了。”王法耀轻声问。

    “就按你说的來吧。”韩元捷道,“你那边的事情,你主张嘛。”

    “哦,呵呵。”王法耀笑答着,心里却盘算开了:韩元捷也真是缺少担当,明明托他办事,最后还想甩包袱,到底是谁主张,那可是很有说法的,万一潘宝山寻机较真起來,冤有头债有主,他不就倒了霉。

    想到这些,王法耀琢磨着还得跟徐光广把话说清楚点,得尽量为自己开脱,免得最后做个冤大头,回去后,他就把徐光广叫到了跟前,说上面很不够意思,明明有主旨意图,却非要拉个幌子做挡箭牌。

    “拉幌子的事其实是不言而喻的,上面明确说出來了。”徐光广问道,他虽然不知道上面具体指的是谁,也不细问,这是规矩。

    “对。”王法耀道,“所以我们也要有自己的考虑,不能稀里糊涂地成了牺牲品。”

    “跟解如华说清楚。”徐光广问。

    “那是你的事,我只需要跟你说就行了。”王法耀感慨地一笑,“其实说到最后,人人都一样,包括我也是,事情推不开,也不想担责任。”

    “王厅长,你做得恰如其分,沒有人能说出什么不是來。”徐光广笑了笑,又道:“上面是不是同意了我们对解如华的岗位调整方案。”

    “基本上同意了,但有所调整。”王法耀道,“解如华将离开刑侦处,去警务督察部门。”

    “哦。”徐光广一愣神,“上面怎么会有那想法。”

    “是我努力说服的。”王法耀道,“他不仁我不义,我得为咱们公安系统留点退路是不是,如果真把解如华弄得一塌糊涂,沒人较真还好,万一有人盯着不放,还不是我们公安的麻烦。”

    “对对对,王厅长想得周到。”徐光广当然也高兴,把解如华弄到警务督察部门,对邓如美也好有交待。

    是的,邓如美听到徐光广反馈回來的消息很满意,她感谢徐光广从中所做的努力。

    “邓总,你托付的事情我还能不当回事。”徐光广也不客气,把功劳全揽到了自己身上,“虽然是废了不少事,但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不过我得提醒一句,解如华到了警务督察部门仍然要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否则被拿住一个不是就要问大责的。”

    “谢谢徐厅长的提醒。”邓如美表示了谢意,又问道:“对了,王厅长在这事上有什么意见沒。”

    “他只是传达指令,然后把我的建议朝上面反映。”徐光广道,“邓总,事情临到头上,能躲就躲了,谁想多事呢,说实话,这事也就是因为你邓总的缘故,要是换了别人,我也会躲得远远的。”

    “嗯,徐厅长你说的是。”邓如美不忘提醒徐光广要服贴一点,“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嘛,徐厅长要不是因为某些事跟我们建立起往來关系,或许你根本就不理会我是谁了。”

    “嚯嚯,那倒是实话。”徐光广立刻笑了,不想再说下去,于是道:“不管怎样,邓总对事情还满意吧。”

    “当然满意。”邓如美道,“徐厅长做事很到位,想不满意都不行。”

    邓如美想不满意都不行,而韩元捷却是失望得不行。

    解如华一事,让韩元捷有说不出郁闷,为了舒缓一下心情,便打电话给辛安雪,问她那边的情况如何,他认为,辛安雪行事最得力,对韦国生的行动应该很快见效,然而辛安雪的回答,却让他的心情更为低落。

    辛安雪说早已经着手,但一直沒见什么效,可能广电系统已经被韦国生霸下,难以打开缺口。

    韩元捷当下就眼前一黑,恼怒地说难道就不能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就费点事把韦国生调走,他离开广电系统还能有什么威力,然后再深挖还不容易。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