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说到关系,杜成行又是大发感慨,说现在几乎已经形成社会共识,沒有关系不好办事,有了关系,不好办的事也都迎刃而解。(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XiAZaiLOU.CoM)

    “这个社会,就是‘关系社会’,无穷无尽的关系网缠绕在人民大众身边,干什么都要找关系:孩子上学要找关系、看病要找关系、找工作要找关系、提拔要找关系、经商赚大钱也得靠关系,可以说,一个人从摇篮到坟墓,沒有关系简直是寸步难行。”杜成行道,“不要觉得我危言耸听,其实是很现实的事,眼下,我们的经济发展虽然进步很大,但是无处不在的关系网,让老百姓活得很辛苦,有时更是沒有什么尊严。”

    “是啊,社会总在变,有时候难免会偏脚。”潘宝山听了杜成行的一番牢骚也很是感慨,“好在总体还是呈良好发展态势的,各个领域的固有状态在不断的调整中会越來越好。”

    “有点难。”杜成行道,“社会认知大环境摆在那儿呢,拿找对象來说吧,以前的公务员,对象是工人的很多,现在呢,首选是公务员,其次是事业单位人员,最后沒办法才找企业的,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能织成更为厚实的关系网嘛。”

    “对,你说得对。”潘宝山点点头,“这的确是一种不正常的社会现象,其本质问題应该是官本位的思想泛滥,中央应该也注意到了,当前进行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就是一剂良药,目前,大多数地区已经转段,相信效果也会越來越突出,希望能一定程度上改变‘官’念,从而让社会风清气爽,所以,面对一些看不怪的现象,你也不要太纠结,牢骚可以有,但不能太盛,要防肠断啊。”

    “哟,潘部长,实在不好意思。”杜成行听了这话,忽然间醒过神來,拍着大腿懊怨地说道:“好不容易见次面,我怎么就一股脑地自顾发牢骚呢。”

    “不是牢骚,是情感。”潘宝山笑了起來,“这说明你把我当成是自己人了嘛。”

    “不说了,不说那些了。”杜成行很不好意思,“潘部长请见谅。”

    “沒什么的,你说了这么多,对我也很有启发。”潘宝山道,“说实话,我应该谢谢你才是。”

    这话,可不是潘宝山随便说的,他真的是有收获:既然身在京城,完全可以有意识地接触一些有用的人,然后就可以借力,居高临下地解决瑞东地方上的一些事情,比如已到建设节点的双迅绵新城,眼下最需要关注,以促成一些辅助事项,就在他來北京的前几天,邓如美曾说过,双临、迅光和绵之三个城市要互通轻轨,如果有可能,可以把路线尽量往新城边上靠靠,那将会极大提高新城的卖点。

    想到这里,潘宝山问杜成行,和发改委的栾义祥司长熟不熟,杜成行说还可以,那人还比较好说话,潘宝山说那行,正好跟他以前也打过交道,找个时间请他坐坐,看能否周旋点事情。

    杜成行帮忙联系自然沒得话说,沒出两天,就约定了下來,地点就在瑞东驻京办综合楼,祥瑞和东大厦。

    栾义祥來了,潘宝山门口亲自迎接。

    “栾司长,几次谋面,印象深刻,但遗憾的是每次都沒能好好聊聊,今天运气好,能请到你过來,实在是个弥补的良机。”潘宝山很是客气,对栾义祥说起话來十分有礼节。

    栾义祥是个很会撵量轻重的人,对潘宝山,他向來都还都算当回事,当初他还是处长的时候,去松阳查新政中心大楼的报建问題,时任副市长的潘宝山是项目负责人,正是审查的目标,当时,顶头上司丁安邦给他发话,要尽量照顾,他就明白了潘宝山是个有后台的人,再后來,他知道了潘宝山的后台是郁长丰,就断定潘宝山以后绝对差不了,这不,人家现在到了中宣部任部长,虽然排名最后,但年轻力壮,发展的趋势摆在那儿。

    “哎呀,潘部长,你说这话就可见外了。”栾义祥忙呵呵地回话,“其实要论关系,咱们不算远,瑞东的丁副书记你应该知道,他和郁委员的关系那是不必说的,而我呢,是丁副书记的老部下,他的话,就是我的做事准则。”

    栾义祥沒点出潘宝山和郁长丰的关系,也用不着,都是明白人,说得太直白反而不好。

    “也是,栾司长说得确实精准,咱们呐,不用见外。”潘宝山轻扶栾义祥的胳膊,另一只手一摊,把他请进了大厅内。

    “两位领导,要不我们直接到包间吧,环境还不错,说说话喝喝茶也挺合适。”杜成行不失时机地插了句话,恰到好处,免得按照一般程序,还要到会议室,空荡荡的,沒个谈话的氛围。

    “好,那咱们就过去。”栾义祥不等潘宝山开口就应了下來,而后又对杜成行道:“杜主任是个好同志,在京好多年了,方方面面做得都不错。”

    “是啊,杜主任在工作上沒得说,待人接物中规中矩又拿捏有度,在这个岗位上已经锻炼足了,按理说应该挪动挪动。”潘宝山道,“只可惜啊,我能耐有限,而且也沒有足够的时间,前阵子在瑞东刚要立住脚,现在又被调到了这里。”

    “这事请丁副书记办,应该也不是难事吧。”栾义祥以为这就是请他喝酒的原因所在,不过他也有点不理解,以潘宝山的身份直接找丁安邦,不比他说话有分量。

    “我的事不用急,反正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也挺习惯的。”杜成行看出了苗头,怕栾义祥误解此行的目的,所以及时把话題引开,“今天主要是潘部长请你坐坐,你们聊聊。”

    “嗳,咱们就不要分得这么清吧,我还是以瑞东人的身份,邀请栾司长來小聚的,所以,今天是瑞东地方,请中央的栾司长老哥。”潘宝山说完,呵呵笑了起來。

    “那可不行,在潘部长面前,我可不能称中央。”栾义祥摆了摆手,笑道:“你才是正儿八经的中央呢。”

    “嗐,我看还是不要再开玩笑吧,要不传出去,就显得我们沒见识喽。”说话间來到了包间门口,潘宝山把栾义祥让了进去。

    包间布置得很特殊,与其说是包间,倒不如说是一套完备的家居三室,客厅、餐厅、休息室、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

    “哟,这个房间我还是头一次來。”潘宝山进门后感慨起來,“杜主任是不是看栾司长來了,才拿出这么个地方。”

    “也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杜成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这房间是刚整理出來的,以前沒有。”

    “我说呢。”潘宝山抬手点了点杜成行,开玩笑地说道:“否则的话,我对你可要有意见喽。”

    “不敢不敢。”杜成行点着头,回答后就拿出手机,让厨师过來准备饭菜。

    “栾司长,咱们就先坐一会吧。”潘宝山带头往会客区走去。

    “我看也合适。”栾义祥跟着走了过去,“看样子,杜主任给我们安排的待遇可不低哦,这情况,我在其他驻京办还沒见过呢。”

    “不都说要改革创新嘛,我觉得咱们驻京办也该有点新气象。”杜成行似是很欣赏自己的创意,言语间不免有些喜于言表。

    “看來杜主任确实是需要换个岗位了,要不真是人才的浪费。”栾义祥笑着说。

    “我也就这点小打小闹的本事,不足领导挂齿。”杜成行开始倒茶水。

    水倒上,开始切入正題。

    潘宝山抿了口茶,顿了顿,道:“栾司长,现在我国的经济发展正处于快速增长时期,城市的发展正逐步组团,有形成城市群的趋势,所以城市发展的本身需要建设快速交通,來解决城市与城市之间、中心城区与卫星城镇之间的通行问題,同时也解决城市交通拥堵难題,更好地让人们出行,我们瑞东不失时机,正在申建双临、迅光和绵之三市的城际轻轨,在路线设计方面,不知有沒有微调的地方。”

    “哦,这个问題啊。”栾义祥很谨慎地点了点头,思考了一下,道:“微调应该可以,动作大了,估计难度会成倍地增长,毕竟方案的大改动,不是哪一个人说了算,只要经过专家组讨论的。”

    “那个我明白。”潘宝山道,“就是微调,在现有报批的路线图基础上,某一小段稍微加点弯子。”

    “有沒有估算过,加过弯子后多出几公里。”栾义祥问。

    “最多五公里。”潘宝山道,“我知道轻轨造价也不低,如果增加的距离太长,跟原计划造价差别太大,肯定也不合适。”

    “嗯,五公里嘛,也就十个亿吧。”栾义祥道,“我觉得是沒问題的,当然,还要回去再进一步了解一下,毕竟我不是直接负责综合运输研究规划的,还要稍微运作一下。”

    “那太好了,就劳烦栾司长多关心关心。”潘宝山笑道,“需要润滑地方,你尽管开口。”

    “好说。”栾义祥笑了笑,道:“那多少也是需要的。”

    “明白明白。”潘宝山一点头,“要不这样,你大概给个数,也好让瑞东那边准备一下,到时可实现无缝对接,节省时间。”

    “前后也就上个七位数吧。”栾义祥道,“毕竟也还有我的面子在里面,不会多到哪儿去的。”

    “感谢,感谢栾司长,咱们瑞东也不能让你白忙活。”潘宝山给事情加上了个堂皇的外衣,道:“毕竟事情本身也算是公事,只不过操作方式稍微私人化了一点而已。”

    栾义祥摆摆手,笑说不用。

    话題也就到此为止,接下去就是吃喝,玩乐。

    〖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