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潘宝山绞尽脑汁,前后思量着如果真是段高航所为,该如何出手还击,不管怎样,鱿鱼的仇必须报,哪怕是跟他两败俱伤也在所不惜,当然,能尽量减少自身伤害的法子,还是要尽量采取,潘宝山想到了刚刚驯化过來的田阁和万氏父子,或许巧妙地利用他们,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不过,还沒等潘宝山行动,田阁却主动找了过來。

    两天后的下午,田阁在省委后院通往家属区门口等到了潘宝山,说有事要谈,潘宝山知道他为何守在这里而不是直接到他办公室,无非是想避开段高航,所以,就把田阁带到了餐厅休息室。

    “潘秘书长,有些话咱们不用敞开说,但所要表达的意思应该很明了。”田阁非常直接,“前些日子,鱿鱼找过我。”

    “哦,我知道。”潘宝山点点头。

    “不管怎样,见面即朋友。”田阁深深地吸了口气,“我对他的不幸遭遇表示同情。”

    “沒错,他是很不幸。”潘宝山表情凝重,“但我希望有奇迹。”

    “很明显,那是蓄意报复,不过潘秘书长你应该知道,实施者绝不是在你面前的人。”田阁开始表白,“一定程度上说,我有值得怀疑的地方,但事实上并不成立,因为我不会做那种明摆着的事,还有,即便要做,也是冤有头债有主,鱿鱼只是个前场负责人而已。”

    “嗯,你的意思我明白。”潘宝山道,“放心吧,不管是你,还是我,应该都不会做沒有确切证据和把握的事,否则容易让看笑话的人更加拍手称快。”

    “潘秘书长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田阁点头一笑,然后抬手看了看时间。

    “沒什么事就这样吧。”潘宝山主动开口,他知道两人待久了不好,毕竟这事省委大院,人多眼杂。

    田阁点头示意,退出了房间。

    潘宝山沒急着离开,他实在感到有些意外,因为事先的确沒有把疑点放到田阁身上,然而其主动表态,是真的担心受到无端猜疑,还是玩计中计为自己开脱。

    左思右想,潘宝山觉得田阁动手的可能性实在不大,不过也不能完全排除,当作备用线索先放着,目前主要的路子,还是从正面下手,看警方能否破案,那也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

    然而事实很令人失望,警方按照时间点推算,调集了事发地点周围的大量监控视频,仍旧一无所获。

    好在是,有一点足以令人安慰,又过了两天,鱿鱼苏醒了,保住了命,这对潘宝山來说是个绝好的消息,电话中,他竟然喜极而泣。

    这时,田阁再次找上门,并带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对鱿鱼下手的人,是韩元捷。

    “鱿鱼被袭一事,完全是韩元捷一手策划。”田阁讲得很诚心,因为他知道虽然找潘宝山表白过,但不会完全取得相信,所以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就必须应该找出真凶,因此,他回去后就在他们的圈子里摸腾了起來,他很清楚,凶手绝对跟他是一个阵营的,最后,他得知是韩元捷。

    “你怎么知道是他。”潘宝山当然要问理由。

    “自从韩元捷和你结怨,他一直就沒放松过对你的追剿,但苦于沒法下手,所以就瞄准了你的部下。”田阁道,“之前,鱿鱼和庄文彦之间的事,是万军最早察觉的,他告诉了袁征,而袁征又对韩元捷和盘托出,韩元捷知道后,想拿來做文章,又对辛安雪讲了,他想利用女人争风吃醋的特性,让辛安雪向段高航告密,从而使得段高航大发雷霆,然后震怒之下发号施令想办法把鱿鱼除掉。”

    “除掉鱿鱼。”潘宝山不解,“韩元捷未免有点小題大做了吧。”

    “不是。”田阁道,“韩元捷知道鱿鱼是你的左膀右臂,一旦除掉他,你就会像鸟儿折翅一样,而且,更深一层的意图是,那样一來,段高航沒准就会迁怒与你,因为鱿鱼是你的下属,其对庄文彦所行之事,可能也是受你指使。”

    “唉,韩元捷那人不行,从哪个方面看都不行。”潘宝山暗暗咬了咬牙,又问田阁道:“那辛安雪为何沒让他如意。”

    “辛安雪可不是傻女人,不可能被韩元捷给轻易利用的。”田阁道,“她知道自己的位置,绝不可以跟段高航搞什么忤逆,所以段高航有几个女人,不是她应该关注和能够左右的,再者说,她跟着段高航谋的是权,而辛安雪谋的是钱,互不相干毫无冲突,完全沒有矛盾可言,所以根本就用不着谗言。”

    “哦,韩元捷见利用不上辛安雪,就自己动手,还故意选在鱿鱼和庄文彦在一起的时候。”潘宝山道,“为的就是从分引起段高航的注意。”

    “对。”田阁道,“不过他也沒有得逞,因为段高航根本就不在乎庄文彦,作为省委书记,屁股后少跟一个人,就能多一份安生日子。”

    田阁说的这些,信息传递得也足够多,讲完之后,他就急匆匆走了。

    潘宝山再次陷入沉思,一股无法按捺的怒火渐渐升起,他觉得对韩元捷已不适用“驯化计划”,完全有必要想尽办法,让丁薇拿到一定的证据,然后将其迅速灭掉。

    不过丁薇那边的事情已经变得失控,她只顾自己发财,完全置邓如美的话于不顾。

    “既然她不主动提供证据,那就自己动手,多关注她,暗中取证就是。”潘宝山找到邓如美商量。

    “到了这种程度,想暗中取证已经不太可能。”邓如美道,“丁薇正怕我们拿到证据呢,肯定会有所防备的。”

    “嗯,也是。”潘宝山若有所思地点着头,“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得注意了,沒准丁薇会反过头來倒打一耙,可别让她捏到什么对我们不利的证据。”

    “是的,的确要注意。”邓如美叹了口气,“宝山,这事我要说声对不起,丁薇当时是我推荐的。”

    “怎么能怪你呢。”潘宝山笑着一摆手,“谁能想到人的变化会如此之快。”

    “或许之前我真的沒有了解过她。”邓如美道,“但我希望是环境促使她发生了改变,那样起码还能保留点曾经的美好吧。”

    “你是很重感情的人,丁薇的事,我也替你难过。”潘宝山道,“她那边的事也就不要强求了吧,一切顺其自然,我们再想想有沒有别的路子能掐倒韩元捷。”

    “对韩元捷的行动,我觉得不必操之过急,眼下鱿鱼发生了意外,是集团的一大损失,所以守住摊子很重要。”邓如美道,“不过还好,蒋春雨的成长出乎意料,她现在已经完全能独当一面了,只是……”

    “只是什么。”潘宝山闻听很是诧异,道:“她有二心。”

    “不是。”邓如美摇摇头,“只是我发现她对我的态度转变得太快,从她的目光中,我似乎看到了敌意。”

    “啊,敌意。”潘宝山实在不能理解,“根据我对春雨的了解,凭着彼此的关系,她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如果有矛盾,她最多也就是不理睬,怎么会产生敌意,是不是你们之间有很深的误会。”

    “误会。”邓如美紧锁眉头,道:“我觉得沒有。”

    潘宝山也陷入了沉思,过了好一会,猛然拍起了大腿,道:“邓姐,我知道了,你是身在此山中啊。”

    “哦,那你说是什么原因。”邓如美忙问。

    “我想,应该是孩子的问題。”潘宝山道,“小恩。”

    “噢,是的,我怎么把这个忘了呢。”邓如美恍然长叹,“当初我劝蒋春雨离开你,理由是为了她好,也为了你好,她欣然接受的同时,肯定也以为我也会为了你而远离,可是前不久网上曝出了小恩私生女的身份,可能让她觉得受到了欺骗。”

    “沒错,她可能以为你支走了她,是为了方便你自己跟我保持更为密切的关系。”潘宝山道,“从这个角度看,她对你充满敌意完全合乎逻辑。”

    “我得找她谈谈。”邓如美道,“那个心结不解,对她、对我可都是一辈子的伤害。”

    事不迟疑,邓如美当天晚上就约蒋春雨到她家里做客。

    蒋春雨本不想去,但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走一趟,去之前,她还特地到超市给小恩买了一大包吃的,还有玩具。

    邓如美准备了简单的饭菜,吃完后就和蒋春雨聊天,她沒有拐弯,直接说到了误解问題。

    “我很理解你这一段时间对我的态度为何发生了截然转变,换位思考,如果我是你,也会那样做。”邓如美温和地看着蒋春雨,“只是我想说,事情或许并不是你认为的那样。”

    蒋春雨看了看邓如美,沒说话,眼神依旧令人难以接受。

    “当初我让你离开宝山,不是为了我一己之私。”邓如美继续道,“因为你的确很年轻,应该可以开始崭新的感情生活,另外,由于社会阅历的缺少,和宝山在一起可能会增加他仕途的不利因素。”邓如美说到这里停了下,喝了口水,继续道:“当然,我不是说自己有多么老练,但起码我能稳得住,因为我也是从年轻时候过來的,知道爱的力量有多大,有时会不知不觉被甜蜜得昏了头脑的,那种情况下,往往稳不住自己,会做些缺少考虑的事情。”

    “我知道,所以我听了你的话。”蒋春雨开口了。

    〖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