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从目前形势看,还需要进一步惊动袁征,让他彻底发急主动转移受贿款,到时来个人赃俱获。(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潘宝山马上指示赵辉,让他不动声色地走正常程序提审苏宏岩,先牵出陈维迪,再通过陈维迪戳痛袁征的神经。

    此举果然奏效。很快,因为绑架恐吓索要基建欠款一事,陈维迪被警方控制了起来。完全没有防备的袁征立刻感到问题严重,立刻忙动起来。不过他考虑到车库五十万的事还没彻底摆清,还有一定影响,所以没有亲自出面,而是让秘书斡旋。

    秘书打电话给赵辉,责问他陈维迪犯了何事,怎么不事前吱一声。赵辉很为难地说,案子是省厅指示秘密侦办的,没法说。秘书又问,能不能简单化解,把人给放了。赵辉说他决定不了,必须由省厅发话。

    这一下,袁征真是急了,但又不敢找段高航,只得找韩元捷帮忙。韩元捷面对焦虑万分的袁征摇了摇头,说要是搁以前,随便找个人可能就可以把陈维迪的事摆平,但现在不行,大环境变了,谁冒头就要揪谁。听到这里,袁征算是死了心,可随之而来的是担心,他怕陈维迪经受不住审问,把他受贿的事交待出来,那影响可就大了。

    为了保全,袁征一边托关系给陈维迪带话不要乱讲,一边琢磨着是不是该把暗藏在农村老家爷爷坟前松树下的几百万给挖出来毁掉,因为万事难料,假如陈维迪要是扛不住,再假如藏的钱要是被发现,那一辈子就完了。

    不过这一想法,袁征的老婆坚决不同意,她认为没有必要把钱给毁掉,说就算弟弟交待了也完全可以抵赖,没有证据怕什么,而且,钱又埋在老家的坟地里,除了他们只有神知鬼觉,别的还有谁能知道?袁征说不一定,农村偷树挖土的人多得是,万一哪天不小心被掘了出来,不就印证了么?

    袁征的老婆一寻思,也确实有危险,不过她觉得把钱转移个更安全的地方就行,“不能毁掉啊,那可是你前些年的风险回报,也是辛苦钱,转移个地方藏就是嘛。”

    “转移到哪儿?”袁征有点气急,歪着脑袋逼问道:“你说,转移到哪儿才安全?”

    “那,那地方不多了么。”袁征的老婆支吾着,“实在不行就在老家院子里挖个坑,那地方总不会有人偷树挖土吧?”

    “老家那里不正在推行小城镇建设嘛,村子没准就要搬迁,到时冷不丁挖个底朝天怎么办?”

    “那实在不行就放自己家吧,抠几块地板或者扒几块墙砖,塞进去就是。”

    “糊涂!”袁征一瞪怒眼,“自己家绝对不能沾,我们住的是楼房,上不接天下不接地,就那么点地方,藏哪儿都不安全。”

    “早知道你听我的,买栋别墅住多好,在花坛里挖个坑就能藏了。”

    “听你的?妇人之见!”袁征气得只甩头,“一栋别墅多少钱?按正常的收入,我们怎么买?那不是明摆着说自己在贪污受贿么?”

    “那,那要不在车库挖个坑吧。”

    “别提车库了,五十万的事到现在还没消停呢。”

    “唉,你说也真是,我看别人当官挺悠闲,你怎么就紧张得不行呢?”

    “怎么,你小看我的能力?”袁征一听话外有音,直着脖子道:“你放眼瑞东看看,像我这样的能有几个?伸开两手也就刚数得过来吧?而且你看看,你娘家那边从我这里得了多少好处?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你还想怎么着?”

    “别吹牛!”袁征的老婆一叉腰,“那现在我弟陈维迪进去了,你怎么没本事把他弄出来?”

    “现在不是大环境变了嘛,如果我硬往前冲,最后连自己都进去!”

    “那只能说明你本事还不行,哪方面都不行!”袁征的老婆气呼呼地一转身子,回卧室睡了。

    袁征气得眼冒金星,但这会可不是赌气的时候,得想办法化解潜在的危机。他倒了杯水,坐下来稳了会,决定现在就动身,趁夜把那笔钱毁掉。

    没有跟任何打招呼,袁征叫上了司机,直奔老家。

    入夜,车子在坟地边上停下。

    袁征提着把小铁锹,一个人摸着黑前行。以前他是绝对不敢在夜里独自进坟地的,但现在他全然忘了恐惧,因为心里只想着早点把那笔钱毁掉,以彻底保全自己。

    黑暗中,袁征奋力挥着铁锹,偶尔碰到石子便发出“咔”一声脆响。

    袁征会被这种声音吓住,每次总是下意识地僵住动作,尔后又机警地转动着脑袋四下听听,确认没有异常后,再继续挥动铁锹。

    五分钟后,袁征感觉到铁锹碰到了软质的东西,他伸手摸了摸,是牛皮纸。没错,就是这包东西。

    又过几分钟,牛皮纸包被彻底挖了出来,打开层层包裹的塑料包装,袁征摸到了冷冰冰的成捆人民币。

    怎么毁掉?

    袁征想了想,还是就地烧了,就当是给爷爷烧个大份的纸钱。

    然而就在火光刚起来的时候,几个黑影从旁边蹿了出来,先是按住的袁征,然后踩灭了火头。

    “你们是谁?!”袁征惊恐之极仍不忘自救,“好汉放了我,我有钱,四百多万呢!”

    “钱在哪儿?”一个粗哑的声音问。

    “烧的就是。”

    “放屁!”说话的人使劲拍了袁征脑袋一巴掌,“你是人是鬼?弄点冥钱来糊弄我们?”

    “不是冥钱,是真的人民币!”袁征急切地说道:“不信你们自己看,绝对是真币!”

    “真币你拿到这里烧?还这么多?谁信呐。”

    “是真币,我绝对不骗你们!”袁征知道事情绝对不能泄出去,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把眼前的场面解决好,“我跟你们说,我是当官的,贪污受贿了点钱不敢放家里,就带到乡下坟边上埋了,最近风声太紧,不能留了,所以趁夜来烧掉。”

    “瞎扯吧,你当什么官啊,能受贿这么多钱?”

    “我在省里。”袁征道,“各位好汉,你们都是附近村的吧,这样好不好,我给你们许个诺,面前的钱我一分不要,你们拿走。另外,你们家里谁想解决工作的,或者是想干点生意赚钱的,甚至是想提拔升官的,我都可以帮忙,满足你们的要求。”

    “吹牛皮,你以为你是谁啊?”

    “不瞒你们,我是省城双临市市委书记。”袁征知道没法隐瞒什么,“进省委班子了,也是省级领导。”

    “哈哈,袁征,这下你死定了!”

    猛然这一声出来,袁征尿裤子了,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完全掌控。

    没错,潘宝山早就让鱿鱼安排了精干人手,二十四小时在坟地周边的路口蹲守。鱿鱼知道事情重大,便让焦华亲自带人行动。焦华出手不凡,刚才跟袁征一直对话的就是他,套出了让袁征没法抵赖的话。

    “你们是潘宝山派来的吧?”袁征浑身瘫软,不过还没有放弃自救。

    “废那么多话干什么?”焦华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你的末日算是到了。”

    “我们还可以谈谈。”袁征哀求道,“你请示一下,就说我袁征臣服了,以后有什么事我一定暗中帮着他,让他绝对收益。”

    焦华听到这里,手不由得一哆嗦。的确,袁征说的有道理,从实用的角度看,留着暗中做内应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他的动作太快,已经把刚才通过夜视功能录下的视频通过手机微信发了出去,因为鱿鱼跟他说过,这次要想尽一切办法把袁征给扳倒,所以他也没多想,就冲着搞翻袁征的念头,把致命证据给公布了出去。

    不管怎样,从任务本身来看,焦华完成得很出色。被抓了个现行的袁征,可以说是人赃俱获,而且还丑态百出。毫无疑问,他的落马成了定局。

    潘宝山很高兴,要鱿鱼好好赏一下焦华。鱿鱼说是要特别奖励,虽然他没做到十全十美,手上的动作快了一点。

    “那也怪不得他,是我们计划得不够周密。”潘宝山笑道,“之前我们就应该多想想,怎么能让对手为我所用,而不是为我所灭。”

    “是啊,可能是惯性思维吧,只想着打倒,没想着转化。”鱿鱼道,“不过老板,转化的同时也有危险啊,要是对方不知不觉弄个套让我们进去,最后是相互牵制,那也就不好办了。”

    “你说的也是。”潘宝山道,“所以还是要小心,即便要转化控制,也得要寻找合适的中间人,我们不接触。”

    “嗯,那样的话就妥当多了。”鱿鱼道,“实在不行就多找一个中间人,弄个三传手。”

    “那些先不说吧,反正已得到了有益启发。”潘宝山道,“现在我关注的是,谁会顶上袁征的位子。”

    “不用说嘛,人选肯定是从段家军里产生。”鱿鱼道,“不过好像他们也没什么候补的人了,万军能行么?”

    “段高航一时半会是不可能用万军的,那小子还顶不起来双临的摊子。”潘宝山道,“用他不但不能独当一面,只能是牵扯精力。”

    “有没有可能让杜世波上去?”

    “不可能,有韩元捷在,杜世波就别想上位。”潘宝山道,“他们是死对头。”

    “那还真看不透,谁能补位上去。”

    “不想那些,眼下我们只管加强好自身的力量。”潘宝山道,“经过前段时间的操作,宋双、解如华和吴强都到位了,我得跟他们坐一坐。”

    〖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