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石白海的事情一天不解决,潘宝山就感到心事重重老是分神,所以他干脆直接找郁长丰请示,说女记者诬陷的案子算是真相大白了,能不能为石白海安排个位子。(下.载.楼WWW.XIAZAILOU.COM)

    郁长丰听后一点头,说做人是要记得报恩,尤其是在不违反什么原则的情况下,更应该及早有所反应,然而便问潘宝山有什么打算。

    “我现在还兼着沿海综合开发中心主任一职,但实际上已经照顾不到那里的工作了,我想能不能让石白海过去顶一下。”潘宝山道,“他在松阳时主抓过港口建设,对沿海的情况有一定了解,开展工作的基础是沒问題的。”

    “嗯。”郁长丰略一沉思,道:“石白海之前是副厅级吧。”

    “是的。”潘宝山道,“郁书记,级别方面应该沒有什么顾虑,设置沿海综合开发中心的时候,主任一职的级别当时是有说法的,带着级别走,石白海过去任职还是副厅级,不用提拔,刚好可以做个平稳切入,也免得别人说话。”

    “沒错,那样会稳妥很多,其实搁在平常,顺势提个正厅也沒什么。”郁长丰顿了顿,道:“只是他的情况有点特殊,所以暂且还是副厅吧,至于以后嘛,看情况再定。”

    “好的郁书记。”这时,潘宝山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又问道:“那这个事情要不要拿到常委会上研究。”

    “换个方式吧。”郁长丰道,“你找方岩部长说一下,让他逐个征求意见,就不要拿到会上去了。”

    “是。”潘宝山平静地答着,内心实是狂喜不已,“我这就去找方部长。”

    “哦,再等等。”郁长丰抬手一招,“还有两句话跟你说。”

    “郁书记请指示。”潘宝山身板一正。

    “宝山啊,你是个重情义的人,这很好。”郁长丰微微点着头,“不过往后得注意点,在官场上讲感情,会是前进道路上的绊脚石。”

    “我明白。”潘宝山重重地一点头,“郁书记,以后我会注意的。”

    “嗯,我只是让你注意啊,并不是让你忘恩负义做绝情的人。”郁长丰道,“做官先做人,做人是根本,所以,人的本性不能变,只是要注意方式方法,有些话,不能自己说出口,有些事,不能自己动手做。”

    “知道了郁书记。”潘宝山道,“我一定注意。”

    “好了,你去忙吧。”郁长丰扫了扫手,道:“最近的工作要多关注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万事政治打头,如今中央已经下决心要整治官风,大意不得。”

    “嗯,好的郁书记。”潘宝山又是一点头,这才离开。

    出了办公室,潘宝山做了个深呼吸,每次和郁长丰谈话,他都会沉浸在一种厚重的政治氛围中,这种氛围迫使他为自己的某些行为感到隐隐的慌乱,因此每次谈话后他总是要先调整一下状态。

    先回办公室,喝了半杯茶,稳稳了心绪后,潘宝山这才找方岩。

    方岩对潘宝山一直是真心实意,他听了郁长丰有关石白海的安排指示后,对潘宝山打包票,说肯定沒问題。

    “我担心段高航和万少泉,他们几个要是极力反对,事情恐怕也难办。”潘宝山是有一定担忧的,“那样一來事情搁置,我对石白海就沒法交代了。”

    “老弟,你的担心完全多余。”方岩笑呵呵地说道,“你还不明白吧,逐个征求意见是什么意思。”

    “拿不上台面啊。”潘宝山道,“还能有别的意思。”

    “那是肯定的。”方岩道,“其实你仔细想想应该明白,有什么事不能拿到台面上,要是真拿不上,那就更不能私下里逐个征求意见了。”

    “哦,难道那是一种手段。”潘宝山一皱眉,“曲线救国。”

    “差不多吧。”方岩道,“你要知道,我出面征求意见,只传递结果不解释原因,如果谁有不同意见,能仅仅就是个结果嘛,不得向郁书记解释解释,只要一解释,问題就來了。”

    “什么问題。”潘宝山沒心思多想,跟着就发问。

    “你想啊,有些事情在会上可以理直气壮地摆事实讲道理反对,可私下里见面或打电话,怎么能摆出个一二三來。”方岩道,“要知道对话的可是郁书记。”

    “哦,也就是说,郁书记要求逐个征询意见,是有用意的。”

    “当然是。”方岩笑道,“潘老弟慢慢來,以后你学到的东西会很多。”

    “学无止境,学无止境啊。”潘宝山顿时笑了起來,“方部长,以后你还要不吝赐教,我才能多多受益。”

    “不行了,我是不行了。”方岩笑着摆摆手,“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超过我的。”

    “怎么可能呢。”潘宝山道,“我才刚入门,是小学生,知道的还很少。”

    “这方面的事,从入门到上路是很快的,你马上就能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方岩道,“接下來就是一发而不可收啊。”

    “不管怎样,现在还是学生,就是以后毕业了,仍旧是学生嘛。”潘宝山呵呵一笑,“方部长,我现场再请教学习一下,省教育厅厅长徐勇健,到底有什么背景。”

    “哦,怎么突然提到了徐勇健。”方岩道,“有过节。”

    “沒有过节。”潘宝山连忙否认,然后把和徐勇健之间的情况说了。

    “原來是这样啊。”方岩听后笑了起來,“关于徐勇健,我也只知道他中组部有路子,但具体的细节也不知道什么。”

    “很神秘嘛。”潘宝山也笑了,“有点高深莫测。”

    “沒那么奥妙,自己不要把事情弄玄乎了。”方岩道,“有些人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某些关系而已,沒有什么复杂的。”

    “也是。”潘宝山道,“说到底,徐勇健也就是中央有人罢了。”

    “嗯。”方岩点点头,“但不管怎么说,多跟那样的人接触还是有好处的,很多时候,信息就是一切。”

    “这么说來,我还有必要去一趟教育厅见见徐勇健。”潘宝山道,“就松阳的教改工作,表示下感谢。”

    “跟他多聊聊,即使沒有好处,但也沒什么坏处。”方岩道,“走一趟吧,就当是活动活动,锻炼身体嘛。”

    方岩把话说到这份上,潘宝山当然能领会,第二天,他就去了省教育厅。

    徐勇健依旧热情,以最大的限度对潘宝山表示了热烈欢迎,潘宝山很实在,说现在已经沒必要搞隆重的形式了,徐勇健的话也不见外,说如果现在不抓紧机会搞一下,往后也许根本就沒机会了。

    “徐厅长,听你讲话很轻松,我感觉是脚踏实地啊,一点都不飘。”潘宝山笑了起來,“很舒服。”

    “那全是因为你是潘秘书长,要是换作别人的话,我可能就会很紧张,想轻松也轻松不起來的。”

    “呵呵,本來嘛,也就沒有什么紧张的。”潘宝山道,“今天來主要是向你表示感谢和祝贺,松阳的教改得到了教育厅的大力支持,取得了显著成绩,令人欣慰。”

    “那都是潘秘书长之前的改革方案措施拿得好,不但切合松阳实际,而且对全省都有借鉴意义。”徐勇健忙道,“所以我们省厅沒有理由不支持嘛。”

    “你们的支持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沒有你们肯定是不行的,徐厅长你可能也知道,松阳的大环境,对教改并不利。”

    “呵呵,既然让我抓教育工作,我当然要负责到底,对明显有利好的事情,不支持就是失职。”

    “徐厅长的敬业精神令人钦佩。”潘宝山赞许地点起了头。

    “干工作,只是敬业还不行。”徐勇健笑道,“关键还得有能力,我要是有潘秘书长的能耐,我省的教育工作恐怕早就能上个台阶了。”

    “嗐,我哪有什么能力。”潘宝山摇着头,道:“再说了,这年头只是有能力还远远不够。”

    “对。”徐勇健语速很缓慢,道:“独木不成林嘛,强大的支撑力必不可少。”

    “的确是这样,支撑很重要。”潘宝山眉头一抬,道:“不过支撑的长久性不太好预料,难说什么时候不知不觉就塌掉了,意料之外,猝不及防。”

    “潘秘书长,那方面你该完全不用担心吧。”徐勇健笑了,有点神秘,“应该不用担心有意外的。”

    不用担心有意外,这一点潘宝山也相信,毕竟自己的支撑力是來自郁长丰,瑞东省的一号人物,可是他毕竟年龄到了,意外是沒有,但可以望到尽头了。

    这是种淡淡的忧愁,不能流露出來,所以潘宝山随即也笑了,并转移了话題,说松阳的教改现在是百尺竿头需要更进一步,希望省厅能继续支持,徐勇健说现在松阳的大环境已经发生根本性改变,省厅也就能放开手了,对松阳的教改扶助计划已经列入年内目标,下一步,将把松阳教改打造成典型,然后在全省慢慢。

    徐勇健的话,让潘宝山有种莫名的欣慰,这个时候,他真实地感觉到了“社会贡献”这四个字的分量,教改,普惠的是百姓大众。

    陡然间,潘宝山觉得自己无形中高大起來,颇有点沾沾自喜的感觉,而就在这时,曹建兴过來汇报,说省检察院副检察长蔡校荣打來电话,想约见谈点事。

    一听这个,潘宝山不由得警觉起來,现在为官都有个潜规则,除了朋友,一般不愿意听到检察系统的人说有事谈,因为谈的大多是有经济问題。

    难道有意外发生,潘宝山极力回忆着,哪些方面会有危险,想了一大圈,觉得应该沒有什么疏漏,而且就算有的话,他也不可能事先沒有一点消息,毕竟郁长丰是会知晓的。

    潘宝山觉得,蔡校荣找他或许是为了别的事情,于是便安排当天下午会见。

    果然,一切只是虚惊一场,蔡校荣谈的只是件其他的小事,不过即便如此,还是让潘宝山吃了一惊。

    〖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