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给各位拜个晚年啦,祝一马当先壮、百事百顺爽、千条财路富、万般如意福,)

    五分钟后,守在小区门口的鱿鱼等到了车子,他看到蒋春雨下來了,随后是罗祥通和刘莎溪,两人都住在附近,他们想找多点的机会独处,便说喝得有点高要下來多走两步,散散酒气。(下_载_楼Www.XiaZAiLoU.Com)

    这么一來,就给了鱿鱼绝佳的跟踪机会,他低头勾首像个路人悄悄地随在罗祥通和刘莎溪身后,就连他们的谈话,甚至都能听个大概。

    先发出讯号的罗祥通,他问刘莎溪要不要喝个茶,刘莎溪热切响应,说当然可以,而且她要请客。

    “莎溪啊,谁请客无所谓的,关键是你回家晚了怎么办。”罗祥通道,“如果家里问起來,恐怕不好回答吧。”

    面对罗祥通的担心,刘莎溪不以为然,笑道:“今晚我不回家都行,反正已经都这么迟了。”

    “嚯嚯,看來你很强势嘛。”罗祥通道,“不过对男人总归得有个交待法吧。”

    “老公知道我到剧组去了,到时我就说剧组的女演员喝多了去医院挂点滴,需要照顾我就留下了,完全是工作需要。”刘莎溪笑道,“罗局,倒是你如果不回去,恐怕沒法交待吧。”

    “呵,我啊,根本就不用。”罗祥通得意地笑道,“老婆单位组织外出旅游,家里沒人。”

    “哦哟,我说嘛,你怎么能这么放得开,也不提回去的事。”刘莎溪道,“那倒不如去你家,我帮你泡茶就是。”

    罗祥通一琢磨也是,家里安全,外面有隐患,万一触上霉头那不惨得沒了影,于是点头道:“好啊,那就到我家。”

    “罗局,你恐怕这是酒话吧,等你清醒的时候就不会这么爽快了。”刘莎溪一掐罗祥通的膀子,“现在沒准你连家住哪儿都找不着呢。”

    “刚才感觉是有点酒大,但现在很正常了,而且就算还有点酒意,家怎么会找不着呢。”罗祥通道,“广电小区三栋一单元三零一室,最东户,紫气东來,绝对是好位置。”

    “还真去你家,刚才我可只是开个玩笑呢。”

    “玩笑。”罗祥通嘿嘿一笑,“你还玩到我头上了。”说完,罗祥通一把抱住了刘莎溪。

    刘莎溪妖里妖气地扭着小腰,小声叽歪着挣扎起來,罗祥通一见更是按捺不住,马上就乱摸乱啃起來,还抽着空说道:“说,是不是玩到我头上了。”

    “好啦,罗局。”刘莎溪水蛇一样蠕动着,“还是等到了家的吧,这里可是大街啊。”

    两人的对话,鱿鱼就听到了这里,他返身走到大路边拦了辆出租车,说去广电小区,他要赶在罗祥通和刘莎溪之前进入楼道,伺机拿证据。

    谁知道,出租车司机挺忠厚,笑问鱿鱼是不是喝多了,广电小区就一百多米的距离,拐个弯就到,鱿鱼说喝是喝了点,但绝对沒有多,清醒得很,这么近的距离还打车,是因为累了是在不想走,司机说好吧,到时不要说他挣黑心钱就行。

    就这样,鱿鱼提前來到了罗祥通家楼下,拿着准备好的摄录机蹲在楼梯口,为了不弄出动静,他甚至还把鞋子脱了下來,只等罗祥通和刘莎溪出现。

    一直等了将近半个小时,罗祥通和刘莎溪才出现,鱿鱼立刻蹑手蹑脚地上了楼梯。

    此刻,鱿鱼是懊悔的,他估摸着,罗祥通和刘莎溪在路上八成是交过锋了,要不怎么能耽搁这么长时间,好证据沒拿到。

    其实不然,罗祥通和刘莎溪两人一路上并沒有动真刀实枪,只是动不动就贴到路边,抱抱摸摸,这是罗祥通的需要,一來年龄大了,需要好好地调调兴致,二來感觉是在打野食,环境不一样,觉得刺激。

    所以这会进了楼梯,罗祥通的兴致愈发高涨起來,久软的下面竟然开始强烈反应,就在二楼楼梯拐弯的地方,他干脆就让刘莎溪俯在楼梯扶手上。

    “莎溪,很刺激吧。”罗祥通压着嗓子,惊厥地笑着:“解开吧。”

    刘莎溪用诧异而颤抖的声音回应道:“罗局,刺激是刺激,可不太安全呐,万一弄出点动静來可不行。”

    “这深更半夜的怕什么,即使有动静你裤子一提就走人,我留下來应付,说喝多了,单位同事送过來,感谢道别了几句。”罗祥通沙着嗓子笑了两声,按了按刘莎溪的腰,“有点高了,沒居高临下的感觉,你还是按着楼梯趴下身子吧。”

    刘莎溪沒犹豫,身子一移,两手扶着楼梯垂下腰來,道:“松紧带腰身,一拉就下來。”

    急切的罗祥通不再说话,只是行动。

    然而,到底是年龄大了不饶人,而且也沒经过这样的游击站,沒几下,罗祥通就喘了,只好停了下來,说外面太冷了,还是进屋吧。

    的确很冷,鱿鱼沒穿鞋的脚已经发麻了。

    罗祥通和刘莎溪上楼了,鱿鱼继续往上走,一直退到四楼,等他们两人进了屋,才穿上鞋下來。

    楼道里发生的一切,都已被录了下來。

    鱿鱼直接回住处,把拍的东西拷进电脑,做好备份。

    一切处理之后,鱿鱼很舒畅地躺到了床上,任务完成的很好,不过,他久久不能睡去,因为脑子里直闪着刘莎溪和罗祥通在楼道里的那些个画画面面,都是些真实的、活生生的东西,刺激性很强大,鱿鱼起來扑到电脑前,又瞪着眼看了一遍。

    看完之后,鱿鱼忍不住打电话给庄文彦,说想谈谈投资建酒店的事,得抓紧。

    庄文彦问这么晚了还谈工作,真的假的,鱿鱼嘿嘿一笑,说有假有真,反正见个面是很有必要的,庄文彦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那方面她同样有需要,当下一拍即合。

    鱿鱼去了庄文彦的住处,卯足劲快活了一番,庄文彦也一样,收获着以前沒有过的快感。

    “庄总,电话里跟你说在新城投资建酒店的事沒开玩笑。”完事后,歇息了一阵的鱿鱼道,“那里的观光游项目已经启动,大片的观赏性功能药材种植早已着手。”

    “酒店的事我可是很认真的,而且为了能早点收益,我正在想办法劝朋友过去找项目投资,好让新城的人气早点旺起來。”庄文彦道,“只不过,便宜了潘宝山。”

    “你可不要转不过來弯,便宜谁都无所谓的,只要自己得利就行。”鱿鱼道,“有条件的情况下可以损人利己,沒条件的情况下,就利人利己吧。”

    “我也只是说说嘛,哪能跟钱过不去。”庄文彦道,“所以我才尽力拉朋友去投资的。”

    “你朋友当中,有多少人具备那么个眼光。”

    “不具备也无大碍,那就逼他们去好了。”庄文彦道,“生意上的债务往來有时很复杂,到时只要能利用上的就用一把,哪怕只有百十万的投入也可以啊,多了加在一起,那不也好几千万了嘛。”

    庄文彦的话让鱿鱼受到启发,他觉得罗祥通就是那种可以利用的人。

    第二天,鱿鱼就打了个电话给潘宝山,说罗祥通本身死活无所谓,无非是为了出口气,只要让他老实就行,另外,再让他为新城出出力,自己拿钱也好,牵线搭桥也好,任务是两千万投资,项目自选。

    潘宝山一琢磨也是,刚好他也听蒋春雨说,罗祥通现在和田阁还有非同一般的关系,田阁,可是绝对的敌对势力,所以,留着罗祥通也很合适,沒准关键时刻还可以利用他掏掏田阁的老底。

    商议好之后,鱿鱼就去找罗祥通,直奔他办公室。

    罗祥通看到鱿鱼很反感,问他來干什么。

    鱿鱼一抹鼻尖吸了口气,冷笑着走到罗祥通面前,阴阳怪调地小声道:“罗祥通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不允许你再跟我这么说话,否则我把你昨天晚上和刘莎溪在你们楼道里的事给捅出來,看你能不能受得了。”

    事情來得突然,罗祥通听后傻傻地看着鱿鱼,大脑一片空白,瞪着眼睛张大嘴巴半天,就是说不出半个字來,他实在想不到鱿鱼竟然会这么说得断骨抽髓,好一会才缓过神來,压低了嗓子道,“你,你什么意思,尤总,说话可得负责任啊,否则就是诽谤。”

    鱿鱼掏出手机上前,把录下來的东西给罗祥通看了十几秒,笑道:“本來还是只有声音的,可你偏偏却要把楼梯灯打开,让我拍得这么清楚,不过嘛,也无所谓的,我的摄录机很高级,夜光的哦,就是不开灯也能看清你的脸。”

    罗祥通一下颓了,抽搐着笑道:“尤,尤总,有什么话好说,都好说的。”

    “我也这么认为。”鱿鱼微微一笑,道:“否则我也不來找你了是不是。”

    “是是是。”罗祥通不断点着头,“你说吧,尤总。”

    “要我说的话,那就是看你的表现了,让我高兴,就饶你。”鱿鱼哼哼一笑,“否则,就请广大网民先观摩一番,然后纪委就会好好招待你了。”

    罗祥通闻言“扑通”一声跪下了,哭丧着道:“尤总,老弟,我一辈子人前人后卑躬屈膝也不容易,眼看着就要到头了,不能就这么毁了呀,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那天你们协拍小组到新城影视基地看望剧组,我一个朋友看好了你们小组的蒋春雨,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注意了,看看她身边都有谁对她心怀不轨,然后就告诉我。”鱿鱼道,“至于是抠眼、削鼻子还是剁手、剁脚,那就是后话了。”

    “行行行,沒问題,绝对沒问題的。”罗祥通道,“我一定能做得到。”

    “嗯,这事我满意。”鱿鱼点头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我们新城的规划你应该知道吧,等会我给你一份招商引资材料,你要好看看,因为有两千万的招投资任务压到你头上。”

    罗祥通看上去很为难,不过也点头同意了。

    〖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