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Www.XiaZaiLou.Com)    省公安厅插手进來足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戴永同很是惊慌.他甚至开始后悔当初沒有想办法将汪颜送到国外去躲避.害得现在还要担惊受怕.无奈之下.他决定采取预定方案.将汪颜牢牢控制住.绝不能让她落入警方手中.

    行动之前.戴永同先找廖望商量.毕竟事情不是他一个人所为.有问題得共同面对.

    廖望听说后也很担忧.他觉得最好的办法还是要用钱解决问題.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汪颜有足够的钱能过上神仙日子.应该可以做到销声匿迹.

    “姚钢这两年真的是掉到钱窟窿里去了.让他出出血.拿几百万出來.”廖望对戴永同建议道.“你把问題的严重性给他摆清楚.让他有无比的危机感.”

    “恐怕行不通.”戴永同道.“现在的姚钢简直不知天高地厚.做事哪能听得进去别人的话.”

    “汪颜的事跟他有切肤的关系.他能不重视.”廖望道.“总之你夸张一点.把事情说得跟大难临头一样.先吓住他再说.”

    “好吧.”戴永同有点沒精打采.“我试试看.”

    这事不怪戴永同提不起精神.他对姚钢还是比较了解的.毕竟之前合作过多年.如今姚钢同以前绝对有天壤之别.如果说以前姚钢只是脾气暴躁.那么现在只能说是愚蠢可笑.戴永同觉得和那种人完全不能谋事.

    不过总归也要试一试.成与不成就当是走个形式也是需要的.毕竟廖望提过议.做不成是一回事.不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戴永同找到了姚钢.添油加醋地把事情描述了一番.然后说还得拿钱摆平事情.可现在他的公司财务有点紧张.

    “你跟我说什么.让我掏钱.”姚钢一听就翻了眼.“说话别跟我拐弯抹角.再说了.钱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題.”

    “花钱消灾嘛.”戴永同对姚钢的傲慢无礼很不满意.不过也说不得什么.

    “就算你说的对.可以花钱消灾.但那分明就是个无底洞啊.你有那么多钱朝里面填.”姚钢的情绪很高涨.“你早听我的话.把那个什么狗屁女记者彻底给解决掉多好.一了百了.哪还有现在的麻烦事.”

    “姚书记.事情说起來是容易.可做起來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戴永同道.“那女记者说过.她留了证据.还在别处藏着.一旦她出现问題.马上就会有人捅出去.你说.还能怎么把她给解决掉.不是自寻死路么.”

    “哦.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就那么相信.”姚钢脖子一挺一歪头.全然沒有领导的半点派头.活脱脱就是个刁钻小人.“你就不想想.她要是唬你的呢.那你不就成了个冤死鸟.”

    “那万一要是真的呢.”戴永同被说得直歪头.简直就无话可说.“姚书记.我们沒有筹码去赌啊.”

    “行了.你不要再说了吧.如果你是來找我商量解决办法的.我就明确告诉你.立刻找到那个破比女记者.把她给灭掉.”姚钢伸着脖子厉声问道.“能不能找到人.”

    “人是能找到.”戴永同道.“但不一定要灭掉.”

    “我就搞不明白你戴永同.留着个祸患想要干什么.”姚钢几乎要叫了起來.“弄不好最后就给潘宝山抓到机会翻盘了.那是我绝对不允许的.”

    戴永同听了这话差点吐血.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不能让潘宝山翻盘.真是不知死活.

    “姚书记.咱们现实点好不好.”戴永同强压着火气.“现在不要谈什么潘宝山不潘宝山的.能确保我们自己安全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鼠目寸光.”姚钢鼓着腮帮子弯腰一拍桌角.顺势滑下手臂背在身后.挺了腰杆斜着脑袋.恶毒毒地看着戴永同.

    “好好好.姚书记.我鼠目寸光.”戴永同彻底崩溃.“汪颜的事就算是我一个人的事.有任何问題我担着.由我來收尾.跟你沒关系.”

    戴永同说完拔腿就走.任由姚钢在背后叫喊也不停步.

    气愤难耐的戴永同直接又找到廖望.一边咒爹骂娘.一边把姚钢的表现说了.廖望听了仰头一笑.感叹起來.说他真怀疑姚钢的脑袋坏了.连起码的好歹都分不清.

    “那现在怎么办.”戴永同气呼呼地坐下來.伸直胳膊.两手按着膝盖.根本就是坐不安坦.“看來姚钢是指望不上了.”

    “那就靠我们自己.”廖望道.“你先找到汪颜.看看她那边是什么情况.可以暗示一番.加点钱给她.但要她保证绝不跟以前任何熟悉的人联系.让她忘掉自己以前是谁.”

    “也只有如此了.”戴永同道.“事不迟疑.我马上就行动.”

    “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廖望道.“这年头.可靠的人太少了.”

    “顶多就再多两个人吧.”戴永同道.“一个是公司保卫部经理肖龙进.另一个是副经理张池飞.他们是我的亲信.已经跟我多年.信得过.再说.信不过又能如何.总不至于每件事都让我去做吧.精力够不够是一方面.关键是不方便啊.当然了.不到关键时刻.我也不会让他们掺和进來.”

    “行了.你去忙吧.”廖望不想听戴永同说这些.“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候.”

    谈到时间问題.戴永同不由得叹了口气.也沒跟廖望说道别的话.起身就走.他决定找汪颜.有些事得面谈.

    戴永同启用了预备和汪颜单线联系的手机.打通了她的电话.

    汪颜接到电话很吃惊.反问说不是轻易不联系的嘛.怎么打电话了.颇有一番取笑的口讽.戴永同无声苦笑.说情况有点小变化.必须见面谈谈.汪颜说可以.要他到北京來.

    第二天下午.戴永同抵达首都.电话告知了汪颜.

    汪颜安排的见面地点让戴永同感到不可思议.是一家有名的高档会所.他弄不明白为何会选择在这种地方.有点太高调.然而.当汪颜出现之后.戴永同更是难以相信.她竟然是这家会所的小姐.

    “我让你过隐匿生活.你就这么快活.”戴永同咬了咬牙根.“抛头露面.你这不是沒事找事嘛.”

    “你想让我怎样.当尼姑.”汪颜不屑地一笑.“那怎么对得起我的人生.”

    “好.你要对得起你的人生.我姑且同意你的观点.不过也用不着这么挥霍吧.”戴永同道.“你知道会增加多少危险性.难道你嫌钱不够.不够的话你可以说嘛.我再给你就是.”

    “不是钱的问題.”汪颜翘点了支香烟.翘起二郎腿.“我喜欢目前的生活状态.能充分体现我的自身价值.另外我想告诉你的是.到现在我赚的钱.比你当初给我的还多.”

    “就在这里.”戴永同瞪大了眼睛.这才多长时间.她汪颜就能挣几百万.

    “嗯哼.”汪颜很自得.

    “做小姐.”戴永同很难相信.

    “嘢.”汪颜一抖眉毛.“补充一下.我不但是小姐.而且还是花魁.”

    “花魁.”戴永同皱了皱额头.“这种地方.花儿不娇嫩.怎么能做得了魁首.”

    “看來戴总你真的是老了.老也沒关系.得与时俱进啊.”汪颜哼地一笑.“你以为小姐就是靠娇嫩的脸蛋、身材还有xiaohun的技术活.错了.那些只要闭上眼.就什么都不是.”

    “嘁.”戴永同觉得有点窝囊.本來找汪颜是居高临下的姿态.尤其是在刚见面的时候.还大有兴师问罪的架势.结果沒过多会局势竟然被扭转了.还受到了她的鄙视.当然是很不舒服.所以说话也就不客气起來.“我是老了.不过也在不断接受新事物.起码还知道木耳有粉的.还有黑的.就算闭上眼.黑木耳就是黑木耳.总归不是粉的.心理感觉是不一样的.”

    “黑木耳怎么了.黑木耳有营养啊.”汪颜一点都不在乎戴永同的挖苦.“有些人就是喜欢.有手感.伸缩性大嘛.”

    “伸缩性大.”戴永同一歪嘴.“拉起來都能打个结.”

    “只要你喜欢.随便怎么干.”汪颜哈哈地妩笑开來.“我不会感到为难的.如果你高兴.还可以用脖子挂在打的结上面.荡个秋千.”

    “你……”戴永同一时无话可说.什么花魁.简直就是厚颜无耻.

    “我什么.”汪颜仍旧满脸带着炫耀的愉悦.“我随便你聊侃.谈政治.可以.大国关系、恐怖组织还有中国的崛起.随便挑.谈经济.我奉陪.股市、楼市还是大工业.过去、现状还是未來走向.我也不是不知道.要是不喜欢政治、经济.也可以聊点历史、文化什么的.高雅的、低俗的.只要你感兴趣.在我这里就不愁找不到话題.当然了.如果你乐意.也可以用最肮脏下流的话语.來交流任何事情.”

    戴永同听到这儿算是明白了.不由得咽了口唾沫.道:“难道这就是做花魁所具备的.”

    “必须的.”汪颜用说教的口吻道.“抛开花魁不说.只是说做小姐.如果满足不了客人多面的需求.那就只能是一个被男人用來发泄的、带着温度的低级工具而已.”

    “说得好.我挺佩服的.”戴永同吧唧着嘴巴.道:“可我不明白.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价值体现.”

    “我认为是就是喽.”汪颜耸着肩膀一摊双手.继而又说道:“不过说实话.近來是感到有点失落.”

    〖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