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不过最终,潘宝山犹豫了,是不是要带着视频去找郁长丰,他举棋不定,因为脑海中陡然冒出一个人來,石白海,当初石白海为了摘清他做出牺牲,说汪颜事件由其策划,后來隐匿的汪颜又发声否认,事情也就那么稀里糊涂悬着了,而现在的视频资料,对石白海的主张來说,无疑就是个铁的印证。(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如果公布视频资料,那不是要把石白海打入万劫不复之地,潘宝山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

    经过再三思量,潘宝山决定还是放弃,无论如何不能不考虑石白海的处境,怎么着也要给他留个翻身的机会。

    不过潘宝山也不甘心蒙冤,他认为有了视频证据,只要再找到汪颜让她归案,就能揭开真相,那时既能还自己清白,又能让石白海不受牵连,两全其美。

    潘宝山想到了彭自來,之前他曾经说过,可以通过国安部门寻找汪颜的线索,现在已经过去了不短时间,不知道情况如何。

    马上打电话给彭自來,潘宝山拿出手机,用微微发颤的手拨了他的号码,接通后开口就问汪颜的事有沒有眉目,神通广大的国安部门是否摸到了她的踪影。

    彭自來叹了口气,说一点效果都沒有,汪颜真的跟人间蒸发了一样,自从她闹出事情后,从來都沒有和家人、朋友联系过,毫无音讯可查。

    这真是个坏消息,潘宝山下意识地叹了口气,说不管怎样还是要继续关注,沒准就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彭自來感觉到了潘宝山对此事的急切心情,便问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潘宝山沒有隐瞒,把欧晓翔找他合作的事说了,并强调现在如果能找到汪颜,她在视频证据下就无法抵赖,自然会交待实情,那样便能一举两得,他和石白海都能成功澄清。

    彭自來听后只是“哦”了一声,说要想找到汪颜,必须成立专案组紧盯才行,潘宝山说不可以,成立专案组找汪颜,在沒有外因的情况下可能会成功,但实际上,真正的幕后肯定不会放松警惕的,一旦有风声露出來,他们马上就会想对策提高安全系数,要想找汪颜依旧是个难題,甚至情况严重的话,还有可能导致她被灭口,那样一來真的就是死无对证。

    潘宝山分析的沒错,彭自來说看來也只有消极地等待转机了。

    通过电话后,彭自來一时平静不下來,他觉得欧晓翔的出现对潘宝山來说就是天赐良机,完全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成功洗清冤屈,当然,在沒有找到汪颜抖出真相之前,会对石白海产生更大的伤害,然而综合考虑一下,彭自來觉得石白海再作出进一步的牺牲也不是不可以,起码能保全潘宝山,否则两个人的处境都不尴不尬,那又何苦。

    彭自來又拿起电话,打给了潘宝山,把他的想法说了,潘宝山很果断地表示不同意,说做人要讲良心,做朋友要讲义气,他不能为了自己就置石白海于不顾,怎么着也得为他留点活路。

    潘宝山坚决的态度让彭自來不再多讲什么,其实他已经料到会有这么个结果。

    不过彭自來并沒有放弃努力,又直接跟石白海取得联系,把具体情况说了,到底该怎么做,还是让他自己去定夺为好。

    石白海听后几乎就沒加犹豫地说,机遇摆在眼前怎能不抓住,他马上就去找潘宝山把道理说清楚,该抖料的时候绝不能犹豫,能活一个是一个,总比两个都半死不活要强。

    当天下午,石白海就來到了潘宝山面前。

    “潘老弟,欧晓翔的事我已经听说了,今天來就是想说服你,把视频公布出來。”石白海开门见山,“你就不要考虑我的处境了。”

    “那怎么能行。”潘宝山摇起了头,“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亲兄弟又能如何,所以我得学会知足和感恩,怎么能眼看着你跌进深坑爬不出來。”

    “什么爬不出來,你以为我对官场还眷恋着。”石白海道,“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思,我对做官已经无所谓了,甚至还有点反感,厌倦了那种生活。”

    “说是这么说,可一旦你真的回到了官场,马上就会意气风发起來。”潘宝山道,“真正厌倦官场、不想掌权的男人,跟熊猫也差不多了,很少的。”

    “就算你说的对,但不能脱离现实啊。”石白海道,“如今摆在眼前的就是我被搁置、你被边缘化,这不是我们想看到的,如果不力争改变这种境况,那我当初的牺牲还有什么意义,所以说,欧晓翔提供的视频,你必须得用足为自己正名,只有那样我觉得自己的付出才有价值。”

    “你说的是有一定道理,不过还是再等等。”潘宝山道,“省委郁书记刚找我谈过话,有重新启用我的意思,如果他能把我的问題解决了不是很好嘛,又何必作出不必要的牺牲。”

    “不对。”石白海一摇头,道:“越是在这种关键时刻,就越需要对你有利的事情多发生一点嘛。”

    “行了老哥,你就别再说什么了。”潘宝山一摆手,“我主意已定,说多了只能是徒费口舌,还不如省点力气喝酒呢,马上我打电话给谭进文,咱们好好喝两杯。”

    “哦。”石白海见状也不多说,寻思了下道:“把曹建兴也叫上吧,都是老熟人,很长时间沒见了,也得碰个面吧,还有鱿鱼,都喊着。”

    “可以。”潘宝山道,“本來我也想到了他们,在双临,真正的圈子也就是这么几个人了。”

    “就是嘛,那我就不回去了,在这里等着喝几杯。”石白海笑了起來,“老弟你忙你的,我找曹建兴聊一会。”

    “我沒什么事,工作一直都很清闲。”潘宝山道,“要不先找几个人打打扑克消遣下。”

    “免了吧。”石白海道,“以前你清闲是因为沒有盼头吧,可你刚才说,郁书记找过你谈了话,想重用你,难道你还能不抓点紧谋划谋划。”

    “也是。”潘宝山点起了头,“我就是猜不透,郁书记到底会把我弄到哪个位子上去。”

    “你好好琢磨吧,我去找曹建兴了。”石白海笑呵呵地离开了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石白海的表情开始焦急起來,他要跟曹建兴合计一下,怎么样才能把公布视频的事情促成。

    曹建兴听说了相关情况后,也觉得这是个不能错过的机会,石白海便拍拍他的肩膀,说那就做点背后的功夫,想办法把潘宝山手里的视频资料弄一份出來,然后交给省委郁长丰书记,那样就可以既不扩散影响,又可以达到为潘宝山澄清的目的。

    弄视频资料,不难,曹建兴说,以潘宝山的处事习惯,应该会在电脑里留个备份。

    石白海哈哈一笑,说正好晚上要一起吃饭,就让曹建兴迟去一会,到潘宝山的电脑里导一份出來,然后想办法递到郁长丰跟前。

    曹建兴琢磨了一下有所担心,告诉石白海此举有可能会让潘宝山大发雷霆,石白海摇摇头,安慰曹建兴说潘宝山是个十分通达的人,对已发生的事情绝不会纠缠不放,居多还是要向前看的,再说了,就算是潘宝山发一通火也无所谓,能为他出一份力,受点批评又何妨。

    这一番话说得曹建兴连连点头,于是赶紧备好了个u盘,就等潘宝山离开后动手。

    一切进行得很顺利,在潘宝山和石白海走后,曹建兴只是花了几分钟时间,就拷贝了一份收起來,然后便赶往农家小院汇合。

    晚上六点,人到齐了,开喝。

    石白海非常谨慎,控制自己不喝多,他怕酒大情绪高涨说露了风,被潘宝山看出端倪会坏计划。

    曹建兴也有节制,按照既定计划,酒席散后他还有任务。

    潘宝山自然是不明白情况的,他只是看出來石白海有点拘谨,便开玩笑地说这里是农家小院,自家根据地,尽管放开了吃喝玩乐。

    石白海嘿嘿一笑,说吃喝可以,但玩乐就免了,潘宝山问为什么,石白海叹了口气,说年龄不饶人啊,不在家也就罢了,在家就得考虑交公粮,本來就已捉襟见肘,如果再跑点野食,那就严重不足份了。

    此话一出,一桌人都笑了,潘宝山说既然如此那就不玩乐,吃喝还是不能打折扣的,石白海说也不行,如果放开吃喝便会有酒意,有了酒意就会管不住自己要玩乐,同样会坏事。

    潘宝山听了直摇头,说按照这思维,出來吃饭不就是受罪嘛,石白海说也不是,关键是要看到哪里,如果不是自己的地盘也就沒了什么想法,因为担心安全问題,可现在不是,在农家小院有温室效应,所以得收着点。

    考虑到石白海说的是实话,为了不让他回家为难,所以潘宝山也就不再劝酒。

    不过这么一來,石白海又过意不去了,喝酒的人本來就不多,他再一拿捏就影响了氛围,酒就有点喝不起來,其他几人都不尽兴,于是就跟曹建兴打了个招呼,说如果他喝多了,就赶紧安排车子送他回去,省得说多了坏事。

    这一下,酒喝得都放开了,速度反而快起來,到九点多钟的时候,散席。

    谭进文和鱿鱼不用说,还要继续下面的节目,潘宝山不参加,因为郁长丰找他谈话后,他又开始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了,石白海是坚决要回去的,由曹建兴安排车子送他。

    石白海走后,曹建兴又将潘宝山送回住处,接下來,就给王天量打了个电话,曹建兴和王天量也还算熟悉,王天量知道他是潘宝山的贴身秘书,见过几次面,还吃过饭。

    电话中,曹建兴对王天量说很抱歉这么晚还打搅,然后把潘宝山的情况大体说了下,请他个帮忙,让郁长丰看个视频资料。

    王天量答应了。

    〖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