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姜由亲自带着几名民警,到福邸小区建设工地了解情况,然而忙活了半天却一无所获,所有的人都说沒看到有外人來过,找其他目击者问也沒有门路,因为附近根本就沒有什么住户,过往的人更沒法找,而且,技防也指望不上,不管是交通监控还是治安监控,都还沒覆盖到这里。(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这么一來,只有报失踪立案,悬在那里,不过这让朱明强沒法接受,人是他安排的,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算个什么事,要是不管不问,手下其他人会很寒心。

    朱明强他只好找胡贯成,问该怎么办。

    此时,胡贯成对长毛等七人的生死根本就不关心,他主要是考虑江山集团到底能不能惹得起,另外,他还觉得有点窝囊,也怨施丛德和高桂达实在不厚道,两人來撺掇一番,便给他送來一个烫手大山芋。

    朱明强沒有注意到胡贯成所想,还沉在如何解决长毛一伙失踪的事情中,他建议能不能先给他们几人每家十万,补偿一下。

    胡贯成一听便板下脸來,说怎么可以随便朝身上揽事,现在长毛他们失踪是他们个人的事,如果公司揽过來性质就不一样了,不单单是赔钱的问題,恐怕还要牵上刑事犯罪的恶性后果,纯粹是找死。

    朱明强一琢磨也是,现在不便主动行动,唯一能做的就是坐等,不管长毛他们是死是活,事情总会有转机的时候。

    果然,两天之后,长毛突然打來了电话。

    异常激动的朱明强一接电话就劈头盖脸地骂了起來,咒了长毛他们七个人十八辈祖宗,说这么多天怎么就跟死了一样。

    长毛连连哀叹,说他们确实跟死了一样,现在才刚爬出戈壁滩,好不容易找到个有人的地方才打了这个电话。

    戈壁滩,朱明强一听就愣了,问长毛有沒有说错,什么乱七八糟的戈壁滩,长毛说沒错,就是戈壁滩,中国大西北的戈壁滩。

    朱明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一阵说不出话來。

    长毛便接着说事情很离谱,他们是被一伙部队装扮的人劫持扔到戈壁滩去的。

    部队,朱明强掐了掐胳膊,不是在做梦,于是一字一句地吼问长毛,到底是怎么回事,长毛说一两句讲不清,等回去慢慢说,现在是极度虚脱,最重要的是活着,他们要找点东西吃,然后休息一下,否则真的就要死过去了。

    电话挂了,朱明强很生气,却也得到了些安慰,因为总的來说还算好,长毛等人还活着,等他们回來后,一定要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几天后,长毛一伙回來了,他把自从那天到福邸小区建设工地上后所发生的一切,仔仔细细地讲给了朱明强听。

    朱明强听得异常惊愕,嘴角直抖,老半天才回过神來,便猛地跳了起來,一巴掌扇在长毛脸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什么国务院派遣、党中央贺电,还他妈中央军委派部队保护,编这么个神话來骗老子,脑瓜子是不是进屎了。”

    “朱总,说实在的,我自己也不相信,可就是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我们头上,沒法不信呐。”长毛捂着一副哭丧的脸,“不信你问问他们几个。”

    其余六个人不住地点头,齐声说是,那个大挖掘机就是那么讲的,而且他们确实也是被军人模样的人给绑了。

    “这他妈都是些什么事啊。”朱明强摸起了脑袋,有点气急败坏地扫了扫手,“行行行,你们先回去吧。”

    长毛带着人走了,朱明强琢磨了半天,去找胡贯成。

    胡贯成听说后也瞪大了眼,盯着朱明强看了半天,“你沒听错吧。”

    “怎么可能听错呢。”朱明强道,“不过确实也太离谱了,刚刚我还气得抽了长毛一个耳光。”

    “哦。”胡贯成若有所地点了点头,道:“看來我们确实是被江山集团那边是耍了一把。”

    “那现在怎么办。”朱明强道,“总不能吃这个哑巴亏吧。”

    “还能怎么办,我已经想过了,惹不起的。”胡贯成道,“不过像你说的,咱们不能吃哑巴亏,你去找姜由,江山集团对长毛等人的所作所为,已经犯法了。”

    “行,那就再找姜由。”朱明强道,“让他去查,真要是把江山集团查到了,还真能顺势搂他们一耙子。”

    “你就跟姜由说,咱们的人去福邸小区进行友好交流,探讨一些基建上的难題,沒想到被非法持有枪支的人一顿暴打,还被绑架到了遥遥的大西北戈壁滩。”胡贯成说完这些,吸了口冷气,问朱明强:“这么说是不是有点扯了。”

    “事实就是如此嘛。”朱明强道,“我马上就找姜由去。”

    姜由听说了此事,也疑惑了半天,问朱明强到底是真是假,朱明强连连叹气摇头,说听起來像是假的,但确确实实是真的。

    看朱明强确实不像是说笑,姜由便答应了,让他立刻把长毛找过來,一起去福邸小区建设工地,当面指证。

    福邸小区工地的整平工作已经结束,正在打桩基、开挖地下室,工地上忙活一片。

    长毛随着姜由來到工地,一眼就看到了大挖掘机司机,立刻指着他叫道:“就是他,那天是他叫的人。”

    姜由走了过去,对司机道:“跟我走一趟吧。”

    “去哪里。”

    “还能去哪里,当然是派出所了。”

    “为什么。”

    “了解情况,做笔录。”

    “好好的我去什么派出所。”司机一歪头,“警察是人民群众的保护神,我尊敬你,但你也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就把人带來带去的吧,我这还有工作呢,一天好几百的工资,耽误了你补给我。”

    “费什么话,你有义务配合我们办案。”姜由沒想到司机还这么不服帖。

    “那你总得说个缘由吧。”司机道,“起码得让我明白是怎么回事是不是。”

    “好,我可以告诉你。”姜由冷笑着点点头,“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殴打、绑架他人。”

    “凭什么。”司机一皱眉,“你凭什么那么说。”

    “有人报案。”姜由指指长毛他们,“他们几个就是当事人。”

    “这不是无中生有嘛,血淋淋的栽赃啊。”司机看了眼长毛一伙,“我根本就沒见过他们。”

    “你敢说我沒见过我。”长毛一下蹿了上來,一把揪住司机的衣领。

    司机一动不动,看着姜由道:“警察同志,你看到了沒,这家伙根本就是个神经病,神经病报案你也相信。”

    “你他妈才是神经病。”长毛恶狠狠地耸了几下司机,“那天你很搞笑知不知道,你不是说是国务院派來的嘛,党中央还有贺电呢,而且还有军队保护。”

    司机一脸茫然,摇了摇头,道:“你都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从精神病院跑出來的。”

    “放你妈的屁。”长毛显然是气急败坏到了极点,“你不还吹军号的嘛,叫來一群假当兵的,然后把我们电晕了过去,之后我们就被送到了大西北戈壁滩里。”

    “警察同志,你看这人正常嘛。”司机根本不理会长毛,他看着姜由道:“你身为警察,轻信一个神经病人的话,还任由他打骂我,我要告你不作为。”

    “松手松手。”姜由听了这话,赶忙上前拉开长毛。

    也就在这时,又有一辆警车开了过來,是福邸小区所在的辖区派出所所属,这是鱿鱼的主意,他让人报警,说工地上有人闹事,鱿鱼知道,派出所最喜欢管小区建设工地上的事,因为可以揩开发商的油,换种说法就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变相收“保护费”。

    在这当口,让两个辖区的派出所“撞车”,能出效果。

    果然,姜由一看到有警车过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寻思了下,觉得还是要适当回避,这也是行规,在缺少有力证据的情况下,不能轻易跨区域作业,所以,姜由让手下过去打了个招呼,说在调查一个案子,然后就走了。

    姜由一走,后过來的民警走到了跟前,“怎么回事,刚才谁报的警。”

    “是我们这边报的警,警察同志,刚才不知道是哪个派出所的警察,带了几个神经病來闹事,想敲诈。”司机有数,主动上前回答。

    “哦,沒什么事,过去就过去了。”这时,一直在旁边活动板房办公室里的鱿鱼走了出來,对民警笑道:“警察同志辛苦了,屋里喝杯水吧。”

    民警犹豫了下,跟鱿鱼进了办公室。

    鱿鱼先敬上一支烟,又倒了杯水,接着拿出两条中华,“大老远赶过來出警,很感谢啊。”

    “工作嘛。”民警脸上露出了浅笑,“职责所在,也是应该的。”

    “话也不能那么说,工作还有用心不用心的呢。”鱿鱼满脸带笑,“这样吧,晚上请你吃个饭,毕竟工地上人多,也乱,巧不巧就会有些啰嗦事,以后可能还要麻烦你不少。”

    “哦,谈不上麻烦。”民警笑了笑,道:“饭嘛,就不吃吧,现在嘴巴被管严了,一不小心就会吃出问題來。”

    “那咱们小心点不就行了嘛。”鱿鱼知道,必须得选个在民警看來是安全的场所,于是笑道:“我到双临时间不长,对地方不熟悉,不知道哪儿那边合适,要不你选个地方。”

    “哦,那就到‘尝个鲜’酒家吧,小饭店,实惠。”民警说完就站了起來,掏出张警**系卡,“这片区的治安由我负责,有事可以直接打电话。”

    鱿鱼接过來一看,民警叫单飞。

    “好的,单警官,那等你下班后再联系。”收起名片后,潘宝山把两条中华烟放到单飞手上,“路上抽。”

    单飞也不客气,接了过去,出门后便带着两个辅警上车离去。

    〖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