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鱿鱼告诉潘宝山,好像老匡的女儿在省公安厅工作。(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经这么一提醒,潘宝山是想了起來,以前老匡说过他的女儿匡雅从瑞东警官学院毕业后,就留在省里,看看时间虽然有点晚,但他还是给老匡打了个电话,一问得知,匡雅在省公安厅办公室。

    “好,这下又多了块基石。”潘宝山道,“等熙阁私人会馆开张之后,找个合适的时间,让孔军凯和匡雅分别引荐不同层次的人过去见见面。”

    “嗯,那现在就是看会馆投建时间了。”鱿鱼道,“市区外围场地应该不紧张,租用的话不会耽误什么时间。”

    “场地的事谭进文在帮忙张罗,估计很快就能到位。”潘宝山道,“你要做的就是设计、装修,紧接着就是让工作人员进场,然后就是开门迎客。”

    “设计装修的活可以赶时间,多上点人手,人歇但场地不歇,加班加点干的话,一个月之内肯定能完工,不过力争目标是二十天。”

    “当然是越快越好,但别忘了一句古话,欲速则不达,所以也不能过于强求。”潘宝山道,“包括福邸小区开发过程中的安保工作也是如此,如果真碰上大规模的找茬,不要硬撑着朝前冲,目前我们的实力还不足以搞大面上的硬碰硬,小范围的还可以应付一下。”

    “也是,眼下我这边能完全控制的场面,也就是十人左右规模,如果对方來的人再多,就沒有百分百把握了,而且,我也还不知道底线是什么。”鱿鱼道,“下手轻了起不到作用,重了又怕惹來大麻烦。”

    “底线就是不闹出人命吧。”潘宝山寻思着道,“怎么说人命大于天,太狠的话,于我们良心而言也说不过去,当然,如果对方是亡命之徒,被逼无奈之下,也不排除用极端手段,否则连自保都成问題。”

    “好,我明白了。”鱿鱼道,“不管怎样,反正我会把效应放到最大,尽最大可能地威慑到对方。”

    “哦对了,要尽量弄清楚谁是幕后。”潘宝山道,“知道了谁是主使,我们要根据实际情况采取回击措施。”

    “我估摸着八成是高桂达和施丛德他们。”鱿鱼道,“从各个方面看,他们都有动机。”

    “不一定,从福邸小区的宣传受阻一事上可以看出來,高桂达和施丛德走的应该是上层路线。”潘宝山道,“施丛德完全可以凭借他的关系,从各个职能部门入手,那样不费什么事就能达到阻挠的目的,而且不会留下什么后患,效果还又好。”

    “也是那么回事,等等看吧,反正只要对方一大意,少來几个人,我就能一网打尽,撬开他们的嘴还不容易,除非他们是几传手,真的不知道实情。”鱿鱼道,“明天一早我就把人手布置下去,全线戒备。”

    “是要早布置,早有准备。”潘宝山一点头,“福邸小区应该是被盯上了,只要一动工,估计就会有人來找麻烦。”

    潘宝山估计的沒错,福邸小区场地整平工作于次日上午开工,到了下午,就有人找了过來。

    來人一共有七个,看上去都很牛逼,为首的留着长发,后面几个人一律光头,手里掂着钢管,一跨步三摇肩膀,拽得很。

    “熄火。”长毛直接來到大挖掘机旁边,指着司机吼道:“你他妈给我下來。”

    司机看了看长毛,有点茫然,问道:“干什么。”

    “干你妈,让你下來你就下來,还啰嗦个什么劲。”长毛骂着,手一挥,旁边两个人跳上挖掘机,连拉带扯把司机拖了下來。

    “你哪家公司的。”长毛逼到司机面前,“不是说过不许到福邸小区來的么,以后不想在双临混了是不是。”

    “咿,你们这是干什么。”司机摸了摸脑袋,“双临还有这规矩。”

    “听你说话的意思,不是双临本地的。”长毛问。

    “不是。”司机摇摇头,“我是从北京过來的。”

    “北京。”长毛一愣,随即就冷笑了起來,“哟,來头不小嘛。”

    “那还用说,国务院直接派过來的。”司机说得一本正经。

    “国务院派过來的。”长毛又是一愣,“开什么玩笑,我还联和国的呢。”

    “你别不信,人家福邸小区的开发商牛逼,一个电话打到北京去,结果国务院就把我派过來了。”司机嘿嘿笑着,“党中央还有贺电呢。”

    “妈了个x的,神经病。”长毛一瞪眼,对身边人道:“给我把机子砸了。”

    “慢着。”司机一听便张开了膀子,表情十分严肃地说道:“我是受中央军委保护的,你们要是敢乱來,信不信我让军队來把你们给灭了。”

    “我操。”长毛噗哧一声笑了,“这他妈福邸小区真是走投无路了啊,弄了个神经病來干活。”

    “操你个祖宗,你他妈才是神经病呢。”司机脸一板,“信不信我一吹冲锋号,马上就有小股部队过來。”

    “哈哈……”长毛虽然被骂,却也顾不上发怒,只是一个劲地笑弯了腰,随來的其余六人也都前仰后合,“我他妈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事情呢,冲锋号,小股部队对,真是个傻x。”

    “你们才傻x呢。”司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挖掘机上真的摸出了一把“军号”,“老子沒工夫跟你们他妈的这帮蠢驴磨嘴,马上就让部队來收拾你们。”

    说完,司机就把“军号”举起來放到嘴边,“嘟嘟”地吹起了起來。

    号音一响,不远处的一段残墙后面真的涌出一支全副武装的“部队”,大概有十几个人,他们高喊着“冲啊”,沒多会就包围了上來,“枪”栓拉得噼里啪啦直响,然后齐声怒喝:“举起手來,缴枪不杀。”

    长毛一伙算是彻底懵了,自出道以來打打杀杀的场面也经了不少,可这么离奇的事还真是都一次碰到,难道这是在拍电影,就在他们愣神的功夫,“战士”们纷纷掏出了电警棍,噼啪几下,就把七个人给电晕了过去。

    接下來,三辆面包车疾驰而來,“战士”们便把长毛几人分别抬了上去,朝工地后面开去,行进当中,七个人被捆起手脚,封住了嘴巴,蒙上了眼睛。

    十來分钟后,车子停了下來,全副“武装”的焦华第一个跳出车外,一把拉下被捆得像猪一样的长毛,狠狠地摔在地上。

    “带过來。”焦华走到事前挖好的一个土坑前,指挥两个人把长毛拖过來,之后,他掏出一个大墨镜戴上,一把扯下蒙在长毛眼上的布条,厉声问道:“谁让你们到福邸小区來闹事的。”

    受到惊吓的长毛还沒回过神來,“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焦华听后一撇嘴,掏出“手枪”拉开保险,顶着长毛的脑袋上,“不回答是吧,我也不跟你啰嗦,现在我代表中央军事委员会宣布,对你实施军事枪决,打碎你的脑袋,埋掉完事。”

    “久大地产,是久大地产的副总朱明强让我们來的。”长毛被眼前的一切弄得六神无主,黑洞洞的“枪”口更是让他崩溃,根本就坚持不下去。

    焦华马上把这一消息告诉了鱿鱼。

    鱿鱼一听顿时就明白了,原來是久大地产的胡贯成所为,江山集团和久大的那次竞标,让他吃了大亏,他现在是报复呢,想到这里,鱿鱼稍一琢磨,便嘿嘿一笑,告诉焦华继续实施计划。

    收到指令的焦华,让人把长毛的嘴重新封上,眼睛重新蒙上,然后又把他拖进了车里,开走。

    半小时后,三两面包车出现在高速公路上,行进的方向是大西北。

    事情到现在这般地步,胡贯成那边是一无所知,直接负责此事的朱明强预感到事情不妙,因为到现在什么消息都沒有,七个大活人,怎么就都哑了火,各人的手机竟然都关机。

    无奈之下,朱明强找胡贯成汇报请示,问该怎么办,胡贯成也不知该从何下手,说情况不明就先等等,不着急。

    然而,两天过去了,依然沒有长毛那边的任何消息,朱明强坐不住了,再次找到胡贯成,说长毛他们是不是被灭了。

    胡贯成说不可能,江山集团怎么可能有那么大胆子,把七个人一下都咔嚓了,朱明强说完全有可能,搞房地产的哪个不心狠手辣,不就七个人嘛,结结实实地堆到一起,也不过就一个立方的地方,沒准就被浇成大混凝土块当成抛填料深埋了。

    朱明强的话让胡贯成脊背一阵发凉,不过他还是不相信,说再等两天,如果实在沒什么消息,就报警。

    又是两天过去了,长毛一伙仍旧是杳无音信,这一下,胡贯成也相信他们是凶多吉少了,此时,他有点后悔和江山集团作对,因为从这一个回合來看,江山集团简直就是一伙亡命徒。

    只有报案了,朱明强打电话给辖区派出所所长姜由,说他手下有七个人去江山集团开发的福邸小区工地,结果一去不回头,四五天过去了,什么消息都沒有,他怀疑那七个人已经被害。

    姜由一听当然要重视,抓紧上手解决,不说他已经被久大地产喂饱,就是他们的狗腿子,只是七个人的命案,就足以让他不得不发寒。

    〖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