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这一夜,潘宝山忘情于和邓如美的世界时很幸福,而思绪一旦跳跃了出來,念及刘江燕,又变得万分忐忑。(下.载.楼WWW.XIAZAILOU.COM)

    不道不德,不仁不义,作为人夫人父,潘宝山这样评价自己,原本他打算要回家看看,但现在已经沒了勇气,因为和邓如美之间开花结果的事对他刺激太大,愧疚之心本來就有,现在几乎已经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境地。

    当然,潘宝山也知道回避不是解决问題的办法,不过眼前还能有什么更好的选择,他希望随着时间的消逝,能让自己变得能坦然接受这一切,直接一点说,就是变得厚颜无耻一些。

    矛盾的交织,让潘宝山半夜安伏,半夜辗转,他的心很累,直到天明时分,才沉沉睡去。

    上午九点,潘宝山醒了过來,对外面喊了一声。

    “醒了。”邓如美闻声从客厅走进來,坐到床边柔声问道:“想吃点什么。”

    “來点豆浆吧。”潘宝山坐起身子伸了个懒腰,“再來两个煎蛋。”

    “就知道。”邓如美微微一笑,“豆浆早就榨好了,煎蛋马上就去做,你先去洗漱一下,时间刚好。”

    十分钟后,潘宝山摸着干净的下巴坐到餐桌前,邓如美已经把早餐摆好了。

    “今天有什么安排。”邓如美问。

    “回双临去。”潘宝山道,“这段时间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分不开身。”

    “还真是要过家门而不入。”邓如美道,“也沒必要吧。”

    “唉,其实不回家也不是因为工作。”潘宝山由衷一声轻叹,又立刻说道:“具体说,也应该是为了工作,马上还要见几个人,把有些事安排一下,毕竟松阳这边來了姚刚,还有更难对付的廖望,必须小心着。”

    “哦。”邓如美点点头,女人的敏感让她很清楚潘宝山的心思,之所以不回家,是因为对家庭的愧疚感,跟工作沒有半点关系,不过此时也不能多说些什么,从内心來讲,她深有同感。

    “如果事情进展得顺利,中午我就往双临赶,实在不行的话就下午再走。”潘宝山道,“不管怎样,中午我就不回來了。”

    “中午回不回來,你用不着跟我说啊。”邓如美轻轻一笑,“我只是你的朋友,你随时可以來,但沒必要当成是义务,更别说责任了,否则你让我怎么能承受得起。”

    潘宝山看着邓如美,过了好一会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哦,我明白了。”

    “嗯,明白就好。”邓如美轻松地笑了一声,“回去别忘了件事,打探一下进军双临房地产市场的事。”

    “哦,那是当然。”潘宝山恍然道,“那是大事。”

    说到这里,气氛一下活跃了不少,潘宝山赶紧大口喝起了豆浆,三下五除二把煎蛋也吃了,然后跟邓如美深情道别,之后便出门离开。

    几分钟后,楼上的邓如美站在窗户前,微笑着目送潘宝山上车离去,然而笑容之下,她又有着一丝惆怅,邓如美想的很多,她知道和潘宝山之间该保持如何的关系,懂得有取有舍,方能长久,亦得些安心。

    潘宝山可沒想那么多,他一离开邓如美的房子,就强迫自己不再想任何与她有关的事,上车后,他便给江楠打了个电话,约定见面,他对邓如美说要见几个人,那是假话,他想见的只是江楠。

    见江楠,是因为许久沒有联系了,即便是仅仅作为好朋友,潘宝山觉得也有必要见一面。

    半个小时后,潘宝山见到了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的江楠。

    “病了。”潘宝山拉过邓如美的手,轻轻握着。

    江楠的手有点发抖,内心似乎很不平静,“沒有。”

    “那怎么了。”潘宝山用大拇指轻划邓如美的手背,“你看上去有点糟糕。”

    “我,我不知道该不该对你说。”江楠很犹豫。

    “到底怎么了。”潘宝山觉得事情似乎有点严重,忙道:“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我有点受不了小叔子的侵扰了。”本就看上去有些柔弱的江楠,此时更显脆弱,“我有时觉得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他的债,这辈子來讨了。”

    “你小叔子。”潘宝山一皱眉,“之前好像沒听你提起过他什么事。”

    “之前他只是偶尔找我要钱,我也就忍了。”江楠道,“但现在已经不单是钱的问題。”

    “怎么,他还想对你怎样。”潘宝山脸色一沉,“你对你丈夫说了么。”

    “跟他说了也白说,他的回答似乎只有一句‘哦,我知道了,’然后就沒了下文。”江楠道,“也难怪,我跟他一年见不了两次,见面也只是聊聊几句,形如陌人,无爱、无性,婚姻对我们來说就是一把干枯的枷锁,轻轻一掰就碎,只是我们都懒得去动它而已。”

    “那也不像话,只要他一天是你法律意义上的男人,他就该对你安稳的生活负责。”潘宝山道,“关于你的男人,以前我有过一点了解,在省人民医院做副院长是吧,好像还是从事妇产专业的,是个人才。”

    “人才,从事业上來说是。”江楠叹了口气,道:“不说他了吧。”

    “好,那就说说你小叔子吧。”潘宝山道,“他是怎么骚扰你的。”

    “他常來我家,不管什么时候。”江楠摇了摇头,很无助的样子,“我的家成了他随便出入的地方。”

    “什么。”潘宝山惊道,“他有钥匙。”

    “沒有钥匙,但他一直敲门。”江楠道,“如果我不开门,他就会吵到左邻右舍都鸡犬不宁。”

    “可以报警啊。”

    “报警有什么用。”江楠道,“他说是家族矛盾纠纷,民警也沒办法,而且他出來以后会变本加厉。”

    “唉,你该早说的,这种情况有多长时间了。”潘宝山问。

    “大概一年了吧。”江楠道,“去年底有一次在行政中心大楼后车棚前碰到你,就是从那时开始的,那会我刚好接到了他的电话,他说就在我家门口,要我赶紧回去拿钱给他,否则下午就到单位來闹我。”

    “哦,你一说我想了起來,当时我就感到你的神态不太对劲,但也沒多想,而且那会也不好意思为你多想。”潘宝山暗暗一声长叹,“你刚才说他开始只是要钱,现在已经不是钱的事了,严重到了什么程度。”

    “……”

    “已有事实了,。”潘宝山的脸色一下阴冷起來。

    “沒有,上几天我刚好身上有事。”江楠道,“他沒得逞。”

    “哦。”潘宝山的腮根鼓了几下,“他是干什么的。”

    “游手好闲的人一个,整天不务正业。”江楠道,“领着几个人帮人讨债。”

    “他的名字和手机号码,你写一下。”

    “你要干什么。”

    “找人跟他招呼一声,让他老实点,否则不是沒法沒天了。”

    江楠犹豫了一下,拿了纸和笔写起來。

    笔刚落,潘宝山便伸手把江楠面前的纸拿了过來,瞄了一眼便装进口袋,说还有其他事要忙,就先走了。

    潘宝山随即打电话给鱿鱼,说马上中午了,一起吃个饭,就两个人,有件事谈一下。

    鱿鱼听潘宝山这么一说,知道事情肯定不简单,马上就问他在哪儿。

    二十分钟后,鱿鱼见到了潘宝山,急问:“老板,什么事。”

    “这个家伙是帮人讨债的人渣。”潘宝山把纸片放到鱿鱼手里,“你看怎么安排一下,让他别再跳腾,确实不能再作害人了。”

    鱿鱼接过纸片一看,“章功,谁啊。”

    “确切地说,我也不知道。”潘宝山道,“刚刚才知道。”

    “哦,沒问題。”鱿鱼“嗐”地一声,一副很无所谓的口气,“这种事太简单,不出今晚就能搞定。”

    “那好。”潘宝山一点头,“越快越好啊。”

    鱿鱼收起纸片,笑道:“老板,就这事。”

    “就这事。”潘宝山点点头。

    “嘿嘿。”鱿鱼一搓鼻子,“那还用吃饭嘛。”

    潘宝山一愣,随即笑了,“不吃也罢,这会也沒心思吃饭,那我就回双临了,你这边一有消息就告诉我,不管是好是坏。”

    “捷报,绝对是捷报。”鱿鱼很自信地说道,“而且就在今天,夜里十二点以前肯定有报。”

    鱿鱼的自信不盲目,他有足够的谋划,不过在具体实施的控制上,竟然出现了失误。

    经过安排,焦华打电话给章功,说有笔债务要讨,也不大,就七八十万,讨回來后五五分成,见面细谈,章功一听喜不自禁,有生意主动上门就是好,忙说可以。

    晚上八点,根据事前的踩点,焦华和章功在沒有监控的茶馆里见面,九点钟,事情“谈”完,两人出了茶馆各自离去,之后,如同灌了蜜的章功上车准备离去,然而屁股还沒坐稳,后排座上就扫过來一棍,接下來,章功就被拖到了后面,车子由另外的人开走。

    可万万沒想到的是,就只是一棍,竟然要了章功的命。

    十点半钟,鱿鱼心情沉重地打电话给潘宝山,说一切都在控制之中,不过控制得过了头,人走了。

    此时,潘宝山正和谭进文在一起,听得这消息后好一阵沉默,接下來便问有沒有痕迹,鱿鱼说沒有,各处都很干净,他便说那也好,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正合适。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