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李大炮咂吧着嘴巴挠完头,抬眼狠狠地看着胡克进,问他还有沒有其他要揭发的案件,此时,处在生死边缘的胡克进已进入极度恐惧状态,想事不全虑事不周,完全疏忽了丁方才目前是被“保护”的肥肉,

    “沒,沒了,只有丁方才的杀人案,他罪大恶极。(本书由www.xiazailou(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整理发布)”胡克进伸着脖子,眼巴巴地看着李大炮,目光死祈,

    “唉,你说你。”李大炮咬着牙一下跳起來,几步跨到胡克进面前,抬手就是一耳光,“怎么就沒个耳力呢,说,到底还有沒有其他要揭发的。”

    “沒有,就只有丁方才的……”

    “啪”一耳光,

    “沒有。”李大炮一巴掌打算了胡克进的话,“我让你还沒有,好歹你也是刑警队里混过的,怎么就沒点脑子,我都那么问了,你沒有就沒有呗,还他妈咬着丁方才。”李大炮说完,好像很失望的样子,两手抱臂,又道:“现在知道了吧,该交代的要好好交代,不该交代的就暂时忘记。”

    “丁方才杀人了,这都不能交待,。”脑袋懵懵的胡克进几乎失去了理智,他一抬屁股从审讯椅上半站了起來,对着李大炮吼起來,

    “啪,啪……”连串几个耳光又抽到了胡克进的脸上,

    “都跟你说了,不该交代的就不要交代,还***跟蒙眼驴一样。”李大炮甩着膀子把胡克进打下去后,抬手戳着他的脑门子道:“还有,我告诉你不要以为所有的交代都是立功。”

    “怎么了,陆皓死亡案件还悬着呢,我揭发真凶帮助破案难道不算立功。”胡克进并不服气,

    “狗屁,我跟你说,那只能让你是罪加一等。”李大炮毫不犹豫地怒斥道:“你以前知道丁方才杀了人,还掌握了证据,为什么不说,触犯了哪条法律你该知道吧,哦,现在走投无路了才讲出來,还想要立功,我要你自己想想,是不是很可笑。”

    胡克进听李大炮这么一说,顿时张大了嘴巴,“这,这不公平,你,你们根本就不懂法,我检举揭发丁方才杀人犯罪行为,就叫立功。”

    “听听,他说我们不懂法。”李大炮又看了看旁边的刑警,笑道:“一个杀人犯还说我们不懂法,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我是杀了人,但我懂法,一点都不矛盾。”胡克进的状态有点躁狂,

    “那你不是知法犯法嘛。”李大炮肩膀一耸,“又是罪加一等啊,得让你死两次。”

    “我是一时冲动杀人,死刑缓期,死不了。”胡克进一点都隐瞒自己的想法,似乎有点失常了,

    “妄想。”李大炮一声暴喝,“你是处心积虑的谋杀,必死无疑。”

    “可,可我坦白从宽、揭发有功,怎么就沒作用了。”胡克进两腿开始发抖,

    “啪,啪……”彭自來挥起手臂,耳光依旧,

    “胡克进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要再唧唧歪歪说揭发,小心你咬舌自尽。”李大炮俯着身子咬着牙根,“咬舌自尽,你该懂吧,软钳子拽出你的舌头,底下猛推你下巴颏,就叫咬舌。”

    胡克进的神情开始恍惚,抖了抖嘴唇,忽地垂下了头來,“呜呜”地哭了,

    “这个可以,哭吧,好好发泄一下,使劲忏悔。”李大炮一歪嘴,走了,

    离开审讯室的李大炮到彭自來那里汇报情况,说对胡克进的审讯到此已圆满结束,他认罪伏法,往下就是补证阶段,然后就是走程序宣判,

    彭自來对此很满意,他又叮嘱李大炮,找鱿鱼商量一下,准备对丁方才的几个实体动手,有什么招尽管使,只要把丁方才的资产割走就行,

    李大炮做这事來劲,还沒出彭自來办公室就打电话给鱿鱼,让他安排一下,晚上喝个小酒,谋点大事,

    鱿鱼一听就知道有行动,所以早早地就接了李大炮,在一家公园会所里坐下,

    “组织上准备割丁方才的肉了,要我跟你好好合计一下。”李大炮见到鱿鱼就直接开讲,“我也大体虑了一下,从容易着手的地方开始,首先从从他夜总会下手,那种地方最藏污纳垢,涉黄涉毒一查一个准,然后就是娱乐城,那里就是个赌窝,接下來是洗浴中心,纯粹的黄窝,再往下是ktv,那也是鱼龙混杂之地,至于他的酒店和阳光宾馆的股份,先放一放,到时再请示,毕竟那种地方难下手,无非是吃吃喝喝的地方。”

    “行,我安排人做内应,你那边施加强大外力就是。”鱿鱼笑道,“不过最后出手的还得是我安排人,说白了就是黑吃黑,让他沒地方说话,也不留后患。”

    “嗯,你那边有合适的人沒。”

    “焦华,你应该知道那个人,真的是人如其名,很狡猾的一个家伙,那种事找他最合适。”鱿鱼道,“因为不但要斗狠,而且还要斗智。”

    “他的信任度还高吧。”

    “沒问題,已经考验过了。”鱿鱼道,“等咱们喝完酒我就去找他。”

    “还等什么喝完酒,现在你就去安排把。”李大炮起身道,“酒改日再喝。”

    “嗳呀,老领导你这脾气还是那样啊,跟当初在夹林派出所一个样。”鱿鱼笑了,

    “改了脾气我还是李大炮嘛,呵呵,你那边筹划好了之后就跟我说一声,争取三下五去二就把事情办妥。”李大炮也笑了,边向外走边道:“对了,你那边修路的事不会耽误吧,那可是个大事啊,宝山老弟眼瞅着呢。”

    “肯定耽误不了,我都把提前量做得很足。”鱿鱼道,“老板把这项任务交给我,要是完不成岂不是显得很无能。”

    “嗯,那也难为你了,以前你都沒接触过那一行,不过你有头脑,又有干劲。”李大炮点着头道,“鱿鱼啊,说句題外实话,之前我还根本沒想到能有今天,那会在夹林派出所当所长的时候,甚至连富祥县公安局副局长的位子都不敢想,可现在,已经是松阳是公安局副局长了,不过欣喜之余我也有遗憾,就是沒能保住你,让你出了公安队伍。”

    “嗐,遗憾什么呢。”鱿鱼笑了起來,“不存在保不保的事,当初是我一时大意被抓了把柄,出于大局考虑,我就该离开公安队伍,再说了,我现在感觉特别好,很满足,有头有脸的企业家啊,所以你沒必要为我担心。”

    “哦,那很好,你沒有遗憾就好。”李大炮道,“其实我说刚才那些,就是想表达一个意思,不管咱们怎么样,都得感谢潘宝山。”

    “老领导你说得沒错,说句高姿态的话,我们是看着潘宝山一步一步走出來的,他从夹林乡政府一个小小的办事员,到今天的松阳市委书记,也就十年多点时间吧,那真叫一个本事。”鱿鱼道,“而且关键是他的为人能让人心服口服,当然,跟他搞对立的人怎么看可不管,我只是说他身边人的看法,反正我对他是佩服得五体投地,现在我喊他一声‘老板’,甚至都觉得是种荣耀。”

    “非常好。”李大炮道,“你说的也是我的意思,我对宝山老弟也是很敬佩的,这倒并不是说我今天的一切都是潘宝山给的,而是他确实是个好人,是个好官,所以咱们在做事的时候一定得小心再小心,千万别出什么差错,不能添乱啊。”

    “行了老领导,你说的我都明白,以后有时间咱们把彭局还有王三奎一起叫上,再好好感慨一番吧。”鱿鱼道,“现在还是先完成任务再说,我看你也真的是很上心。”

    “摆着现成的酒都沒喝,你说我上不上心。”李大炮笑道,“这酒还是留着以后当庆功酒喝吧。”

    “那干脆这样,明晚就开始行动。”鱿鱼道,“我安排几批人去丁方才的夜总会,涉黄涉毒都做全了,到时你那边准备好人手扑过去抓现行。”

    “好,记住把料加足。”李大炮道,“尤其是毒品那一块,实在不行就弄点面粉,无非就是个道具而已。”

    “那些都是小意思,不用你操心。”鱿鱼笑道,“你就尽管等着捉‘大鱼’就是。”

    “也不能掉以轻心啊。”李大炮道,“这段时间丁方才遇到的事不少,沒准可能已经收敛了。”

    “再收敛有什么用,他丁方才收敛他的,我这边的催化剂给他添上不就行了嘛。”鱿鱼道,“就算夜总会现在守法经营,不提供违法容服务内容,但我们可以自带啊,小姐和‘面粉’还有什么难的,到时一办案都是他月光夜总会的东西,有谁不信,然后以此为引子,把夜总会的人都控制起來审问,让他们交代所知道的一切,不把夜总会查个底朝天就算出了鬼。”

    鱿鱼提到了“自带”,还真是需要,

    的确,近段时间在经历了一系列的麻烦事之后,丁方才是察觉到了危机四伏,尤其是胡克进被抓捕归案,他更是有大厦将倾的感觉,也所以,他觉得胡克进说得很有道理,现在是要自我整顿,把所有涉黄、涉毒、涉赌、涉黑的因素都剔除掉,

    月光夜总会就是丁方才第一个清理的的地方,因为此前曾发生一起吸食毒品案件,一名陪吸女死在了包间,夜总会也因此差点被以贩卖毒品罪被起诉,到现在还沒处理利索,就在前阵子他还被带到公安局审讯室去过,当然,丁方才不知道,他那次去审讯室完全是给陆大千看的,

    可不管怎么说,丁方才是真真切切地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岌岌可危,所以,也就不惜断尾自救,把有些节目减缩、隐蔽起來,不管赚钱多少,

    现在,到月光夜总会如果不是老关系,根本就叫不到小姐,更别提什么毒品了,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