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潘宝山听刘海燕这么一问,顿时张口结舌。(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m)

    “我,我对江楠采取了强势的开始。”潘宝山错愕间支支吾吾地问道,“为何这么说!”

    “因为我非常了解她,她不是个主动的女人。”刘海燕道,“当然,她也不是个随便就会接受被动的女人!”

    “咿。”潘宝山眼皮一拉,摸了摸头,道:“你怎么就认定我和江楠之间有主动被动的事!”

    “你沒有必要否认,我并沒有责备你们的意思。”刘海燕道,“当初也是我想得太离奇了吧,总认为像你这样老是长时间离家而且还有着身份和地位的人,会耐不住本能的需求或者是挡不住频频而來的诱惑,所以很担心你一个大意便会被人抓住软肋,于是我自作主张,干脆给你寻找突泄口,最后我选定了江楠,而江楠对你也是接受的!”

    听到这里,潘宝山完全彻底僵化,他万万沒想到竟还会有这种事情。

    “你还记得以前约你到时光茶座喝茶的事嘛,你去了,撞到了江楠是不是。”刘海燕见潘宝山不开口,继续说道:“那是我有意要促成你们,只是我不知道,你们是否从那时已经开始!”

    “沒,沒有开始啊。”潘宝山渐渐回过神來,“大姐,我跟江楠之间真的沒什么!”

    “沒有就沒有吧,江楠也这么说,其实你们不承认也许更好。”刘海燕带着点慨叹道,“就当是沒有那回事吧,只是我心理有点不平衡,当初是我再三考虑才下定决心有意要成全你们,可后來你们竟然一致对我矢口否认,让我突然间觉得自己变的多余而且很好笑,说真心话,我很不好受!”

    “大姐,你凭什么就认定我和江楠有那事。”潘宝山歪头着刘海燕问。

    “挂坠。”刘海燕说着,伸手捏起潘宝山脖子上的紫色小绳,慢慢拉出脖子上的玉坠,道:“这块玉坠,有次你在家里洗澡,玉饰放到了台架上,被我到了,开始的时候我不觉得什么,但后來有一次我和江楠一起泡温泉,竟然发现了她脖子上挂的玉坠跟你的十分相似,再仔细一,仅是末端不同,你的凸出來,她的是凹进去,代表一阳一阴,显然是一对情侣坠!”

    刘海燕一说完,潘宝山就拍起了脑瓜子,他想起來了,这玉坠是当初要到省委宣传部的时候,张道飞托江楠做中间人请他吃饭时送的,江楠确实也有一个。

    不过,潘宝山并沒有急着为自己讨回清白,因为他私欲之心已然膨胀,觉得可以借势找个机会,把和江楠之间本该发生的事给补上,其实就在刘海燕提到时光茶座一事的时候,他已经悔青了肠子,为何当初就沒有那个眼力破局直接把江楠给拿下。

    但是,不把事情说开,潘宝山又不忍心让刘海燕心里的疙瘩一直那么存在着。

    “那现在你和江楠之间的关系怎样了。”潘宝山问。

    “怎么说呢,有种裂痕是不到摸不到的,只能感觉得到。”刘海燕道,“我承认,友情在男女之情面前是多么不堪一击,我跟江楠多少年的情意啊,一直无话不说的!”

    “也许只是个误会。”潘宝山道,“毕竟有些事是沒法说清的!”

    “我也希望只是个误会,或者说确有什么难言之隐。”刘海燕歪起头笑了笑,道:“唉,不说得太远,也许这个话題本不该和你说,毕竟谈这些个事情,我总觉得在伦理道德层面上做错了什么,所有的一切,就当是对我的惩罚吧!”

    “那是你想多了,有些事情其实很简单。”潘宝山说着,按起座椅,启动了车子。

    “不休息一会。”刘海燕问。

    “现在精神十足。”潘宝山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想的是江楠,他决定回去就制造机会,和那个宣传部女副部长好好谈一谈。

    “哦,刚好,天也放晴了。”刘海燕着车窗外。

    “好奇怪的天气。”潘宝山了刘海燕,很平静,之后便是一阵庆幸,好在有一个及时响雷,否则接下來将要发生的事也许都顺理成章,可是,一旦有了那个事实,之后真的能拿放轻松自如,不为所累。

    此时副驾驶上的刘海燕,心潮却一直沒有平静下來,但她也感到庆幸,和潘宝山之间的事情沒有持续发生到底,从心底上讲,她被这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所吸引,但他是妹妹的丈夫,可是,和他之间似乎偏偏又有着某种避不开的宿命,有些事,她很想,但又不敢想,更不能去做,所以被潘宝山拉着手的时候她缩了回來,说精神的慰藉已经足够,然而潘宝山并未就此罢休,接下來又大胆地拥抱、亲吻了她,这,也是刘海燕感到有丝丝欣慰的地方,肌肤相触,超越了精神,但一个闪电又划清了界限,伦理的底线还清晰地存在着。

    刘海燕觉得,这几乎就是她和潘宝山之间关系的一个完美进次。

    这时,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欢快的唢呐声。

    潘宝山开了cd,播放的是他喜欢的唢呐曲子。

    “竟然把这个解闷的事给忘了。”潘宝山随着唢呐的节奏晃起了脑袋,“可能以前是坐在车里闭着眼听,这会把着方向盘却想不起來还有这茬乐事!”

    “你喜欢听这个。”刘海燕很是诧异,“唢呐!”

    “说起來时间就有点远了,那会刚毕业到夹林,乡驻地附近有个吹唢呐的,也算是民间艺人吧。”潘宝山道,“闲暇的时候,我就会带着香烟过去听他吹唢呐,也学了一点,逐渐感受到了唢呐的魅力!”

    “现在还吹嘛!”

    “吹,偶尔吹吹。”潘宝山笑道,“后备箱里就有一把,要不停下來弄两声给你听听!”

    “别别别,高速路上怎么能随便停车,有时间的吧。”刘海燕忙摇头。

    “开个玩笑而已,你以为我还真吹。”潘宝山嘿嘿一笑,“就那点皮毛的本事,哪里能拿得出手啊!”

    “呀,你你,开始随意拿我逗乐子了啊。”刘海燕也笑了。

    “不是不是,哪里能拿你逗乐呢,确实是我技艺不精,不好意思显摆啊。”潘宝山道,“这样,等我那天练好了,一准给你吹给你听!”

    “那就沒什么指望了,像你这样的大忙人,怎么能有时间去练唢呐。”刘海燕笑道,“别忘了松阳那块热土,还等着你发掘呢,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够用!”

    言语间,气氛轻松活泼了起來。

    潘宝山很享受这种氛围,笑了笑,道:“刘海燕同志,刚才停车的时候对不起啊,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刚才什么。”刘海燕装作很纳闷的样子,“刚才怎么了!”

    “沒,沒怎么。”潘宝山咧嘴一笑,脚下加了些油门。

    车子明显前冲了一下,并持续飞奔起來。

    “嗳,小潘,慢点,慢点啊。”刘海燕对潘宝山并不放心,“一百码,就一百码了!”

    潘宝山哈哈地笑了,笑声同唢呐声混成一团,从打开缝的天窗飘散出去,车速也随之降了下來。

    一百码匀速,直到下午一点多才到松阳,潘宝山决定回富祥。

    “不用送我回去。”刘海燕道,“县里來车接就行!”

    “我不是单单送你回去。”潘宝山道,“多少天了,都沒捞到和江燕在一起!”

    “哦。”刘海燕暗暗一笑,“那晚上让毛毛睡我房间吧!”

    “晚上。”潘宝山噗哧一声,“还等到晚上!”

    刘海燕一歪嘴,不再吱声。

    “大姐,我腾不出手,你打个电话给江燕,让她下午别去上班了。”潘宝山继续说。

    “好。”刘海燕应着拿出了手机,正拨着号,突然停下來,道:“我怎么跟她说,还是你打吧,先靠边停车!”

    潘宝山一愣,点头一笑了,“哦,还真是,我打,我打!”

    电话打过,继续上路。

    一个小时后,潘宝山在富祥县政府门前把刘海燕放下,然后直接回家。

    刘江燕已经等候了,在接到潘宝山的电话后,她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这让她有种幸福感,男人特地回家共行乐事同逍遥,作为妇道入骨的女人來说,或许是最大的欣慰。

    潘宝山进了家门,差点沒來得及清洗一下,就急吼吼地抱住刘江燕一顿乱拱。

    这方面刘江燕是一丝不苟的,她硬是推顶着潘宝山來到卫生间,打开了浴霸,让他好好洗一下,并帮他脱衣服,然后回卧室等着。

    十分钟后,潘宝山裹着浴巾出來,直奔卧室。

    卧室的空调早已经打开,暖意融融。

    潘宝山迫不及待,掀开了刘江燕身上的薄被。

    仅剩点点衣物的刘江燕上去依旧光鲜,但潘宝山沒有心思去细细品摸,他急于挥戈直下,攻城略池。

    一番随心所欲的曲直体剧烈运动后,潘宝山喘息着匍匐下來,身下的刘江燕,如同被捆缚的羔羊般,除了重重的鼻息外,一点儿都不动弹。

    这原本是酣畅淋漓的快意之事,但潘宝山很快就察觉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題。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