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潘宝山离开交巡警支队就回行政中心,到办公室后要石白海马上通知财政局局长崔奋为过來,他要问问交巡警支队每年到底向财政交多少交通违章罚款。(下.载.楼WWW.XIAZAILOU.COM)

    石白海能得出來潘宝山很上紧,当场就掏出手机打给崔奋为,要他在十五分钟之内赶到行政中心。

    崔奋为接到电话后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沒敢耽搁立刻就动身,在路上,他给姚钢打了个电话,说潘宝山召见他,但不知道为了什么事。

    “他不是去交巡警支队了嘛。”姚钢对潘宝山的行踪掌握得很清楚,他已经安排了足够的眼线,只要潘宝山不是刻意隐瞒行动,一般他都能知道去向。

    “交巡警支队。”崔奋为听了一惊,职业敏感让他意识到肯定是和交巡警支队入国库的账目有关:“潘宝山估计是要查账目吧。”

    “要查账也该到审计局或局,找你这个财政局长干什么。”姚钢道:“到你这边,只能是了解个末端。”

    “也许他是倒扒皮。”崔奋为道:“我这边一敲定下來,就是想做账也沒有法子了,然后反过來再让审计局或局从交巡警支队那边入手。”

    “他想把回旋的余地都控制住。”姚钢似是自言自语道:“交巡警那边财政状况一直比较稳定嘛,像什么车管所那样的收入大户,还都相对安妥吧。”

    “交通违章罚款如今也是个大头了。”崔奋为道:“沒有人不知道的。”

    “现在不急着瞎猜,你先到潘宝山跟前情况他到底要干什么,有什么情况再说。”姚钢有点急着想挂电话,他正在跟辉腾钢铁的老总季化谈事情,马上要上二期工程。

    崔奋为听出姚钢的漫不经心,也就不再说什么,挂了电话摇了摇头。

    沒多会,崔奋为便來到了潘宝山办公室。

    “崔局长,很匆忙地把你找过來,沒影响到你手上的工作吧。”潘宝山不等崔奋为开口就笑了起來:“不过也耽误不了多长时间。”

    “潘书记,你要我过來,这就是我首要的工作啊!”现在崔奋为在潘宝山面前已经服顺多了,尤其是沒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您有什么吩咐。”

    “交巡警部门每年向财政上交多少交通违章罚款的钱。”潘宝山问道:“你们应该有单列的明细吧。”

    “有明细,不过具体是多少我一时半会还想不起來,要不等我回去查查再给您回话。”崔奋为暗暗一思忖,觉得还是尽量留点余地为好。

    “就不要回去了吧。”潘宝山轻轻一笑:“现在就打个电话,让具体负责的人查一下。”

    崔奋为沒招了,原本他借口离开趁机向姚钢汇报一下,到底该怎么办,如果需要做点手脚也好赶紧安排手下做做账,但现在潘宝山却完全不给机会。

    “哦,对,我打个电话就行了。”崔奋为点着头不自然地笑了笑,掏出手机联系起來,因为当着潘宝山的面,崔奋为沒办法拐弯抹角地提醒,所以问得很直接,因此,结果很快便出來了,不到五百万。

    “五百万。”潘宝山忍不住笑了:“崔局长你沒听错吧,是五百万还是五千万。”

    “五百万沒错。”崔奋为道:“我也有点印象,就是差也差不了多少。”

    “你知道我们松阳交通违章罚款一年有多少。”潘宝山问。

    “具体不是太清楚,但据了解好像几千万是有的。”

    “那你这个局长可不太合格啊!哦,也不能这么说,毕竟你们财政局不是局,也不是审计局,对有些情况不了解也情有可原。”潘宝山道:“我告诉你,松阳的交通违章罚款一年有一两个亿,怎么才上缴财政五百万。”

    “之前的材料上好像说过,违章罚款收入大部分是用來偿还监控设备欠账的。”崔奋为想了想道:“但具体情况我不是太清楚。”

    “哦,那些你确实也不知道,作为财政局长,能掌握的只有财政入库数据。”潘宝山呵呵笑道:“我找你也就是要掌握这个问題,至于其他方面,我通过别的途径了解。”

    崔奋为点头笑着,沒有说话。

    “行了,有事就忙吧。”潘宝山也点点头。

    崔奋为马上退了出去,立刻打电话向姚钢汇报,说潘宝山是在查交通违章罚款的账,问題不小。

    姚钢一听也觉得情况很不妙,在这件事上他倒沒有参与什么,但他知道管康搅和得很深,现在管康在他眼里是个谋士,得尽量保保他,所以还不能不当回事。

    沒有犹豫,姚钢让秘书章进取立刻告诉管康,能修补的赶紧修补一下。

    管康听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在交通违章罚款上,他觉得是他有生以來做得罪差劲的一件事,其实一开始他是不沾那个边的,那会是严景标幕后操作,他只是帮个忙办办事,而且还是白帮忙,只是后來着大把大把的钞票他眼馋了,也就伸了只手进去,再后來,严景标出了事,但好在幸亏他抓住了最后一点时间,和崔怡梅把事情给抹平了。

    所以,在管康來,时间追溯到严景标出事的时点,往上查是查不出什么东西的,但关键的问題是严景标出事之后这段时间该怎么办,粗略地算一下也有四个月了,这期间违章罚款的操作模式并沒有,也就是说,每个月一千多万的罚款成了任意宰割的大肥羊,其中,有近三千万的份额,在他的授意下,通过贾浩运作,尔后两人抹了抹嘴吃掉了。

    “怎么办。”管康立刻打电话给贾浩,把情况说了,显得很无措:“现在形势十分严峻,一个不慎我们便会粉身碎骨,上千万呐,被抓到了还想有盼头。”

    “管市长,我刚从国外回來,正在双临等飞机,刚刚乔广银给我打电话说了,潘宝山到交巡警支队视察,了解了交通违章罚款的事。”贾浩的口气很是慌张:“我一听就知道要坏事,还沒來得及向你汇报呢?”

    “你想怎么办。”管康又问。

    “目前还沒有什么好法子。”贾浩道:“反正让财务做账是不太可能了,实据太多,根本就沒法掩盖,而且当初我也有点大意了,手脚做得也不是太干净,漏洞比较多,堵起來也麻烦,还会有痕迹。”

    “把钱都吐出來,就说是交巡警部门留下來要作他用的,比如继续更新监控科技设备以及各种路面器材。”管康道:“别的也沒法子了。”

    “那一來我不就完了,。”贾浩着急了:“渎职、违纪可能都还不止呢?”

    “不就是私设个小金库嘛,还能多大点事。”管康道:“贾浩,在这关键时刻你得顶上去,否则我们就全完了。”

    “管市长,我倒觉得还有个更好的法子。”贾浩面露难色:“我们把钱吐出來,你找崔奋为合计一下,把上缴财政的那一块堵上不就行了嘛。”

    “那不是自投罗吗?”管康有点恼火:“现在潘宝山已经找崔奋为了解过情况了,想从财政上做手脚已经沒有可能了,我跟你说,现在的情况是,交通违章罚款的数额确实巨大,而且只有极少一部分上缴了财政,核心问題是那绝大部分的走向。”

    “都在我们手里啊!”贾浩道。

    “所以嘛,得想办法赶紧脱手。”

    “可让我顶上去,都脱到我手里也不是办法啊!到最后一查,我肯定玩完。”贾浩愁沮丧地道:“管市长,我也有老婆孩子,你说我一出事,他们怎么办。”

    “你放心,不只是你的老婆孩子,包括你的父母甚至是兄弟姐妹,都会得到很好的照顾。”管康道:“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吧。”

    “我……”贾浩听到这里握着电话低下头來,边摇边叹息。

    “贾浩,其实你把问題想得太严重了。”管康忙安慰起來:“而且刚才我也说了,到时你尽可以把责任往单位头上推嘛,钱都入单位小金库了,个人沒拿一分,怕什么,要知道虽然你是交巡警支队队长,但也仅是个队长而已,有些事是单位的,跟你的关系其实关联并不大。”

    “话是那么说,可实际上单位私设小金库不都是一把手说了算。”贾浩道:“而且,既然潘宝山已经盯上了,小金库怎么不补设还是个问題,那毕竟也是要有记录和材料的,现在能把台账补得齐备。”

    “怎么不能。”管康见贾浩真的是不太服贴,沉不住气了:“宇宙飞船都能造出來,就那一点假账还搞不定。”

    “管市长,你怎能这么说呢?”贾浩咬了咬牙一歪头:“难道交巡警支队就我一个人说了算,我还不能一手遮天呢?那个副支队左青亮,跟我斗了好多年了,我老早就跟你说过赶紧把他弄走,可你每次都说不着急,现在呢?”

    “我当局长的时候已经把公安系统大换血过了,总不能把事情做得太过分是不是,难道还能把松阳公安系统所有的干部都换掉,那外界会怎么说我。”管康说着伸直了脖子,还忍不住敲起了办公桌:“再说了,我不是把乔广银放到你身边了嘛,他是个挺有能力的人,有他在你身边帮衬着,不是好多了。”

    “十个帮忙的不如一个使坏的。”贾浩道:“可以这么说,左青亮肯定是了解了内幕,向潘宝山告了密。”

    “所以说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能太回避,要相对明朗一点,把那笔资金转化成小金库,那样就能把风险降到最低,可你还唧唧歪歪说做不了。”管康道:“你还有沒有点大局意识。”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