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无奈之下,高桂达找丁方才商议该怎么把事情做好,反正不能惹了潘宝山,他主张贯通汇通路自然会有安排,别人冒头出來纯粹是自找难。(免费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但是管康也得罪不得,都有把柄在管康手里,如果不听摆布让管康不高兴,也难安神。

    高桂达认识比较清醒,一定程度上讲,他觉得自己的抗击打能力远不如丁方才,怎么说丁方才还有丁方芳,好歹能顶一下,而他现在什么援手都沒有。

    每每想到这些,高桂达就认为自己个灾星,最开始认识赵铭,结果赵铭死了,后來认识了钟新义,如今钟新义已成了个废人,再后來,又挂靠上了管康,可现在管康似乎也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这他妈完全是在水深火热当中啊。”高桂达深深地叹息着,对丁方才道:“丁老板,管市长要我们参与汇通路建设一事,你怎么?”

    “潘宝山提出修汇通路,什么意思不很明显嘛。”丁方才道,“我问过我姐了,向前凑就是飞蛾扑火。”

    “那干脆咱们跟管市长直接讲明,耍点子也耍不起來,他那些心思我们根本就摸不着。”高桂达道,“讲开了还好些,就算是向他讨饶吧,他也得可怜可怜。咱们现在还有一摊子事业呢,弄不好潘宝山大发雷霆,我们会死得很难。”

    “也好,我们就直说难处。”丁方才道,“管市长如今的ri子也不好过,应该能理解我们。”

    “他的ri子在怎么不好过也还有姚钢姚市长,熬过去就熬过去了,到时照样神气。”高桂达道,“可我们呢?跟他之间的系子根本就不牢靠,死扣在我们这边,而他手里拿的是活扣,一个不高兴就能把我们给解开丢到一边。”

    “这话不错。”丁方才点点头,“要不咱们也想个法子,抓他点东西在手里?”

    “算了吧。”高桂达道,“我们跟他之间的那些事也不少吧,可哪一次我们能留下点证据的?还不都让他给规避了,跟他斗yin招,沒门,而且一个不留神被他察觉了,还不扒我们三层皮?”

    “这么说就算了。”丁方才无奈地摇摇头。

    就这样,高桂达和丁方才两人找到了管康,个个拘谨,一脸愁容。

    管康一见呵呵地笑了,问沮丧着个脸是怎么回事。

    高桂达接话,实事求是地把情况讲了,说不敢去碰汇通路工程。

    管康听了闭眼沉思一会,“你们的担心不无道理,不过也沒必要这么紧张兮兮的,根据实际情况吧,现在汇通路到底怎么个修法还沒定,如果统一打包那就算了,你们也沒那个实力,可如果是分成小段分别发包,那也倒沒什么。”

    “管市长,你觉得有打散的可能?”高桂达皱起了眉头,“根据我对潘宝山的了解,他不会那么做。”

    “别忘了还有姚市长呢。”管康道,“汇通路虽然是扩建,但工程量不小啊,算上拆迁等费用,整个工程要二十多亿,谁能袖手旁观?”

    “姚市长想打散分包?”丁方才问。

    “你用脚趾头也能想出來啊。”管康对丁方才一点都不客气,手里有他的死证,他就跟犯人一样。

    “是,是。”丁方才连连点头,他知道管康可以像捏死只蚂蚁一样办掉他,所以对管康的恶劣态度也不敢有意见,虽然心里总不是个滋味。

    “姚市长,那你到底怎么办?”一旁的高桂达听出了管康的意思,应该是姚钢让他联系参与汇通路修建工程一事,所以还是把定夺权交还过去,如果管康非要他们掺和进去,那也得听着。

    “你们先有点准备,到时怎么个发包法,如果打散发包可以靠前。”管康道,“否则就算了,瞎凑热闹沒必要。”

    “行,那我们就等消息。”高桂达说完对丁方才使了个眼sè,示意赶紧离开,别磨蹭下去。

    管康确实沒心思跟他们聊谈,眼下他越來越焦虑自己的处境,他知道潘宝山不会放过他,所以想先隐退下來,副市长也不干了,保个全身,等姚钢得势之后再起势,但现在关键问題是怎么取得姚钢的充分信任。一直以來,姚钢始终沒把他放在核心圈之外,这让他觉得不保底。

    所以,就即将开展的汇通路修建一事,管康觉得有必要给姚钢出个好主意,一进一步获得赏识和信任。

    管康分析,从根本上,姚钢对修路感兴趣纯粹是中利润,一切出发点必须围绕这方面进行。其实在高桂达和丁方才來找他的时候,他就在琢磨着,汇通路工程打散了几乎沒有可能,潘宝山绝对不会放任到那个程度。他倒是觉得,争取一分为二可能xing很大。

    汇通路贯通,从目前情况來是分东西两段,东段是百源区以东至望东区,西段是百源区以西至长陵区。依据自然形成的条件,把工程一分为二具有一定合理xing。一旦一分为二,即使西段投资少一点,就算不到十个亿,毕竟也有些利润,而且还要怎么cāo作,弄不好就是对半的赚头,依旧相当可观。

    在高桂达和丁方才走后,管康马上來到姚钢面前说了他的法。

    “一分为二?”姚钢眼皮一抬,“你有多少理由能站住脚?”

    “起码有两个观点极有说服力。”管康道,“首先,可以避免工程项目过大、尾大不调的弊端。这不但利于抢抓工程进度,还可以一定程度上规避工程**问題;其次,可以避免工程质量残次。有比较才有高低,有竞争才有jing品,一条路分两段,由两班人马修建,很多指标可以拿來对比的,其好处显而易见。”

    “嗯,是有道理。”姚钢一下來了jing神,点着头道:“管康,你的想法很好,很好。”

    “哪里,都是在姚市长手下熏陶的结果。”管康说这话特别别扭,不过脸上却是十足的笑容,上去还很自然。

    “呵呵,这下潘宝山怎么办。”姚钢根本就沒在意管康的恭维,他所关心的是如何在汇通路工程上插手,“只要一分为二,我这边肯定要占一段,到时由谁去干就无所谓了,韩师行也好,施丛德也罢,总之不全进了潘宝山的兜里。”

    姚钢有了主意根本就坐不住,马上叫來黄光胜,让他拟一份关于汇通路修建工程发包施工的建议材料,送到潘宝山面前。

    潘宝山一就明白姚钢的用意,顿时就皱起了眉头。从道理上讲,姚钢的建议有一定合理xing,不采纳有点不妥,可一旦采用就会生出是非,姚钢肯定要趁机横里插一脚进來。

    其实姚钢插足汇通路贯通项目本身无所谓,工程由谁干都行,但关键是质量,潘宝山根本就不放心。

    最终,潘宝山决定还是不能让姚钢的yin谋得逞,但是面对他的建议,也不能置之不理,所以,潘宝山先反馈意见给姚钢,说建议不错,等常委会上再具体研究。

    当然,常委会具体研究之前得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现在一时半会想不出,潘宝山觉得需要沉淀一下,先把注意力移开,换一换脑子。

    刚好,文明城创建迎检的脚步越來越近,单从外在环境方面來说,诸如城区大道靓化、街头游园美化等大的要素早就抓上手了,接下來该进入背街小巷的综合治理阶段,该好好动员一番。

    这件事,也是姚钢很关注的,他誓要跟潘宝山把对台戏唱到底。

    就在接到动员大会通知后,姚钢马上有针对xing地开了个小会,把邹恒喜、关放鸣、黄光胜和管康叫到了跟前。这次之所以把管康纳入进來,是因为他提出汇通路修建一分为二建议的影响,管康确实比较中意。

    “针对这次松阳是创建全国文明城,我觉得有必要给潘宝山泼一泼冷水。”姚钢一点都不掩饰,说得十分露骨:“不要说咱们松阳评不上,就算是能评上也不能落在潘宝山手里。”

    “是,是不能让小人得志。”关放鸣马上接话,他对姚钢表现得绝对服贴,“潘宝山一点贡献都沒有,还就数他运气好?”

    邹恒喜只是装作沉思的样子,沒有表态。

    管康其实也不想说,说白了在这事上持如此态度,对松阳市來说有点伤天害理,不过鉴于目前形势需要,要靠拢姚钢,所以还是得好好表现一番。

    “姚市长,松阳市文明城创建进入到背街小巷综合治理阶段,这不是重点,但却是难点,所以对我们來说是个很好的抓手。”管康道,“小街巷路灯安装、小区景观化、占道经营等等,都可以搞一些运作。”

    “大面上的呢?”姚钢现在越來越好管康。

    “大面上也不是沒有文章可做。”管康马上道,“城区主干道清洁、河道清理、园林绿地完善、街头游园修缮等方面,沒有不可以干预的。”

    “怎么个干预法?”姚钢又问。

    “主要打时间差,先期按兵不动,到时一击毙命。”管康道,“早早做好准备,在临近检查前一段时间分头行动,根据计划巡检路线布置,來个全面出击,路面上可以倒垃圾、点上可以毁坏设备,甚至可以狠一点,在街头游园步道的木栈道上投放粪便,那种地方曲径通幽,做手脚还不易被察觉。”

    “哈哈,那不是很败兴嘛。”姚钢大笑起來,“让检查组來松阳检查粪便,很滑稽!”

    “可以说是一举两得。”管康道,“一方面是硬件上过不了关,另一方面也反应了松阳市民素质低下,软件上更说不过去,哪里能评什么文明城?”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