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潘宝山陪方岩来到楼下还没站稳,徐光放也就到了,他很高兴,先问了方岩好,然后就拍拍潘宝山的肩膀,笑道:“以前总是习惯喊你小潘,这下得喊你书记了!”

    “嗌,徐主席你这么说可让我脸红得发烫啊。(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文字首发书”潘宝山热情地拉着徐光放的手握起来,“你是我的老领导,一声‘小潘’多亲切!”

    “那可不行,私下里或许可以,但场面上可不行,我可不能损了你的威信。”徐光放很爽朗,“这样吧,以后我也跟着方部长的步子走,喊你‘宝山书记’!”

    “徐主席,怎么称呼随你的便,反正我都能接受。”潘宝山呵呵地笑着,“对了,刚才方部长说,焦秘书长也跟郁书记一起来了。”

    “哦,来了好,我跟他也好长时间没见了,老友难面叙啊。”徐光放道,“不过电话长通,前不久他还给我打过电话,提到了你,很是赞赏,说你是个可造之材。果不然,你,现在就到松阳来主政了。”

    “焦秘书长对我很照顾,晚上我要好好敬他两杯。”潘宝山说着,摇了摇徐光放的手然后松开,道:“那我们就请方部长上车吧,去机场接郁书记去。”

    “姚钢市长到底去不去?”方岩没急着移动脚步,他着潘宝山,“还是等一等吧。”

    “好的。”潘宝山抬手了时间,又对欧晓翔道,“政府办那边怎么说的?”

    “那边回话说去。”欧晓翔道,“我再落实一下。”

    “让他抓点紧,方部长正等着呢。”潘宝山脸色一沉,一副训斥的口气,“去机场也还要一段时间,不抓紧还来得及?”

    潘宝山在姚钢行动迟缓一事上摆出的态度,在方岩来意图很明显,有点想姚钢来个下马威,于是他呵呵一笑,道:“嗯,是不能误了接机,要不咱们先走一步?”

    “我们先走!”潘宝山顺势一声招呼,引着方岩上了中巴车。

    中巴车是丰田的,国产的豪华版柯斯达。这算是严景标留下来的“政绩”,为了显示勤廉亲民,严景标下令购进了一批中巴车作为接待领导、下去检查、组织参观之用,上去好像节俭了,一车装一二十人,不用小轿车排成行场面浩浩荡荡,但其实不然,这些车子本身就是豪华配置,价值五六十万,后又经过改装,舒适得不得了,里面有转椅、办公桌、冰箱,还有铺了地毯,甚至有两辆还装了隔离门,与前面驾驶室完全隔离成两个相对独立的空间,可在行途中商议秘事。

    “这简直就是个房车啊。”潘宝山上车后慨叹起来,“哦,确切地说就是个移动办公室。”

    “讽刺,这讽刺也太大了。”徐光放摇着头道,“移动着办公?要是这么勤政,怎么会有今天?完全就是做样子,表面上一套,暗地里却搞些不三不四的东西。”

    车上的人都知道徐光放说的是严景标,都是相视一笑,并没有接着说下去。徐光放也一下意识到严景标这个话题不合时宜,便呵呵地笑了起来,还是把话题放到车子本身,对潘宝山道:“宝山书记,以后用车可得注意点,别弄巧成拙,让上面的领导认为你明俭暗奢啊。”

    “还别说,我正考虑这个问题呢。”潘宝山咂吧着嘴,“郁书记要是到了,还不知道怎么想呢。”

    “那就换一辆吧,有简配版的,也没经过改装。”欧晓翔马上说。

    “方部长,你的意思呢?”潘宝山向方岩投去征询的目光。

    “换换也合适。”方岩道,“现在不是讲排场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都不需要,还是朴素一点好。”

    就这么一说,潘宝山带头下了车,然后在欧晓翔的指引下把方岩请上另一辆中巴,直奔机场而去。

    车子走了没多会,姚钢下来了,随同的还有市政府秘书长黄光胜。黄光胜是姚钢带了过来的,绝对心腹。

    “姚市长,他们走了?!”黄光胜一脸不色可思议的神情,“就在乎这几分钟?”

    “时间不是问题,关键是人心。”姚钢咬着牙道,“他潘宝山想给我来个下马威,晾我一下。”

    “那怎么办?”黄光胜问道。

    “追上去!”姚钢牙一咬,“逼停中巴车,我必须上去!”

    很快,姚钢的黑色奥迪便打着双闪,一路狂奔。

    出城不远,姚钢的轿车赶上了中巴车,并排齐驱。行了一段距离,中巴车没有停车的意思。

    “到前面去,慢慢减速,示意停车!”姚钢很刚烈。

    司机听命,加速超了过去,直接并线。

    姚钢的车牌号对大院里的人来说简直太熟悉了,前面开道的武警车司机一,稍微减了点速,不过按照开路的规矩,不是万不得已不能停车,所以就打了个电话请示后车上的领导。

    武警驻市委市政府中队队长师圣杰也没把握,一方面是书记有令开道,一方面市长却要中途拦车,没法子,也只有打个电话给具体联系的欧晓翔问问。

    欧晓翔接到电话后一脸慌张,忙告诉了潘宝山。

    潘宝山略一犹豫,“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紧逼上去。”

    此话一出,旁边的方岩咳嗽了一下,转过头对潘宝山小声道:“宝山书记,是不是温和一些?”

    “方部长,姚钢就是想夺这口气。”潘宝山压着嗓子,声音很轻,“我觉得不能轻易就让给他,否则一下就气短了。”

    “呵呵。”方岩笑了笑,“你着办吧,不出事就行。”

    潘宝山一点头,旋即对候在一旁发愣的欧晓翔一扬下巴,“赶紧打电话。”

    指示明确,欧晓翔也很果断,即刻回话说只要前车不停,就紧跟上去。

    就这样,前面开路的武警车辆也不买姚钢的账,直接警笛伺候,并拼命闪着大灯。

    “姚市长,不行啊,后面武警的车子不让步,再慢就撞上了!”姚钢的司机有点惊厥,忙一点油门,提了点速。

    “妈了个的,老子的车屁股也敢顶!”姚钢气恼地转过身子,朝后面武警的车子去。

    不巧,后面一个大灯恰好闪过来,姚钢两眼一花,顿时缩回了脑袋,“我!”

    “姚市长,我还是算了,别弄出什么事来,这可是非同寻常时期。”黄光胜一旁提醒道,“我们还是以退为进,谦让一下又何妨?”

    姚钢被后面的车大灯一刺,虽然震怒无比,却也清醒了许多,他想起了万少泉前几天给他来过电话,说对潘宝山的到来表面上要温和一些,应有的大度该表现出来,至于暗地里较劲则是另外一回事。

    “妈的,到一边去给他们让个路,然后跟在后面就是。”姚钢说完,气头还很大,忍不住又骂了一句,“妈了个的。”

    跟了二十分钟,到了机场。

    姚钢让司机提速,把车子停到中巴车门旁。秘书章进取快速下车,绕到左后为姚钢拉开车门。姚钢钻了出来,一摆手,车子才开到一边。

    此时,中巴车车门打开,欧晓翔最先下来,以便在方岩下车时搭个手臂。

    “姚市长好!”欧晓翔下车后到姚钢问了一句。

    “你也好啊。”姚钢不冷不热地回道,“小伙子,很有劲头嘛。”

    欧晓翔没再来得及接话,因为方岩下来了,他赶忙伸手过去。

    “哎唷,方部长啊!”姚钢也没空搭理欧晓翔,忙堆出了一脸笑容跟方岩打起了招呼,“真是不巧,下午手头上有个在签的投资项目商议,所以大会后耽误了点时间,没赶上你们,只好带车过来。本来半路上想让你们停下来的,但考虑到接机时间紧迫多有不便,所以只好lang费点汽油了。”

    “不拘小节,不拘小节啊。”方岩笑呵呵地说道,“总之不误了接郁书记就行。”

    “走吧方部长,接郁书记时间刚刚好。”潘宝山也下来了,上前一步跟方岩说话,并没有正眼姚钢。

    姚钢也不正视潘宝山,就这样,两人一左一右,陪着方岩朝贵宾接机口走去。

    五分钟后,郁长丰在焦自高的陪同下走了出来。

    “郁书记,辛苦了!”方岩先发话。

    接着是潘宝山,“郁书记,欢迎来松阳指导工作!”

    “嚯,现在就要指导工作了,进入角色很快嘛!”郁长丰笑了起来,“很好,干工作就要这样,快速融入环境,高速进入状态,磨合期可不能太长。”

    “有郁书记的鼓励支持,一切都会按照指示稳步推进!”潘宝山接话很快,因为姚钢一旁张嘴要问好,得尽量挡住他的嘴巴。

    “嗯,有干劲、有信心,一定程度上说就是成功了一半。”郁长丰微微一笑,道:“走吧,时间比较紧,节奏放快一点。”

    “郁书记好!”这时的姚钢终于插上了话,问了声好,但猛地一听好像是迟来的春雷,有点不合拍。

    “哦,姚市长好。”郁长丰向来很和蔼,他对姚钢点头致笑,道:“松阳党政有了新组合,也希望能带来新动力,力争实现崛起,来带动瑞北的发展!”

    “郁书记请放心,我们一定不辜负省委的厚望!”姚钢说起话来也很漂亮,他说“我们”,表明有大局观和整体意识。

    “嗯,这会就不多说了。”郁长丰笑了笑,“到你们常委扩大会上我再交待几句。”

    郁长丰做结束语,没有人再接话,潘宝山忙把他和方岩、焦自高请上车。

    姚钢毫不犹豫,让秘书章进取和司机开车回去,然后和他的秘书长黄光胜也蹬上了中巴车。

    无,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书-/文字首发,您的最佳选择!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