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听说蒋春雨还没结婚,刘海燕略一皱眉。(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她不结婚,应该跟你有关吧。”刘海燕若有所思,缓缓地道:“这么说是直接了点,但也没什么好回避的,事实大抵如此吧。”

    “以前在夹林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我跟蒋春雨接触很多。”潘宝山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起了以前,“我想我是明白她心思的,其实她也很矛盾,因为有江燕的存在。”

    “那时你跟江燕已经开始了?”

    “开始了,不过那会我们恰好有点不愉快。”

    “嗬,还真不出来,那会江燕还有点脾气,能让你不快?”刘海燕笑了。

    “其实也不叫不愉快,确切地说是误会,而且错还都在我身上。”潘宝山也笑了,“跟江燕无关,她是无辜的。”

    “什么误会?”刘海燕随口问了句。

    潘宝山也没多想,随口也就说了,“那时候老是在她包里发现避孕套,很不理解。”

    “哦!”刘海燕没想到会是那么个原因,一时有点情急,道:“那是带给我的。”

    “我知道。”潘宝山笑了起来,他想到了黄瓜的事,不过马上就觉得有点不妥,“我猜的。”

    不经意的对话,让刘海燕似乎也意识到了局面有点尴尬,她忙笑了笑,道:“这么说来,你对江燕有误会,是错在我了。”

    “哪儿呢,是我心眼小,想事情太简单。”潘宝山呵呵地笑道,“其实稍微冷静点想一想应该能断定,无缘无故,江燕怎么会有那个东西。”

    “想事情简单是因为年轻,可以理解,而且这也说明你对江燕的在意程度。”刘海燕笑道,“不过遗憾的是,竟然导致你跟姜春雨走得近了,影响还蛮深远的。”

    “呵呵,也仅仅是近一点而已,多谈了几次心,还没发展到谈情说爱的地步。”潘宝山不好意思地笑着。

    “可你没想到,那对蒋春雨的影响是很大的。”刘海燕又感叹道,“人这一辈子,有时候会在错误的时间遇到对的人,这应该叫做不幸吧。”

    “大姐,我不知道你对‘不幸’这个词怎么。”潘宝山听后思忖了下,道:“是不幸运吗?”

    “我想居多人都会这么理解吧。”

    “我倒是觉得,真正的不幸应该作‘不幸福’来理解,而不是‘不幸运’。”潘宝山道,“所谓‘幸运’只是就具体的事情而言,而‘幸福’则是一种心理感受或是一种心态。对一个人来说,也许会碰到不幸运的事,但也可能会因此而收获一种别样的幸福。”

    “你的意思是蒋春雨碰到你是幸福的?”刘海燕这句话问得很直接,完全不像平日里那么含蓄。

    刘海燕的问话一反常态变得直白起来,一时间,潘宝山感到有点不安。

    “大姐,我不是那意思。”潘宝山探身端起茶杯,小喝了一口,顺眼刘海燕的脸色。

    很正常,完全不出刘海燕的表情有什么变化。

    “哦,我也没有那意思。”刘海燕也察觉到刚才的问话太直接,“其实我想表达的是,要真正为一个人的幸福考虑,应该得远一些,不能只关注眼前。”

    “我就说嘛,每次跟大姐你谈话都会有新收获。”潘宝山呵呵地笑起来,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因为他觉得刘海燕可能对他的话有误解,解释起来会比较麻烦,弄不好还会越抹越黑。

    “小潘,作为大姐,有些话我觉得可以说得直接一些,你不要介意。”刘海燕却不罢休。

    潘宝山见刘海燕还想继续,而且觉得谈开了也好,便笑着说道:“我怎么会介意呢。”

    “江燕的毛病我也知道,一时半会也调理不好。”刘海燕道,“在那方面说委屈你只是安慰的话,该解决的问题还是要解决。”

    “哦,那事我觉得不是什么大问题。”潘宝山没想到刘海燕会说这些,“就这件事,我跟江燕也聊过,无所谓的,刚好可以让我节省精力更好地去干工作。”

    “哪能一直都这样呢。”刘海燕叹了口气,道:“正常的人总会有正常的需要,而且你又经常一个人在外,不回避地说,有些事总难免要发生。但是,一定要把眼睛放亮,就像开始我说的,有些女人不能碰。不过蒋春雨那丫头不错,起码不会跟你玩心计,害不了人。”

    “嚯,这下我完全明白了,怪不得大姐你刚才怎么就突然说到蒋春雨了,原来你是这么个想法。”潘宝山听到这里咧嘴笑了起来,“你这不是硬把我和她朝一起瞎凑合嘛,这叫不叫怂恿?”

    “我是有那么点想法。”刘海燕的表情很认真,道:“当然,也许我是错的。”

    “其实我知道,你本也不愿意我有任何乱来的事情发生,因为对江燕不好,对我也不好。”潘宝山道,“只是出于现状,你作了利益最大化的考虑,把蒋春雨给拉了出来。”

    “我是这么想的。”刘海燕道,“难道你到了省里后,就没想过她?”

    “说不想显得我太神圣了,想的时候其实还不止对蒋春雨一个人,还包括那些连想都不该想的人,但我什么都不会去做,因为也用不着。”潘宝山道,“原因是还有更吸引我、更让我全心投入的事情要做,那可以转移我的注意力。”

    “哦。”刘海燕琢磨着潘宝山的话,并不好说什么,只好接着后半句问道:“更吸引你的是官场升腾?”

    “对。”潘宝山道,“官场上的事,是一种角力,就像竞技场,很多时候就是你死我活,很残酷。但这同时也是一种艺术,就像在一个金色大舞台上挥洒自如地表演,那是一种莫大的荣誉,是一种无比的成就感。也许,这就是我每天都精神饱满的源泉和动力所在。”

    “我明白了,这也许就是男人和女人不同吧。”刘海燕颇有感慨地说道,“说实话,我也渴望权力所能带来荣耀,但远不如你那么强烈。”

    “你错了大姐,这不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而是人与人的差别。”潘宝山道,“郑金萍不是也女人嘛。”

    “哦,你说她啊。”刘海燕笑了,“的确,她在这方面的强烈愿望不比男人差多少。”

    话谈到这里,气氛已然改变。潘宝山赶紧就此结束,省得有些问题又让他没法回答。

    “好了大姐,今天就聊到这里吧,明天一早我还得回市里。”潘宝山道,“有几个事情还得忙忙。”

    “嗯,那你早点休息吧。”刘海燕道,“要洗个澡吗?”

    “要洗一把,今个坐了半天的车,有点不舒服。”潘宝山放下茶杯,站起身来走向卫生间。

    “等一下,卫生间挺乱的,我收拾一下。”刘海燕喊住了潘宝山。

    卫生间里有刘海燕换下还没来得及洗的内衣,放得很显眼,她不想让潘宝山到。

    潘宝山明白,暗自笑了。

    洗过澡后,潘宝山浑身很舒爽,但这一觉睡得睡得并不踏实。不否认,有股冲动,但不能朝着对这种事有心理反感的刘江燕发泄。还是忍忍,虽然有一定难度,但也得按捺住。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潘宝山精力并不是很充沛,但精神依旧要习惯性地饱满起来。

    九点钟,潘宝山来到松阳酒店,与在这里过宿的盖茂会和。

    半个小时前,盖茂已经按照潘宝山的吩咐,电话通知了松阳市广电局,说潘宝山要下来就三融合的工作进行调研。

    办公室立刻把通知告诉了丁方芳。丁方芳开始有点惊慌,毕竟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分属两系,而且之间还有冲突,但是随后,她又觉得没什么,因为潘宝山和她没有直接矛盾。

    此外,丁方芳还给严景标打了个电话,说潘宝山来调研广电工作了,并问市里有没有接到通知。

    严景标一听就意识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潘宝山肯定是来者不善。因为按照惯例,省里正厅级领导下来,必定要进行一定的联络,以便地方妥当安排陪同、接待事宜,但到现在都没接到办公室的任何消息。

    这情形一下又让丁方芳紧张起来,问该怎么办。严景标说以逸待劳,先潘宝山怎么行动,然后再采取应对措施,否则无的放矢瞎忙乎,不但耗费心神,而且还让潘宝山笑话。

    不管如何,有严景标做后盾,丁方芳还比较踏实,她所需要做的就是按照常规接待好潘宝山的调研工作。但是她也提醒了一下严景标,问市里由谁来陪潘宝山。

    严景标不屑一顾,说潘宝山不吭声是不讲规矩在先,市里就权当不知道,不去人陪他,况且,他不就是个广电局长嘛,级别虽然是正厅,但如果不是有郁长丰做后盾,分量还差一截,到市里来别想摆架子。

    但是随即,严景标就接到了关放鸣的电话,说刚接到省委宣传部的通知,潘宝山来松阳调研,要地方安排媒体跟随。

    要媒体随队采访,是潘宝山临时决定的,他给郁小荷去了个电话,说马上就要对松阳广电局展开调研,请她通知松阳市委宣传部,派地方媒体跟队采访一下,对调研的重点要报一报。

    郁小荷一听就知道潘宝山到松阳调研没有和市委、市政fu打招呼,于是问潘宝山需不需要松阳宣传部和松阳党政方面的领导通个气。潘宝山说不用,这次是纯业务调研,不用走那个形式。

    所以,郁小荷在和松阳宣传部通话时没有多说,但也稍稍地点了一下,问松阳市委市政fu方面难道事先没得到消息?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