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万少泉的冷笑让辛安雪小小地紧张了一下,她知道在潘宝山身上用了高深二字让他有所不快。(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怎么会呢万省长。”辛安雪笑了笑,“我不是觉得他高深,只是觉得有点神秘而已。”

    “神秘?神秘容易产生盲目崇拜,会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万少泉道,“不过等接触了,神秘感自会消失。”

    “那是肯定的。”辛安雪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她所关心的是跟她有很大利益冲突的韦国生,“万省长,您说如果没有潘宝山过来,韦国生升任局长的可能性有多大?”

    “嚯。”万少泉仰头一笑,他知道辛安雪的心思,不过女人嘛,就喜欢听顺耳话,“有你在,你说他的可能性会大到哪里?”

    “呵呵,万省长。”辛安雪笑了,“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韦国生排名靠前。”

    “辛书记,你怎么不自信了?”万少泉端了端茶杯,“不过现在说那些已经没什么意义了,半路杀出个潘宝山,搅了局子。”

    “就是,真难以想象,一个比我们年轻得多得多的门外汉,来面对面地领导我们,那会是怎样的局面。”辛安雪道,“但愿他只是来顶位充数镀金的。”

    “你觉得有可能?”万少泉笑了笑,“不可能的,潘宝山一定会表现出强势来,作出一番属于自己的成绩,让脸上添光。”

    “出成绩,那得能力。”辛安雪道,“不但是业务能力,还有人事掌控能力。”

    “嗯。”万少泉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不过客观地讲,潘宝山应该确实也有点能耐,否则单凭关系,也不至于这么早就到现在的位子。”

    “有时只是机遇问题,潘宝山不可能一直都有那么好的运气。”辛安雪道。

    “你说得没错。”万少泉道,“但放小心点总归没错,要有提高警惕,在工作方面,你可以跟向明多沟通。”

    “局班子成员中,只有韦国生有异象。”辛安雪道,“还有盖茂,他是韦国生的人。”

    “小众。”万少泉道,“我倒是觉得,起关键作用的是中层干部那一帮人,毕竟都是干事的。”

    “那个我自会安排。”辛安雪道,“万省长不必担心。”

    “嗯,相信你会做到位的。”万少泉道,“回头我再跟向明聊聊。”

    “好的,那我走了,顺便把向明喊过来。”辛安雪起身。

    “不用,我去他办公室就行。”万少泉跟着站了起来。

    两人边说边走出会议室,上去是窃窃私语。

    这一幕,被蒋春雨到了。

    蒋春雨知道万少泉来调研,她大概也了解万少泉此番行程的目的,因为关注潘宝山,有些背景很了解。她觉得应该告知潘宝山,起码能让他有所心理准备。

    此时的潘宝山闲着无事,正在宣传部办公室里琢磨省委大院的整体布局。

    省委大院一进大门,是一片大空地,正中间有一个小水池景观。水池的作用,似是起到车辆分流的作用,右进左出。但在潘宝山来远不是这么回事,风水上的作用或许是更注重的。当然,潘宝山不愿意这么想,这种环境下,信仰问题很重要。

    水池后面正对着的,就是省委办公大楼了。

    大楼正后方,还是一片空地,广植花草布小亭,是让工作人员散步休息放松的地方。再向后,有一道绿化物做成的围墙。围墙之后,又是一片空地,这片空地的布局和建构更为精妙一些,除了植被绿化,还有齐备的健身设施,更适宜散步消遣。因为这里省委家属院的大院,家属院就在它的后面。

    大楼的后右侧,有两栋楼,前大后小。前面是工作人员用餐休息的地方,后面则是高干餐厅。高干餐厅一共两层,一层是操作、综合区域,二层是进餐的地方,全部隔成单间,数量不少。

    大楼的左后侧,也有两部分建筑。前面是一栋小楼,外墙装饰不是大理石就是花岗岩,上去雄浑肃穆,这栋楼是整个瑞东省最最重要的地方——省委常委办公楼。常委办公楼后面也有一块空地,上面的绿化物株株珍品,是给常委们养眼和深呼吸之用。再向后面,就是围墙了,围墙之后,是常委生活区,一个有十几栋别墅的院子。

    让潘宝山不解的是,常委办公楼没有启用。难怪来就任的第一天就感觉有点不对劲,见方岩时竟然没进常委楼,黄卫坤也在前脸大楼办公。

    正琢磨的时候,蒋春雨的电话到了。因为想得有兴致,潘宝山没等蒋春雨开口就问她,“春雨,你一直在省里,有没有听说省委常委办公楼的事,怎么没有启用?”

    “哟,潘哥你野心不小呐,这么快就想进常委楼办公了?”蒋春雨调侃地说道,“步子迈得太大了吧。”

    “呵呵,没事,步子再大也扯不着……”潘宝山顿了一下,重复道:“扯不着。”

    “那当然不能扯,要是扯着的话,江燕姐可要心疼了。”现在的蒋春雨,似乎褪去了以前的怜人小娇羞。

    “唷,春雨,这会你给我的感觉,好像是又回到我第一次到大陡岭村时候。”潘宝山道,“那时王三奎向我介绍,说你跟村里的爷们们开玩笑脸都不红,当时我也信了,可后来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其实你是一个内敛温顺的小姑娘。”

    “在什么环境接触什么样的人,外在表现也总会不同,也许这就是适应性吧。”蒋春雨笑道,“再说,现在我也不是什么小姑娘了,成老姑娘喽。”

    “嗨,你性格的双重性还是比较突出的。”潘宝山笑道,“说实话,更多时候,可能我更喜欢你现在的样子,让我不得不阳光开朗起来,干什么心情都敞亮。”

    “这么说,你居多时候心情不敞亮?”蒋春雨应声道,“嗯,应该是,管的事多,接触的人圈也更复杂,处处都得小心谨慎着。”

    “不说那些,自打到双临来,难得有这会的心情,唉,你倒说说,知不知道常委大楼的事。”潘宝山还是对常委楼感兴趣。

    “听说点。”蒋春雨道,“好像是郁书记的提议,他说前面的办公大楼有足够的空间,而且条件也很好,没必要朝常委小楼里集中,那是资源浪费,人力、物力和财力,相对要多开支一些。”

    “郁书记的工作抓得很细呐。”潘宝山不自觉地点着头,“这也是种改革吧,估计其他省份没有这么搞的。”

    “要我说,是郁书记的脑袋里没有特权思想。”蒋春雨道。

    “没错。”潘宝山道,“不过我觉得也没什么必要,比起工作的效率来说,常委们还是相对集中办公要好一些。领导们事情多且重要,相对需要一个安静的办公环境,而且常委们沟通起来也方便。”

    “从这方面来也对。”蒋春雨道,“估计除了郁书记,其他常委背后都会这么说。”

    “因为他们都想搬回去啊。”潘宝山笑道,“我觉得,在以后的某个时候,常委楼肯定会重新开门。”

    “为什么?”蒋春雨问。

    “因为郁书记的为人。”潘宝山道,“通过间接了解,我感觉郁书记是温和敦厚之人,行事虽有决断,在大是大非上自是不必说,但相对缺少点雷霆之势。也就是说,在一些不关乎大局的枝末小事上,可能会更多地注重他人的感受。你想想,其他常委都眼巴巴地寻思着回常委楼办公的事,郁书记能没有感觉?”

    “照你说的那样,适当的时候随便一个由头,常委们便能小楼团聚。”蒋春雨道,“的确很有可能。”

    “哦,你我这是。”说到这里,潘宝山突然意识到有点太自我了,笑道:“你打电话过来,我二话不说就聊起自己关心的话题,很不礼貌啊。”

    “潘哥,私下里你怎么跟我客气起来了。”蒋春雨道,“不过今天给你打电话,确实是要说点事情,刚刚万少泉来广电局调研了。”

    “万少泉去调研?”潘宝山眉头一皱,“估计是去排兵布阵的吧。”

    “正是。”蒋春雨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有些情况你可能还不了解,局党组班子算上你一共七个,其中党组副书记、副局长辛安雪和省纪委驻局纪检组长、党组成员向明两人,是铁了心跟万少泉他们的。辛安雪尤其强势,在党组成员中排名第三,她跟省长段高航的关系十分密切,至于向明,他是万少泉的贴心人。”

    “其他几人风向如何?”潘宝山问。

    “排名第二的副局长、党组副书记韦国生,和辛安雪绝对不是一路,他们暗地里互掐顶牛。和韦国生一路的,是党组成员、局办公室主任盖茂。”

    “另外两人如何?”

    “副局长仲有合与党组成员彭春栋两人总体属于中立派,但会随着牵动左右摇摆。”蒋春雨道,“不过都是有眼色的人,会权衡,做事一般都拿捏得比较好,倒也无大碍。”

    “那也还行。”潘宝山道,“只要不是拧成一股绳,怎么着都好调停。”

    “可现在情形有点不一般,万少泉不是专门来了一趟嘛,意图很明显。”蒋春雨道,“但也还好,他们都知道你是郁书记点将过来的,否则有段高航和万少泉在背后撮着,那你的日子就真不好过了。”

    “好过不好过,只要出成绩就行,这方面我信心十足。”潘宝山道,“现在就等着去你们那儿耍耍拳脚。”

    “应该没几天了,老局长早已经收拾利落,办公室一直正忙着帮你更新办公室,桌具都是新的,新人要有新气象嘛。”蒋春雨道,“现在已经结束,正在尾声收拾。”

    潘宝山暗自一笑,来真的是扳着指头可数了。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