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殷益彤能摸进房间,绝对不会是偶然,她是煞费苦心跟踪而来。(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Www.XiaZaiLou.Com)

    现在殷益彤是继许良庭之后的松阳日报社社长,已经风头高涨地列队到严景标的“警卫队”,不再像以前那样,似乎被游离在圈子边缘。

    殷益彤在当上社长之初,那会儿潘宝山还没有消息说要去省委宣传部,甚至能不能雄起还很难说,所以一时疏忽,没有待见他。

    潘宝山不受殷益彤待见,源于宋双。那要追溯到国家发改委督查小组从松阳刚走的时候,潘宝山请许良庭和马晋贤喝酒,让他们向受蓝天公司违规曝光事件牵连的人代为明义,有机会自会还情。其中,因为和宋双有过交触,所以潘宝山又亲自给她去了个电话,算是特别关照。

    电话关照之后,潘宝山觉得像宋双那般级别的人,应该能有点回旋的余地,于是便给殷益彤打了个电话,说能不能为宋双调个岗位,哪怕到不重要的采访部门做个主任,也比在资料室好,毕竟是一线,也算是没离开老本行。

    当时殷益彤没有给潘宝山半点面子,因为在她眼里,潘宝山差不多是个只有半条政治生命的人,不用紧贴了,所以她托辞说有关处理决定都是市里的意思,报社这边做不了主。

    然而让殷益彤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潘宝山竟然又神奇地复活了,而且还是满血,成了省委宣传部的领导,那可是脚底板踩头顶的分量。为此,她两天没睡好,就琢磨着如何能把在潘宝山面前丢了的情面再捡回来。

    就这件事,殷益彤在上面算是下足了功夫。她不动声色,甚至连社党委会都没开,火速将宋双从后方资料室调到了前方采编一线,任新辟的城市部部门主任。

    在调动宋双之前,殷益彤与她的谈话很是意味深长,一副慨叹颇深的模样,说潘宝山前些日子来过电话,关照要帮她调动下工作岗位,但因为市里有相关指示,心里实在没有底能周旋到什么程度,所以没有给个明确的答复,所以这事一定程度上可能会让潘宝山产生些误会。

    宋双大概明白是个什么事情,但也并不就此发表法,只是感谢殷益彤照顾得到位。殷益彤摇头笑笑,说要感谢就感谢潘宝山,是他说的情。言毕,殷益彤故意又一声长叹,说她担心的是在这事上没落个好,潘宝山对她的误会估计一时半会还消除不了。宋双听后摇了摇头,说潘宝山不是那样计较的人,应该不会。

    借着宋双这话,殷益彤对她说既然这样,不管潘宝山误不误会,要她寻着机会就带句话,让潘宝山明白是怎么回事,那样或许可以尽快地让他不误解。

    宋双连连点头,说那是必须要做的,否则她也过意不去。其实,宋双把眼前的事情一联系,就知道殷益彤的那点把戏,肯定是当初没买潘宝山的账,可现在开始懊悔了。当然,宋双绝不会表露出来,这一刻,糊涂一时胜过聪明一世。

    不过在装糊涂的同时,宋双也玩了点小聪明。当初她安排写稿的记者小赵,被“发配”到热线值班座上当接线员了,让她觉得对不住人,何不趁此机会帮小赵“平反”一下?

    于是,宋双一皱眉头,说潘宝山对小赵的事也很关心,表示记者的工作也很不容易,忙在一线就是身处风口浪尖,难免会有失误,所以绝不能一棍子打死,那样是很不负责的。

    殷益彤还真相信宋双的话,因为上次潘宝山给她电话时,只是说了宋双的事就被她堵了回去,否则接下来也可能就会说小赵的事。

    宋双瞧得出来殷益彤是深信不疑,这让她很是感慨,来每个人都有大失水准的时候。殷益彤平日里是很精明的,一般琢磨事还比较透,没想到今天一下子就被完全蒙住。也许是因为心境不一样,现在殷益彤就是一门心思想要得到潘宝山的谅解,心切之急可想而知,所以一旦听说相关的可能**情,难免会盲目信从。

    就这样,记者小赵的问题也解决了,离开了接线员岗位,而且殷益彤还根据本人意愿,让其去了类似行政性质的部门,总编办。

    总之,从宋双和小赵的事情解决上,殷益彤觉得她做得已经算是到位了,但是她也认为,要想彻底调和与潘宝山之间的关系,并不能仅仅靠那两人的工作安排。

    有些事还需要亲自出动。殷益彤经过一番考虑,觉得应该制造和潘宝山偶遇的机会,到时她拿出女人乐天派的一面,表现出热情来,貌似与潘宝山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快,然后,再很含蓄地点一下宋双和小赵的事,表明起初电话里驳面子只是无意之举,或者是她的行事方式,跟本质态度无关。

    所以,殷益彤撒开人马摸索潘宝山的行踪。欧晓翔要请潘宝山吃饭,就是她掌握的一个线索,所以,她知道了潘宝山近几日要回松阳。殷益彤知道,潘宝山回富祥不会只是回家,八成要到县大院去。于是,她马上给还在富祥县县委办公室副主任位子上干得快活的哥哥殷益开去了电话,让他密切注意潘宝山会不会去县大院找什么人。

    殷益开干别的可能不到位,但做这些却很在行。没有闪失,他及时而准确地知道了高厚松与潘宝山见面一事。

    殷益彤得知后,立刻展开了周密的策划,列了几套方案甄选。最后,她叫上了宋双,一起去富祥,到县委宣传部就拓展城市版面的报道领域工作,谈点合作。

    就这样,殷益彤带着宋双来到了富祥,为了达到和潘宝山碰面是绝对偶然的目的,她没有跟高厚松打招呼,而是破天荒地直扑宣传部,找部长曹魏。

    曹魏觉得应该向高厚松汇报一下,他是副处,陪同级别不够。殷益彤将他拦了下来,说只是谈点业务上的合作,用不着惊动高厚松,况且当初高厚松在市广电局的时候,他们都是一个系统的,熟得很,也用不着客套。

    曹魏并没有多想,并没有察觉到有不对劲的地方。

    其实只要稍微想一想就不难发现其中的异常:如果只是谈点业务合作,殷益彤用得着亲自出面?不过也可以理解曹魏的心思想不到位,殷益彤过来直接奔他,他还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以为殷益彤把他当回事了。

    所以,曹魏谈起业务很用心,表示出了极大的支持与配合。在随后的招待上,他更是用心,去富祥大酒店是必须的,到富祥吃饭,富祥大酒店是招牌,那是档次和规格问题。

    在去富祥大酒店吃饭的问题上,殷益彤没有着急表态,她在等殷益开的消息,要高厚松请潘宝山到哪里去用餐。

    时间还比较凑巧,殷益开及时给殷益彤来了电话,说高厚松和潘宝山要到富祥大酒店吃饭,而且还是在二楼的普通包间。

    这一下殷益彤有了底,也就默认了曹魏提议到富祥大酒店吃饭的事,不过在房间的选择上,她拒绝了曹魏到贵宾包间的安排,说要朴素节俭,到普通间就很好。

    殷益彤坚持,曹魏当然说不的什么,只有同意。

    一切按照殷益彤的计划行进。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她接了个电话,听了两句便笑起来。挂掉电话后,殷益彤说刚听到个消息,高厚松也在二楼这边的房间,既然这么巧合,就过去敬杯酒。

    曹魏一听忙起身要陪引过去,殷益彤说还是分开去,可以让高厚松多喝两杯。

    就这样,殷益彤独自出门,让服务员领了个路,便来到了潘宝山和高厚松所在的包间。

    “诶呀,这么巧啊,潘常委也在!”殷益彤进门后,眼睛到潘宝山的刹那,顿时露出夸张的惊讶表情,“来今晚过来敬高书记这杯酒是要赚了,还能有机会敬潘常委酒!”

    “哦,殷社长什么时候过来的?”高厚松显然是大感意外。

    “今天下午,到你们宣传部谈了个小小的合作。”殷益彤道,“我们报纸不是设了个城市部门嘛,有对应的版面,经过前期的运作,发现仅仅把目光盯在市区是远远不够的,稿件结构太单一,内容太单薄,所以开拓了下思路,想把三县县城区域内的部分新闻资源也整合过去,那样版面总体可能就厚实多了。”

    “这样啊,那当然好,县城向城市化、都市化发展,文化宣传要先行,很好!”高厚松道,“殷社长以后可以多多关照我们富祥啊。”

    “那还用说?”殷益彤笑道,“富祥可是三县的第一站!这里毕竟也是我的老家嘛。”

    “呵,很感谢殷社长。”高厚松笑道,“不过我你也太不够意思了,下午就来富祥,怎么不跟我打个招呼?”

    “急着谈事情,再说也考虑到高书记太繁忙也就没打搅。”殷益彤说到这里,把话题引向了潘宝山,转身正面朝向他,“事实证明我的考虑是对的,没打扰到你和潘常委谈事。”

    “这么说对也不对。”高厚松呵呵一笑,“我跟潘常委谈事是不错,可难道你不想跟潘常委见见面?”

    “想肯定是想了,就不知道潘常委给不给这样的机会。”殷益彤眼神带着丝丝缭绕,紧紧地盯着潘宝山。

    潘宝山微微一笑,对殷益彤这号人他是很清楚的,现在陡然冒了出来绝非偶然。不过对她也用不着较真,上次打电话的不快不必太上心,当然,也不能真的就无所谓,毕竟也算是外交事件。

    “殷社长,你这话我多是要反过来说才对。”潘宝山面带微笑,“市里的任务多指示多,你怕是忙不过来吧,想必自由的时间很少。”

    “欸哟潘常委。”殷益彤一下就听出潘宝山的话音,但她全然似无所知,呵呵地笑道:“市里的任务和指示是公事,能推就推推,再怎么着也能忙里偷闲呐。”

    “别站着说了。”此时,高厚松对服务员一挥手,“加个座位,让殷社长坐下。”

    “不了不了,那边跟曹部长还在谈着事情呢,中途偶然得知高书记也在这里,就过来敬杯酒嘛。”殷益彤摆手笑道,“不过很意外地见到了潘常委,实在是惊喜,所以这第一杯酒我就先敬潘常委吧!”

    殷益彤说着,走到潘宝山身边。

    潘宝山不能没有回应,端着酒杯站了起来,“殷社长,这酒还是我敬你吧。”

    “一来一往两杯嘛。”高厚松想闹点气氛,一旁高声道:“一杯也可以,但要交杯。”

    殷益彤当然是不会拒绝的,不过潘宝山摇起了头,对高厚松笑道:“高书记,这不合适,人家殷社长是奔你来的,我怎么能抢了风头,还是你跟她交一下比较合适。”

    “嗯,我和潘常委的交杯就免了吧。”殷益彤到这里,笑道:“没准潘夫人有交待呢,我可不能做矛盾挑起人啊。”

    话说到这里算是个圆场,接下来殷益彤便向潘宝山举杯,潘宝山不想多喝,说干脆一杯双意,也算是有来有往。

    高厚松这会得出来,潘宝山对殷益彤有点不感冒,所以也借着一杯双意这话,和殷益彤喝了一杯,以便让她快些离开。

    但殷益彤在出门前,显示出了点大度,主动和在座的其他人象征性地意思了一下,碰碰酒杯沾沾嘴唇,然后才退了出去。

    出门后,殷益彤快速回到本桌的房间,即刻对宋双说潘宝山也在高厚松的酒桌上,让她和曹魏也一起过去,顺便敬杯酒。

    宋双明白殷益彤的意思,和曹魏过去后,借敬酒的机会把调岗的事情说了下。

    潘宝山恍然一点头,暗叹殷益彤的城府还真有点深度。按理说,此时理应回访一下殷益彤敬杯酒,既表示感谢,同时也是来往之礼。但潘宝山没有行动,跟殷益彤喝酒,还真没那份心情。就在这个时候,恰好另外一个女人打来电话,说要请他喝酒。

    潘宝山的心情一下就上来了。

    来电话的女人,是江楠。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