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韩元捷的小算盘落空了,庄文彦告诉他,无法从鱿鱼那里得到任何关于潘宝山有价值的信息。

    “我跟鱿鱼之间从一开始就有约定,互不触及底线。”庄文彦约见了韩元捷,她怕电话里说不清楚,“其实我的处境很特殊,在交战双方的边缘,说到底是很危险的,稍不留神就会滑进绞杀线。”

    “你可以做的隐蔽些嘛。”韩元捷并不甘心,“明的不行就來暗的。”

    “沒有用,现在我跟鱿鱼的关系已经到了紧张的状态。”庄文彦道,“那天在饭桌上我试探着开了口,问了点潘宝山的事,他就放下筷子,很严肃地跟我说千万不要坏了规矩,然后饭也沒就走了。”

    “看來你很在意他。”韩元捷笑了笑,“你可要想清楚出路,跟着那么一个男人,将來会是什么样的生活。”

    “我想过了,应该是我所想要的。”庄文彦毫不犹豫地道,“因为我的要求不高,只要有人真心待我就行。”

    “那些就不说吧,私人感情我沒兴趣。”韩元捷还想用段高航來压一下,“我只是个传话筒而已,事情的本源在段书记那里。”

    “那就请你转告他,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庄文彦很强硬,“如果你不好开口,我就亲自跟他说。”

    韩元捷沒想到庄文彦如此坚决,只好放弃,他呵地一笑,“段书记之所以让我带话,就是不想跟你见面,他怕场面会尴尬。”

    “这么说的话,也就只好烦劳你了。”庄文彦道,“我跟他的游戏已经结束,大家都退了出來,如果一方想把另一方强拉回头,那只能是两败俱伤。”

    “庄总,类似的话可不要多说,有威胁之意,那可不是段书记想看到的,因为他也沒有任何强求的意思。”韩元捷笑道,“总之呢,我明白你的意思,会把话带回给段书记的。”

    韩元捷脸上带着笑,心里却极度失落,同时也有所担心,他担心的不是怕段高航知道他暗地里搞了这一手,而是此举极有可能会惊动潘宝山,潘宝山受惊,必然会反扑,会不会引火烧身。

    沒错,潘宝山的确受到了震动,鱿鱼不可能不把情况告诉他的,不过,他并沒有大举反攻,现阶段,需要稳住局面。

    “看來段高航是不遗余力了。”潘宝山深思道,“迁省会的事,对他刺激之大可想而知。”

    “段高航就是用上吃奶的力也沒用,他身边缺少得力的人。”鱿鱼道,“围绕着他的人,都是有一定目的性的,一举一动全要考虑到自身利益,所以,即便段高航有好主意,也无法很好地执行下去。”

    “虽然他进攻无力,我们不必太担心,但我们同样也缺少支点,想要实现省会北迁,也还是有很大难度的。”潘宝山道,“常委的票数支持是第一道门槛,必须迈过去,现在,郭壮和洪广良两人应该不是问題,但还需要两个名额才能过半。”

    “很可惜的是辛安雪和万军两人,用不上了。”

    “是的。”潘宝山不无惋惜地点点头,“跟他们之间有类似君子的协定,从做人的道理上讲不能破,而且,那也会让我们陷入被动局面。”

    “是否有必要到绵之行动一番。”鱿鱼道,“郝建进和郑思民不可能沒有污底。”

    “现在看來也只有如此了,只是有点于心不忍。”潘宝山叹了口气,“总体上讲,他们算是正派的干部了。”

    “为了瑞东的展,沒有什么不可以。”鱿鱼道,“我们不是为了私利,应该也说得过去。”

    “等我先找机会跟他们聊聊的,不行的话只有狠一狠心了,反正最终也不是要他们出事,所以,你先准备着吧。”潘宝山道,“眼下,先把洪广良敲定。”

    按部就班,潘宝山让谭进文先行,跟洪广良接触。

    为了显示重视的程度,谭进文到省委大院找洪广良面谈。

    洪广良一见谭进文就猜到了个大概,不过他可不会先说出來,作为先行棋,谭进文也不是很直接,客套了一阵后,才开始切入正題。

    “洪书记,现在瑞东的展格局到了拐点,不知您有何高见。”谭进文试探着问。

    “要说展拐点,全国都一样。”洪广良并不接招,“大环境在改变嘛,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都有很大改变啊,现在不是流行叫什么‘新常态’嘛,我们瑞东,自然也是要去积极适应的。”

    “到底还是洪书记,大局观特别强,看事情总是能从宏观视角着眼。”谭进文笑道,“不过落点到瑞东,正好有个非常关键的实际举措,就是省会北迁,在那方面,不知道您是怎么看的。”

    “哦,你是说迁省会促展的事啊。”洪广良身子一列,貌似很重视的样子,“谭秘书长,我是抓政法工作的,对经济方面的事务真是不怎么在行,就省会是否迁移一事,我还真沒有过多地考虑,术业有专攻嘛,我总觉得沒法深入进去,所以只好在旁边看着,不能掺合进去,否则的话,起到反作用不就成了罪人。”

    “洪书记太谦虚了,您作为常委领导,各方面的能力肯定都是很突出的,不管是政治还是经济抑或文化,必然是触类旁通,还有什么能让您不能深入的。”谭进文笑了笑,“所以你说不参与进去,那恐怕只能说是主观上的原因,不是客观上的。”

    洪广良听到这里有点不高兴,毕竟谭进文的级别摆在那儿,怎么能跟他说这种话,如果是换作潘宝山,也许他就不吱声了,但面对谭进文,他还是把脸一沉,道:“谭进文秘书长,你的意思,是说我不作为了喽。”

    “不不不,洪书记千万别误会。”谭进文依旧笑着,道:“说你不作为,我怎么敢呐,只是作为政府秘书长,例行公事而已。”说完,站了起來,继续道:“洪书记,告辞了,如果有冒昧的地方,还请谅解。”

    “走好。”洪广良很有情绪,“不送。”

    谭进文离开办公室,立刻就把情况向潘宝山汇报,说洪广良的态度很强硬。

    潘宝山听后不由得一笑,说洪广良怎么不多想一想,谁会打无准备之仗,如果沒有点攥头,难道主动上门纯粹是为了自寻其辱,看來,只有撕破脸皮,让殷益彤出面。

    电话打给了王天量。

    王天量一刻都沒耽搁,立马让殷益彤到跟前听训。

    “殷书记,你现在是身负重任啊。”王天量先卖了个关子,“你可能也听说了,瑞东的省会要迁到松阳。”

    “省会迁到松阳。”殷益彤还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

    “正在酝酿。”王天量道,“现在是关键时期。”

    “那不是太好了嘛,如果松阳能成为省会,干部可是要高配半级的。”殷益彤美滋滋地说道,“假如年后我能顺利成为副市长,那不就是正厅级了么。”

    “沒错。”王天量笑了笑,“不过,这还需要你出把力。”

    “王书记请指示。”殷益彤情绪高涨。

    “在迁省会的问題上,省高层有不同看法,其中政法洪广良书记就有点不同意。”王天量道,“你跟他的关系不是比较好嘛,可以去做做工作,记住,只是做做工作啊。”

    殷益彤一听,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她毫不犹豫地笑道:“哦,这事啊,绝对好办。”

    “那还等什么,今天就去请他吃个饭,聊一聊。”王天量带着点调侃,“你要知道,于公于私,你是责无旁贷的。”

    殷益彤哪能不明白,满面春风地告辞离去,稍作准备便飞赴双临。

    仍旧沒有打电话,当天下午,殷益彤直接到洪广良的办公室。

    洪广良有些情迷意乱,对殷益彤的到來近乎血脉喷张,还沉浸在上一次的**快感中,只是,当殷益彤提到省会北迁松阳的时候,他才一下子如坠冰窟,似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你,你怎么会这样。”洪广良合不上惊愕的下巴。

    “洪书记,你这是怎么了。”殷益彤看上去好像也很吃惊,“近來瑞东要迁省会的事闹得沸沸扬扬,我只是问问而已。”

    “哦,是,是嘛。”洪广良突然间觉得自己太过敏感,敏感得有些好笑。

    “是啊,我就觉得,洪书记应该高调支持这件好事嘛。”殷益彤翘起嘴角笑着,“你要是不支持,我可是要生气的哦。”

    “你生气。”洪广良又瞪大了眼。

    “那是当然的了,毕竟事关自身利益嘛。”殷益彤眉头一拉,“省会城市级别高配,马上我的副市就要落实了,刚好借机升个正厅。”

    “嗐,你说这个啊。”洪广良慨叹道,“省会说迁就迁,哪有那么容易。”

    “还能有多难,起码洪书记你应该是支持的吧。”殷益彤一笑,“你说,你不支持我么。”

    殷益彤笑得让人捉摸不透,洪广良抖着嘴角,半开玩笑地说道,“怎么,我不支持的话,难道你还能吃了我。”

    “沒人逼的话,我当然不会,就怕有上面有令,领导施压啊。”

    “上级领导。”洪广良惊问,“谁。”

    “松阳市的市级领导呗,他们都知道我跟你的交情好,所以就拜托我为迁省会的事拉拉票。”殷益彤笑道,“你说,我哪能拒绝得了。”

    “唉。”洪广良脑袋一耷拉,算是缴械,“你放心吧,省会北迁至松阳,利国利省又利民,我当然是会支持的。”

    洪广良不等不靠,主动打电话给谭进文,说经过考虑,他觉得省会北迁是件顺应展潮流的事情,应该也必须支持,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