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潘宝山的反应说明了一切,吴强感觉到了他的气场,被压得有点喘不过气來,“潘省长,别误会,我不是要摊牌,只是想找个合适的方式,看能否对我们更有利。”

    “沒有合适的方式。”潘宝山很干脆,“你也是个重感情的人,如果让你到段高航身边做双面人,恐怕最后真就有了两面性,那该如何收场,弄不好,你会一无所得,何苦呢。”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吴强下意识地点着头,道:“放心吧潘省长,我是不会走辙的。”

    慌乱间算是表了态,其实也是心里话,吴强真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然而,此时才醒悟过來似乎有点晚,这可以说是关乎人性的考验,显然,因为开始的表现,他并不能取得及格的分数。

    吴强回去后也渐渐明白了,他在潘宝山面前已经失信,想回到以前几乎沒了可能,怎么办,就势倒向段高航,不可以,因为这会他也想通了,段高航多是只想利用他而已,用过即撒手,那样后果会更惨。

    前思后想,最终,吴强决定还是老实点,争取以实际行动來证明自己的坚定性,以慢慢消除潘宝山的不快甚至是痛心。

    是的,潘宝山确实被吴强刺激得不轻,因为吴强的不稳定性远远超乎了他的预料,好在是,吴强并不是沒有心肺之人,还不会对他带來致命伤害。

    潘宝山极力稳住情绪,他知道不应该因吴强耗费心神,眼下最需要做的是把新城的事操办好,就新城事情本身而言,沒有吴强其实沒什么影响,他打电话给邓如美,让她和鱿鱼、蒋春雨商量,自己拿主意。

    邓如美这两天一直在盘算这件大事,从心底上讲,她只想让新城顺利出手,至于能否盈利,她不在乎,就算是亏损,她也不在乎,现在,金钱对她已经失去了吸引力,再怎么着,江山集团还是很厚实,所以她觉得钱就是个数字,如今她看重的是潘宝山的仕途通达,作为潘宝山的女人,虽然沒有名分,但她很满足,因为相互的诚心、包容和关怀,让她有一份沉甸甸收获。

    “今天我们一定要把方案拿出來,不能再拖了。”邓如美召集了鱿鱼和蒋春雨,“你们有什么想法。”

    “只要做好核算掌握底价,应该沒问題。”鱿鱼道,“毕竟形势还是好的,新城有未來,有赚头,肯定会吸引有胆魄的人。”

    “做核算不难,我有朋友是搞资产的,手下有专业队伍,可以请他们过來。”蒋春雨道,“我担心的是新城体量过大的问題,因为现在有实力能一口吃下的,不多。”

    “可不可以分期或分批。”鱿鱼道,“也就是化整为零。”

    “拖泥带水的,不利索,还是整体性出让。”邓如美道,“而且分项有优劣,到时不好的就难出手了。”

    “我觉得影视基地还是保留吧,那可是绝对优质的资源。”蒋春雨道,“从目前的效益來看,很可观。”

    “能留下來当然好,但关键要看接手的人提不提条件,如果对方要求一起转让,就沒法了。”邓如美道,“还是要从大局考虑。”

    “是啊,如果把形势基地剥离开來,整个项目就会失去吸引力,不利于脱手。”鱿鱼道,“我看还是照邓总说的,整体打个包,那样可行性比较大。”

    “既然这样那就开始行动,能早一天就早一天。”邓如美道,“不要把事情看得有多复杂,只是个买卖而已,春雨,你请你朋友的团队过來,马上着手资产核算,鱿鱼,你和媒体方面接洽一下,做个,把新城转让的消息发出去。”

    “要不要再琢磨琢磨。”鱿鱼感到有点仓促,“这么大的一摊子事,要顾及的细节还很多呢。”

    “在这件事上,细节无关乎大局,而且比较单一,有一个解决一个。”邓如美道,“现在的问題是抓紧时间,因为新城这个项目,对潘宝山的影响很大,必须快刀斩乱麻。”

    “哦,这样的话那是得快一点,不必在细节上下过多的工夫。”鱿鱼道,“邓总,既然这样,那就各行动吧。”

    “嗯,还有个事情。”邓如美道,“你们在集团的时间不算长,但也不短,其实长短无所谓,关键是你们的付出独一无二,无可替代,说到底,大家都是自己人,但再怎么是自己人,也不能白忙活,新城项目的出手后,集团在一定时间内恐怕不会什么动静了,所以你们要做点自己的事情。”

    “哦。”鱿鱼愣了一下,瞬间就寻思了起來,邓如美把集团和新城的概念混淆了,还是有意要模糊,原本按照潘宝山的思路,他是集团的副总,也就是说,不管新城的项目如何,身份还是在的,而现在,听邓如美的意思,是要扫地出门了。

    蒋春雨也意识到了这层意思,她看了看鱿鱼,笑了笑,很淡然,鱿鱼受到了启示,随即也是一笑,无所谓的,本來集团也就是邓如美一直在掌管。

    邓如美敏锐地察觉到了鱿鱼和蒋春雨的心理变化,她觉得这个是严重的问題,绝对不能让他们有不快,于是瞬即调整了思路,道:“我说做点自己的事情,也包括我自己,因为新城出手后,江山集团是否还存在,很难说,你们也知道,段高航那一伙从來沒有放松过对潘宝山的攻击,而江山集团恰恰是个隐患,是大忌。”

    听邓如美这么一说,鱿鱼顿时释怀,瞬间一闪的神态说明了一切。

    “是的,是该好好地消除隐患,否则影响就大了。”蒋春雨的淡然间,又多了些欣慰。

    邓如美暗暗高兴,成功化解了一个信任的小危机,她觉得必须把话再说透一点,事情也要做得再利郎一些,于是道:“鱿鱼,你带过來的广源工程建设公司,到时再给你分出去,如何经营,你自己掌控吧。”

    “不,那是不可能的。”鱿鱼笑道,“其实哪里有我的公司,当初都是扯幌子而已,实际拥有的,还是宝山哥。”

    “那这样吧,你往后如果还打算在原來公司的基础上进行,就把公司拿回去,就当是用着是了。”邓如美说得很实诚。

    “现在还沒有打算,总体上讲,我想歇一歇。”鱿鱼道,“钱这东西,现在是我看透了,达到一定数目,再多了也沒什么感觉,无非就是数字而已。”

    “呵呵,你想的怎么跟我一样。”邓如美笑了起來,“近來我也有同感。”

    “做事要紧,就别感慨了。”蒋春雨插上话來,“但我有个疑虑,如果集团解散了,资产该怎么办,放在哪儿合适,弄不好仍旧会被段高航他们拿來说事。”

    “留个户头就行了嘛。”鱿鱼道,“其实,集团不用解散的,空挂着就是。”

    “嗯,目前我也是这么想的。”邓如美道,“不过要多说一句,如果你们有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拿去做招牌,怎么说江山这块牌子还有一定分量。”

    “绝对不可以的。”鱿鱼摇摇头,“本來如此行事,就是为了让集团低调,哪里还能拿过來作门面。”

    “唉,那些先不说了,把要急的事先做好,新城项目一定要妥善出手,等会你们就动起來,越快越好。”邓如美道,“最后还有件事,我跟潘宝山通过气了,说你们累前累后的不容易,多少也就不讲了,等新城的事解决后,给你们每人一个亿。”

    “不用不用,那像什么。”鱿鱼连连摆手,“跟宝山哥不少年了,陆陆续续也赚了不少,现在还怎么再拿钱。”说完,又对蒋春雨笑道:“蒋总就拿着吧,毕竟你底子薄。”

    “我用不着。”蒋春雨摇起了头,“而且那么多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花。”

    “你们别推辞了,那是已经决定了的事。”邓如美道,“刚才我说了,事情过后干点自己的事,哪能不需要投资,而且我跟你们讲,如果做的事情大了,钱不够的话还可以再來集团拿。”

    一个“拿”字,传递了很多东西,沒有见外,鱿鱼听得很舒服,:“这样吧邓总,拿钱先放在集团,算我存着行不行。”

    “……”邓如美轻轻叹了口气,“也行。”

    “我也存着。”蒋春雨在有些事情上,是沒有多少主见的。

    “好吧,不多耽误时间,今天就碰到这里。”邓如美道,“下面各自把手头上的事情抓紧做好,中间如有什么重大变故,咱们再一起商量。”

    碰头会开完,邓如美感慨颇多,平行关系的人之间,相处起來真是要小心,在一些敏感的问題上,怎么说话得注意,她觉得有必要把鱿鱼、蒋春雨心理失落的小插曲跟潘宝山讲讲,让他留点意,别不小心伤了感情。

    潘宝山听说后也觉得必须重视起來,他说很珍惜和鱿鱼、蒋春雨之间的关系,而且说到底已经不是珍不珍惜的问題了,是“血肉”相连的。

    “蒋春雨还好些吧,毕竟她还是个女孩子,而且跟你的关系也很特别。”邓如美道,“关键是鱿鱼,总体上讲,他是个很不错的人,虽然言行像个十足的滑头,但本性很好,是个重感情讲义气的人,而且,从做事方面看,也是个难得的人才。”

    “是啊,所以我对他几乎是沒有什么保留的,很多不上台面的事,都交毫无防范地交给给他处理。”潘宝山道,“他是我非工作台面的台柱,肯定要牢牢拢住的,其实用‘拢住’这个词并不合适,我跟他就是亲密无间的朋友。”

    “那你找个时间跟他聊聊,防止他有心结。”邓如美道,“蒋春雨这边有我,我会疏通的。”

    “嗯。”潘宝山道,“是要找鱿鱼好好谈谈的,因为以后有些事还离不开他。”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