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进入段高航办公室时,田阁内心很不安,但却表现出一场平静的样子,“段书记,有什么吩咐。”他主动发问。

    “有个新情况。”段高航笑了笑,“刚才韩省长跟我商量了大半天,现在有了结果。”

    “哦,韩省长又有什么惊天之作。”田阁转向韩元捷,笑问。

    “韩省长当然出手不凡,他计划给潘宝山的后方制造一出原子弹大爆炸。”段高航抢话道,“像个法子,把潘宝山的老婆孩子给绑了。”

    这件事,刚才商议时韩元捷并不觉得有什么别扭的地方,可是正儿八经地说出來一入耳,却是那么别扭,他自己都觉得浑身不在,而且再想想,此等手段用在普通人身上沒什么,可用在省级层面的官场上,不是太拙劣、卑劣,另外,段高航不由分说,把出谋划策者说成是他,如果潘宝山要是一怒当真,反过來施一番毒手,那倒霉的还不是他自己。

    韩元捷越想越不对劲,脸上的表情多少显得有些不自在,无奈之下,便呵呵一笑,道:“这法子啊切口小,但是呢,威力大,是我跟段书记共同商量的结果,否则以我个人的能力,怕是做不到此般境界的。”

    段高航从韩元捷的话中听出了点道道,暗笑他胆小鬼,但也沒说什么,而是对田阁道:“当然了,这个计划的实施是慎之又慎的,沒有个万无一失的把握,肯定不能出手,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就要着手准备。”

    “此事要成,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在计划的具体实施时,要充分考虑各个方面的因素。”韩元捷道,“田秘书长,你跑一下前期工作吧,先摸清潘宝山家人的行踪,找找规律。”

    “那个应该不难。”田阁毫不犹豫,“毕竟不是什么秘密的东西,只要安排人盯着就行。”

    “好,那你就着手去办吧,尽快出结果。”段高航道,“因为之后的行动,要以它为基础。”

    “马上就布置人手,下午就能到位。”田阁回答得非常干脆,“经过一个星期左右的跟踪,应该会有个全面的结果。”

    “嗯,这事也就你去办我才放心。”段高航鼓励性地笑看着田阁,“去吧,抓紧安排。”

    田阁点着头赶紧离开,心里七上八下,此刻他也判断不准是个什么形势,难道,段高航和韩元捷真的要对潘宝山家人下手,那可是很阴狠的招子,不管怎样,得向潘宝山说明情况。

    鉴于情况紧急,田阁直接打了电话给潘宝山,沒通过谭进文。

    潘宝山闻听后吃惊不小,然而仔细一想,觉得可能性不是太大:首先,孩子上幼儿园大班,在省委机关幼儿园,范围在大院内,戒备森严,能下的了手,其次,刘江燕上下班都是自己开车,而且习惯很好,从來都是上车落锁,直到进省委家属区停车,再次,周末时间刘江燕和孩子极少单独外出,一般都由人陪着,一般不遛单,从这三方面看,下手不是不可以,但要想不留线索很难,可一旦留下线索,查下去就不难找到真凶,所以,谁有那么大胆子敢策划绑架省长的家人。

    “段高航跟你说这事的时候,有沒有不正常的地方。”潘宝山问,“比如神情、口气。”

    “那些倒沒有,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就算有什么想法,在我面前也会很坦然的。”田阁道,“我只是觉得,事情本身从道理上看并不合理,因为在稍有头脑的看來,那只能算是个下策。”

    “那可就有点奇怪了,段高航怎么会犯这个低级错误。”

    “哦,对了潘省长,我感觉段高航好像对我已经起了疑心。”田阁道,“是不是我有了疏忽,被他瞧出了端倪。”

    “什么,。”潘宝山突然一惊,“那可是很重要的,你能确定么。”

    “现在还不能完全。”田阁犹豫着道,“不过我能确定的是,段高航已经开始对我疏远了。”

    “那事一定要弄清楚,因为关系到你自身的安危。”潘宝山道,“千万不要大意了,而且往后要尽量注意不留把柄给他们。”

    “不留尾巴,我一直都很在意,潘省长,你放心吧,我会尽快把事情弄清楚的。”田阁道,“只是,那您家人行踪的事。”

    “你照办。”潘宝山道,“假装派人跟踪,然后列三套出行规律,就说每天都不固定。”

    这事容易,谁沒几个心腹,田阁吩咐其中一个,找几个人装模作样地躲进汽车,又是记录又是拍摄,忙活起來。

    之后,田阁就找來秘书小郭,让他跟为段高航和韩元捷服务的几个秘书多接触接触,打探下他们那边是不是有什么隐秘的行动。

    一般來说,秘书之间一般沒有交流,看上去是在一个层面忙活的人,但却是各为其主,有相对的独立性,不过事情也不绝对,人与人之间主要还是主动沟通的问題,只要愿意放下架子,积极上前靠拢交流,还是能交一番心融合到一起的,田阁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也老早就安排了,专门拨给秘书小郭一定的经费,让他沒事隔三差五就喊其他的秘书吃一吃、喝一喝,增进感情,那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不时之需,而现在,正是需要的时候。

    小郭不含糊,次日中午、晚上连续两场,把不同的秘书喊到了一开怀畅饮,尽情喜乐,席间,他逐一同酒桌上的人私聊,打起了感情牌,说都是服务领导的,同命相连,有些信息得互通有无,然后主动谈起工作上的事。

    可以说,小郭的功课做得很足,但是田阁所想要的效果却沒有,唯一有点价值的就是,秘书们说段高航和韩元捷的表现,较之平常有点神秘,但具体有什么事却不知道。

    深思后的田阁感到,自己应该是暴露了,因为段高航与韩元捷之所以神秘,为的就是把事情做得不露声色,再往前一想,段高航是个善于“割尾巴”的人,而昨天上午竟然找他要填一个亿元大坑,况且,韩元捷竟然也在场。

    田阁惊得从办公椅上站了起來,虽然有心理预期,但事实印证后还是有生理上的反应,他嘴唇发干,口中发苦,咽口唾沫都困难。

    如何应对,田阁坐回到椅子上,摸着脑门沉思琢磨,看來现阶段,段高航和韩元捷还想利用他一下,至于何时拿他问罪,还沒有确切的日期,而且,他也很自信,仅就目前的情况,他们两人还不能把他怎么样。

    接下來要做的是,充分做好自保工作,田阁立刻前往文化厅,因为那里是他的重灾之地。

    文化厅现任厅长王力行,是田阁一手提上來的,找他布置事情能提纲挈领。

    “力行,事关重大,我也就开门见山了。”田阁进了王力行办公室,门一关开口道:“之前我在文化厅时经手的项目,能不能梳理一下,对那些有问題的,进一步进行些程序和材料上补充,有些情况你也知道,当时为了加快发展,有的省了很多步子,可是那往往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拿來说事。”

    田阁也不敢把事情说透,如果王力行知道段高航要起事,他还敢从中周旋。

    “那当然可以,田秘书长,我是您一手培养起來的,做点事还不是小意思么。”王力行很爽快,“这样把,您不如点几个出來,省得我们重新梳理把动静搞大了,那反而不好。”

    “也行。”田阁点着头道,“随后我让秘书小郭跟你联系吧。”

    “好的,沒问題。”王力行笑了笑,道:“田秘书长,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你跟我还有什么介意的。”田阁很有风度地一列身子,架起了二郎腿,很是轻松地地笑道:“但问无妨。”

    “哦,那好。”王力行看上去确实很谨慎,他身子微探,低声道:“你和韩省长是不是不和,而且矛盾还很深。”

    “啊,你怎么知道。”田阁吃惊不小,沒想到段高航和韩元捷的行动会这么快,一下就端不住了,忙放下二郎腿伸出脖子,“你听到了什么风声。”

    “不是风声,是确确实实的事情。”王力行道,“韩省长找过副厅长汪甲业,要他摸摸你的底子,抠点渣子出來,汪甲业跟韩元捷是一条藤上的,自然不会拒绝,但是他也不傻,知道问題的严重性,所以就向我讨教。”

    “你怎么说。”田阁着急发问,“有沒有打个缓冲。”

    “那肯定是需要的。”王力行道,“我说高层的矛盾,往往会拿下面的人当切口,弄不好就会被伤着,所以凡是要三思而后行,得把后路给想好了。”

    “汪甲业怎么说。”

    “他说跟我的想法一样,要不也不会找我商量了。”王力行道,“他还说,事情的严重程度可能会超出预料,因为韩元捷说,段高航书记可能也有此意,不知是真是假。”

    “拉大旗作虎皮,他韩元捷对我有意见,还想借段书记來进行打压,真是无耻。”田阁说完叹了口气,道:“不过我也担心呐,如果段书记被他给蒙蔽了,对我可是很不利的。”

    “那就主动点早些澄清,让段书记明白实情。”

    “是的,不过首先要把火烧眉毛的事给解决好。”田阁道,“否则我过來找你干什么。”

    “你放心就是,我对汪甲业还是有一定掌控力的。”王力行道。

    “好,那我真的是放心了。”田阁挤出一丝笑容,“行了,我先回去,有什么情况及时联系。”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