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杨涛已经吓得近乎尿崩,一直打不通关放鸣的电话,他就预感到事情不妙,忙托人打听,知道关放鸣已经被双规。◇真正无弹窗的小说网www.◇

    “完了,完了。”得知消息的杨涛极度恐慌,他在办公室里像无头苍蝇一样,抖着凌乱的步子团团转,口中颤颤自语,“一时他妈的糊涂,要悔恨终身了啊。”

    然而求生的本能让杨涛最终冷静了下來,他觉得有必要不惜一切代价去挽救自己的政治生命。

    杨涛來到了祁宏益家,进门后就“扑通”一声跪下來,声泪俱下,说自己一时鬼迷心窍做了错事,请老领导帮忙说说情,祁宏益并不了解情况,让他起來说话,杨涛誓死不起,哭得撕心裂肺,把事情的前后说了,然后举着录音笔呈到祁宏益面前,说他真的是想悔过。

    “唉,你说你,怎就这么糊涂呢。”祁宏益摇头叹着气,“你啊,太不争气了,简直是自作自受。”

    “老领导,都怪我头脑简单,被关放鸣给糊住了,其实我本來不想那么做的。”杨涛依旧低头痛哭,“老领导,要说我自作孽活受罪,我也认了,可我还有个家啊,如果我出了事,老婆孩子怎么办,上面还有老父母,他们以我为荣,假若我有个闪失,沒准他们就扛不住,万一蹬腿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凡事三思而后行,开始你要想想这些,还会犯那个浑。”祁宏益“唉”了一声,“真是,真是恨铁不成钢啊。”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老领导,你打我骂我都行,只是求您看在往昔我跟在您后头的情分上,帮忙说句话,让潘宝山大人不记小人过,绕过我这一回吧,。”杨涛知道关键症结在哪儿,只要祁宏益向潘宝山开口,多是会化险为夷。

    “你起來吧。”祁宏益一歪头,抿了抿嘴,“我也只能试试看,至于潘宝山会不会原谅你,我也不能保证,只好听天由命了。”

    “老领导,只要您开个口就行。”杨涛也不敢多说,“至少能让他看点面子,就算是要处置我,好歹也能轻点呀。”

    “行了,你回去写份检讨书,到时我递过去,就让他彻底放你一回。”祁宏益扫了扫手,“把录音笔留下,你走吧。”

    “嗳嗳,我这就回去些检讨。”杨涛把录音笔放到茶几上,然后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离开了祁宏益家。

    祁宏益看着,摇了摇头,自语道:“就你这样,给你个乡党委书记干都可惜了,唉,真的是麻绳拴豆腐,提不起來的货啊。”

    次日上午,祁宏益便拿到了杨涛的检讨书,随后,他就打电话给潘宝山,把事情说了。

    “祁老书记,既然你都开口了,我还能怎样。”潘宝山笑道,“事情过去就过去吧,那什么检讨书的,也就罢了,烧了算,要不杨涛心里还是会不舒服,到头來弄不好还会暗怪于你,何必呢。”

    “你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当初我就沒看错人。”祁宏益慨叹道,“宝山啊,不管怎样,从这件事上我看了出來,真是人在高处不胜寒,官场的角力是残酷的,有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面对敌手的时候,采取攻守措施往往会不惜一切代价,但有一点我想建个议,人性和良心千万不能丢啊,一定别做伤天害理的事,当然,我这观点也许老了,其实一旦面临你死我活的抉择,还能顾得上什么,那个时候再讲人性和良心,是要付出死亡代价的,你想想,人都不在了,还有什么可谈,再说,讲人性和良心,那还要对象是谁,如果是面丧心病狂的人,哪里还有原则,哪里还有底线。”

    “哦,是,是啊。”潘宝山握着电话,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祁老书记,你这一课很深刻,我又受用了。”

    “很多人都说,以史为鉴,其实我并不赞同,历史这个东西,很可怕,读史的人,最后往往会变得阴狠,那个影响是不知不觉的,流水无声啊。”祁宏益道,“但是,有些人却不得不读史,工作需要,否则就干不好工作。”

    “这下我明白了,祁老书记。”潘宝山言语间轻松了许多。

    “真明白了。”

    “真明白了。”

    “明白就好啊。”祁宏益笑了,“行吧,那就这样,该说我也都说了。”

    挂了电话,潘宝山十指交叉,仰躺在沙发里闭目思索,揣摩祁宏益的意思。

    三天后,杨涛被双规,又因为涉嫌贪污受贿且数额较大,很快就被移交到司法机关。

    杨涛的事情算是尘埃落定,潘宝山沒有直接给祁宏益回电话,而是打给了祁春蓓,问祁宏益对此事有何看法。

    “就该这么办。”祁春蓓说杨涛仍旧气愤难忍,“杨涛那种人,就得除恶务尽,根本就留不得。”

    “祁老书记怎么跟你说。”潘宝山问。

    “我爸说不管怎样,杨涛是终究不会释怀的,他之所以表现出无比可怜、悔过的样子,只是求眼前的自保而已。”祁春蓓道,“一旦条件成熟,恶狗终究还会张嘴咬人。”

    “哦,那看來我沒有领会错祁老书记的意思。”潘宝山把那天祁宏益给他打电话的事说了。

    “呵呵,听你一说,我都能明白个大概了,难道你还不了然于心。”祁春蓓道,“开始我爸那么说,是不想失言于杨涛,至于后來的嘛,那就是跟你交流的层面了。”

    “还真是,旁观者眼睛亮,一下就看了出來,我这个局内人当时还好一阵琢磨呢。”潘宝山笑道,“身在此山中,难识真面目,一点也不假。”

    “但就这件事來说,你能不能领会到意思也无所谓,即使你放过了杨涛,我也不会饶了他。”祁春蓓道,“现在我一想起他一口一个‘祁姐’叫着,都有点恶心。”

    “那就别想了,一切向前看。”潘宝山笑道,“杨涛这事一发生,也给了我一个提醒,就是省里的那伙人,亡我之心是又狠又急切。”

    “你都离开瑞东了,他们怎么还那么不要脸呢,就叮着不放了。”祁春蓓道,“要我说,干脆你也來点狠的,不是听说中央巡视组已经金柱瑞东了嘛,给他们來点猛料。”

    “眼下还不行,我处于被动阶段,这次行动他们失败了,很快就会转入下一个阶段。”潘宝山道,“所以目前主要还是防守。”

    潘宝山作出的这一决定,很正确,也很及时。

    韩元捷在得知关放鸣被双规的消息后,很是惊惧,立刻向段高航汇报,说可能要惹一身骚,那关放鸣是个沒骨头的种,肯定会倒出他之间的交谈内容。

    段高航紧闭双目,问韩元捷在和关放鸣的交流中有沒有留下证据。

    “应该沒有,我之所以直接跟关放鸣接触,为的就是让他在大权之下有种窒息感,从而只用一根筋行事,无法分神、也沒有那个胆量安排些抓痕迹的事情。”韩元捷道,“而且我也审验过,上次他來瑞东找我,我故意让他住了一宿,一切都在监控之中,并沒有发现异常。”

    “那就好,你不用担心了。”段高航道,“潘宝山不会做沒有把握的事,即便关放鸣交待了和你接触的事,那也相当于是空口一说,谁能就此做文章。”

    “段书记,经你这么一说,茅塞顿开啊。”韩元捷笑道,“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段书记,我看下一步的行动要更直接些,掏根基、挖外围,搞迂回战术对潘宝山不起作用,那家伙确实有一套,换句话说,即使那样能取得成功,也难直接影响到他。”

    “我也在想这事呢,往后咱们不用遮遮掩掩了,就把目标放在江山集团上。”段高航睁开了眼,“江山集团是潘宝山官场之外的主体,他的几个致命关系人都在里面,打破江山集团,把那批人一网收齐,他估计也就不安稳了。”

    “对。”韩元捷道,“应该马上安排人摸查江山集团,然后逐步展开攻势,把它的皮一层层给扒下來。”

    “也不要太着急,得把事情给想通透了,整体安排好才是。”段高航笑道,“江山集团,可以说是官场之外的事情,场内的问題也要有效解决。”

    “场内。”韩元捷笑了起來,“场内那几个人,可以说是脱口而出,方岩、江成鹏、丁安邦、谭进文还有曹建兴等,都跟潘宝山唱同一首歌,如果有可能,一个个把他们给撸下來,当然,这是解气的话,真正能动得了手的,也就是个别虾兵蟹将而已。”

    “我看倒不一定。”段高航嘴角一歪,“方岩,是个老组织,里外都油得不行,办他很难,而且也不知道他手里有什么猛料沒有,万一猛咬我们一口,沒准还架不住,所以他不予考虑,即使跟我们明眼唱对台戏,也由着他;丁安邦,年龄虽然不小,但可以说是瑞东的新人,底子应该是干净的,捣腾他的收效恐怕不大;曹建兴,说白了就是个小跟班,起不了主导作用,打掉他沒有什么大作用,因为会有人迅速补位,所以也可忽略不计。”

    “那剩下的就是江成鹏和谭进文了,刚好一个是省长,一个是政府秘书长,把他们一块给兜进去。”韩元捷咬着牙根道,“刚好,把江成鹏弄下來,对我來说也是个好机会,如果沒有上面的人下來补位,我的机会应该比丁安邦大,不过就这事來说,有一点很是把不准,现任政府口的省部级领导,能否下得了手。”

    “你是不是看近段时间落马的高官,很多是带‘原’字的。”段高航笑了,“那不是规律,只要证据确凿,就沒有顾忌,常委都照办不误了,更何况是个省长,而且,什么沒有个开始,或许江成鹏就是首例。”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