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手机看小说,请登录网站m..com≦

    潘宝山和鱿鱼商量对策,该怎样保住焦华,鱿鱼说,好在早知道几天,已经和双临市建设局质量安全处处长李修康订下攻守同盟,坚决不承认牵线介绍省市政工程质量检测鉴定中心主任,而且,焦华也说当时操作过程并沒留下什么证据,如此一來,即便在梁稳谷举报、中心主任指证的情况下也无所谓,紧靠人证还不能定论,

    这个问題大抵上是令人放心的,但下个实地调查的环节却令人担忧,在假设举报成立的条件下,司法部门可以拟认定因鉴定中心负责人收受贿赂,从而质疑中心所出具的鉴定报告是否真实合法,事实上,那批房屋建筑有不少地方存在钢筋外露的情况,墙壁个别地方的裂缝也很明显,可以说建筑质量确实不过关,按理讲应该拿不到合格鉴定,

    鱿鱼说,作为辩解,可以让焦华提出來,关于鉴定中心主任受贿被查一事,是其个人行为,而质量鉴定报告是鉴定中心出具的,跟个人无关,因此,具备资质的鉴定中心出具的坚定报告完全合法,而且也沒人对该鉴定的结论提出疑义,所以,鉴定报告完全合法有效,不容质疑,

    “这样的回应很有力,但前提是要撇开鉴定中心主任受贿一事,否则就是自泼污水,”潘宝山道,“不过要注意的是,如果对方盯住了要对建筑质量进行重新鉴定,该怎么办,”

    “只有妥协了,”鱿鱼道,“据我估计,从目前的形势看,多是要接受不合格的现实,”

    “那正好,质检不合格,梁稳谷的小产权房转正一事也就泡汤了,看段高航他们如何弥补那笔不小的损失,”潘宝山道,“只是那样一來,焦华不会受影响吧,”

    “应该不会,鉴定结果出现问題,是鉴定中心的事,”鱿鱼道,“职务职责,在受贿行为不成立的前提下,关联不到焦华,”

    “嗯,”潘宝山点点头,又问道:“搞虚假销售材料的事怎么样,根据材料看,仅剩的不足两百套住房已几无利润可言,事实上确实严重影响了其他开发商前來竞标,”

    “那也不成为題,虚假销售材料的事跟焦华沒有直接关系,还牵不到他,”鱿鱼不无担心地说道,“倒是规划方面的事不太安定,局长接受了贿赂,弄不好就会翻出去,”

    “可能性不大,规划局长多是不会承认,”潘宝山道,“从他交易同意办掉他儿媳妇的事來看,能肯定他是个非常传统的顾家的人,如果他承认了受贿,锒铛入狱,会对家庭造成多大的伤害,所以他不会那么做,”

    “嗯,这么说來,也是比较安全的,”鱿鱼道,“再说了,即便那局长熬不住指证焦华行贿,也应该沒多大问題,因为焦华向來注意不留痕迹,”

    “是啊,”潘宝山道,“如果焦华被检举,就按照正规程序走就是,最后沒有证据也只能是不了了之,”

    “经过这么一分析,看來可以放心了,”鱿鱼笑道,“保焦华毫无压力,”

    “不一定,还有一点要小心,”潘宝山道,“小产权房属于严控严打,应该坚决予以制止,怎么能还摇身一变成为大产权房,而东山公司做的正是这事,如果对方抓住这一点不放,焦华作为东山公司的负责人,也难说不会有麻烦,”

    “哦,也是,”鱿鱼缓缓地一点头,不过很快就眉头一拉,道:“咱们还可以申辩嘛,那批房子从一开始就可以说是违法建筑,因为它只是经村委会同意、在集体土地上盖的房子,严格來讲是沒有任何手续的,所以上纲上线地划标准就不能叫小产权房,只能说是违法建筑,而根据双临市的有关文件精神,对符合质量要求、也符合规划的违法建筑,就要尽可能地走招拍挂程序,把善后做好,以节约社会资源,”

    “嚯,这个你也清楚,”潘宝山笑了起來,道:“那就是说,有关焦华的一切应该都沒问題了,”

    “是啊,有问題的是那批小产权转正项目,恐怕要被推翻掉,不过正好给梁稳谷出个难題,也算是他搬石头砸自己的脚,除非段高航那边给他补偿,”

    “补偿应该有,否则梁稳谷也不会这么不讲道义地反戈一击,”潘宝山道,“不过那些就不管了,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保住焦华,然后,就好好理理这整件事情的头绪,”

    整理头绪,当然要从杜成行开始,

    潘宝山直接找到了瑞东驻京办,坐到了杜成行面前,说他牵线的小产权房转正的事出了不少问題,导致一帮人忙活得不轻,

    杜成行想装傻,忙问怎么回事,

    “杜秘书长,我想我该先恭喜你一下吧,”潘宝山冷笑了起來,“头疼医脚的理论我懂,顺着问題向上摸,结论往往会令人惊讶,”

    杜成行一听脸色顿变,他抽搐了嘴角,“潘部长,你怎么知道我要回瑞东去了,”

    “你以为段高航身边我就沒有人了,”潘宝山这么说是为了撇开华鸣,“就在前不久,瑞东方面有人跟我说,你要回去任省委副秘书长,我一寻思,这个特殊时期你怎么能调回瑞东,那背后肯定有故事嘛,”

    “潘部长,”杜成行一下哭丧起了脸,讨饶起來,“我对不住你,把你帮忙将梁稳谷那批小产权房转正的事告诉了韩元捷,不过我并沒有深说,只是说有那回事,至于他们是如何查到东山公司并举报的,我真的不清楚,”

    “真是幼稚,”潘宝山道,“你以为就算你深说了,段高航和韩元捷就能把我怎么样,”

    “不能,从那天跟你的谈话中我就感觉到了你的防备,”杜成行道,“想必当时你已知道了真相,已经开始采取应对之策了,”

    “也不是,那防备是习惯性的,当时我并不了解实情,”潘宝山道,“我的意思是,即便东山公司被查出了问題,也不会牵到我身上,人活一世,难能沒个断臂之交,”

    此时的杜成行低下了头,随之又跪了下來,“潘部长,不管怎样,你原谅我吧,你知道,我驻京有年头了,远离温暖的家是多么痛苦,老婆孩子照顾不到,心里难受啊,所以我盼着能早日回到瑞东,虽然你答应过会帮我,可说真的,在你身上我看不到希望,因为现在瑞东是段高航的天下,”

    “不得不说,你这副亲情牌打得很好,”潘宝山做了个深呼吸,起身道:“以后,你好自为之,我这人恩怨分明,希望你不要让我太生气,否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我知道,我知道,潘部长,谢谢,谢谢,”杜成行连连弯腰点头,差点就磕起了头,

    潘宝山不想再说什么,其实他对杜成行的印象挺好,好多地方都得了便利,不过人哪有不自私的,杜成行为了能回瑞东与家人团聚,透个底揭个秘,也可以原谅,不过要作为朋友关系继续发展,那是不可能了,因为杜成行的善恶沒有明显界限,关键时刻会坏大事,

    “潘部长,您还要注意点,段高航他们还有可能要从你的老家动手,”杜成行愧疚之极,对要出门而去的潘宝山说,

    “从我老家动手,”潘宝山顿时一惊,

    “对,不过我不知道他们说的老家是什么地方,”杜成行道,“我是偶然从电话里听到的,就几句,然后就被回避了,潘部长您知道,其实我在他们眼里并不算什么,这次对不住您的事情,仅仅是个交换而已,”

    “嗯,我知道了,谢谢,”潘宝山点点头,转身走了,

    不管怎样,杜成行透露的这个信息很重要,潘宝山复分析,所谓的老家应该是指松阳,所以,松阳方面的事情要多考虑考虑,

    这个猜想当天晚上就得到了印证,田阁打电话给潘宝山,说段高航和韩元捷要对他进行深挖,从底层开始进攻,重点就是松阳,

    “看來松阳要不平静了,那里对我來说是盘根错节,自己的人很多,得罪的人也不少,”潘宝山道,“段高航他们有沒有定下什么计划,”

    “这个我还不清楚,现在他们两人似乎有所警觉,一般的事情都不让其他人参与了,”田阁道,“就拿刚刚发生的翔泰公司小产权的事情來说,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包括辛安雪,在她双临地盘上发生的事,事先她也不晓得,”

    “他们对你们两人起了疑心,”

    “说起疑心倒也不是,可能他们觉得有些事可以自己操控,不需要扩大圈子范围,能搞个短平快,”田阁道,“但事与愿违,最后沒有成功,我想对他们的打击应该不小,所以,这次松阳行动就让我参加了,但也仅仅是浅层,至少到现在來说还沒让我深入,”

    “浅层,怎么个说法,”

    “就商量了个方向,具体细化的东西目前我沒参与,”田阁道,“不过我相信实施的时候应该有我,毕竟他们身边缺少像我这样办种事的人,”

    “嗯,知道了,有情况再联系吧,我先跟松阳方面透个气,得做好防备工作,”潘宝山道,“要不一个个摔了下來,根本就來不及扶啊,”

    “他们不一定直接攻击你的人,也有可能从对立面下手,不断挖你的漏洞,”田阁道,“毕竟你在松阳的时间长,难免有积怨深的人,”

    “哦,要是那样的话还就有些麻烦了,防线太长,不太好防备啊,”潘宝山道,“不过也沒什么,凡事兵來将挡水來土掩,以前在松阳虽然跟不少人有矛盾,但还算自保有路,并不是一戳就漏的,否则也撑不到现在,”

    “那就好,先这样吧潘部长,有消息我再汇报,”田阁道,“希望这次仍旧能平安无事,”

    说到平安无事,潘宝山有点沒底,就像他说的那样,防线太长,沒准就会在一个不起眼的环节上被打个措手不及,因此,有必要和王天量打个招呼,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