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鱿鱼这么一说,辛安雪怕他生气,连忙解释起來,“不是不及时告诉你,因为这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我正琢磨该如何其说起呢,尤总,我知道事情的重要性,怎么会不跟告诉你呢。”

    “辛书记,不管怎样,别的我先不管了。”鱿鱼叹了口气,道:“照你这么说,韩元捷必然会要你跟双临检察院说话施压,好好招待我们江山集团的高层,你打算你怎么办。”

    “沒办法,该走的形式肯定要走。”辛安雪道,“希望你能理解。”

    “形式不可怕,可怕的是实质,你不会指使人对我们搞刑讯逼供吧,或者饿我们一个星期,实在不行三天三夜不给我们合眼,然后让我们坦白从宽。”鱿鱼探着脑袋,很无赖地盯着辛安雪。

    “怎么可能,你觉得我能让你出事。”辛安雪说到这里眉头一皱,“我担心的是双临国土和规划部门跟你们到底有多大的牵扯,你知道,那两个部门的负责人肯定是扛不住的,如果他们拿出证据咬定你们,那就真的严重了。”

    “那个不用担心,让他们使劲交代去吧。”

    “好。”辛安雪道,“刚好也能趁机做个假象给韩元捷看,否则人人都要保住相安无事,他肯定要说我怀有二心的,到时跟段高航一打报告,我还真沒法应付。”

    “尽管对他们狠一点,随他们怎么说都行。”鱿鱼道,“再说了,他们敢不敢交代还不一定呢,就算是和盘托出也沒事,都是空口无凭的。”

    “尤总,看來你对当初行事的安排很自信啊。”辛安雪笑道,“也难怪,庄文彦那样的女人你都搞得定,足以说明你聪明绝顶。”

    “什么意思。”鱿鱼歪起下巴吸了口冷气,“之前我跟你说过吧,我跟庄文彦只是生意合作伙伴关系,就像现在我跟你一样,沒有其他的,知道么。”

    “这么说,庄文彦外面也有人。”辛安雪忙问。

    “我说辛书记,这方面的事情我不太好意思跟你交流呐。”鱿鱼嘿嘿一笑,“你说像你们这样的年龄,如狼似虎的,能熬得住。”

    辛安雪脸一红,急转话題,“尤总,那国土和规划方面我就放手了啊。”

    “尽管放手,只要把我们这边的事调停好就行。”鱿鱼道,“我最担心就是被检察方面传唤约谈时会发生意外,因为有的人进了检察院后就会被宣称突然发病身亡,什么说法都沒有。”

    “那种情况以前不能说沒有,但也只是极少数。”辛安雪道,“现在更是少之又少了。”

    “可我怕成为幸运儿啊。”鱿鱼笑了笑,“不过可能是我多虑了,毕竟还有辛书记在嘛,一定程度上讲,我们是荣辱与共的。”

    这话是暗示,是威胁,辛安雪一听就明白,她还要考虑自身安全,毕竟有致命的证据在鱿鱼手里,重要的证据,是不会随着人的消亡而消失的,那是起码的道理,否则她一定会鱿鱼走不出检察院。

    说到这一点,是辛安雪的死穴,她只要想到鱿鱼就惴惴不安,甚至已有些神经衰弱,她极度恐惧他手中的证据外泄,那意味着她之前人生的所有努力都付之东流,因此,她要极力保住鱿鱼还有和他关系密切的人。

    辛安雪早早地跟双临市检察院检察长见了面,让他从中周旋一下,來个“色厉内荏”的问询,这点事情对检察长來说很小,安排心腹检察官接手便可随意操作。

    准备工作做好后,接下來,辛安雪授意检察院开始行动,先是对江山集团的财务进行审查,沒有发现问題,于是采取进一步措施,几乎同时把邓如美、鱿鱼和蒋春雨“请”到了检察院,围绕新城开发的前期展开审查。

    邓如美坚称自己不知情,表示当初新城的前期操作均有副总鱿鱼负责,她从沒有过问,这个回答让检察官沒法盘问,只好早早地让她回去,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蒋春雨身上,她以后來者身份强调,对集团先前发生的事一无所知。

    被重点盘问的是鱿鱼,他一副笑看风云淡的姿态,和检察官面对面。

    “希望你端正态度老实交代,我们正在对原双临市国土局长周全源进行提审,他涉嫌违规已被立案审查。”检察官面无表情地看着鱿鱼,“据他初步交代,你们江山集团开发的双迅绵新城,在立项开发前找他拿地,有很多见不得光的地方。”

    “哦,有证据么。”鱿鱼剔着指甲,“你们是检察官呐,可别说些空口无凭的话,那是要犯错误的。”

    “在这里,我们不存在错误。”检察官手指用力戳着桌面,“一切都是办案需要。”

    “我被立案了吗。”鱿鱼哼地一笑,“还沒有吧,既然还沒有立案,你们又谈何办案。”

    “别耍贫嘴,你的问題很大。”检察官拍起了桌子,“那样你只能让自己更麻烦。”

    “正常的交流,你却说我在耍嘴,那我倒想问问,我怎么回答才符合你们的要求。”鱿鱼笑问,“难道你们问什么,我都统统点头称是。”

    “说话不要走极端。”检察官抬手指着鱿鱼,“你们是怎么拿到双迅绵新城开发用地的。”

    “嗌,检察官同志,请注意下形象,我跟你说,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鱿鱼道,“这问询室里有监控,要是等我出去后告你们对我进行打骂,你们可是要出示视频证据去证明的,就你这样子,我可以起码可以控告你对我进行威胁恐吓,你说得清么。”

    检察官一听脸色就变了,降了些音调道:“你说,你们江山集团是怎么拿到双迅绵新城开发用地的。”

    “通过正常的途径啊。”鱿鱼道,“因为当初的地块不具备挂牌出让的条件,荒地嘛,无人问津的,所以我们集团就向国土部门申请,用合适的价格拿到了土地,就这么简单。”

    “不可能吧,那么多地呢,还涉及到迅光和绵之两市。”检察官道,“难道你有通天的本事。”

    “检察官同志,请你尊重我们的职业。”鱿鱼道,“江山集团从事的是房地产开发行业,说得好听些也是城市的建造者,我们提出了双迅绵新城的建设构想,得到了国土部门的认可,因为新城的主体在双临境内,所以我们集团委托双临国土和迅光、绵之两市的国土部门进行公对公地交流沟通,以取得他们的充分了解和认可,然后在具体手续办理过程中,我们集团完全按照程序进行,沒有任何违规之处,有何不可。”

    “现在你所说的,都记录在案,如果跟周全源的供述一致,那你很幸运,如果不一样,那你就会很不幸。”检察官摆出一脸狠色。

    “如果周全源撒谎怎么办。”鱿鱼仍旧不屑,“检察官同志,你别在这儿跟我撂狠话,都说了空口无凭不行,有证据只管拿來,无论严重到什么程度我都认。”

    鱿鱼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能确信周全源不会轻易松**待被他要挟划了,即使熬不住交代了实情,那也不碍大事,毕竟当时交谈并沒留下什么可抓的把柄。

    沒错,事情确如鱿鱼所料,周全源并不敢说出实话是受了鱿鱼的威胁,否则他的宏口矿一暴露出來,自个准得先完蛋,所以他对负责主审的检察官申辩,说现在对他立案审查不符合程序,相当于是先判后审,主审检察官根本就不理,甚至还表示不要说是先判后审了,就是先毙后审也沒个错。

    高压之下,周全源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强调当初江山集团拿地申请符合规范,而且从实际考虑,出让荒地对双临的发展有利无弊,所以他又答应无偿帮助和迅光、绵之两市沟通,最终促成了双迅绵新城的地块整合,那过程中,土地虽然沒有挂牌出让,却也都有资料记录备案的,另外,周全源还强调,双迅绵新城的开发对瑞东全局來说也是个有益尝试,所以总的來说,他在双迅绵新城地块的运作上,既合乎规范,又问心无愧。

    主审检察官对周全源所说的根本就不当回事,他鼻孔哼出一股冷气,说既然不老实交代,那就自吞苦果吧,然后点了两家房地产公司,说公司的老板已经被请了过來,乖乖交代了一切,只是现在还未落笔定事实,如果再执迷不悟的话就來个白纸黑字,那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周全源一听顿时黄了脸,那两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他可熟悉得狠,几乎可以称兄道弟,沒事就在一起吃喝玩乐,然后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们谋好处,当然,自己也不会空手,反正前后从他们手里一共拿了不下八位数,那笔钱要是被认定事实,比同他人合伙开矿要严重的多,肯定是万劫不复。

    想到这里,周全源挺直的腰身一下弯了下來,接着头一垂,问主审检察官要了解些什么。

    主审检察官见状,猛地桌子一拍,脸色一板眼睛一瞪,叱问周全源现在怎么沒了脾气。

    周全源一个哆嗦,头也沒抬,只是叹了口气,张了张嘴也沒说出话來。

    主审检察官一使眼色,旁边有人上前给了周全源一支烟,稳稳他的情绪。

    ★百 度 搜 索 云 来 阁,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com★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