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段高航对辛安雪讲话很注意分寸,因为她不似庄文彦,是个颇有心计的女人,必须以柔和的方式去对待有关她哪怕是非常严重的问題,否则撕破脸会沒法下台,

    “安雪,事情不说你也应该知道,以后得千万注意啊,”段高航看上去很平静,虽然心情很是起伏,“我们走的每一步都很关键,尤其是在现阶段,”

    “我明白,段书记,”辛安雪始终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从不因为两性关系而对段高航从有半点要挟之意,那样可以给段高航最大的宽松空间,帮起忙來力度相应也大,所以,绝大多数时候,她都是以工作状态面对他,“双临市报关于双迅绵新城的乌龙报道,给我们造成的影响很大,韩副省长也高度重视,已经打过两次电话给我了,”

    “有沒有采取补救措施,”段高航略一点头,他对辛安雪拿捏有分寸的态度向來也比较满意,

    “双临市报暂且还不能有什么举措,毕竟还要顾及点面子,否则今天说是明天说不,等于是自扇耳光,难免要被取笑,”辛安雪道,“不过对涉事人员的处理非常严厉,在事件的当天,我就责成宣传部门对情况进行了解,现在,相关责任人已被调离岗位并处以经济处罚,起到了足够的警示作用,”

    “嗯,”段高航再次点头,道:“乌龙报道仅仅是一次偶然事故,有沒有更深层的东西,”

    “沒有,”辛安雪很肯定地答道,“经调查摸底,只是当班领导和具体记者、编辑的自身原因造成,是他们政治家办报意识不强、业务水平不高所致,”

    “哦,那还好一些,”段高航慨叹道,“安雪啊,任何时候对舆论的控制都不能松懈,况且现在是信息爆炸时代,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导致大局崩盘的,”

    “段书记,我知道了,”辛安雪一副悔过的样子,“这次的教训很深刻,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发生类似情况,”

    “呵呵,”段高航呼地笑了起來,“也不要太紧张,以后的环境会慢慢宽松起來的,毕竟潘宝山身不在瑞东,他这边摊子的聚拢力会不断变弱,从现在起,我们要看准时机逐个击破,其中,双迅绵新城是大头,要让它成为江山集团乃至潘宝山的滑铁卢,”

    “不只是摊子问題,还有一批人需要解决,”辛安雪道,“潘宝山有一批死忠的追随者,不清除干净,做任何事情都会阻力重重,”

    “那不太现实,”段高航摇了摇头,“前阵子我们瑞东政局很不稳定,连续几人相继落马,上面已经关注了,如果再有动荡,说不过去啊,”

    “上面关注的层次比较高,我们可以关注下处级及以下的人头,”辛安雪道,“那些可是潘宝山集团的基石啊,”

    “从实际效应上讲,沒有必要,”段高航道,“基石是可以随时找的,关键是核心层,不是有句老话嘛: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只有去皮才是治本,去毛,仅仅是治标而已,”

    “要说核心层,潘宝山在政界似乎沒有留下什么有影响的人,”辛安雪思忖着道,“主要还是经济领域,都集中在了江山集团,”

    “对江山集团,韩元捷正在制定清除计划,到时你好好配合就行,”段高航道,“只要时机成熟,苍蝇老虎***,争取肃清潘宝山在瑞东的遗毒,”

    “我肯定是会不遗余力的,”辛安雪目光笃定,看着段高航点着头,

    “嗯,具体的方案,韩元捷会跟你们对接,就这几天,他会召集你们开个小会,”段高航道,“你们一定要牢牢抱成团,关键时刻要以大局为重,千万不要因为私心杂念而乱了计划,”

    说到私心杂念,辛安雪的情绪猛然一沉,她想到了鱿鱼,顿时压力倍增,她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已经被他抓到了把柄,

    “怎么,有什么想法,”段高航看到了辛安雪的表情变化,

    “沒,沒有,”辛安雪笑了笑,“我只是觉得事情沒有那么简单,因为以潘宝山一贯的狡猾,江山集团那边是不会束手就擒的,”

    “沒错,不管什么时候,潘宝山肯定闲不下來,他知道我们早晚要对他的摊子动手,”段高航道,“今天早晨刚上班的时候,迅光市那边就告诉我,他在这几天要过去调研,但具体行程还未定,”

    “迅光的乔汇良书记跟您走得最近,潘宝山是不是有所警觉,想拿他开刀,以转移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无暇顾及他的阵地,”

    “按理说不太可能,”段高航皱着眉头,“刚才我说了,瑞东的政局目前最需要的是安定,潘宝山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就是不知道,郁长丰也会点拨的,所以他下來调研,最多也就是提个醒,敲敲警钟,”

    “动嘴不动手,虽然沒有多少实际效应,但也不能轻视,”辛安雪道,“最好我们先下手为强,敲山震虎,让他疲于应付才是,”

    正说着,电话响了,韩元捷打來电话,让她到会议室去,有个小范围的会议,

    “说到就到,韩副省长看來要行动了,”通完话,辛安雪对段高航道,

    “嗯,那抓点紧吧,也好早计划,早实施,”段高航微微一笑,拍了拍座椅柄,

    辛安雪嘴角一翘,走了过去,

    一刻钟后,辛安雪离开了段高航办公室,直奔小会议室,

    韩元捷、万军、田阁三人在等她,

    “辛书记,就等你了,”韩元捷看上去有点着急,

    辛安雪坐了下來,看着韩元捷点了点头,“不好意思,手头上有点急事,刚处理完,”

    “嗯,”韩元捷面色严肃,直接入題:“今天到这里來的,都是最核心、最坚决的人,所以有话直说,下一步,我们将从江山集团入手,瓦解潘宝山在瑞东各方面的势力,”

    “瑞东集团的影响力比较大,切入点要选好,否则很难推进,更会打草惊蛇,”辛安雪刚喘息了下就赶紧接话,这种场合她从來都很积主动,尽量争取显示、巩固自己的强势,

    “真正想做事,切入点是很多的,我们就抓最直接的东西,”韩元捷知道辛安雪的用意,虽然看不惯,却也从不说什么,他用阴沉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继续道:“哪方面最直接,商贿,”

    “具体怎么开展,”辛安雪似是明知故问,“着力点在什么地方,”

    “双迅绵新城,”韩元捷道,“他们拿地、搞规划,肯定是通过不正当手段实现的,我们找当事人,撬开他们的嘴,就能咬出江山集团核心领导层行贿及腐败问題,”

    “嗯,如果能成功,必定会给潘宝山一伙迎头痛击,”辛安雪道,“江山集团可是他的心血集成,”

    “我觉得能否成功,还在两可之间,”田阁说话了,“韩省长、辛书记,江山集团对潘宝山的重要性毋庸置言,所以他对江山集团的安全设置必然也会达到最高级,也就是说,江山集团的防御力会很高,只是从一般套路下手,能不能起作用真的难讲,”

    “别把潘宝山想得太高深,就算江山集团有着铜墙铁壁的防护,那也不能说明就是无懈可击,”韩元捷道,“再说了,我们是要从外围入手,并不直接针对江山集团,难道他还能把双临的国土和规划两个部门都搞定,”

    韩元捷说得很明白,确实也有一定的可行性,辛安雪、万军和田阁听到这里也都不作声,各有心事,

    不过,他们的心事其实都是一回事,会后,潘宝山相继接到了田阁和万军的电话,内容如出一辙,就是韩元捷所讲的计划,

    对此,潘宝山非常重视,忙紧急通知邓如美和鱿鱼,要他们做好一切防范措施,

    消息传來,邓如美和鱿鱼并不感到意外,这些早已在预料之中,作为应急预案之一,鱿鱼打算在第一时间去找辛安雪,

    然而,找到辛安雪怎么开口是个问題,现在还不能暴露田阁或万军,应对的办法倒是有一个,就是等时间,鱿鱼相信,辛安雪肯定会就此事打电话跟他通气,可是鉴于情况紧急,有多少时间能用來坐等,

    既然不能等,只有找个借口过去,让辛安雪自己主动提出问題所在,鱿鱼以再次刊发文章为由,找了过去,

    “这个,很难办,”辛安雪一脸愁容,“尤总,你要体谅我的难处,上次刊发文章后,我被韩元捷和段高航轮番批评,已经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那可如何是好呢,韩元捷不是又安排《瑞东日报》进行反击了嘛,我这边肯定得还以颜色,否则新城的发展就弱了气势,”鱿鱼摸着下巴,“辛书记,你看能不能再帮一次,”

    “尤总,我看你就先别在关心新城的事了,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辛安雪一脸的高深莫测,“其实就是不你來找我,我也会打电话给你的,”

    “哦,看样子有什么事对我不利,”鱿鱼假装瞪大了眼,

    “韩元捷正在实施针对江山集团的攻击计划,”辛安雪道,“你们集团开发新城前期在拿地、规划上,肯定对相关职能部门进行了贿赂,他正要以此为抓手,把你们江山集团的高层一网打尽呢,”

    “哎呀,那可不得了,”鱿鱼拍着大腿站起來,惶恐地说道:“辛书记,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不及时告诉我,”

    ★百 度 搜 索 云 来 阁,免 费 阅 读 万 本 小 说 www..com★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