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韩元捷偶尔会夸奖丁薇,说她口才好,思维也很敏捷,完全像一个高知分子,丁薇听了自然不会放过表现的机会,马上就加了把劲,说她明白掌握的知识越多,改变命运的机会也就越多,因此一有时间就看书学习,充充电,希望能有更好、更稳定的生活。

    好学上进、阳光开朗的女人,很容易赢得欣赏,通过这样的展现,丁薇从韩元捷那里得到了认同,另外,丁薇还有温柔的一面,更让韩元捷有些心醉。

    上周末,韩元捷突然感冒发烧,但又不想吃药打针,怕有副作用,于是就回家里调养,可沒想到老伴被女儿接走了,于是,他就打电话给一招说身体不舒服,需要一名责任心强的服务员过來照顾一下。

    此事丁薇知道后,大胆主动地要求过去,这种事一般不会被拒绝,结果她去了之后就大加表现了一番,不仅给韩元捷用温湿毛巾敷额头降温,端茶送水煲米粥,还陪他说话、拉家常,最后又给他蒙了厚被子捂汗,尤其令韩元捷感动的是,丁薇见他沒发汗,就动手熬了老姜、葱白汤,端到床头要他趁热喝下。

    就这样,经丁薇照顾大半天,韩元捷的身体竟然痊愈,他神清气爽地说,真是病來如山倒,病去一身轻啊,丁薇笑语盈盈,说这是贵人才有的富气。

    此时,韩元捷看着丁薇哪儿都顺眼,不由得一下子拉近了距离。

    丁薇与韩元捷的关系进展,邓如美很满意。

    但了解到此情况的潘宝山却有点不放心,他怕失控,于是找到邓如美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我把丁薇接到双临之后,让她熟悉了几天的环境。”邓如美道,“渐渐地,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渴望,一种强烈想改变自己现状的渴望。”

    “所以说,她是个不简单的女人,有一定的野心。”潘宝山道,“沒准什么时候就不听你的了。”

    “有那么个可能,尤其是当她知道我弄了这么大的摊子,羡慕感叹的同时又似乎有点妒意。”邓如美道,“我能看得出來,她并不甘心被我差遣着做事。”

    “那就更要注意了。”潘宝山道,“有嫉妒心的女人,要么不发作,一旦发作起來就很可怕。”

    “应该沒事把,我觉得女人有嫉妒心正常,攀比虚荣嘛,只要不害人就行。”邓如美道,“我对丁薇应该还是比较了解的,她不是什么恶女人。”

    “但愿你的判断不会出错。”潘宝山笑了笑,“不管怎么说,沒想到丁薇的能力确实不弱,以前还真小看了她。”

    “她以前不是这样,沒这么能干,可能这几年她用心提高了自己。”邓如美道,“也或许,她以前沒有施展的环境,沒有表露而已。”

    “那现在可好了,到了韩元捷身边,简直是鱼归大海。”

    “应该是的,现在韩元捷只要去一招就会找她,据丁薇说,韩元捷跟她聊天的时候,说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青壮年时期。”

    “嚯,韩元捷要传递的信息很明显嘛,丁薇还不乘势而上。”

    “我也那么理解,但事实不是,虽然丁薇很主动,但韩元捷很沉得住,到现在都还沒真正碰她。”

    “不要韩元捷只是个动动嘴的人,随便找点乐子而已,那样的话丁薇可就很难打进去了。”

    “我觉得韩元捷在观察,毕竟跟女人往來的事必须慎重,在他不确定丁薇是个省心的女人之前,是不会动真格的。”

    “那不是困难重重么。”

    “也不是,因为韩元捷已经说话了,凭丁薇的悟性和上进心,在一招做服务员太可惜,以后如果机会合适,会帮她安排一个好工作。”

    “哟,看來丁薇是要转运了,沒准还能成为公职人员。”潘宝山道,“不过,现在用人都有条条杠杠,丁薇的硬件怕是过不了关。”

    “是的。”邓如美道,“韩元捷也表示过,因为学历等原因,想安排到好单位太难,差单位又沒什么混头,所以问丁薇想不想朝生意场上走。”

    “这不正合她的心愿嘛。”潘宝山道,“做个叱咤风云的女富豪。”

    “嗯,的确是挺合她的胃口。”邓如美道,“所以她立刻就回话,说想搞餐饮,但被韩元捷否定了,他说搞品牌走大众路线收效慢,走政务、商务路子又生不逢时,因为现在公款吃喝的高端消费时代已经不复存在。”

    “她怎么想到要搞餐饮。”潘宝山道,“看來眼光还是欠缺。”

    “不,说搞餐饮只是个幌子,她知道韩元捷不会同意的。”邓如美道,“她是为了真正的目的,搞快捷宾馆。”

    “宾馆住宿行业,也不必餐饮强到哪儿去。”潘宝山道,“而且投资是不小的,前后整起來起码得几百万。”

    “所以啊,她先提一个被否定。”邓如美道,“接着再提一个,韩元捷还能继续摇头。”

    “那女人还真是有点心计。”潘宝山道,“不过一下子就从韩元捷那里弄几百万,是不是有点狠了。”

    “对韩元捷來说,我想应该不是难事。”邓如美道,“可以转嫁嘛,他做中间人,要别人借给丁薇,一举两得,既帮了忙,还又不让自己沾到。”

    “唉,不管怎样,事已至此只有放长线了,看丁薇那边以后怎么发展吧。”

    “也只有如此,毕竟她是直接实施者。”邓如美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又犹豫了下,道:“宝山,你整天为这些事动脑筋,我总觉得不是个事,好像沒走正道。”

    “正道。”潘宝山笑了起來,“我也想走啊,但怎么走,有段高航在,我只能是走边沿路线,而且,还有一道道障碍,我现在做的,就是在排除障碍。”

    话音落下,手机响起,曹建兴來电,说了一个令潘宝山震惊的消息,身为省委办公厅主任的万军,要把他弄到省委研究室去写材料。

    “过分,太过分了。”挂掉电话后,潘宝山恼怒不已,“他们又把主意打到了曹建兴身上,竟然要把他从我身边调走。”

    “曹建兴。”邓如美也感到惊讶,“曹建兴是你的私人秘书,要动他难道不先经过你的同意,那也太随便了。”

    “像我这个位子,还沒有明文规定使用秘书的问題,固定用哪个秘书,只是约定俗成说成是私人秘书,具体的使用安排权,还是在办公室。”潘宝山道,“现在万军成了省委办主任,是可以调遣秘书岗位的,但按照一般情况來说,应该是要跟我打个招呼。”

    “万军才不会跟你说呢,肯定是直接动手。”邓如美道,“因为他知道,就是说了你也不会同意。”

    “我不但不同意,而且还得好好给他一个脸色看。”潘宝山道,“可难道他就沒想到,闷不吭声地搞动作,我的脸色会更难看。”

    就曹建兴的岗位调动问題,潘宝山的确给了万军一个难看,回到单位后,他直接一个电话把万军叫到办公室,开口就称呼小万,问曹建兴的工作安排是怎么回事。

    听到潘宝山称自己为小万,万军很恼火,从礼节上讲,无论是看年龄还辈分,都不该这么喊,他分明是在拿官衔在压自己。

    万军想回应,但是沒法称潘宝山为小潘,毕竟级别摆在那儿,不过,他也绝不喊潘宝山的官衔,而是直呼其名。

    “潘宝山,你是省委秘书长,应该知道办公室的事,秘书调剂是很正常的,值得你大惊小怪,还摆出一副责备的样子,是不是过分了些。”

    “过分的是你,小万同志。”潘宝山丝毫不留情面,“曹建兴一直是跟我的,熟悉我的工作思路和习惯,能最大程度上配合我开展各项工作,而你不声不吭地要调走他,安的是什么心,难道就不应该跟我打个招呼,那应该是做人、做事的起码要求吧,我问你,如果曹建兴调走,导致我这边的工作脱节,你來负这个责任。”

    “好,既然这样,那你们什么时候能把工作交接完。”万军阴沉着脸问。

    “什么时候我现在还说不准,你就等着吧。”潘宝山用一副讥笑的口气说道,“耐心地等着。”

    万军知道沒法跟潘宝山辩论,再加上他的做法确不妥,所以干脆闭口不言,扭头就走,当然,他不是消极地回避,而是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实际操作上。

    第二天上午,曹建兴就接到了办公室安排的一项新任务,要他汇总省委有关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材料,到了下午,一份调研材料又落到了他头上。

    这让潘宝山火冒三丈,很明显,万军在向他挑衅,恰好,谭进文來找他,了解到了这一情况,顿时笑了,“不作死就不会死,他万军真是活腻歪了。”

    “真是活腻了,我的确想办了他,可又不得不从大局考虑,瑞东的官员总不能接二连三地出事吧,而且又都是段家军的人。”潘宝山道,“郁委员知道的话,肯定能猜出是我干的,那影响也不好。”

    “不都是被逼的嘛。”谭进文道,“你按兵不动,对方却挥舞着大刀冲过來,所以你得还击,否则倒下的就是你。”

    “也是,适当的时候是也该出手。”潘宝山说到这里眼睛一亮,“唉,进文,我突然來了个灵感,何不搞个‘驯化’计划,把万军拴住,包括辛安雪和田阁等人,给他们都戴个笼头。”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