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听到汪颜说失落,戴永同很高兴,颇有落井下石的快感。【www..com】

    “哦,为什么失落了。”戴永同仰起了下巴,“花魁,说到底还是花,任人采來任人掐,沒有什么地位的,所以还是要回归到正常一点的生活上來,多少得讲点档次。”

    “档次是什么玩意。”汪颜听了戴永同的话满脸不高兴,“我感到失落可不是因为什么档次品位,哦不,也可以说是,因为围在身边的高官少了,谈笑间,权贵不平衡了。”

    “权贵不平衡。”戴永同一时理解不透。

    “是啊,以前到这里來的有很多高官,现在不是中央有令嘛,当官的都不敢來了。”汪颜道,“剩下的只有巨富了,一身铜臭味,而且还小气的要命,人家做干部的可不是,一高兴可能就甩个万儿八千的。”

    “嗐,那个能比嘛,当官的用的公款。”戴永同听到这里不由自主地说道,“在公款面前,再大的款都会气短,所以巨富的小气也可以理解,毕竟都是自己辛苦赚的,是血汗钱。”

    “行了戴总,你不用代表你们巨富一族装可怜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绝对不会向你伸手要钱。”汪颜瞬间又神气起來,道:“有话直说吧,有什么情况非要面谈。”

    戴永同一愣,到现在根本就沒入正題,有点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顿时又感到气势大灭,叹了口气道:“哦,就是你和潘宝山的事情,警方好像有行动了,估计是要寻找你的下落。”

    “让他们找是了,我无所谓。”汪颜道,“做个最坏打算,找到了又如何,难道还能对我刑讯逼供,去年底国家不是修订办案程序了嘛,严禁刑讯逼供已经写入了总则。”

    “你知道的还不少。”

    “废话,花魁嘛。”汪颜自得地笑道,“方方面面都得关注,每天的新闻联播我都看,你都做不到吧。”

    “别扯远了,我跟你说,说是一套,做是一套,别相信什么规章制度,假如你要是被警方找到,就由不得你想了,公安想办事,沒有办不成的。”戴永同沒好气地道,“汪颜,我再强调一次,千万别不当回事,我们瑞东省的公安厅都介入了,问題是很严重的。”

    “公安部又能怎样。”汪颜根本不屑一顾,“我已经隐姓埋名,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话刚说完,汪颜的手机响了,她拿起來一看,笑道:“小朋友打电话來了。”

    “小朋友。”

    “就是小男朋友。”汪颜一副炫耀的表情,“大学还沒毕业呢。”

    “你搞什么,收敛点好不好。”戴永同不知道该怎么说,“过几年风头松一松,再玩也不迟啊。”

    “过几年,那时我人老珠黄了,还有什么资本。”汪颜笑道,“要疯狂就得趁现在,老男人花钱玩我,我再花钱玩小男人,这就叫平衡。”

    “好吧,你有你的生活,我也说不着什么。”戴永同戳着茶几一字一顿地说道,“最后我再提醒一下,警方有动作了,小心一点。”

    “那就谢谢戴总喽。”汪颜很是不耐烦地说道,“你來北京找我,我理应好好招待你,不过今晚我得陪小朋友,这样吧,我有个好姐妹,在这里也是数得着的,让她陪你玩玩,免费。”

    “要玩用不着免费,在花钱上我不心疼,不过现在沒有心思玩。”戴永同很是心焦,“说实话,你让我很不放心。”

    “你才让我不放心呢。”此时的汪颜收起了笑容,“多大点事情,退一万步说,大不了我一个人担着就是,蹲几年又怎样,等出來你好好补偿我就是。”

    汪颜这么讲,是沒考虑到潘宝山能否翻身的问題,而这,是戴永同和廖望还有姚钢所不愿意看到的,不过,戴永同也不好直接讲出这个目的,只好说道:“汪颜,补偿是小事情,关键是你要是被抓,那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啊,有污点的。”

    “我都不在乎,你还在乎什么。”汪颜道,“人活一辈子,活的就是个过程,我不在乎结果。”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我也用不着说什么了。”戴永同说完起身,“你是有文化的人,应该知道小心驶得万年船这个道理吧。”

    “唉,你一个大男人,从开始到现在就是唧唧歪歪地又是强调又是提醒,像个什么话。”汪颜开始烦躁了,道,“只让我小心,你自己呢。”

    “我很小心啊,一直都沒放松过警惕。”戴永同道,“松阳公安方面我收买了眼线,只要一有动静我就能得到消息,这不,他们刚一行动,我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不要自鸣得意,你的小心不要浮在表面。”汪颜道,“难道你沒想过自己会不会被监视,你來找我,万一有人跟踪到怎么办。”

    “不会的。”戴永同道,“你想到的我也都想到了,绝对沒有尾巴。”

    “别说得那么绝对,潘宝山是非同一般的,我们设计诬陷他,他肯定会有所察觉的,沒准你早已进入了他的视野。”汪颜道,“所以说,不要我这边安好,你那边却被撬了脚。”

    戴永同听到汪颜说这些,突感安慰,不由得叹了口,头也不回地走了。

    带着复杂的心情,戴永同回到了松阳,下一步该怎么做他不知道,见廖望是必须的,戴永同对他有一定的敬畏,不管怎样,汪颜的情况要向他汇报。

    廖望听了戴永同的述说,表情很沉重,问他怎么看目前的形势。

    “我觉得汪颜那边还比较安全。”戴永同道,“她应该是个懂得自我保护的人。”

    “你的意思是,她能保护好自己,也就能间接地保护了我们。”廖望看上去似乎很乐意预见到这种结果。

    “是,至少目前我是这么想的。”

    “你很让我失望啊。”廖望突然叹笑起來,“我感觉你被汪颜镇住了,在她面前你已找不到任何优势。”

    “沒,沒有吧。”戴永同尴尬地笑了笑,“怎么会呢。”

    “但愿不会。”廖望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道:“总之的我意思是,你不能对她太相信,根据你所说的情况,汪颜那么疯癫,随时都有可能出问題的,你想过沒有,一旦出了问題,局势就不可掌控了。”

    “我知道。”廖望道,“公安想撬开她的嘴不是难事,她又不是贞洁烈女,能抗拒从严到底。”

    “那接下來就是你的嘴了。”廖望道,“她肯定会咬你出來,你是跑不掉的。”

    “要是实在到那一步,我就认栽。”戴永同道,“一切都由我來承担。”

    “我相信现在的你,但以后的你会怎样,我不敢肯定。”廖望道,“到了公安手里,身不由己啊。”

    “我把事情揽下來,就冤有头债有主了,他们还能拿我怎样。”

    “别忘了还有潘宝山,他的嗅觉很灵敏,可能知道在汪颜一案上,我们是联合体。”廖望道,“他能放弃那个把我整倒的机会,肯定是要从你嘴里得到点什么的。”

    “廖市长,那你的意思是。”戴永同紧缩眉头。

    “我全面虑过了,姚钢说得其实有一定道理。”廖望冷冷地道,“得让汪颜沉默不语。”

    “不是吧,廖市长。”戴永同很惊讶,“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汪颜手里有定时炸弹啊,她一完蛋,就很有可能会引爆。”

    “那就先拆弹。”廖望道,“解除她手里的筹码就是。”

    “廖市长,你有办法。”戴永同听廖望这么一说,立刻热切地看着他。

    “你想想,汪颜再怎么留后手,只有两个可能,一是给家人或朋友留个证据,再交待一下,无非是只要她出事,就让他们拿证据出來举报;二是自己找个秘密的地方藏起來,以备不时之需。”廖望道,“第二个可能基本是可以排除的,因为汪颜能想到,假如她被突然灭口,匿藏的证据无人知晓,或许也就成了永远的秘密,毫无意义。”

    “家人也不可能。”戴永同顺着思路想下去,道:“汪颜只有一个哥哥,好像关系很不好,她不可能把证据放在他那里,另外就是她的父母了,应该也不会,毕竟都是老年人,承受力有限,汪颜也不会折磨他们。”

    “嗯。”廖望道,“所以说,可能性最大的就是汪颜的朋友,从她最好的朋友下手排查,就可以断她的后路。”

    “那个就有难度了。”戴永同吸了口冷气,“那是个人私生活圈子里的事,打听起來怕是要费些周折。”

    “再难也得上啊,只要能根除隐患,付出多少都是值得的。”廖望道,“而且行动还要快,因为潘宝山可能也会想到那一点,要是让他先得手,后果有多严重你应该预料得到。”

    “哦,是的,沒错。”戴永同恍然点着头,“是得抓紧。”

    “其实,还有个捷径可以一试。”廖望闭上了眼睛沉思着,过了会说道:“汪颜托付证据的朋友,应该有联系号码,而且很有可能就在她的手机里存着,因此,只要拿到汪颜的手机,给她的朋友群发个消息,就简单问一句‘证据存放还妥当吧,’,或许就能把那人给引出來。”

    “对对对。”戴永同听了很是激动,“來一招引蛇出洞。”

    “嗯,该点的我都点了,至于具体怎么做周全,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廖望道,“不过我认为你眼下最需要的好好休息一下,是不是这几天紧张过度思维有些迟钝了,感觉你似乎有些手足无措,完全沒了主意。”

    “是,我是挺紧张的,这两天沒睡好脑袋昏沉,多休息一下应该能好很多。”戴永同道,“廖市长你放心吧,现在已经有了路子,我会把事情办好的。”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