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新的一年到來,祝各位顺心顺意,有点晚哈,就算是晚到的祝福吧,)

    得把蒋春雨带出去,潘宝山动了这个念头,其实这事也好办,应该是心有灵犀的事情,用不着说话,直接暗示应该就可以。【小说阅读www..com】

    于是酒桌下,潘宝山开始搞起了小动作,恰好蒋春雨就坐在他右手边。

    潘宝山点了支烟,两肘搁在桌面上,悄悄用力,尽量支撑着身体的重心,然后,不动声色地把右腿朝蒋春雨那边伸了过去,触碰她的脚。

    很顺利,沒怎么费事就抵顶到了,不过有点奇怪,潘宝山觉得反弹回來的触感有些不对劲,不但力度大,而且很冲很生硬,颇具侵略性,总体來说,不像是蒋春雨的脚。

    谁的脚,当下,潘宝山不由得一惊,他很想歪头看看,但桌上的台布一直垂到地面,不容易发现什么,不过想弄清楚这事也不算难,可以用排除法,如果能看到蒋春雨的两脚不在桌子底下,就可以确定一个事实,是有人对她动手动脚,而且,几乎也能断定,就是坐在蒋春雨旁边的罗祥通,因为吃饭的桌子很大,别人的腿脚伸不过來。

    于是,潘宝山悄悄收回右腿,然后拿起筷子夹了根蒸竹笋,慢慢放到嘴里,接下來,放筷子的时候装作不小心,“啪”一声,弄掉了一根在地上。

    “哟。”潘宝山作出本能的迅速反应,弯腰拣筷子。

    看清楚了,蒋春雨的腿是蜷勾着的,两个脚踝交叉,双脚几乎是缩到了椅子下面,根本就不在桌底下。

    潘宝山陡然生出一股怒火,男人的尊严屈辱感暴涨,其实潜意识里,他还是把蒋春雨看成是自己的女人,怎能容得被人侵犯。

    暗咬着牙根,潘宝山直起了身子,把筷子放好,笑道:“今天酒喝得真是又多又快,要醉了,筷子都放不住。”

    “换一双,换一双。”罗祥通立刻起身,到墙角的酒柜上拿筷子。

    潘宝山再次悄悄伸出右腿,在蒋春雨前面的桌底下扫了一圈,沒有碰到任何东西。

    是罗祥通这个贼子,这回可以百分百断定了,潘宝山心头涌动着一股热血,这时,罗祥通笑呵呵地拿着筷子來到他跟前,“潘局,给。”

    “哦,谢谢。”潘宝山笑着接过筷子,真想顺手插进他的狗眼。

    有了这个插曲,潘宝山喝酒的兴致沒了,他满脑子都在想一个问題,罗祥通怎么敢对蒋春雨下手,如果说,罗祥通不知道他跟蒋春雨有那么点暧昧关系,倒是另外一回事,不知者不罪,男人好色,对女同事、女下属动心思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可问題是,潘宝山记得很清楚,当初刚到广电局,和蒋春雨在望江楼吃饭,罗祥通是碰巧看到过的,以他的奸猾和观察力,不可能看不出点门道。

    绝对是明知故犯,这让他如何能平静。

    韦国生察觉到了潘宝山的脸色有异,问他是不舒服还是真喝多了。

    潘宝山说主要是喝得太快,不太适应,韦国生说,那就放慢点节奏,多聊聊。

    这种状态下聊天,简直就是受罪,潘宝山忙呵呵一笑,说不如酒就少喝点,连年有余嘛,这次完了还有下次。

    韦国生当然尊重潘宝山的意见,总结全席,大家共同再來一大杯,皆大欢喜。

    这是沒法子拒绝的,主人在饭前的提议酒,不能不喝。

    又是一大杯下去,其实在座的也就都差不多了,每人至少喝了也有六七两,该有的兴致也都提了上來。

    潘宝山的怒火是越來越旺,他很想蹿上去狠扇罗祥通几个耳光,但他极力强压着,不过火气不是压的事,越压越冒。

    “今天祥通能赶回來,说明眼里有我,我很高兴。”潘宝山出乎大家伙的意料,拿了酒瓶给自己倒上一满杯,“來,咱俩再走一个,大杯的。”

    罗祥通有点意外,不过马上点着头呵呵笑着,端着酒杯起身走到潘宝山旁边,“谢谢潘局啊。”

    “咣”一声碰杯后,潘宝山仰起脖子,两大口便把酒喝了下去。

    罗祥通抿了抿嘴,摸摸肚子,好一番酝酿,然后闭着眼也把酒灌进了肚里。

    酒一喝完,潘宝山就对苏连胜使了个眼色,苏连胜为人最实诚,对潘宝山的心意绝对沒有二话,他明白潘宝山的意思,无非是撺掇罗祥通喝酒,让他醉倒。

    “我说祥通,你能端着酒杯到潘书记面前敬酒,就不能到韦局长跟前也喝一杯。”苏连胜抓住时机发话,让罗祥通沒法拒绝。

    “哎呀,再喝我就醉了。”罗祥通打着酒嗝,连口菜还沒吃,“到现在,至少喝八两了。”

    “那不管你喝几两,关系得摆平是不是。”苏连胜以开玩笑的口气说道,“潘书记是前局长,韦局长是现局长,你怎么也不能厚此薄彼吧。”

    “半杯,那就半杯吧。”罗祥通被说得沒话讲,对韦国生道:“韦局长,咱们就喝半杯,行不行。”

    “你这不是不给韦局长面子嘛,你开口问他,就算他有意见,还好意思说不。”苏连胜起身,给罗祥通的杯子加满,“死活不就是一杯酒嘛,你看你扭捏的。”

    罗祥通无法,只好硬着头皮又敬了韦国生一杯。

    这一杯喝下去,冲得很,罗祥通回到座位上坐下來就不动了,过了会,低头咳了几下,“哇”一声吐了,接连几大口,弄得满房间都是令人犯恶心的酒糟味。

    饭是不能吃了,酒席立即结束。

    韦国生要潘宝山留下來,到上面的房间里休息下,潘宝山不肯,说下午真的还有事,打电话要曹建兴來接他,这段时间,潘宝山到处活动,曹建兴沒有跟在他身边,一直留在沿海综合开发中心,照顾工作上的场面。

    韦国生也不强求,便把潘宝山请到办公室,喝点茶,继续谈新城合作的事。

    大概半小时后,曹建兴來了,潘宝山告辞。

    乘车出了广电局,走了沒多远,潘宝山要曹建兴停下,让他先回去,曹建兴知道潘宝山有事,也不打扰,就开着车走了。

    站到路边的潘宝山,做了深呼吸,吐出一口浓浓的酒气,然后打电话给蒋春雨,问她在哪儿,说如果不忙的话就开车來带他。

    蒋春雨正在办公室,中午这一会她不打算回去了,接到潘宝山的电话时,她颇感意外,不过忙笑说一点都不忙,然后问潘宝山要去哪里。

    潘宝山呵地一笑,说到她住的地方,睡一会,歇歇。

    这事对蒋春雨來说,确实是个惊喜了,她赶忙拿起包一阵小跑,到楼下开着车便一溜烟地出了大门。

    很快,潘宝山便坐进蒋春雨车里,此时,他的酒劲也上來了,头开始发晕,感觉稍有点小迷糊,不过,心中的怒火让他保持着相当的清醒,他尽量挺着脖子,不仰靠在靠背头枕上,避免瞌睡。

    “最后你怎么想起跟罗祥通喝那一大杯。”蒋春雨递给潘宝山一盒酸奶,“虽然你酒量大,但前面已经喝不少了,一下就给冲晕了吧。”

    “罗祥通个狗日的王八蛋。”潘宝山这会忍不住了,“我非弄死他不可。”

    “怎么了,宝山哥。”蒋春雨感到很奇怪,“这么大火气。”

    “火气。”潘宝山哼地一笑,“这不仅仅是火气的事,是他在自做孽,竟然敢对你动歪心思。”

    “你怎么知道,。”蒋春雨很惊奇。

    “我在桌子底下去勾你的脚,结果却碰了他不怀好意的猪蹄子,你说我能不知道。”潘宝山道,“吃饭时我弄掉了筷子,你还记得吧,当时我就是低头看看的。”

    蒋春雨听了,隐隐一笑,不禁喜上眉梢,道:“宝山哥,这么说,你接受我了。”

    “现在先不谈我们的事。”潘宝山道,“先说罗祥通,他这么对你,有多长时间了。”

    “大概有三个月了。”蒋春雨道,“其实也沒什么,看得出來,他或许是感到已经老了,再不跳腾一下,往后连不安分的能力都沒了,所以到处撩。”

    “你说的我也理解,但我不能接受的是,他竟然敢打你的主意。”潘宝山道,“这么说吧,他对你做的最过分的事是什么。”

    “应该是一次谈话。”蒋春雨道,“他给我举辛安雪的例子,说女人就要放得开,关键时刻根本就不要把自己当人看,辛安雪在省领导面前就是条母狗,任意被爬,结果人家就顺势來个反爬,现在已爬到了省政府办公厅,下一步,沒准还能爬上个副省级的位子玩玩。”

    “说的那么露骨,明显是骚扰。”潘宝山道,“看來他真是不可活啊。”

    “他就是一个臭虫,别熏了你的手。”蒋春雨道,“宝山哥,不用理会他。”

    “不理会他,那我还是个男人么。”潘宝山哼声道,“我也不让他锒铛入狱,因为一旦进了高墙之内,有些事反而能看开,要折磨他,就得让他摔下万丈深渊,还要留着一口气。”

    “你想怎么样。”

    “给他设个套让他钻进去,搞得他身败名裂,然后开除党籍和公职,回家呆着以泪洗面,整天痛苦不堪。”

    “现在哪里还用得着刻意给他设套,随便有个机会,他就会迫不及待了。”蒋春雨道,“他应该已经想通,到了副局这个位子,也就到顶了,所以用不着再藏着掖着,该到露尾巴的时候了,其实这也是一种病,叫官场失衡失控病,不少人都有,不管官大官小,而且一旦的病,往往就变得不理智起來,甚至还会躁狂。”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潘宝山道,“仔细想想身边和认识的人,真有那么个现象。”

    “所以说嘛,对待一个病人,不要动火伤肝,否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

    “也对。”这一会,潘宝山的狠话发泄了出來,心情也平静了不少,“春雨,就不谈那个畜生了,还是说说我们吧。”

    “好啊。”蒋春雨满怀高兴,“这个话題好。”

    “你的个人问題怎样了。”

    “不怎么样。”蒋春雨道,“还不着急。”

    “怎么能不急呢,再拖下去,可就越來越难了啊。”

    “宝山哥,刚才听你说话的意思,你不是把我看成是你的女人了嘛。”蒋春雨笑起來,“既然我是你的女人,那你还考虑那些干什么。”

    “哦,还真是啊。”潘宝山摸着昏沉的脑袋,“那是我以前一直有的想法,不过现在好像不是了。”

    “那现在又怎样。”

    “嗬,现在是把想法完全彻底地变成现实啊。”

    潘宝山趁着酒劲放纵了,而且甚至还有些肆无忌惮,毫不客气地就探过身子,摸向蒋春雨。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