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小说阅读www..com】

    以姿色自居的女人多是乐于被男人挑逗她们会觉得那是自身价值的体现庄文彦就是尤其是在感觉到年龄已不占优势的时候隐隐的危机下面对不怀好意的男人撩拨竟还觉得有那么点欣慰有种自信瞬间满仓的感觉

    这一点是鱿鱼沒预想到的他以为庄文彦会冰脸冷语地回应沒想到却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一丝满足感而且还接下了话題

    “女人香”庄文彦自得地哼声一笑“你这么能干还能说久违”

    “怎么能不说是呢老婆又不在身边”鱿鱼忙笑道“我一个人出來卖命挣点辛苦钱哪能拖家带口”

    “什么老婆”庄文彦道“你摸着良心讲实话婚后一年甚至还不到男人有几个还对老婆感兴趣的”

    “那也要因老婆而异吧”鱿鱼道“我估计像庄总这样的别说一年了就是十年、二十年老公还得当宝一样搂着”

    “你这话虽然很违心不过我愿意听”庄文彦一歪头道:“但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听了”

    “好好好”鱿鱼一边答着一边观察着庄文彦的表情看上去却很受用的样子

    什么原因鱿鱼纳闷了不过再一想一下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庄文彦依靠着段高航那棵大树在做生意赚钱上自然能得到不少方便然而作为女人也有她的生理需要可是她从段高航那里应该远得不到满足同时又不敢越雷池半步搞个红杏出墙否则要是被段高航知道事情就沒法收场了但不管怎么说内心和身体的需要不会因此而消弭只会随着时间的增长而增加到最后难免会忍无可奈也许现在的庄文彦就是一堆干柴只要一番拨弄擦出一点小火星就有可能将她烧起來

    鱿鱼想到如果能和庄文彦的关系进一层往后可能会有帮助而且就在刚才他在衣橱里还隐隐约约地听到她和施丛德提到了福邸小区应该找个机会问一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鱿鱼用征询的眼神望向庄文彦笑道:“庄总你看我们的合作还是挺顺利的这都中午了不如一起吃个午饭就算是庆祝一下怎么样”

    “吃个饭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庄文彦犹豫了一下道:“只是中午我还有点事”

    “哦如果事情重要那就算了如果不是你看能不能推一推”鱿鱼道“做我们这行的有个说法事成即庆是个吉利事按理说应该好好摆一场请些我们认为重要的人士坐一坐可我们的这个合作又不想张扬所以我觉得就我们两个人好了”

    “我怎么沒听说事成即庆这说法”庄文彦道“入行也蛮有几年了这还真是头一次”

    “一个地方一个风俗”鱿鱼道“我们老家都这样所以我走到哪里也照着行”

    “既然这样那好吧”庄文彦道“图吉利嘛谁都想我更不愿意坏了好兆头”

    “太好了庄总你说吧想吃点什么”鱿鱼马上笑道“只要双临这地方有只管开口”

    “吃什么并不重要”庄文彦道“只是个形式而已当然是个有意义的形式”

    “嗯庄总说的也是”鱿鱼点了点头道:“那这样吧我们找个偏一点的地方饭店也不需要大清净些就好”

    “不还是要到热闹的地方而且最好是大饭店”庄文彦道“偏僻清净的地方目标性太明显到大的饭店人多不容易被注意”

    “庄总你可真是咱们不就吃个饭嘛主要是谈谈合作的开心事你那么谨慎干什么”鱿鱼嘿嘿地笑了

    “就是啊只是吃个饭”庄文彦道“可吃饭也得讲究所需要的环境”

    “哦我忘了庄总的身份极其特殊”鱿鱼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又吸着冷气道“不过咱们可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啊万一要是被哪个好事的发现了沒准还以为咱俩开高档房间……”

    鱿鱼说着竖起两个大拇指指头对着勾碰起來

    庄文彦歪起嘴哼哼一笑“你想得太多了吧”

    “嘿嘿是啊”鱿鱼奸猾地点着脑袋“可只是我想有什么用你要是不响应一下那我最多就是意淫了”

    “行了吧别再说了”庄文彦故意拉下脸來“不能太过分啊”

    “好的好的注意收敛”鱿鱼一缩肩膀笑道:“那就到双临饭店吧”

    “嗯不过现在去还早”庄文彦道“刚好我还有点事要联系一下”

    “也是那我先下去到车里等你”鱿鱼道“你就坐我的车吧别开你的宝马了太招眼”

    “怎么去等会再说”庄文彦道“不过得先委屈你回避一下”

    “那有什么好委屈的有美女可等嘛幸福地期待着呢”鱿鱼说完笑呵呵地出了门

    庄文彦看着鱿鱼离去坐进躺椅里陷入了沉思从他们合作的事情來看确实是个比较大的动作进一步和他接触也不是沒有必要而且这个男人虽然嘴皮子滑了点但能说得让人高兴倒也不让人讨厌

    有这种想法庄文彦也知道原因所在倒不是鱿鱼多么优秀、多么出类拔萃而是她很少有这样的机会自从抱上了段高航的大腿身边的男人都对她客气了起來敬而远之或者是惧而远之而她又不可能主动寻求些什么一定程度上说她是寂寞如影相随所以现在看上去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鱿鱼跟她说一说笑一笑竟能让她感到是一种合适的发泄甚至还有一种痒痒触觉

    想了很久庄文彦起身來到休息室她站在换衣镜前微探着上身端详着还难以看出年龄的脸良久她幽幽地叹了口气尚未老去的容颜到底是留给谁捧在手里揉捏的

    这个问題其实一直困扰着庄文彦她经常反复思量下一步到底以何种状态走下去是继续依着段高航还是彻底决裂踏上生活的正规上这一点庄文彦看得很透不可能一边靠着段高航一边开辟属于自己的小天地那早晚要出事从内心讲她倾向于寻找一个安稳的归宿然而对金钱天生的强烈喜好和占有欲又让她舍不得早早地离开段高航那可是一棵硕大的摇钱树也因此庄文彦决定再跟段高航几年等钱赚得让她足够满意多的时候再痛痛快快、利利索索地离开他

    庄文彦相信那种局面也是段高航所希望的所以她曾在他面前透露过这种想法事实证明她想的沒错段高航听后很满意并明确表示会帮她好好地挣上几年

    对此庄文彦也感到非常高兴她觉得很有盼头下定决心要安安稳稳地度过这几年然而让她感到稳不住的是身体的需要段高航已经老了和他在一起时的关系就像小商家和大客户她付出高质量的身体服务得到的只是和身体感受无关的金钱尤其是时间一长她就很清晰地觉得自己有了某种饥渴感日月累加当**來临身体就像要着火一样

    正是这个原因庄文彦觉得鱿鱼身上有种她需要的东西但她不确定如果放任自己会不会是飞蛾扑火摸着石头过河吧察觉到有危险就立刻撤出有些不自控的她对着镜子拢了拢长发最后这么决定

    出门前庄文彦换了身衣服还对着镜子左右转了转她不但是对自己的脸蛋满意对身段也同样有信心

    很快下了楼庄文彦在门口张望她不知道鱿鱼在哪儿

    “庄总这里这里啊”不远处一辆灰溜溜的越野车门被推开鱿鱼拱了出來抬手招呼着

    “你这车不能洗洗”庄文彦走过去坐进车里有点不情愿

    “庄总我可不像你啊要天天在工地上跑的”鱿鱼摇着头道“车子一到工地就脏就是天天洗也沒用不过一般有事出去还是要洗洗的可我怎么也沒想到庄总能给这么大的面子和我一起出去吃饭要不我就是用舌头舔也得把车弄得干干净净就像婚车一样漂亮”

    “唉你这嘴啊”庄文彦笑了起來“黑的都能被你说成白的而且还让人不知不觉地就信了”

    “庄总你这是在表扬我还是批评我”鱿鱼道“我哪有那本事如果有的话早就哄一大堆女人在身边了”

    “有那本事也沒让你一定要哄女人啊”庄文彦道“你这人心思歪得很”

    “呶我说吧一听就知道你是批评我的”鱿鱼笑道“不过无所谓能得到庄总你的点拨我很荣幸”

    “好了走吧时间也不早了”庄文彦不想再就这个话題说下去“尤总我说你往后讲话能不能正经点”

    “可以完全沒问題”鱿鱼启动车子笑道:“咿我怎么感觉身价一下就起了來呢你喊我尤总”

    “是啊本來就是嘛”

    “那你刚才和施丛德出去回來后不是喊我尤裕的嘛”鱿鱼抖着眉毛笑道

    “什么身份说什么话我不是说要讲话要正经点嘛”庄文彦道“你好好讲话你就是尤总”

    “哦好那就谈点正经的”鱿鱼收住笑容道:“我在你衣柜里的时候好像听到你和施丛德提到‘福邸小区’的字眼是怎么一回事”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