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庄文彦告诉鱿鱼,说施丛德來了,从敲门的方式上她几乎可以断定。小说阅读www..com

    鱿鱼一听忙说他必须躲起來,因为施丛德认识他,如果被发现他在这里,那合作的事情可能就要泡汤。

    庄文彦很为难,她的办公室不复杂,只有一个小内间,里面是她休息、更衣的地方,从來不让别人进去,但眼下沒有办法,只有让鱿鱼入内躲躲。

    鱿鱼一溜烟跑进休息间,还顺手把烟灰缸也带了进去。

    庄文彦起身去开门。

    “庄总这么忙。”开门的时间比较长,施丛德进屋后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劲,到处乱瞅,他希望能发现点什么异常的东西,以便能拿來胁迫这个在他面前颇显傲气的女人。

    “哪有什么忙的,小睡一会罢了。”庄文彦打着哈欠,道:“昨晚和朋友打麻将,几乎熬了个通宵,今天实在吃不消,只有得空眯一会,要不还真缓不过神來。”

    “我说呢,老半天才开门。”施丛德道,“我正准备打你手机呢。”

    “你來得正好,把我喊醒了,上午我还约了人呢,这会时间也差不多了。”庄文彦不愿意让鱿鱼听到他们的谈话,想把施丛德支出去再讲,“我这就出去,有事不如边走边聊吧。”

    “我说两句就走,耽误不了多长时间。”施丛德道,“顺便喝口水,窜了一上午,连口水都沒喝,确实渴了。”

    “哦,你自己倒吧。”庄文彦无奈,只好走到办公桌前坐下,稳稳心神,“有什么事还亲自跑过來,打个电话不就行了嘛。”

    “我要说的事可非同一般呐,所以还是过來面谈比较好。”施丛德端着水杯猛灌两口,道:“之前我们不是商量过,要对福邸小区搞一些列动作的嘛,现在先暂停吧。”

    “暂停,先前你那么迫切,怎么现在又要放弃。”

    “我哪里会放弃呢。”施丛德笑着摇摇头,“以前我的确是小看了潘宝山的能量,找了几个卡口的部门过去,都沒有能刁难住,全被他化解了,所以,我认为必须得给他來个大动作,从大的规划上着手,搞点狠的,把他一棍子打蒙,让他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什么大动作,你有安排。”庄文彦听到施丛德说要给潘宝山下狠招,很想知道。

    施丛德一看庄文彦感兴趣的样子,顿时暗笑不已,他从舅舅万少泉哪儿得知,马上要从整体规划上下手,通过双临市调整城市建设整体规划,來钳制福邸别墅小区的建设,现在看來,庄文彦还毫不知情,刚好,他可以趁机表现一下。

    “安排当然是有的,我马上就找省里的关系,跟双临市打个招呼,就全市的城建进行整体规划,到时福邸小区那块区域的别墅区建设,估计要全部推翻,你说,他潘宝山还不急得头顶冒火。”施丛德道,“这一下,从我们这边來说,就相当于是从麻雀战上升到了阵地战,规模和规格都提高了。”

    庄文彦一听,觉得这主意是不错,刚要说好,但马上想到鱿鱼还在休息间,有些事还不能让他知道得太清楚,于是站起身來,“你这一招很好,走,我们边走边说,要不那边的时间实在赶不上了,我约了人家,不能失信在先啊。”

    “好吧。”施丛德把水喝干,将空纸杯扔进垃圾筐,“庄总你要有事就先忙,反正就是这么个事,等有了新进展咱们再沟通。”

    “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庄文彦走到门口,等着施丛德出來。

    “要不要把窗户打开。”施丛德走到门前站住了脚,笑问:“你这屋里的烟味有点浓啊。”

    庄文彦一怔,忙看看茶几,不见了烟灰缸,于是摇头一笑,“我不是犯困嘛,上午抽了几支烟想提提神的,怎么,你想來一支。”说完,从包里掏出了女士香烟。

    “不了,女人的烟太淡,沒意思。”施丛德摆摆手,走出了门外。

    庄文彦对着他的后背,狠狠地瞪了几眼,她明白施丛德的心思,很憎恨他那种人。

    重重地带上房门,庄文彦和施丛德下楼。

    “你这步棋的力度还真不小啊。”庄文彦回到了正題,“而且还出其不意。”

    “那是,城市规划这东西要经过规委会研究的。”施丛德道,“不是哪一个人随便拍板的事,就是韩元捷书记也不行,双临这地方,老家伙特别多,而且大多是秉公办事的人,所以说,韩书记的压力也不小啊。”

    “你也别说得太玄乎了。”庄文彦道,“韩元捷是省委常委,他的强势谁不知道,规委会上提个建议,谁还能说个不字。”

    “一般的事还行,可福邸小区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施丛德道,“要不我怎么还要找到省里的关系。”

    “哦,也是。”庄文彦忽又点起了头,她觉得不管怎样都不能打击施丛德的积极性,“反正只要能把潘宝山给打下去,就是付出再多也值得,想想当初咱们在松阳,本來一切都好好的,结果被他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打得我们都沒有了立足之地。”

    “嗐,说到那些,咱们还是要想开点,现在我们回双临來不是更好。”施丛德道,“但该报的仇还是要报的。”

    “是的。”庄文彦继续点着头,想到即将和鱿鱼的私下合作,觉得友松沿海高速建设方面,还需要一个安稳的环境,于是说道:“对了,广源公司承建友松沿海高速的事,你有沒有想到什么具体对付的法子。”

    “沒有新的。”施丛德道,“还是上次说的那几个方向,都还沒实施呢,反正他们也还沒有动工。”

    “要不你也先按兵不动。”庄文彦道,“让我再想想,看能不能也采用个势大力沉的法子,争取一击毙命,省得小打小闹打草惊蛇,而且弄不好还会被他们倒打一耙。”

    “也好。”施丛德道,“我也正是那么想的。”

    “嗯,到时我会跟你联系的,你那边要有什么行动,也跟我说一声。”庄文彦道,“对了,针对福邸小区那边,你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就这几天。”施丛德道,“那种事还能等,当然是能抓紧就抓紧了。”

    “那我提前恭喜一下,预祝你的宏谋大计取得成功。”

    “谢谢,谢谢庄总,我也希望你那边能早点得手,让广源公司垮台。”施丛德笑了笑,道:“其实咱们还分什么彼此,统一战线嘛。”

    “沒错。”庄文彦道,“还有,如果要把事情做到位点,咱们还得关注福邸小区和友松沿海高速建设以外的东西,因为潘宝山不可能就涉足这两块的,既然他转移了重心抓经济,多是会遍地开花,两把乱抓,能捞多少捞多少。”

    “那肯定是。”施丛德道,“我跟你说,潘宝山是个很狠心的东西,肯定还有其他的事,就算现在沒有,将來也会有,不过沒关系,他搞得越大越好,因为现在到了双临,他就得任我们收拾了。”

    “将來的事将來再说,现在抓好眼前是正道。”说话间,已经到了楼下,庄文彦看了看时间,道:“你带來的消息很令人振奋,不过今天只能谈到这里了。”

    “好,就到这里,有什么事随时联系。”施丛德道,“凡事多沟通嘛。”

    “是的。”庄文彦点点头,对施丛德摆了摆手,钻进自己的宝马车里。

    不到十分钟,绕了个小圈做个样子的庄文彦就回來了,下了车,她匆忙上楼,办公室里还有人呢。

    进了办公室,沒有动静。

    “尤裕。”庄文彦小声喊了一句。

    沒人回答。

    “喂,尤裕。”庄文彦又喊了一声,向休息间走去。

    “嗳嗳,出來了。”躲在衣柜里的鱿鱼听到了喊声,忙应着。

    庄文彦走到门口的时候,鱿鱼正推开柜门,手里还端着烟灰缸。

    “不好意思,弄脏了你的衣服,你抽空再洗洗吧。”鱿鱼憨憨地说道,“不过也沒法子啊。”

    “你可以不进衣柜嘛。”庄文彦有点抱怨,“进了这门就沒事的。”

    “谁知道呢。”鱿鱼一手揉着脖子,“我怕万一施丛德进來,那可怎么办。”

    “他。”庄文彦哼了一声,“他怎么能进來。”

    “哟,庄总,这么说我比他还高强了嘛。”鱿鱼嘿嘿地笑了起來,“都能进你闺房了。”

    “那不是沒办法嘛。”庄文彦闪开身子,一脸的不情愿。

    “也是。”鱿鱼走了出來,把烟灰缸放下,扭扭腰,继续揉着脖子。

    “你怎么不早点出來。”庄文彦道,“就这么傻了吧唧地缩在里面,不屈得慌才怪。”

    “谁知道你们走沒走。”鱿鱼道,“万一我一动,弄出点动静來怎么办。”

    “你沒听到我们出去。”

    “我只知道沒多会外面便沒声音了,但并不能确定你们就离开了是不是。”鱿鱼笑着,带着点奸猾,道:“有时候,做事是不需要声音的。”

    庄文彦明白鱿鱼的话中之意,也不计较,道:“出去时我关门故意用了很大的力,就是想给你提个醒的。”

    “哦,庄总怪罪了,那下次注意。”鱿鱼笑道,“我不是沒有经过培训嘛。”

    “瞧你也挺机灵的,进房间时还想着把烟灰缸带上。”庄文彦颇为无奈地摇着头,道:“可外面有沒有人你都判断不出,真搞不懂。”

    “嗐,庄总,跟你实话说吧。”鱿鱼一脸坏笑,“不是我判断不出來,是我在衣柜里闻到了久违的女人香,舍不得出來啊。”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