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有了姚钢的发话,施丛德紧赶紧撵着步子,把辉腾钢铁转产的工作迅速展开,得尽了各种好处,最后又甩手一撂,把企业转让给了别人,然后,偿还了季划那边的受让资金之后,仍大赚了一笔。

    沒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在松阳引起了不小的震动,都说姚钢做得太过分,潘宝山也听到了风声,不过他并不关心这些,而是把目光投到了季划身上,季划巧借关系,成功化解了一场经济乃至政治意义上的危机,一定程度上讲可以说是全身而退,他觉得那是个很好的启发,现在广源公司接手的友松沿海高速建设,完全可以借鉴。

    于是,潘宝山立刻把鱿鱼叫过來。

    “鉴于形势需要,我觉得还是撤出友松沿海高速的项目建设。”潘宝山很认真地对鱿鱼说。

    鱿鱼很吃惊,忙道:“老板,前期费了那么大劲,现在要退出项目,就半途而废了,那不徒劳无获嘛。”

    “呵呵,你要听清楚点,是退出项目建设,而不是退出项目。”潘宝山笑了笑,道:“钱肯定还是要赚的,只是少了点而已,但会很轻松。”

    “哦,那好啊,我就说嘛,老板你是不会轻易放弃的。”鱿鱼笑道,“那接下來需要我做什么。”

    “你去找庄文彦,私下里谈友松沿海高速项目建设转包的事。”潘宝山道,“只要庄文彦接了手,让她陷进去,就不愁拿不到工程款,那样一來,我们既能有效、快速地推进工程建设保住政绩,又能顺便赚一笔轻松钱,何乐而不为。”

    “嗯,事情是不错,不过庄文彦能同意。”鱿鱼颇为担心,“要知道她和我们是两个阵营的,有很深的矛盾。”

    “沒关系,庄文彦喜欢钱,只要让她看到有赚头,应该不会拒绝。”潘宝山道,“记住,不管对付谁,只要找准弱点,几乎就沒有拿不下的。”

    “庄文彦喜欢钱。”鱿鱼道,“钱这东西谁都喜欢,怎么就看出她在那方面是弱点。”

    “因为庄文彦对钱的喜好已经超出了一般程度。”潘宝山道,“常理來推,一般摽上高官的女人,捞钱是一个方面,谋求政治资本又是另一个方面,而且似乎更诱人,你想想,庄文彦跟段高航已经有不少年了吧,她不是沒学历,进不了门槛,更不是胸大无脑沒能力,但她却一直在活跃在经济领域,并沒有捞个一官半职,说明了什么,很显然,她根本就不在乎什么政治资源,可能唯一的关注点就是赚钱。”

    “嗯,还真是。”鱿鱼点着头道,“也许那正是她的精明之处,看透了政治场上的险恶。”

    “别高估了她。”潘宝山摇摇头,“如果她要有那么精明,混得应该不会是今天这个层次,应该更高。”

    “真是那样就好了,太精明的女人不容易对付。”鱿鱼道,“她的智商只是一般的话,谈起合作來,成功的把握会更大一些。”

    “具体怎么谈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潘宝山道,“在这方面,我相信你的能力。”

    “好的老板,那这两天我就准备准备。”鱿鱼笑道,“争取把庄文彦一举拿下。”

    “嗯,这事办妥后,还要盯住茆云新。”潘宝山道,“现阶段要把能利用的资源都利用起來,找他帮忙,在建设厅负责的高速路修建上,弄个小标段内干干,一來是练手,二來多少也还能有赚一笔嘛。”

    “行。”鱿鱼道,“茆云新那边是沒问題的,就是庄文彦那边沒有确切的把握。”

    “仔细筹划一下。”潘宝山道,“跟那样的女人打交道,只要有自信就行。”

    鱿鱼一点头,觉得也是,他什么时候怵过女人。

    两天后,鱿鱼就直接道稳岩公司,找庄文彦。

    庄文彦对鱿鱼的到來很警觉,自然而然地就产生了抵触心理,她冰冷着脸问鱿鱼有什么事。

    鱿鱼不请自坐,不慌不忙地笑道:“庄总,你长得是很美,但也沒必要做冷美人吧,我主动过來找你谈点业务上的合作,难道就不能露个笑脸。”

    “我不怎么喜欢笑。”庄文彦仍旧板着脸,“而且谈业务合作,跟笑不笑也沒多大关系吧。”

    “好,庄总的观点我很赞成。”鱿鱼点头道,“有些人虽然经常笑容满面,但却是虚心假意,根本也就谈不成什么合作,反倒有些貌似冷漠的人,做事有板有眼,合作成功的几率会很大。”

    “说吧,什么业务合作。”庄文彦想早点结束谈话,说实话,她不愿意和鱿鱼交流,因为自己中标后又落标,就是他搞的鬼,说白了,跟他之间就是仇人关系。

    “既然庄总这么直爽,那我也不拐弯。”鱿鱼道,“友松沿海高速项目的建设,我想转手给你。”

    “转包。”庄文彦沒想到会是这么个事情。

    “对,到底庄总是行家,用词就是准确,是转包。”鱿鱼道,“不过转让费有点高。”

    “还沒怎么着,都说到转让费的高低了啊。”庄文彦哼地一笑,“你怎么知道我会同意。”

    “嗐,生意人嘛,谁会跟钱过不去。”鱿鱼道,“你也知道,友松沿海高速段建设,利润稳赚二十亿沒问題的。”

    “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有那么高的利润,你为什么不干。”庄文彦道,“换位思考,如果是我找到你谈这事,你难道不觉得蹊跷。”

    “假若你要是敞开心扉跟我把话说清楚,我就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鱿鱼道,“所以说,现在,你愿意听我说么。”

    “好啊。”庄文彦做了个深呼吸,“你说吧,我倒想看看你怎么敞开心扉。”

    “很简单。”鱿鱼道,“就告诉你一件事,我不想沦为别人挣钱的工具。”

    “哦,谁的挣钱工具。”庄文彦略感意外。

    “潘宝山的。”鱿鱼道,“他给我年薪百八十万,看上去好像也不少,但我给他创造的价值是多少。”

    “他给你年薪。”庄文彦道,“你不是自己当老板嘛,广源公司难道不是你的。”

    “名义上是我的。”鱿鱼道,“我这么说你该懂了吧。”

    庄文彦点点头。

    “不谦虚地说,其实我这人也还是比较讲义气的,帮兄弟朋友做事也不求太高回报,但关键的前提是所谓的兄弟朋友,到底是不是够兄弟朋友的意思。”鱿鱼继续说道,“潘宝山对我就不够意思,沒有拿真心待我,有件事你应该还有印象吧,当初在松阳的时候,我不是因为陪朋友到娱乐场所消费而出了点事嘛,被人曝了光,其实那是小事,又沒被抓到现行,上面说句话也就算了,可潘宝山他竟然哑了口,还假惺惺地找我说,要支持他的工作,该处理的要处理,而且还要加重,以示他的公明廉政,当时我也沒多想,觉得是那么回事,就很配合地接受了处分,然后离开了公安系统,后來,潘宝山又找到我,说不干公务员了,就忙点生意上的事吧,结果又把我弄到了商界,帮他挣钱,直到如今,我一直是绞尽脑汁地忙活,帮他挣了那么多,所以我觉得,他潘宝山应该给我更多。”

    “心理不平衡了。”庄文彦轻轻一笑。

    “对。”鱿鱼道,“具体的业务几乎都是我干的,这两年虽然沒挣什么大钱,但几千万还是有的,凭什么我就不能多拿点,所以我越想越不是滋味,既然他不讲真情,那我何必又讲真意,当然,我也不会背叛他,只是我要活得潇洒一些,不再那么卖命了,不值得。”

    “所以你就找我谈合作。”

    “赚钱嘛,跟谁合作不是合作。”鱿鱼道,“当然找有实力的对象更好。”

    “可你怎么知道我会同意。”

    “因为我觉得,你和我的境遇差不多。”鱿鱼笑了笑,“所依靠之人并不是真心相待,因此,有必要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多赚点钱抓在手里,那才是最实惠的。”

    “你什么意思。”庄文彦听了这话有点不自在。

    “庄总,请原谅我说话的直白,虽然逆耳,却都是忠言。”鱿鱼道,“你的靠山是段高航,看上去很雄伟,你从他那里也得到了不少,可你能靠到什么时候,如果把话说得难听点,你也就是他的一个玩偶,时间长了肯定会被丢在一边,现在之所以你还吃香,是因为你姿色尚在,沒准再加上功夫活好,能让他留恋你,可那不长久啊,岁月总要流失的,除了容颜易老,还有审美疲劳啊,到了一定时候,你觉得他还能对你保持兴趣,另外,你也不要奢望暗中留点把柄,能一直降住他,我告诉你,到了他们那个层次的,一旦恼怒起來可不得了,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能把你处理得连个骨头渣子都不剩,所以,我觉得你也应该是尽早地能多挣点钱就多挣点,而且我也看出來了,你对官场无意,图得不就是个钱嘛,难道还图段高航他人本身,那可就是笑话了,他还不是蔫茄子一个。”

    作为女人,庄文彦被说到这种程度应该难以接受,但她毕竟是跟段高航的,见过世面,多少能沉得住气,而且,她也想起段高航曾对她讲过,说柔软温热的身体谁都有,但能做出如此让人销魂功夫的,实在不多,也就是说,鱿鱼说的有一定道,随着年龄增大人老珠黄,即便还有销魂的功夫活,但还能有销魂的魅力,到时如果被冷落下來,可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能通了,所以,是也得趁着能赚就多赚点。

    “你刚才说的我沒有兴趣听,我关心的只是你开始说的转包。”不管怎样,庄文彦也得讲点面子,就岔开了尴尬的话題,直奔主題,“你说转让费有点高,能高到什么程度。”

    “利润对半分。”鱿鱼很干脆。

    “什么。”庄文彦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有沒有搞错,百分点都到五十了啊。”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