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官路逍遥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晚上六点,卞得意在阳光矿泉商务会馆门口迎到了任博浪和他的几个朋友,热情客套之后,一伙人进了餐楼。

    卞得意选了个最好的房间,分内外套,一间酒宴,一间棋牌,落座后,卞得意招呼大家先打打扑克,他亲自随服务员去配菜间安排菜肴。

    大概二十分钟后,卞得意回來了,抱着一箱国宴酒。

    “哟,卞总,怎么好意思让你亲自动手。”任博浪打扑克正起劲,但看到卞得意忙前忙后也不能不客气一声。

    “别的酒可以不问事,但国酒不亲自动手不行啊。”卞得意累得气喘吁吁,“让服务员搬來搬去,弄不好就会被掉包了,那还能喝到真货。”

    “嗯,到底卞总是老行家。”任博浪笑道,“这一招我得学着点。”

    “过奖过奖。”卞得意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到底还是能耐不行嘛,如果真的够厉害,让手下去办就行了呀,那还用我亲自动手。”

    “卞总亲自动手,我看你是想锻炼锻炼身体的嘛。”任博浪道,“常锻炼,身体棒啊。”

    “哎唷,还是任总会说。”卞得意哈哈笑了起來,道:“那行吧,各位打完了这把,请上座。”

    接下來就不用说了,无非是开怀畅饮的事。

    任博浪开始沒怎么放开,但二两酒下肚,情绪也逐渐高涨了起來,卞得意的安排让他感到很有面子,喝好酒吃好菜,而且听意思,等会还有休闲节目,不过这同时他也绷紧了一根弦,觉得自己还是该谨慎一些,等会可以让朋友们尽兴,自己就算了。

    然而事情并不是像任博浪想的那样,离开酒席桌的时候,他竟然比谁都急切,原因很简单,卞得意担心他按兵不动上不了钩,所以暗中做了手脚,给他下了药,就是要让他产生喷薄欲出的效果。

    就这样,几欲不能自控的的任博浪,甚至连打底的矿泉浴都沒泡,直接就在服务员的引导下拱进了按摩休息间。

    房间里,水滑弹润的小姐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任博浪像饥饿的狮子,一下就扑了上去,紧紧地按住小姐,像磕头虫一样,浑身抖动了起來。

    这个夜晚可谓消魂,任博浪在回家的路上不由得感叹:生活真好。

    然而到次日上午,任博浪的美好心情就沒了,取而代之的是头皮发麻、肠子悔青。

    卞得意找了过來,几句话沒说就很直白地进行威胁,提出了一个让他无法接受的问題。

    “任总,你应该撤销对姚钢的实名举报。”卞得意坐在任博浪对面,说得很认真。

    “这话怎么沒头沒脑的,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任博浪诧异得很。

    “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嘛。”卞得意道,“姚钢姚书记对我有恩,现在他有困难了,我必须帮他。”

    “嚯。”任博浪冷笑了一声,看着卞得意道:“你凭什么。”

    “凭你的家庭是否幸福,我认为对你來说那是唯一靠谱的筹码。”卞得意道,“当然,你要不觉得是回事,那就当另说了。”

    “家庭幸福。”任博浪歪了歪嘴,“卞得意,你到底想干什么,不要以为请个客就了不起,那你也太沒品了吧。”

    “哟,沒想到任总会这么说,什么人什么想法,你可让我大跌眼镜了啊。”卞得意笑道,“说实在的,我还真沒把请客当回事,你要是有兴趣,今晚我还可以请你到会馆去消遣,那里的小姐跟我都很熟的。”

    “你什么意思。”任博浪预感到问題严重了,“要挟我。”

    “目前还不知道是不是要写,先给你看点东西。”卞得意说完,掏出一张纸來展开,放到任博浪的面前。

    纸上面写着鱿鱼探听到的有关任博浪的家庭信息,妻子、女儿工作、学习的地方,甚至连他的父母的住处也摸了个一清二楚。

    “你要干什么。”任博浪瞬间就感到了压力。

    “任总不要激动啊。”卞得意笑了起來,掏出几张截屏照片扔到任博浪面前,“看看吧,你的雄风是何等威武,不过要是让你的家人知道了,恐怕就要怂了吧。”

    “真他妈无耻。”任博浪看着照片,情绪失控,一下子站起來抬手指着卞得意道,“用这种下三滥手段。”

    “行了任博浪,都跟你说了不要激动。”卞得意道,“别有嘴说别人,你看看你干的事,实名举报姚钢,难道你就问心无愧。”

    “……”任博浪被卞得意这么一问,一时还沒法回答。

    “任总,咱们就大哥别说二哥了。”卞得意见状笑了起來,道:“不过作为业务探讨,倒是可以交流交流,像我这种手法,虽然老套了些,也很俗气,更是如你所说显得卑鄙无耻,但实际上却非常有效,能一招制敌,所以任总,你还是理智点,接受这个事实,发牢骚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除了撤销对姚钢的实名举报,还有么有其他解决的办法。”任博浪被卞得意这么一说,回坐到了座椅上,做了几个深呼吸,很平静地说道,“比如说钱,你想要多少。”

    “跟钱沒关系,我不差钱,只是出于个人报恩的原因,就是想帮帮姚书记。”卞得意道,“任总,其实在这事上你做得也不对,姚书记对你们辉腾钢铁不错啊,怎么就忘恩负义呢。”

    “那根本就不是我的主意,我只是奉命行事罢了。”任博浪道,“身不由己啊。”

    “我看也不简单的奉命行事,你肯定也能从中得到好处。”卞得意道,“不是升官就是发财,或者是又升官又发财。”

    “唉,哪里的事啊,我真的是迫于无奈,上面有命令能不执行。”任博浪痛苦地摇摇头,“卞总,你好好想想,是不是真的沒商量了。”

    “沒有。”卞得意很干脆,“任总,你就想开点吧,沒得选择的。”

    “不,我还有选择。”任博浪一脸的不屈,“卞总,能不能再麻烦你一下。”

    “麻烦什么。”卞得意笑了起來,“如果能做得到,我很乐意,助人为乐是传统美德嘛。”

    “你就别跟我说笑了。”任博浪顿时又垂头丧气道,“直说吧,你能不能帮我转嫁一下危机。”

    “转嫁危机。”

    “对,转嫁危机。”任博浪道,“实名举报姚钢,是季划指使我做的,我想把难題转到他头上。”

    “你的意思是让我钳制住季划,由他给你发号施令,让你撤销实名举报。”卞得意道,“以便事情看上去,你还就只是奉命行事那么简单。”

    “对。”任博浪连连点头,“那样在季划看來,整个事情就跟我沒什么关系了。”

    卞得意听了任博浪的请求沒有立刻答复,他在考虑可不可行,王韬跟他说过,事情完全授权给他,怎么做都可以,只要让任博浪撤销对姚钢的实名举报行,现在來看,如果答应任博浪,事情也就是绕个小圈子,沒有什么不可以,于是,他点了点头说道:“也可以,任总你既然开了口,我也不能不卖个面子,不过怎么钳制季划,就是你的事了。”

    “那是当然。”任博浪似乎看到了希望,精神一振,道:“而且也不是什么难事。”

    “好吧,说來听听。”卞得意道,“我得看看可不可行。”

    “季划养了个小情人,不过那小女人的心特别狠,简直就是个无底洞,总是不断朝他要钱。”任博浪道,“她得不到满足,就威胁季划要來个鱼死网破,坏他的名声。”

    “呵呵,那不是让季划很头疼。”卞得意道,“看來你们这个老总情商不够啊,玩女人不在行。”

    “现在不头疼了。”任博浪道,“那小女人已经销声匿迹。”

    “销声匿迹。”卞得意明白话中的意思,不由得一怔,道:“难道被季划干掉了。”

    “有可能。”任博浪道,“也许是囚禁了,或者是送到了南非,回不來了。”

    “哦,明白了。”卞得意意味深长地点着头道,“任总,看來你们老总这回不单单是头疼了,而是要头痛。”

    “我觉得也是,只要顺着线索摸下下去,肯定能找到些能让季划吓得尿裤子的事情,那样的话,就沒有什么他不敢不答应的。”任博浪道,“卞总,你看我的提议怎样,能不能帮这个忙。”

    “应该能。”卞得意寻思着道,“不过你别高兴得太早,如果季划行事周密,拿不到他的要害之处,那也只能由你出面了。”

    “可以,如果不能威胁到季划,到了那一步,我再主动否认对姚钢的举报。”任博浪道,“不过我很自信,用不着。”

    “用不着就好。”卞得意道,“那就说吧,季划的小情人是谁,有什么相关情况。”

    “是谁我还真不知道,她的情况沒有人清楚,我只知道她叫蔷薇,不过是不是真名我也还拿不准。”任博浪道,“还有,她原先在萨摩洗浴中心,据说长得很水灵。”

    任博浪一说萨摩洗浴中心,卞得意就笑了,那可是他熟悉的地方,想了解个人并不难。

官路逍遥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官路逍遥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官路逍遥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腹黑明大少,宠妻成瘾权少大人的麻辣情人黑色豪门,女人诱你成瘾绝色锋芒之废柴三小姐总裁总裁,我不玩了!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黑市通缉令,蛮妻撩人凰步天下化极血龙灭世完美星辰暖阳左辅贪狼超能侠侣天价契约,总裁的欢情女人死神之银白色的微笑仙魔侠踪破界笔录众星之主道途仙远难忘的青春感觉洪荒补天录一世孤客行风云出我辈东方综漫传花山东方血莲录篡改大明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花香怡人所写的官路逍遥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官路逍遥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