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农女福妃,别太甜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第937章 冥顽不灵

    许是因为过于消瘦,是以显怀的肚子看起来竟显得突兀。

    眼睛在瘦削的脸上也显得更大。

    淡淡看着他。

    那双眼睛明明该是清澈的,却如笼罩着雾霾,让人看不清。

    风墨晗起身,步下台阶,朝女子慢慢走去,到得她面前停下脚步。

    探手将她精巧下巴抬起,风墨晗淡道,“朕曾经以为,你喜欢朕。”

    女子没有回答,却在他说这句话时抬起眸子,直直看入他眼里。

    像是嘲笑他说这句话的用意。

    “朕也曾经以为,你跟这后宫的诸多女子不同。”

    “可是你三番两次出现在朕眼前,却又总是那么巧合。”

    “那夜在乾德殿里,你主动爬上了朕的龙床,善睐,朕真的很想知道,你费尽思量接近朕,究竟是为了什么?”

    女子唇瓣微启,轻道,“那皇上希望妾身是为了什么?”

    松开了钳制女子下巴的手,风墨晗走回上座,“接近朕的女子,哪个没有私心。你说朕无情,这后宫中的女子,又有几个对朕有情。”

    语气凉薄,掩着几乎难以察觉的自嘲。

    “一年半前你开始时常出入后宫,为后宫妃嫔调理身子。一年半后,几乎所有妃嫔都被查出失去了孕育能力,”男子在椅子上坐下,睨着她,“是不是你做的?”

    她不答,他又继续问,“当夜朕醉酒宠幸了你,虽然人是醉了,不代表朕一点意识都没有。你在朕身上做了手脚,是也不是?”

    四目相对,女子神色依旧淡然,而男子视线已然冰冷。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皇上已经认定事情跟妾身有关,妾身说什么,皇上都会觉得妾身是在狡辩。”

    “你一字不曾说,如何就能笃定朕会认为你狡辩?后宫妃子受害之事且不提,那夜乾德殿的事,你又当如何解释!诸多可疑你不曾做过一句解释,却怪朕不信任你?”

    女子眼睫颤了颤,再次沉默不语。

    殿内气氛一下变得僵持。

    须臾后,天子冷笑,“到了这个时候你依旧秉持你的清高,不屑于跟朕解释?好,好!冥顽不灵!”

    “来人!把人押入宗人府大牢!既然朕审不了,那就按照律法,交由宗人府来审!”

    禁卫军的脚步声很快在外面响起,善睐身子微颤,抬眸看向天子,却见天子正好拂袖转身,不再看她。

    而从头到尾,他不曾过问她腹中胎儿一句。

    人被押下去后,风墨晗在殿中又站了片刻,才离了大殿回到御书房。

    这一天皇上在御书房里呆了整整一天,期间什么人都未见。

    宫里除了这件事情之外,处处平静,一切如同往常一样井然有序,没有任何不同。

    转眼,薛青莲的手术也即将接近尾声。

    只剩下最后一场,只要手术成功,薛青莲便可恢复得跟正常人一样。

    而这场手术也是整个治疗过程中最为关键的一步。

    因为这次要缝合的筋脉,位置分布在心脏周围。

    手术过程中但凡有丁点差池,薛青莲性命难保,之前近两个月所作的一切等同白费。

    柳玉笙将这场手术安排在三日后。

    用三天的时间,来做最周全的准备。

    第三天一大早,钱万金跟石纤柔就来了南陵王府,守在手术房间外等待。

    柳玉笙带着白术、祁心、紫苏跟沉香进了房间之后就将门窗紧闭,里面点亮了一盏盏的灯笼,昭示手术已经开始。

    与此同时,宗人府那边又传来了消息,薛仲要求见风青柏。

    这已经是半个月来的第四次。

    收到传话的时候,风青柏面色平淡,终于前往赴约。

    吊了三次,对方的耐性应该差不多耗光了,是时候做最后一场博弈了。

    宗人府大牢的气息,常年阴冷潮湿,空气中散发着一股腐烂的味道。

    来了好几次,风青柏仍然不喜欢那股味道,离了女子身边,他的洁癖就会自动冒头。

    他没有去最里间的大牢,而是等在刑房里,坐在靠墙的椅子上。

    薛仲是被狱卒抬着拖过来的。

    他的轮椅,早就不知去向,狱卒将钱万金第一次来时的话施行得很彻底。

    不光没了轮椅,每日里吃的两顿,也真的是从酒楼特地搜来的潲水。

    非人对待,薛仲如今看起来,已经没了人形。

    浑身散发着恶臭味,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扔到外面还赶不上乞丐干净。

    “你的生命力顽强得让本王意外。”这样都死不了。

    虽然当中有他不能让薛仲死的成分在。

    “王爷谬赞。”这段时间风青柏没来,没有人再隔三差五的上刑,薛仲虽然狼狈,却也得到了喘息,说话反而比之前有些力气。

    至少能让人听得到声音。

    “废话不提,找本王来何事?”男子似乎不耐烦跟他继续打机锋,“记住,你只有这一次机会。”

    “王爷放心,老夫自会珍惜这次机会。”薛仲被扔在地上,没有轮椅靠着连坐都坐不起来,只能躺着对话。

    多年历练出来的城府,在这个时候发挥了点作用,没流露出半点难堪。

    “王爷留着老夫这条命,是想从老夫这里知道你想知道的消息吧?比如有关当年百草谷的灭门,以及你娘亲的死究竟跟老夫有没有关系。还有,以王爷的心智,定然早就怀疑当年你娘亲带着你逃离皇宫的原因。”薛仲桀桀低笑,“老夫可以将一切都告知王爷,但是王爷需得答应老夫一个条件。”

    “你说,本王听着。至于答不答应,要看你的故事有没有价值。”

    “王爷知道一切后,需放老夫离开,另外,让东越跟北仓撤掉对老夫的追捕令。”

    风青柏淡道,“若你所言属实,放过你不难,你的命于本王而言并没有什么用处,放不放不过是本王一念之间。”

    凝着男子,薛仲收起笑意,“希望王爷说话算话。”

    话毕,神情似陷入回忆,也将当初的事情娓娓道来。

    “事情要从四十几年前说起,那时候百草谷还钟鸣鼎食,老夫尚是百草谷长老,跟你外公是亲兄弟。”

    好痛苦啊,卡文好痛苦啊~~昨晚好容易存了一章稿子,今天一发布又零零零了~嗷!捶桌!泥萌别理我,我需要静静~TT

    (本章完)

农女福妃,别太甜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农女福妃,别太甜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农女福妃,别太甜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橙子澄澄所写的农女福妃,别太甜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农女福妃,别太甜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