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秦青的幸福生活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秦青愤怒在沉君的身上驰骋,在抽插百余次后,沈君美丽的面容渐渐露出娇羞的表情,嘴角还带着几丝笑意,朦胧中似乎她也感觉到一点诧异:为什么今天特别不一样呢?但强烈的快感已经让她顾不了太多,mī穴也开始一次次泛出蜜水,一张一合地裹着秦青的yáng具。(免费小说请牢记Www.ilerecords.com)销魂的感觉传遍秦青全身的每一个角落,让他感到无比的畅酣。

    秦青觉得,沉君不像被强奸,更像是真真正正地向丈夫奉献着自己的美丽身体。

    秦青感觉沉君已经到达高潮了,而自己也飘飘欲仙了,便轻轻抽出yáng具,他要做一次一直渴望做的事在沉君性感的小嘴中shè精。他把yáng具移到沉君的嘴上,放到她的双唇之间。梦中的沉君正微张着小嘴,发出“啊……啊”地呻吟声,秦青毫不客气,立即把yáng具塞了进去。

    沉君的小脸儿涨红了,梦中的她怎么知道嘴里有个什么东西,她甚至用香舌舔了舔。当感觉味道不对时,双眉微微蹙了蹙,想摇头摆脱。秦青双手抓住沉君的头,下身一挺,抽了起来。沉君的挣扎强烈了许多,但怎么能逃出秦青的魔掌呢。她的摇晃大大增加了对秦青的刺激,秦青忍不住一泄如注。秦青的这一“枪”憋了好久,jīng液特别多,呛得沉君连连咳嗽。

    看着沉君满嘴都是自己的jīng液,秦青满足的抽出yáng具。然而,就在这时沉君突然睁开了眼睛。

    从梦中惊醒的她首先看到的是秦青满足的笑脸,随即意识到什么,腾地一下坐了起来,立即发觉自己是赤裸的,mī穴微微酸麻,她“啊”的一声惊呼,跳下桌子,嘴角的jīng液淌了下来,她抹了一下知道是什么了,立即狂奔出办公室。

    她的惊醒也出乎秦青的意料,不由得一呆,沉君已从身边跑过。秦青在沉君的茶杯里下了药,看来药性太小,以至沉君醒来,计划全打乱了,本来他还想再来“一炮”,在沉君的mī穴里也射一次,彻底占有这个日思夜想的女人,但现在全泡汤了。

    “她要到哪儿去?”秦青一边穿起衣服,一边思索。他突然意识到,沉君还光着身子,应该不会走远,于是拿起她的衣物向厕所走去。

    刚到女厕门口,秦青就听到沉君大声呕吐的声音,“她果然在这里”秦青得意的笑了。

    沈君平时最爱清洁,夫妻之间从未有过口交,今夜满嘴的jīng液让她恶心,她不停地吐着,不停地洗着,但心中的屈辱却永远也洗不掉了。

    她无比后悔,由于一时疏忽,自己的清白身躯竟被别的男人玷污,而这个人竟然还是自己和丈夫最相信的学生。

    秦青,这个经常关心自己的学生,居然做出这种事。沉君真的不明白。

    秦青透过女厕的门看到了沈君全裸的倩影,心中一荡,满怀歉意地说:“小君,对不起。”

    沉君“啊!”得一声,跑到墙角,双手护胸,叫道:“你别过来!”

    秦青心中好笑,说:“我偏要过去,刚才已经全看到了,你能怎样?”说着推开了门。

    沉君一脸怨恨,“你好卑鄙……你要过来……我就从窗户上跳下去!”她站在窗前,伸手拉开了窗户。

    秦青没想到她会这么刚烈,他不想闹出人命,就说:“好好,你别跳,我不过去。”还把沉君的衣服扔了过去。沉君赶忙弯腰捡起来,也顾不得春光外泄,立即快速地穿起来。

    秦青笑嘻嘻地看着,如同猫捉到一只可爱的老鼠,极尽戏弄。

    沉君穿好衣服突然跑过来,一把推开秦青向楼下奔去。秦青吓了一跳,惊愕之间,沉君已经跑下楼。“她不敢走远吧。”秦青想,随后回到办公室,静静等待。

    沉君始终没回来,天亮了,秦青有些紧张,“她不会想不开吧。”下楼找了一圈,没发现人影,就又回到办公室。

    这天早上,沉君也没回来学校,谢校长也没来。“她会不会告诉谢校长?”秦青想,“应该不会,沉君是很要面子的,这种事怎么会告诉谢校长呢。”秦青在不安中过了一天。

    第二天,谢校长来上班了,从他的表情秦青断定沉君没告诉她那件事。从谢校长口中得知,沉君病了。秦青这才放下心来。

    又过了几天,沉君一直没有来学校。这时有传言说沉君要辞职不干了,甚至有人传言她要跟谢镇远离婚。

    秦青心里清楚,但也有几许失落。“就这样失去沉君了吗?”他很遗憾,“唉……那天还有好多事没干呢。以后再也没机会了。”

    但是一想到沉君娇艳的样子,秦青就有点不甘心,他趁谢镇远不在家的时候,去了他家里看望沉君。

    沈君开门看见秦青,大吃一惊。

    秦青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扑上去抓住她,沉君奋力挣扎,秦青一只大手抓住沉君的双手,另一只手立即插上门,转身抱住她。

    “放开我……不要呀……”沉君叫喊着。

    秦青没理她,紧紧抱住她,一阵狂吻。

    “喔……不要……谢校长就要回来……求你……”她低声说,并不断喘息挣扎。透过磨沙玻璃,果然可以看到谢校长的身影。

    “要不要叫他来看呀?”提到谢校长,秦青又妒忌又兴奋。

    “你……”这句话很管用,沉君已经不敢叫喊,但仍然未屈服。她不甘心再次受辱,激烈挣扎着,口中低声骂道:“你……你好卑鄙……”这已经是沉君可以骂出的最难听的话了,她的脸气得胀红。

    秦青要征服她,和她保持长久的性关系,怎能放过这送上门的肥肉。他奋力把她上身按住,使她趴在桌子上,双腿夹住她的双腿,使她不能动弹。沉君仍不肯就范,腰肢不停扭动着。这反而增加了秦青的欲望,他左手抓住沉君双手,右手将她的短裙撩到腰部以上,脱下她的白色内裤,露出雪白的屁股。他喜欢看沉君挣扎的样子:沉君扭动着光屁股,在他看来如同色情表演,他在等待沉君的力气耗尽。

    果然,在一次次反抗没有取得任何效果之后,沉君的身体逐渐软了下来,她扭过头愤怒地盯着秦青,眼睛里闪出幽怨的神情。

    秦青冲她笑了笑,沉君又开始挣扎,但力量已经不大。秦青的右手迅速解开她裙子和胸罩,开始上下抚摸她光滑的躯体,嘴上说:“小君,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会让你舒服的。你没试过在后边干的滋味吧?很舒服的。”秦青故意用淫词秽语挑逗她,希望激起她的欲望。

    沉君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姿势也可以做爱,她的哀求声、骂声和呻吟声交织在一起,但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小。秦青知道她已经弃械投降了,女人有过第一次就很容易有第二次,这一点秦青很自信。

    秦青知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嘴巴轻咬着她的肌肤,一边用爱抚刺激她的欲望,一边很快脱去她上身的一切衣物。

    沈君白生生的趴在桌子上,心里明白今天难逃被再次强奸的厄运,不禁后悔自己简直是送羊入虎口,任人宰割。可是,自己为什么要来呢?沉君也说不清。那天逃出后,她没敢走远,而是躲到二楼厕所里,直到天明。回家后,她本想告诉丈夫,但由于婆婆病重,一直没法开口。她最后决定,把这件事藏在心里,并作了辞职的打算,因为她不想在学校再看见秦青了,然而几天来,她总是失眠,总是想起那一夜,想起那梦中超乎一切的快感……

    秦青不管这些,此时他正盯着沉君雪白的屁股:在阳光下,沉君的屁股简直是人间尤物,白得刺眼。秦青摸了摸沉君的yīn户,已经有些湿润,便不再犹豫,脱下裤子,将yáng具放在沉君阴部轻轻摩擦。秦青看得出,沉君在极力忍耐,但她的下体却只坚持了几分钟,蜜汁便涌了出来,心中暗笑她刚才还是一副贞节烈女的样子,没想到转眼之间就被俘虏,这个小女人居然也是个性欲很强的人。于是,腰部一顶来了个老汉推车便抽送起来。

    这次和上次大大的不同:上次沉君把自己当成了她丈夫,可以说是偷奸,自己又激动又紧张,而这次却是真正的通奸了。想到此处,秦青精神大振,使出浑身解数,九浅一深大干起来。

    沉君也忍不住低声叫起来,这种从未有过的体验给了她新的刺激,她开始配合着秦青的动作起伏。

    大约过了几分钟,电话的声音让他们都吓了一跳。沉君犹豫了一下,接起桌上的电话。

    “小君,小君,”是谢镇远来找老婆了。

    “哦……”沉君含糊着答应。

    “还不过来?”谢校长问。

    听到她老公的声音,秦青停止了动作,但yáng具仍插在里面,双手抚摸着她的乳房,淫笑着消遣她。她扭头瞪了秦青一眼,秦青故意狠狠顶了一下她的mī穴。

    “啊……”沉君情不自禁叫了出来。

    “怎么了?”谢校长关切地问。

    “唔……”沉君犹豫着,“没事的啦,扭了一下。”

    秦青一边暗暗佩服她反应机敏,一边暗道:“我正给你老婆扭胸部、肉Bī呢。”

    “这样啊,那你小心点。”谢校长说,“小君,我在医院等你。”说完,放下电话。

    秦青双手再次抓住沉君浑圆的臀部,一顶到底,毫不客气地又抽插起来。

    此时,沉君脸颊泛红,不断喘息,后背不停起伏。只是紧闭双目不敢转过头,看来又是羞愧又是兴奋。她全身绷紧,mī穴犹如涌泉,小嘴中发出撩人的呻吟。

    秦青知道她快高潮了,有意捉弄她,把yáng具拔出了一点。

    “别……别拔出来!”沉君说了句自己一辈子不可能说的话。

    “叫我好老公,我就放进去。”秦青不依不饶。

    “哦……哦……”沉君犹豫着。

    “叫不叫?不叫我走了。”秦青又拔出一点。

    沉君终于还是开口了:“哦……好……老公……”声音比蚊子还小。

    “大声点!”秦青嚣张的命令道。

    “哦……别折磨我……”沉君痛苦地说。

    “我要走了……”秦青把yáng具从她身上拿开。

    “不!我……我叫……我叫”沉君呻吟着,“好老公……老公,饶了我吧,快来我。”

    秦青脸上掠过一丝笑意,翻过沉君的身子,扛起她双腿插进去。经过几番抽插,秦青又问:“是不是你从来没有如此舒服过?说,是不是。”

    “我……”沉君痛苦地说:“你都把我玩成这样了……你就饶了我吧!”

    “不行!”秦青说,“你说不说?不说我就开门了,让所有的邻居都来看看。”作出要离开的样子。

    “不不……我说……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沉君说完立即闭上眼睛,“我被你给毁了,我没脸见谢校长了。”

    秦青一听到谢校长的名字,一阵妒意上升:“你老公,早不知道再外边玩了多少女人,你还傻乎乎的把他当成宝贝。”说着,他把手机摄像的拍下的图片放在沉君的面前。

    沉君看见谢镇远跟覃玉凤偷情的相片,犹如晴天霹雳。万念俱灰,可是偏偏秦青给她的感觉是那样的强烈。

    得知丈夫的出轨行为,她心里就没有了偷情的耻辱感,心情一下就放松了。

    秦青看见她沈默,高兴的道:“说,我是不是比你老公会,被我是不是更舒服?”

    “你比他会……比他厉害……啊……啊……我死了……”

    秦青看到沉君终于被自己干得欲仙欲死,高潮叠起,一般男人的征服感油然而生,双手托起沉君的纤腰,用力把yáng具顶到最深处,猛力抽插,接着一股热流激射而出。

    沉君全身一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急切地说:“别射到里面,今天……不是安全期,我求求你别射到里面。”

    秦青不管那些,按住沉君又射了七八次才罢休,然后悠闲地坐到沙发上欣赏。秦青发现她双颊晕红,得意地说:“舒服吧?”

    沉君一言不发,依然躺在桌子上,全身赤裸,白色的jīng液缓缓从她的mī穴流出,看来她累得不轻。

    秦青心疼沉君,轻轻抱住她入眠而去……

秦青的幸福生活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秦青的幸福生活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秦青的幸福生活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雄的故事贵女不承欢夫君是朵白莲花校园重生之敛财商女灭虚宠物小精灵之阿玄绝世传承影后自强女老板的透视保镖蚀宠娇妻逆战帝心红楼一梦之凤鸣朝阳万古第一宗门修仙之一世万花淫荡少妇系列合集无上神国精神审判者护花怪侠都市行真魔道傻妻闯江湖西游之县令崛起真魔杨家野史遮天武帝奔命裙钗黑暗魔主黑暗帝国之无敌神尊无敌谪仙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携美游江湖所写的秦青的幸福生活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秦青的幸福生活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