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秦青的幸福生活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小秦,你好坏,看得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带着娇软的尾音,两片芬芳的软唇盖在了秦青的嘴上,秦青顿时感觉口齿生香,舌根生津,鼻子里也满是梁雪的体香。(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ilerecords.com)

    秦青的舌头轻轻的抵开了梁雪的防线,伸到她的口腔中一阵搅动,梁雪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想要响应又怕咬着秦青。

    “哦……小秦……你好硬啊……啊……顶死姐姐了……啊……”甄雯雯银牙紧咬、美眸紧闭,口中娇吟不已,有些近乎疯狂的上下颠动着自己的娇躯,双手也移到了自己的胸前,代替顾此失彼的秦青照顾起她自己的双峰来。当然秦青也并非全然没有出力,秦青的腰部也配合着她的套弄尽力向上挺动着,让guī头能够一次次的直接砸在她柔嫩的花心上,带给她无与伦比的快感。

    与此同时,秦青和梁雪的纠缠也发生了新的变化,几乎要窒息的梁雪不得不推开了秦青,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并且将她丰挺诱人的胸部挺到了秦青的面前。

    当她那粉红的葡萄呈现在秦青面前的时候,秦青的理智完全丧失了,什么伦理道德都被他抛到了脑后,嘴一张就含住了她的一只丰硕的乳房,舔舐吮啮起来。两只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盖住了梁雪另一只缺少照顾的乳房,揉捏捻弄不已;另一只手则兜住了她的丰满圆润的屁股,在她那翘挺的屁股蛋上抚摸揉捏着。

    上下受到夹攻的梁雪双手紧紧的抱着秦青的头,满脸通红的轻声娇吟起来:“嗯…小秦……感觉好奇怪啊…啊…别咬啊……嗯……哼……小秦……嗯……”

    梁雪含羞带怯的娇吟让人血脉贲张、不可自制,而少妇的浪吟则让人血液沸腾、如痴如狂。

    在女儿梁雪被秦青逗得娇吟连连的同时,甄雯雯却已呈现出强弩之末的态势,口中的浪吟让人销魂:“啊……小秦……好弟弟……姐姐要不行了啊……你怎么还不射啊……啊……还这么硬……啊……好象更粗了……胀死姐姐了……啊……姐姐……要被你顶死了……啊……”

    伴随着她的浪吟的是“噗滋”、“噗滋”的抽插声和“啪”、“啪”的撞击声,再加上秦青粗重的喘气声和梁雪含羞带怯的娇吟声,构成了一曲完美的淫乱交响曲。

    秦青从来没有想到,与一对母女同床联欢会带给秦青如此强烈的冲击,那种超越伦理的禁忌快感让秦青激动的快失去理智了,她们母女两人让秦青获得了前所未有的享受,满足了隐藏在秦青内心深处的某些黑暗的欲望,这种欲望在每个人的内心当中都会存在,只是一般人都不大可能会有机会去实践。今天可以说是在甄雯雯、梁雪母女的“阴谋”之下,秦青的这种黑色欲望终于得到了发泄的机会。

    “啊……啊……小秦……姐姐……不行了……啊……啊……顶到了……啊…要来了……啊……来了……啊……啊……”

    伴随着甄雯雯最后的深深一坐,秦青的ròu棒也狠狠的顶在了她的花心嫩肉上。

    她的口中发出了一声悠长的惊叫,一股清凉的液体从她的花心涌出,正浇灌在秦青的guī头上,秦青只觉得脊梁一酥,ròu棒就像机关枪似的,“噗”、“噗”、“噗”

    在甄雯雯的mī穴深处一阵扫射,将她再次带入了高潮当中。

    “啊……啊……小秦……你射得好多……好烫……射死……姐姐了……啊…死了……”甄雯雯颓然瘫倒在秦青的身上,秦青绷紧的身体也无力的落在床上。

    “妈、小秦,你们身上流了好多汗,我帮你们擦擦。”梁雪光着身子就下了床,用热水打湿了毛巾,回到床上来帮秦青擦汗。

    秦青爱怜的用被窝把她包住,微责道:“雪儿,小心着凉。”

    偏过头亲了秦青一下,梁雪甜笑着道:“没事,屋里暖烘烘的。”

    甄雯雯像只小猫一样偎依在秦青怀里娇喘着,秦青爱怜的为她将额头散乱的秀发拨开,柔声问道:“甄姐,累坏了吧?”

    轻轻的摇了摇头,甄雯雯的螓首紧贴在秦青的胸口轻声道:“我都快十二年没尝过这滋味了,而且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快活的一次,小秦,你快活吗?”

    秦青点了点头,柔声道:“甄姐,我也很快活,我也很感激你,尤其是你不嫌脏的用口服侍我。”

    “真的?”甄雯雯的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的神采,略带羞涩的说道:“我也是第一次做呢,我还怕做不好,所以还拿汽水瓶练习了好久,你不会笑话我淫荡吧?”

    “甄姐,我明白你的心思,我怎么会笑话你呢?”秦青低头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柔声道:“你不说我也明白,你是怕我嫌弃你是已经结过婚的,所以想用嘴来讨我欢心,其实你根本不必这样委屈自己,让我都有些心酸酸的。”

    “我没有感到委屈,我是心甘情愿的。”甄雯雯的脸上荡漾着喜悦笑容,轻声说道:“我听人说后面那个洞也是可以用的,你想不想试试,我特地洗干净了的。”

    “甄姐,你真傻。”秦青不由得把怀中的玉人搂得更紧,甄雯雯也静静的偎依在秦青怀里,静静的享受着这分云雨之后的宁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梁雪幽幽的叹息声,秦青和甄雯雯才猛地惊醒过来,抬头望去,只见梁雪一脸幽怨的望着他们。甄雯雯轻轻的推开秦青坐了起来,望着秦青轻声道:“小秦,我们都忘记了雪儿。”听到甄雯雯说出这样的话,秦青心中暗自苦笑不已。

    秦青伸手将有些楚楚可怜的梁雪搂了过来,柔声道:“雪儿,是不是要哥哥操你。”

    “是,我要做一个享受快乐的女人。”梁雪盯着秦青说道,眼睛里闪动着坚定的目光。

    秦青心中不禁一荡,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梁雪小脸一红,美眸一闭,红嘟嘟的小嘴噘了起来,秦青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梁雪立时火热的反应了起来,激情的回吻着秦青。一番口舌之交后,秦青放开了娇喘微微、媚眼如丝的梁雪,将她放倒在了床上,梁雪四肢大张,满脸通红的望着秦青,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此时一切的言语都是多余的,秦青从梁雪的额头吻起,她的眼睛、小鼻子、红嘴唇、雪白的粉颈都留下了秦青激情的热吻;在她诱人的胸部,秦青的嘴唇做了短暂停留,舔、扫、咬、吮等诸般武艺一一使出,梁雪立时口中嘤嘤有声,娇躯也轻轻颤抖了起来,一双玉腿也无措的蜷起、又伸直、再蜷起……,双手也无助的抓紧身下的床单,显得很激动。甄雯雯跪在一旁,轻轻的在梁雪的一只玉臂上抚摸着。

    没过多久,秦青感觉口中的rǔ头挺立了起来,秦青于是不再多做停留,舌头顺着梁雪的胸部下滑,从她光滑的小腹扫过,途中经过可爱漂亮的小肚脐,然后再到达她微隆的阴阜,经过一溜稀疏柔软的芳草,最后直达那诱人的粉红色沟壑。

    两片粉嫩红润的yīn唇紧紧的闭合着,秦青有些口干舌燥,伸手秦青住她的两条粉腿向两边分开,紧紧闭合的yīn唇露出了一条不大的缝隙,秦青的舌头顺着缝隙伸了进去。

    亲得梁雪“啊”的一声,梁雪娇嗔骂道:“你好讨厌,亲人家那里。怪脏的。”

    秦青说:“雪儿小宝贝儿的身上都是香的,哪儿有脏地方。”听得梁雪心里甜甜的。

    秦青伸手分开森林,把嘴贴在秘穴上。在小溪,小豆,及两岸上,辛勤地工作起来。梁雪的小溪泛滥成灾。秦青张大嘴,把流水都咽到肚里。一边吃着,一边嚷道:“雪儿的水好香。”

    梁雪断断续续地哼叫着,无病呻吟着,嘴里不成句子地叫道:“小秦……你真好……舔得我……要疯了……我……受不了……啦……”屁股不安地扭动着,像是兴奋的表示,又像是极力的躲避。一双手无助地抓着床单,美目闭着,一脸的羞红。

    秦青笑问:“小宝贝儿,你舒服吗?舒服就叫出来。”

    梁雪叫道:“……好舒服……舒服死了……你好……好厉害……我服……你了……”

    秦青问:“你还骂我吗?”

    梁雪说:“不……不……”

    秦青说:“那你叫点好听的,我听听。”

    梁雪犹豫一下,才叫道:“亲爱的……亲哥哥……你搞得雪儿……好爽……快点……快点……来吧……”秦青说:“雪儿,来是什么意思?”

    梁雪说:“亲哥哥……快……快插进去……好痒呀……”

    秦青得意地放下她的身子,挺着大ròu棒,向ròu洞凑去。ròu洞水汪汪,床都湿了,大guī头分开花瓣,向里进军。

    梁雪皱着眉,呻吟着:“亲哥哥,慢点……有些疼呀……”

    秦青拔出ròu棒,在流水上沾了沾,重新入洞,guī头真象guī头一般,慢慢地,一伸一缩的。为了让她放松,秦青伏下身子,把舌头伸入梁雪嘴里,两手玩着奶头。

    梁雪很乖,知趣地啯着大舌头。那温热,痒丝丝的感觉,使秦青全身舒适。

    过了一会儿,秦青开始抽动,插得很慢。每次都把guī头拉到穴口,再缓缓而入。

    梁雪眉头舒展,秦青放开她的嘴,梁雪便舒畅地哼叫起来:“啊……唔……好呀……好美呀……啊……好舒服……”秦青两手支床,用力的插着,mī穴把ròu棒夹得紧紧的,好象不许它猖狂,但大ròu棒威力无穷,mī穴只好挺着,让它随意干着。

    秦青把mī穴插得唧唧作响,小腹撞出啪啪声。他也半睁眼睛,感受这美女的美妙,嘴里不时问:“小宝贝儿,舒服吧?操得好不好?”

    梁雪全身扭动着,嘴里不时答:“好……好极了……你是……大英雄……你有本事……快……快……这下……好重……呀……”

    秦青插了一阵,令梁雪换个姿势。在秦青的指挥下,梁雪翻身跪下,上身前伏,把屁股撅起来,梁雪嘴里嚷着:“不好,这姿势好丑。”

    秦青一边帮她摆姿势,一边哄道:“谁说的,这姿势最好了。女人最美最动人。”

    摆好之后,看得秦青一呆。以前,他经常让林雪茵和林雪贞做这个姿势。她们是丰满型的,大屁股雪白滚圆,在这个背景下,mī穴与屁眼,其造型与颜色,分外诱人。

    梁雪也是丰满型的,比倩辉差点,但多了青春气,弹性更佳。那淡色的小屁眼儿,不时缩着,红嫩的花瓣在密林里若隐若现,密林上挂着露珠数点,盈盈欲滴。那裂缝随着梁雪微微的摆动,一合一开的。

    秦青脑袋一热,抱住迷人的屁股,把嘴再次贴了上去,在屁股上贪婪地亲吻着,在屁眼上沈醉地留连着,在腚沟里反反复复轻轻重重地耕耘着,开发着,投入全部的热情,全部的心血。

    动作很剧烈,技巧很高超,这下可要了梁雪的命了,她大声浪叫道:“啊……亲哥哥……快点插吧……雪儿求你了……”

    秦青得意地问:“我要操你Bī,你让操Bī吗?”

    梁雪羞得不答,秦青又低下头,玩命地工作。梁雪受不了,大叫道:“亲哥哥……你操吧……我让你操Bī……”说到此,声音小如蚊哼。

    秦青明明听见了,他却说:“小宝贝儿,我没听见,大声点,再说一遍。”

    梁雪无奈,大声骂道:“秦青……你这个王八蛋……快来操我的Bī吧……我让你操Bī……操我吧……”秦青哈哈的笑了,他跪在她身后,把ròu棒一对口,屁股一挺,滋的一声,全根皆入。一边插着,一手摸nǎi子,一手在她的屁股上轻拍着。这屁股真光滑,像是大西瓜。

    秦青狠狠地干着,梁雪爽得呻吟,娇呼,浪叫,粗喘,淫声浪语,什么都有了。秦青顿时有一种征服的自豪感。

    梁雪的ròu洞也是妙品,紧,嫩,滑,暖。大jī巴放里边,四肢百骸都爽得发软。这梁雪真是尤物,她以前男友周平真是没福,这样的美女都不会享受。秦青很兴奋,ròu棒快如风雨,插得梁雪叫声不断,nǎi子狂摆,屁股肉直颤,不到三百下,梁雪又高潮了,秦青还没过足瘾呢。

    梁雪说:“亲哥哥……你……好棒……真不简单……我也想干你……”

    秦青说:“说不定谁干谁呢。”他把身子往床上一躺,说道:“上来吧。”

    梁雪脸带红霞,两眼如水,跨在秦青身上。秦青把着ròu棒,帮她套进去。之后,梁雪半闭美目,双手按着秦青的胸膛,笨拙的一起一坐着。长发飘飞,小嘴微张,不时地哼着,想到自己在上边,在干男人,心里得意洋洋,俏脸上露出笑意来。

    秦青见两只nǎi子弹跳不止,伸手抓着,玩着。享受着摸喳的乐趣,下身有时往上挺,配合梁雪的动作。mī穴套着这样的大家伙,有点吃力。还好,梁雪水分充足,一切从陌生到熟悉。梁雪经过锻练,越来越专业了,小腰越发的灵活,大屁股越发的会摇了,心里的得意劲儿更大了。

    秦青见她高兴,就问:“雪儿呀,操Bī好不好?”

    梁雪欢呼道:“真美呀……操Bī真好……活这么大……才知道滋味……以前真是……白活了……”

    秦青说:“那么你是心甘情愿被我操了?”

    梁雪哼道:“……是我把你给操了。”说着,格格地浪笑了。

    秦青搂着她的屁股,使劲挺着。这样玩了一会儿,梁雪力气减弱,动作也慢了。

    秦青抱着她一翻身,狠狠地干着,又是二百多下,操得梁雪“胡说八道”起来。

    当秦青shè精进洞时,梁雪紧紧抱住他,大叫道:“好热呀,烫死我了……你操得我好美呀……”

    “来,擦把脸。”一旁的甄雯雯见二人战罢,她用毛巾帮秦青擦了擦脸,这种温柔的滋味让秦青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自己的母亲也曾这样拿着热毛巾来温柔的帮秦青擦脸。

    秦青心中一热,不由将甄雯雯紧紧的抱住了,她吃了一惊,然后马上释然,羞涩的小声道:“你还要吗?那就让姐姐再服侍你一回吧。”说着她就伸手下探,臀部稍稍抬起再坐下,就已经把秦青的小弟弟重新纳入了一个温暖无比的所在。

    “不,这样就好了。”秦青知道甄雯雯是误会自己了,秦青也不多说,抱着她躺倒在床上。

    这时候梁雪终于从高潮的余韵当中清醒过来,脸红红的从背后抱住了秦青,小嘴贴在秦青耳边道:“小秦,你好厉害啊,我都差点以为自己死过去了。”

    秦青哈哈一笑,俏皮的道:“嘿嘿,还早着呢。”

    “小秦……”梁雪娇小的身躯从背后紧紧的贴住了秦青,她的小嘴呼着热气在秦青耳边道:“小秦,一会我还想要!”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先睡吧。”

    母女两人同时轻嗯了一声,娇躯紧紧的贴住了秦青,像三明治似的把秦青夹在了当中。不一会儿,母女两人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而秦青却是思绪万千,一会儿兴奋,一会儿自责,带着一种矛盾的心情,不知不觉的沉睡过去……

秦青的幸福生活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秦青的幸福生活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秦青的幸福生活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雄的故事贵女不承欢夫君是朵白莲花校园重生之敛财商女灭虚宠物小精灵之阿玄绝世传承影后自强女老板的透视保镖蚀宠娇妻逆战帝心红楼一梦之凤鸣朝阳万古第一宗门修仙之一世万花淫荡少妇系列合集无上神国精神审判者护花怪侠都市行真魔道傻妻闯江湖西游之县令崛起真魔杨家野史遮天武帝奔命裙钗黑暗魔主黑暗帝国之无敌神尊无敌谪仙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携美游江湖所写的秦青的幸福生活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秦青的幸福生活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