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秦青的幸福生活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疯狂了一夜,秦青突然有点尿急,醒来向身旁一看,梁雪不在房间。(请牢记我们的 网址Www.ilerecords.com)上卫生间出来后,秦青看了眼床上那jīng液斑斑,瞄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原来都早上七点了。

    今天是星期四,还要上学,想到昨晚不回去,林雪茵打了不少电话来。于是回了一个电话,林雪茵问秦青一夜去哪里了,秦青说放学后带一个伴儿回去,林雪茵就知道秦青又勾上良家妇女了,出于对秦青个性的了解,林雪茵并不追问。

    秦青挂了电话,微微一笑,轻轻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一股扑鼻的菜香跑入秦青的鼻孔,秦青来到厨房门口,背靠着墙壁,看着梁雪穿著一身睡衣在忙碌着。

    “啊……青儿,我在做中饭呢,别捣乱!”梁雪看到握住她双乳的人是秦青,对秦青继续说道:“怎么现在就起床了,昨天你疯了一夜,我还以为你要中午才能下床呢?”

    “饿了!”秦青把头枕在梁雪的肩头撒娇起来,双手开始慢慢揉搓,“雪儿,你好风骚啊,居然没有穿乳罩啊!”

    梁雪没有响应秦青的话,只是用手指在秦青额头上点了一下,“谁让你昨天晚上那么疯……青儿,别闹了……你不是饿吗,让我给你做菜啊,过一会儿就可以吃了上学去……青儿,你别这样啊……”梁雪本想将手的手拉开,可是秦青的手牢牢地捏着她的乳肉,她只能哀求秦青。

    “不是肚子饿,是……”秦青把嘴贴在了梁雪的耳边,轻轻嘶语道:“大jī巴饿了!它现在急需要补给营养,雪儿快帮帮我的大jī巴吧,否则它会被饿坏的,那个时候你就后悔不及了!”说着秦青用jī巴顶了顶梁雪的屁股。

    “谁会后悔不及啊……你怎么什么都没穿啊?”梁雪本能地把手向后一抓,立刻把秦青的jī巴握在手心,明显的肉感让她回头一看,只看到正赤身裸体地从她身后抱着她,“快回去穿衣服!”

    “不要啊……雪儿,现在家里没有别人,再说了,我的jī巴真的饿了,要不让它先吃上一顿,我再回去穿衣服?”见到梁雪没有把手抽回去,秦青就双手握着梁雪的双乳,屁股一前一后慢慢挺动,让jī巴在梁雪的手心活动,还轻声说道:“嗯……这样虽然比不上肏进梁雪的Bī,但是也蛮爽的啊!”

    “你……”梁雪气恼地把手收了回去。

    “雪儿,jī巴现在真的需要找地方进去啊?”秦青自然不会以为梁雪真生气,继续哀求。

    “我现在在炒菜,你是成心来打扰我是不是?”梁雪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抵抗,背靠在秦青怀里。

    “雪儿,求你了。”秦青轻轻地摇摆着身体,梁雪的身体也随秦青一左一右小幅度摆动。

    梁雪侧过头媚眼瞪了瞪秦青,“你还让不让雪儿上班……”

    “就一下!”秦青笑着在梁雪脸上吻了一下,“我昨天在雪儿成熟的魅力的体内shè精五次。雪儿,昨天你高潮了几次啊,是不是很爽快啊?”

    梁雪的脸上立刻爬上羞云,她侧过头迎视着,嘟起嘴唇,在秦青的脸上轻轻吻下去,“我昨天高潮的次数记不清了,但是……但是,我却知道自己很爽快的!”

    “我会继续让雪儿爽快的!”秦青响应着梁雪。

    “你这个丑东西,每次shè精至少要在梁雪的身上抽插四五百下也不考虑人家下身受不受得了你不下千次的抽插。”梁雪一把抓住秦青的jī巴,手里虽然有点力道但是还是很小的。

    “哎哟……雪儿,你轻点啊,jī巴要断了!”秦青很夸张地哀求道,“没那么多的,我一般只抽插两千多下就在你体内射了。”

    “哼,断了才好,省得你以后再用它害人!”梁雪嘻笑道。

    “我坑害谁了?”秦青感到jī巴在梁雪的手心变得更大了,于是侧头含主梁雪的耳垂,“再说了,雪儿你舍得把它折断吗?”

    “当然是我!我就是不让你得逞,不让你这个丑东西能肆意进入我的……我的身体!”梁雪显然已经把事情看得很清楚了。

    “Bī,雪儿的下身,我可以称之为yīn户、桃源洞、嫩Bī……但是,梁雪只能用‘Bī’来形容你的生殖器官……而你嘴里的‘丑东西’,以后要改口为‘大jī巴’或者‘大ròu棒’。”秦青帮梁雪更正道。

    梁雪或许是因为已经成为秦青女人的缘故,对秦青的话也没有顶撞,只是白了秦青一眼,“我真是上辈子作孽了……嘻嘻……”说道最后,梁雪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

    “雪儿。你应该是上辈子做了善事,这才有遇上我,就像我积善千年的荫德,才遇上你一样!”秦青说道。

    “哼!”梁雪轻哼了一声,“你发狂的样子,就像……”

    “就像你要强奸我一样?!”秦青故意调侃地说道。

    “我强奸你?”梁雪低头看了一眼秦青在她胸前活动的双手,感叹道:“或许我梁雪真是上辈子做善事了,老天这才让你来强奸我,让我知道,人生原来还有如此美妙的事!”她的小手在秦青的jī巴上开始慢慢套弄。

    “雪儿,我受不了了!”秦青在梁雪的耳边下达了最后的命令。

    梁雪手握着秦青的jī巴,自然知道秦青现在的处境。她没好气地白了秦青一眼,把手抽了回去,冷冷地说道:“我现在要炒菜。青儿,你可不要像昨晚一样再强奸我啊,因为一会我们还要去学校的”说着,梁雪拨开了秦青的手,继续开始炒菜。

    既然梁雪已经这样暗示了,秦青只能再一次霸王硬上弓。

    秦青蹲下身,两手握住梁雪的脚踝,把头钻进了梁雪的睡裙。

    “嗯……”梁雪轻声呻吟着,感受着秦青的舌头沿着她的长腿一路吻上来。她颤抖着想夹紧双腿,但是被秦青用双手阻止了。

    秦青吻着梁雪的大腿内侧,一路往上,很快,鼻子碰到了梁雪的屁股,抬头一看,惊呼了一句:“雪儿,你没有内裤啊……”

    “我本想做完中饭洗澡的,不想你现在就起床了!再说了,我不穿乳罩和内裤,还不是便宜你了!”梁雪略带羞涩地为自己辩解。

    秦青两手搭在梁雪的两个股瓣上,将她两瓣肥美的屁股瓣向两侧拉开,将口鼻顶入梁雪深深的股缝里。梁雪这时候也很配合秦青,自觉地让两腿分得更开一些,并绷得笔直。她现在已经停止一切关于中饭的活动,两手支撑着橱柜的边缘,低下头,让秀发遮住脸庞,张开嘴,亲微喘息着。

    秦青的鼻子顶着梁雪的粉红的屁眼,伸出了自己的舌头,让舌头在梁雪yīn户上来回舔着,嘴里口齿不清地说道:“雪儿,你的阴毛好软啊,秦青的舌头慢慢来给你清理!”

    “哦……”秦青很“不小心”的状况下,舌头一下子钻进了梁雪暖暖的Bī洞,梁雪不由自主地轻呼了一声。

    虽然是“不小心”,但是秦青并没有要缩回舌头的意思。秦青用舌尖一会儿在梁雪的yīn道壁上刮一番,一会儿又调皮地用舌尖去顶梁雪渐渐坚挺起来的yīn蒂。

    “嗯……嗯……青儿……好秦郎……我……我好舒服啊……”梁雪紧咬着下唇,不停呻吟着,嘴里断续嘣出一些字,“好……好哥哥……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美妙过……哥哥……哥哥是第一个用舌头……用舌头舔雪儿Bī的人……雪儿的Bī以后只让哥哥用舌……用舌头肏……哎哟……啊……秦郎不但……不但大jī巴厉害……舌头也厉害……雪儿……雪儿爱死你了……秦郎……秦郎……”

    秦青很是高兴地用舌头在梁雪的Bī洞里搅动。秦青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完全占据了梁雪的身心。在梁雪的内心,秦青已经是她生命真正的男人。

    “雪儿,让我完全占据你的心灵啊!”秦青把沾满yín水的舌头吸入口里。

    秦青站起身,将梁雪的睡裙下摆提到她腰间,两手压着梁雪的腰肢,不让睡裙滑落下去。秦青低头看了一眼梁雪白嫩的屁股,饥渴地舔了舔嘴唇,顶了一下自己的屁股,让大jī巴穿过梁雪的股间直抵梁雪的桃源洞洞口,大guī头在梁雪的肉缝上来回滑动着。

    “青儿才是雪儿的哥哥,是雪儿的亲老公!”梁雪激动地说道。

    “好,雪儿就是我的好妹妹,好老婆!”对于梁雪这么一个讨人欢喜的尤物,秦青自然得顺着她、宠着她了。

    “好的……妹妹……妹妹完全听哥哥的……完全听亲老公的……雪儿从今以后百分之百的属于哥哥……好老公………”

    秦青听着梁雪的话语情欲更是高涨,兴奋地赞扬:“雪儿,我太喜欢你了。你是我的好雪儿,是哥哥的好妹妹,是老公的好情妇……昨晚哥哥一直沈迷在妹妹的肉体上,现在……现在哥哥发现妹妹的小嘴也能让哥哥爽快,给哥哥精神的慰藉。雪儿,你说说看,要哥哥怎么来疼你?”

    “来,肏雪儿吧!”梁雪向秦青发出了激情的邀请,“妹妹要哥哥狠狠地肏妹妹……哥哥……你不是说要‘疼’妹妹吗……那快来肏妹妹吧……让妹妹的Bī被你的大jī巴肏疼起来……哥哥不要怜惜妹妹……狠狠地肏吧……”

    秦青微微一笑,双手紧紧掐住梁雪的细腰,屁股猛地向前一挺,大jī巴裂开Bī缝,直捣黄龙,一插到底。

    “啊!”

    秦青和梁雪都向后仰起头。

    “哥哥……哥哥的大jī巴,实在……实在是……妹妹好舒服啊……哎哟……啊……”梁雪实在想不到一个形容词来形容秦青那快要将她身体刺穿的大jī巴,只能内心的感觉说出来。

    一直接触空气的jī巴现在进入了梁雪那暖暖的嫩Bī里,整个人一下子爽朗起来,精神了不少。秦青闭上眼,感受着梁雪yīn道壁夹着jī巴的力道,感觉到梁雪Bī内的嫩肉的温度的异样。

    “哥哥……老公……你动……动起来啊……”梁雪轻轻摇摆起屁股,同时哀求秦青。

    “雪儿,你的Bī太棒了!”秦青很是直接地褒扬道。的确,玩了不少的女人,秦青发现女孩的yīn道虽然狭窄,但是却少了一份灵性。算上梁雪,秦青玩过不少成熟少妇了,她们的Bī都能挤、揉、吸、夹,肏起来让秦青格外销魂。

    “那……那哥哥就继续努力……不要……不要怜惜妹妹的……”听到秦青的褒扬,梁雪的话语中明显带有高兴的情绪。

    秦青感到梁雪的Bī里阻力越来越大,不禁加大了力道,越抽插越狠,梁雪的屁股上的肥肉被秦青撞的涟漪般荡开,很是美妙。

    “雪儿,你知道吗,我玩过不少的女人,其中有你这般成熟的美艳少妇,也有十六七的妙龄少女,你的嘴是最讨哥哥喜欢的。”秦青居高临下,欣赏着自己的大jī巴在梁雪的股缝下时现时没,看着梁雪粉红的屁眼的菊皱一张一翕。秦青把手移到梁雪白白的屁瓣上,像对待她乳房那样又揉又捏起来。

    “哦……是吗……妹妹太高兴了……哥哥……哥哥能玩到那么多女人……好厉害啊……妹妹好骄傲……好自豪啊……哎哟……”梁雪现在根本没有理会秦青的其她女人,“哥哥……妹妹会做好你的情妇的……哥哥……哥哥……不管有多少女人……都不能……不能不要妹妹啊……”

    “啪!”秦青的手掌拍打在梁雪的股瓣上,留下了五个清晰的指印。

    “啊!”梁雪痛呼一句,扭头看着秦青,小嘴微张,什么都没说,但是被情欲充斥的眼睛似乎在问秦青打她的原因。

    “雪儿,你这样的尤物哥哥会放弃吗?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哥哥没有信心啊?”秦青接着打起梁雪的股瓣。

    “啊……啊……妹妹知道错了……妹妹……妹妹愿意接受哥哥的惩罚……”

    梁雪的对秦青甜甜地笑道,只要秦青不抛弃她,所有的惩罚她都不会在意的。

    “啊……哎哟……啊……哥哥……哥哥的jī巴太大了……妹妹……妹妹快受不了了……哥哥太……太强了……老公……你太强了……哥哥是……哥哥是妹妹的强悍老公……啊……啊……妹妹上……上天了……”梁雪在秦青的冲刺下终于高潮了,秦青这个时候也毫不怜悯地把大jī巴捣进梁雪的子宫,放弃坚持,将子孙源源不断地排进梁雪的子宫。

    “太……太舒服了……哥哥……秦哥哥……你是……是雪儿的好哥哥……雪儿的亲老公……”梁雪的话没有说完,实在站不住了,双腿一软就要跪下去。

    秦青一把搂住梁雪的细腰,把梁雪扳过来,让梁雪面部朝秦青。“雪儿,以前没有玩过这样的姿势?”秦青明知故问,笑看着梁雪。

    梁雪脸上布满红晕,对秦青点点头,“妹妹是第一次被从后面……哥哥,现在干什么去啊?”梁雪看到秦青把她抱起来,立刻两手环住秦青的脖子,疑惑地问道。

    “回房间,让你好好休息一下!”秦青一手托着梁雪的后背,一手环抱着梁雪的双腿,向房间走去。

    “呵呵……雪儿,这里还有许多招式,以后慢慢和你玩。不过话要说回来,以后我再这样从你身后肏你,你要学狗叫啊,因为女前男后就是‘狗交’。”秦青搂着梁雪,向房间走去。

    “汪、汪、汪……”不枉秦青对梁雪格外期待,她现在居然狗叫着响应。

    “乖,真是我好乖乖!”秦青给梁雪一点赞扬,相信她得到秦青的赞美之后会做得更好的。

    “哥哥,你放妹妹下来吧,妹妹自己走!”梁雪看到秦青抱她走上楼梯,心疼地要自己走。

    秦青自然不会让梁雪下来,轻笑道:“雪儿,秦青现在可是高三的男生了,你这点体重我还是可以坚持的。再说了,你要是自己走上楼梯,你Bī里的jīng液会滴落在地上,让你耗时间来清理—而且我也不想雪儿子宫内的jīng液都白白浪费,雪儿将来还要为哥哥生小孩的哦!”

    “你啊……你不是还能再制造很多吗,有必要这么珍惜?”梁雪为了提高自己受孕的机会,也就打消了原先的念头,但还是出口调侃。

    “再多那也得珍惜啊!”秦青笑着说道,“要是我的每个女人都不珍惜,我即便制造再多的jīng液也不会有机会肏自己的小孩啊!”

    “哥哥,你其她的女人也是你的情妇吗?”现在梁雪终于有心情来理会秦青的其她女人了。

    “是啊!”秦青打开门,走进去,让梁雪躺下,“今晚我就带你去见她们,以后你搬过去跟我们一起住。”

    “这么说哥哥在学校经常跑出去玩就是……”梁雪看着,眼中闪过睿智的光芒,“哥哥的成绩一直很好,所以妹妹虽然知道这些事一直没有过问,照哥哥的话,哥哥溜出学校不是去玩了,而是去和情妇……”

    秦青摇摇头,笑道:“当然是玩了,只不过是玩情妇而已。”说着手掌在梁雪的乳肉上捏了一把,“好梁雪,现在我不是一样玩着你吗?”

    “哥哥,我好热啊!”梁雪表情妩媚、眼神暧昧地看着。

    “愿为雪儿效力!”秦青眉头一抖,“雪儿,你放心,我给你去热!”

    “哥哥,你来吧!”梁雪纯情地看着秦青,明清的眼神表现出内心的渴望。

    秦青用手揉了揉梁雪的红艳的奶头,侧耳在梁雪的耳边细声地说道:“雪儿,我是绝不会暴殓天物的,我要让雪儿彻底在我的胯下沉沦。”

    秦青挺直身体,一用力,已齐根到底。

    梁雪的yīn户中,像小羊羔似地猛吸猛吮着秦青guī头,弄得大宝贝又酸又麻,舒服极了。

    “青儿,你慢慢地,雪儿会让你满足的。”梁雪柔声说道。于是,秦青把宝贝送进又提出,以适应梁雪的要求。

    “哦……哦……秦哥哥……雪儿美死了……用力……”

    “好美啊……雪儿……你的真好……青儿干得我好爽啊……”

    “哦……好美呀……好老公……干得雪儿美死了……雪儿的mī穴好舒服……”

    “好雪儿……谢谢你……我的美穴雪儿……我的宝贝也好舒服……”

    “嗯……嗯……哦……好舒服……秦哥哥……雪儿的好老公……啊啊……你弄得雪儿美死了……啊……啊……哦……哦……雪儿要泄了……”

    平日视男人如无物的梁雪,今天竟如此放肆地“叫床”,淫声艳语刺激得秦青更加兴奋,抽插更用力了,也更迅猛,梁雪一会儿就被秦青弄得大泄特泄了,而秦青却因天生的性欲和性能力都奇高奇强,耐力偏又异常持久,又经过这么多美女这些日子来的磨练,已经掌握了一整套真正的性爱技巧,知道如何控制,所以离泄精的地步还远着呢。

    梁雪泄了以后,休息了一会儿,将秦青从她身上推了下来,亲了秦青的大宝贝一下,说:“秦哥哥,好宝贝,真能干,弄得雪儿美死了,你先休息一下,让雪儿来弄你。”

    梁雪让秦青躺在床上,她则骑在秦青的胯上,双腿打开,将秦青的宝贝扶正,调整好角度,慢慢地坐下来,将宝贝迎进了她那迷人的花瓣中,开始有节奏地上下套弄起来。一上来必紧夹着大宝贝向上捋,直到只剩下大guī头夹在她的yīn道口内。一下去又紧夹着大宝贝向下捋,直到齐根到底,恨不得连秦青的蛋也挤进去,还要再转上几转,让秦青的大guī头在她的花心深处研磨几下。

    梁雪的功夫实在太好了,这一上一下刮着秦青的宝贝,里面还不停地自行吸吮、颤抖、蠕动,弄得秦青舒服极了。她那丰满浑圆的玉臀,有节奏地上下乱颠、左右旋转,而她的那一双豪乳,随着她的上下运动,也有节奏地上下跳跃着,望着梁雪这美妙的乳波臀浪,秦青不禁看呆了。

    “秦哥哥……美不美……摸雪儿的奶……儿啊……好爽……”

    “雪儿……好舒服……雪儿……青儿要泄了……快一点……”

    “别……别……青儿……秦哥哥……等等雪儿……”

    梁雪一看秦青的屁股一直用力向上顶,越顶越快,知道秦青要泄了,就加快速度起伏着,秦青的宝贝也被夹紧了许多,一阵畅意顺着精管不断地向里深入,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种无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到了秦青全身,然后聚集到了脊椎骨的最下端,酸痒难耐。

    秦青再也把持不住,宝贝做着最后的冲刺,终于像火山爆发一样,精关大开,一泄如注,乳白的jīng液直射入梁雪的子宫中,秦青整个人软了下来。梁雪经过这一阵子的“翻身作主”主动攻击,也已经到了泄身的边缘,又经秦青那喷礴而出的阳精汹涌而至,对她的花心做最后的致命的“打击”,再也难以控制,终于也又一次泄身了。

    两人这一次“大战”,都达到了颠峰。

秦青的幸福生活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秦青的幸福生活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秦青的幸福生活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雄的故事贵女不承欢夫君是朵白莲花校园重生之敛财商女灭虚宠物小精灵之阿玄绝世传承影后自强女老板的透视保镖蚀宠娇妻逆战帝心红楼一梦之凤鸣朝阳万古第一宗门修仙之一世万花淫荡少妇系列合集无上神国精神审判者护花怪侠都市行真魔道傻妻闯江湖西游之县令崛起真魔杨家野史遮天武帝奔命裙钗黑暗魔主黑暗帝国之无敌神尊无敌谪仙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携美游江湖所写的秦青的幸福生活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秦青的幸福生活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