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秦青的幸福生活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

    这一睡直到次日天大亮,秦青才悠然醒来。(免费小说请牢记Www.ilerecords.com)

    秦青看见伏压在身下春梦中的林雪茵,和自己赤裸裸的缠绵地互拥在一起。想起昨夜那销魂蚀骨的欢愉,翻云覆雨的一幕,若非此刻林雪茵粉妆玉琢柔肌滑肤的胴体,一丝不挂的压在身下,紧小的mī穴仍噙含住自己软缩如绵的宝贝,秦青真不敢相信他梦寐以求的事情,竟然变成了现实。

    秦青星目含情脉脉地看着美梦正酣的林雪茵,她羊脂白玉般的香腮艳红迷人,且仍然隐现春意宛如海棠春睡,并且林雪茵此刻在睡中似是梦到了什么美事,娇颜梨涡浅现莞尔一笑。这笑容再加上林雪茵妩媚撩人的玉靥,实是令人心旌摇荡,难以自持。

    秦青欲火腾升,情欲勃发。他那在林雪茵销魂ròu洞中休息了一夜的宝贝,又恢复了勃勃生机,一下就硬梆梆地将林雪茵犹湿润的yīn道塞得满满的、饱饱的、胀胀的,没有一处没被贴到。

    秦青立刻急不可待地抽插起来,被他插醒的林雪茵,睁开亮丽的美眸娇媚地一看秦青,柔声道:“宝贝,弄了一夜还没够啊。”

    秦青边抽插边道:“弄一夜怎么够,就是弄一辈子我也不够。”

    林雪茵芳心甜甜的,她俏脸微红,娇羞地嫣然一笑道:“那你就尽情地弄吧。”

    俩人休息了一夜,现在是精力充沛,干劲十足。

    秦青是奋力挥舞着他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宝贝,在林雪茵温暖柔软的肉穴中恣意地横冲直撞。一股接一股美妙甜美的销魂快感,自宝贝与嫩穴四壁的摩擦中油然而生,波涛汹涌地袭上俩男女的心头,涌遍浑身。

    林雪茵舒爽得晶莹如玉的香腮绯红一片,春色撩人,媚眼微启,樱桃小嘴只张,莺声燕语,不绝于耳。她粉臀只扭,玉腰只扭,纵体承欢。

    秦青俊面涨红,微微气喘地更为用力地狂抽猛插着。

    两人下体阴阳交合处,林雪茵肥厚艳红的大yīn唇,及肉穴口绯红柔嫩的小yīn唇,被宝贝抽插得一下张开一下闭合,恍如两扇红门翕张不已,而乳白色的aì液好象蜗牛吐沫,自肉穴中滴滴只下。

    两人如胶似漆,曲尽绸缪地不知鏖战了多久。林雪茵平坦光滑的玉腹忽地向上一挺,白腻浑圆的肥臀急摇,红唇大张“啊”地浪叫一声,一股滚烫的阴精自肉穴深处涌出,她畅快地达到了高潮。

    秦青guī头在这阴精的冲击下,腰背一酸,心头一痒,阳精直射而出。

    泄了身的两人微微气喘地缠抱在一起。过了好一会儿,林雪茵看见外面太阳已经老高,立刻道:“青儿,快起来,太阳都老高了。”

    秦青道:“不,我才不起来,茵儿。”

    林雪茵一愣,道:“茵儿?”

    秦青抱住她道:“对,你就是我的茵儿,我的娘子。”

    林雪茵心中一甜,道:“好,林姨依你。快点起来。”

    秦青嘟起嘴道:“我不是说过不起床的嘛!”

    林雪茵道:“你怎么不起来?”

    秦青初尝这人间美妙无比的肉味,食髓知味,淫兴丝毫不减。他手仍然握着林雪茵酥胸上,那一对肥大白嫩的肉球道:“茵儿,我们今天不下床了,一天都呆在床上好吗?”

    林雪茵杏眼关切地看着道:“宝贝,你是不是累了,想在床上休息,都怪我不好。”

    秦青道:“我不是累了,我是想……”说到这他手伸到林雪茵桃花胜境,轻轻地爱抚,俊脸邪笑望着林雪茵。

    林雪茵隐隐知道他的用意,她娇躯扭了扭,粉面微红道:“又乱摸,不下床,干什么?”

    秦青笑道:“我们在床上行鱼水之欢呀。”

    林雪茵想到要在床上交欢一整天,不由春心一荡,白腻的玉颊泛起红潮,剪水双眸娇羞地一看秦青道:“那怎么行,待会你父亲回来怎么办?再说你明天还要上学。”

    秦青道:“就是明天要上学,才要好好把握今天,我父亲他还把这里当家吗?茵儿,这就是我们的爱巢。”

    林雪茵柔声道:“好,好,我答应你。”就在此时秦青腹中传来饥饿的“咕咕”的叫声,林雪茵道:“青儿,是不是饿了。”

    林雪茵道:“啊,青儿快起来,我去煮饭给你吃。”

    秦青道:“不,我不吃饭。”

    “那你要吃什么?”

    秦青微笑道:“我要吃奶。”他一口噙含住林雪茵珠圆小巧腥红的rǔ头吸吮起来。

    林雪茵道:“傻孩子,我现在这哪有奶给你吃啊,乖,宝贝让我去做饭。”林雪茵软言温语劝导好一会儿,秦青仍是我行我素吸吮着林雪茵的乳珠,就是不依。

    林雪茵想了想,俏脸微微羞红,轻柔地道:“青儿你不是说要呆在床上一天吗,若不吃饭,等一下哪来的力气……”说到这,出于羞怯令她难以继言。

    秦青最喜欢看林雪茵醉人的羞态,他故意问道:“等一下哪来的力气做什么,茵儿你怎么不说了。”

    林雪茵娇腻地道:“你知道还问我。”

    秦青道:“我就是不知道才问吗,你说呀。”

    林雪茵又轻又快地道:“你不吃饭,哪有力气来插茵儿,满意了吧,小坏家伙。”林雪茵明眸娇媚地白了眼秦青,白腻的芙蓉嫩颊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娇艳如花。

    秦青星目陶醉地凝视着林雪茵,衷心地赞叹道:“我的好娘子,你真美。”

    林雪茵芳心十分甜蜜,她轻轻一笑道:“宝贝,这下该让我起来了吧。”

    秦青道:“茵儿,你要快点。”

    “嗯。”林雪茵秀腿一着地,刚站起,下体忽传来一阵火辣辣的裂疼。她黛眉一蹙,“哎哟”娇嘀一声,娇躯又坐到了床上。

    秦青紧张地问道:“茵儿,你怎么了。”

    林雪茵娇容微红道:“没什么,可能是太久没弄了,有点疼。”

    “那我去给你弄早餐吧。”

    “不,还是我去,你等一下就好了。”林雪茵低头一看下体,只见下体黑长的阴毛湿淋淋的胡乱散贴在肉阜上,肥厚艳红的大yīn唇大大的向两边翻出,嫣红细薄的小yīn唇犹微微张开着,现出一手指大小的圆孔。

    她暗惊道:“怎会这样,就是当年破瓜也没有这样啊。”她细细一想道:“是啊,自己从未被青儿这么大的宝贝插过,又从未弄过如此久,从昨夜到现在共弄了五次,也难怪会弄成这样。”她坐了一会儿又挣扎着站了起来,起身穿衣出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端回来了一碗营养桂圆参汤道:“青儿,是参圆,快来吃。”

    秦青道:“我不想吃了。”

    林雪茵道:“说好了的,怎么又不吃了,来,乖宝贝,要不我喂你。”

    秦青道:“你喂我,好,我吃。”

    林雪茵端着参汤背靠着床头坐在床上,秦青头压着林雪茵温暖柔软的大腿,让林雪茵喂他吃。

    林雪茵用调羹弄起人参、桂圆、莲子等放在嘴边轻轻地吹着,然后尝试了下不烫了,才喂给秦青吃。秦青吃了粒后,林雪茵又弄起一粒正待喂给他吃,秦青道:“茵儿,你吃吧。”

    林雪茵道:“我不饿,你吃了我再吃。”

    秦青道:“不吗,你不吃,我也不吃了。”

    林雪茵又是无奈又是心喜地道:“好,我吃。”就这样两人你一口我一口,俩情融洽地吃完了三碗参汤。

    吃了汤圆,秦青就欲翻身而上,林雪茵阻止道:“青儿,现在不行。”

    秦青道:“为什么?”

    林雪茵道:“刚吃了饭就弄,会有伤身体的。”秦青只得做罢。

    过了一会儿,秦青等不急地道:“茵儿,可以了吧。”

    林雪茵道:“才过了一会,还不行。”

    秦青道:“那还要多久?”

    林雪茵道:“至少还要半个小时。”

    “啊,还要半个小时。”秦青噘起嘴道:“这么久。”

    林雪茵捧起他的脸,嫣红温软的香唇在秦青嘴唇上极其缠绵地一吻,她粉颊微微酡红,美眸情意绵绵地望着秦青道:“宝贝,不要急,到时茵儿随你怎么弄都行。”

    这一吻吻去了秦青心中的怨气,他道:“那我先玩玩你的乳房总可以吧。”

    林雪茵娇声道:“你这孩子就是贪,不弄我这,就要弄上面,一点都不放过茵儿。”

    秦青笑道:“谁叫茵儿你长得这么美。”他解开林雪茵纯白的睡衣,傲然挺翘在羊脂白玉般酥胸上,丰硕圆润的豪乳,温软滑腻胜似塞上酥。

    秦青一口饥饿地将雪白温软的玉乳含了个满口,然后他含住乳房嫩滑的柔肌,边吸吮边向外退。直到嘴中仅有莲子大小的乳珠,秦青遂噙含住rǔ头如饥似渴地吸吮起来,不时他还用舌头舔着环绕在乳珠周围粉红的乳晕,他手也没歇着,在另一丰乳上恣意地揉按玩弄着。

    林雪茵被他弄得心旌摇荡,乳房麻痒不已,呼吸不平。秦青愈弄淫兴愈增,他将舌头抵压住rǔ头在上面打圈似的舔舐着,不时还用牙齿咬住乳珠轻轻地磨咬几下。他揉按另一豪乳的手在更为用力揉按的同时,还用手指夹住rǔ头揉擦着。

    秦青吸吮舔舐揉擦下,林雪茵珠圆小巧的乳珠渐渐地挺胀起来,变得硬梆梆的了。他遂又换一乳珠吸吮舔舐。弄得林雪茵浑身恍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自椒乳升起的异痒遍及全身,内心深处的情欲被激起。她凹凸有致的娇躯在床上慢慢地蠕动着,芳口浅呻底吟道:“喔……痒死了……青儿别吸了……我好痒……”

    血气正旺的秦青听到这娇语春声,目睹林雪茵千娇百媚,隐含春意的玉颊,他欲火高涨,宝贝忽地硬挺起来,硬梆梆地顶压在林雪茵柔软温热的玉腹上,他激动地愈加用力地吸吮舔舐着嫩乳。林雪茵本已是春心大动,骚痒附体了,现再被秦青灼热硬实的宝贝一顶压,春心是荡漾不已,更觉浑身麻痒难当,尤其是下体那桃源洞穴感到无比的空虚和骚痒。

    她那本就很是丰盈的乳房,在经过秦青的这番吸吮刺激后,迅速膨胀起来比原来更为丰满饱胀,粉红的乳晕迅速向四周扩散,珠圆小巧的乳珠也由原来的浅粉红色转变成鲜红色。林雪茵呼吸急促地喘息着,樱口低声叫痒不已:“青儿,求求你别吸了,好孩子,我快痒死了,啊,好痒,快进来。”异痒附体的娇躯在榻上蠕动得更为厉害。

    吸吮舔舐嫩乳的秦青此刻也是欲火攻心,忍不住了。他起身,挺起超愈常人的宝贝,对准林雪茵春潮泛滥的桃源洞穴,屁股一挺,直插入穴。林雪茵只觉这一插,肉穴中的骚痒顿无,一股甜美的快感直上心头。林雪茵爽得雪白细腻的酥胸一挺,粉颈一伸,螓首翘起,樱口半张,“啊”地愉悦地娇吟一声。

    早已是迫不及待的秦青,将粗壮的宝贝在林雪茵湿润温暖的销魂ròu洞中抽插不已。在一阵阵妙不可言的快感冲击下,林雪茵埋藏在脑海中沉没已久的经验全苏醒过来。她微微娇喘着,挺起丰润白腻的肥臀来配合秦青的抽插。可能是太久没弄了的缘故,她的动作显得有些生疏,配合得不是很好。秦青宝贝向下插入时,她粉臀却下沉,肉穴又未对准秦青的宝贝。

    秦青抽出时,她玉臀一阵乱摇。如此弄得秦青的宝贝不时插了个空,不是插在林雪茵的小腹上,就是插在林雪茵大腿根部的股沟上或肉阜上,有时还从美妙的肉穴中滑了出来。秦青急了,双手按住林雪茵滑腻富有弹性的粉臀道:“茵儿,你别动。”

    林雪茵道:“青儿,你等一下就知道我动的好处了。”她纤纤玉手拔开秦青的手,继续挺动着丰臀。

    在又经过数次失败后,林雪茵配合得较为成功了。秦青宝贝向下一插,她就适时地翘起白净圆润的玉臀对准宝贝迎合上去,让秦青的宝贝插了个结结实实。宝贝抽出时,她美臀向后一退,使嫩穴四壁更为有力地摩擦着宝贝及guī头。

    如此秦青只觉省力不少,下体不要像以前那样压下去,就能将宝贝插入到林雪茵mī穴的深处,并且宝贝与嫩穴四壁的摩擦力度也增强了,快感倍增,一阵阵无法言喻的快感直涌心头。秦青欢愉地道:“茵儿……你……你动得……真好……真爽……啊……”

    林雪茵何尝也不是更爽了,她眉目间春意隐现,莹白的娇容绯红,唇边含笑道:“宝贝,茵儿没骗你吧,你就只管用力就是了。”

    秦青屁股在上一高一底地动着,林雪茵挺翘白腻的肥臀,在下频频起伏全力迎合秦青的抽插。俩男女皆舒爽不已,渐入佳境。终于在一股股欲仙欲死的快感席卷下,这两人又畅快地泄身了。秦青想起林雪茵方才疼痛之事,不由心存疑问地道:“茵儿,刚才我插入时,你怎么会疼?”

    林雪茵闻言白皙的娇颜霞烧,娇声道:“你这孩子哪来这么多的问题。”

    秦青笑道:“你不是有什么不懂就问你吗。”

    林雪茵道:“这个问题你可以不要弄懂。”

    秦青道:“好茵儿,你就告诉我吧,你不说我就乱动了。”秦青挺起仍是坚硬似铁、插在林雪茵销魂ròu洞中的宝贝,就欲动起来。

    林雪茵忙道:“你别动,我告诉你。”秦青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看着林雪茵。

    林雪茵含水双眸一看秦青,娇声道:“你呀,真是我命中的克星。”

    林雪茵嫩滑皓白的玉颊羞红,心儿轻轻地跳动,轻声道:“你的宝贝又粗又壮,我的yīn道本来就小,从未被你这大的宝贝插过,又这么久没弄了,你插进来茵儿自然是有些疼。”

    秦青一听,兴奋的道:“那茵儿是不是不喜欢我的宝贝?”

    林雪茵媚眼流春,含羞带怯地看了眼秦青,道:“傻孩子,林雪茵怎么会不喜欢。要知道林雪茵虽然有些疼,但是林雪茵获得的快感是远胜于这疼的。有哪个女人不喜欢被特大号的宝贝插呢?想不到青儿居然有这么大的本钱,我好高兴。”这番话林雪茵说的是极轻极快。

    道完此言,林雪茵心中涌起一股强大的羞意,芳心骤跳,凝脂般白腻的娇靥羞红得恍如涂了层胭脂,艳如桃李。她螓首转向一边,不再看秦青。秦青见林雪茵夸奖自己的宝贝,心中是无比的欣喜。他见林雪茵这媚若娇花,使人陶醉的羞态,童心忽起,他装作未听真切的低下头,附耳在林雪茵樱桃小嘴边问道:“好茵儿,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林雪茵娇声道:“谁要你没听清,羞死人了,我可不说了。”

    秦青求道:“好茵儿,你就再说一次吧,这次我一定听清。”林雪茵无可奈何,遂又羞红着脸,强抑制着心中的无比羞意将方才的话又说了一次。

    林雪茵说完后,美眸瞥见秦青脸上捉狭的笑容,立知自己上当了。顿时,她娇劲大发,粉拳捶打着秦青娇嗔道:“青儿,你好坏,我……。”此时此刻的林雪茵哪里还像是秦青的林雪茵,简直就恍如一情窦初开的娇纵少女。

    秦青笑道:“我怎么又骗你了。”

    林雪茵玉雕般的瑶鼻一翘,红唇一撇,娇声道:“你自己心中明白。”

    秦青笑道:“那就罚我让茵儿再尝尝我的大宝贝。”秦青挺起宝贝又开始了抽插。

    这已是陷入乱伦情欲中的两人的第六次,这次林雪茵迎合得比上次更为默契,没有一次让秦青插空和让秦青的宝贝从肉穴中滑出。两人的快感从未间断过,销魂蚀骨妙趣横生的快感,源源不断地袭上俩男女的心头。秦青被这快感刺激得很是兴奋,欲火高涨,肆无忌惮地奋力挥舞着他硬若铁杵硕壮无比的宝贝,在林雪茵的销魂ròu洞中大起大落地狂抽猛插。

    他插时宝贝直插到林雪茵嫩穴最深处方才抽出,抽时宝贝直抽到仅有小半截guī头在肉穴中才插入,而在经过这么多次秦青也变得较为娴熟了,抽出时宝贝再没有滑出xiāo穴,在刚好仅有小半截guī头在肉穴中时,他就把握时机地用力向嫩穴深处一插。如此一来,妙处多多。一来不会因为宝贝掉出来而使停顿,二来女的快感也不会再因此而间断,三来女的肉穴四壁的娇嫩敏感的阴肉,从最深处到最浅处都受到了环绕在guī头四周凸起肉棱子强有力地刮磨。

    林雪茵爽得媚眼如丝,眉目间浪态隐现,美丽柔媚的花容红霞弥漫,春色撩人,宛如三月桃花绽开,红腻细薄的樱唇启张不已,吐气如兰,娇喘吁吁,淫声浪语,不绝于耳:“青儿……啊……喔……哦……你……你插得我……好爽……宝贝……用力……”

    林雪茵玉臀在下更为用力更为急切地向上频频挺动,修长白腻的玉腿向两边愈加张开,以方便秦青大宝贝的深入,她桃源洞穴中的蜜液,更是恰似小溪般潺潺而流。

    秦青眼见林雪茵这令人心醉神迷的娇媚万分的含春娇容,耳听让人意乱神迷的莺声燕语。心中十分激动,情欲亢奋,气喘嘘嘘地挺起他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宝贝,在林雪茵暖暖的湿滑滑的软绵绵的销魂ròu洞中,肆无忌惮地疯狂抽插不已。

    环绕在guī头四周凸起肉棱子,更为有力的刮磨着林雪茵娇嫩敏感的mī穴四壁,而mī穴四壁的嫩肉,也更为有力地摩擦着宝贝及大guī头,翕然畅美的快感自也更为强烈了。两人高潮叠起,屡入佳境,飘飘欲仙的感觉在两人的心中和头脑中油然而生。

    两人全身心地沉醉于这感觉中,浑然忘我,只知全力挺动着屁股去迎合对方。林雪茵红润的玉靥及高耸饱满的玉乳中间,直渗出缕缕细细的香汗,而一直在上抽插的秦青更是累得汗流浃背,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

    然而,纵是如此两人仍是不知疲倦,如胶似漆地你贪我恋,缠绵不休。最后在一股酣畅之极的快感冲击下,两人这才双双泄泄身,两个人都魂游太虚去了,这是两人弄得最久的一次。此刻已是傍晚了,两人精疲力尽地瘫软在床上,四肢酸软无力昏昏欲睡,谁也没有力气说一句话。好半天俩男女才缓过气来。

    林雪茵感觉浑身骨头宛如被抽去了似的,全身酸疼使不出丝毫力气,从来没有这样疲倦过。林雪茵看见秦青额头遍是汗珠,黑发湿淋淋的,她芳心一疼,竭尽全力举起乏力的素手,揩去秦青额头的汗珠,杏眼柔情无限,无比怜爱地注视着秦青,温柔地道:“青儿,以后不要再用这么大的力了,看把你累的。”

    秦青懒洋洋地笑道:“不用力,哪能这么爽。”

    林雪茵慈蔼地一笑道:“你这孩子来是贪。”两人互拥着小憩了一会儿,林雪茵感觉粉臀、大腿里侧及阴部,被阴液浸润得湿乎乎的黏黏的十分不适。她遂道:“青儿,起来。”

    秦青道:“起来,干什么?”

    林雪茵桃腮微红道:“我身上黏乎乎的,想要去洗个澡。”

    林雪茵这一说,秦青也感到浑身汗湿湿的很是不舒服,他道:“我也要洗澡。”第五章鸳鸯浴

    秦青跳下床,道:“走,我们一起去洗鸳鸯浴。”

    林雪茵整理一下床铺,娇羞的说:“你先去,我随后到。”

    秦青很快脱个光,说声:“我先去了。”

    林雪茵一下子见到秦青那根挺起的大家伙,心怦怦跳,转过脸去。

    秦青坏笑道:“茵儿,我等你了,你要不去,我会亲手抓过去。”

    林雪茵娇羞笑骂道:“你要死了,快去吧。”

    秦青这才走进浴室。

    秦青闭了眼睛用喷头淋了一阵,还不见林雪茵来,就叫:“茵儿茵儿……”

    林雪茵说:“别喊,别喊,我快来了。”

    又过一会儿,还没见影,秦青把头伸出浴室,见林雪茵正站在门外,伸手把自己身上那袭白色半透明的睡衣裙轻轻脱下,露出白嫩、光洁、绵软的裸体。她丰腴的乳胸微微起伏着,两条浑圆、白晰的大腿中间隆起浓黑、稠密的阴毛遮掩着yín水潺潺的幽谷。小yīn唇如盛开的花瓣般鲜艳,那玉洞桃源处,如花蕊般般娇艳。她略显羞答答的站着,美好的身材完全展露出来。

    秦青一把拉过来,笑道:“茵儿,快进来一起洗鸳鸯浴。”

    林雪茵娇嗔的道:“小坏蛋,还想玩什么花样?”

    秦青搂过了她,抬起她的头,林雪茵笑道:“看什么看,不认识吗?”

    秦青说:“茵儿,你这样子真好看。”说着,低头吻她的唇。林雪茵闭上眼,带着紧张的心情,接受秦青的疼爱。

    她的唇很软,很热,秦青轻轻地碰着,舔着,生怕弄坏似的。

    秦青说:“宝贝儿,张开嘴好吗?”

    林雪茵乖乖的张开,秦青把舌头伸进去,攻击着她的香舌。林雪茵把舌头迎上去,任君品尝,两条舌头缠在一块儿,偶尔便传出轻微的唧唧声,接吻带来的快乐使她欲火渐渐抬头。

    她的呼吸慢慢地粗重了,秦青的手也不失时机地活动起来,左手攀上高峰,温柔地按摩着;右手在屁股上磨蹭着,手指不时地在臀沟上按着。按得很准确,是女人身上最神密也最具杀伤力的双孔,按得林雪茵不住地抖动娇躯。

    随着温度的上升,秦青解开了林雪茵的胸罩,两个动人的尤物,象一对明月般照着秦青。她的乳房不但丰挺,而且很尖,很秀气,奶头好嫩好红。

    秦青摸了几把,情不自禁地矮下身,用嘴唇亲着一个,手玩着另一个,把乳房亲得沾满口水。林雪茵身子扭动,喘息着,呻吟着,双手按着秦青的头,好象让他努力下去似的。

    亲着亲着,秦青的嘴下移,两手抓住内裤,向下褪。

    林雪茵很知趣的抬腿,内裤很快没了,林雪茵想并上腿,秦青不让,他双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抓着,捏着……

    一张嘴抵在她的xiāo穴上热火朝天地吻了起来,因为姿势不好,秦青让她坐在浴缸上,两腿大开,用手指拨动小yīn蒂,把它拨得硬了起来,又把手指插入了小洞,时快时慢地抽动着,逗得林雪茵春水流了不知多少,小嘴也一张一合地浪叫起来:“好哥哥………你……害死我了……再这样下去……茵儿……会死掉的……快……快点……来吧……”秦青问:“来什么呀?”

    林雪茵不答,在他的耳朵上使劲拧一把,以示不满。

    秦青认为时机成熟,让林雪茵站起来,手扶浴缸,翘起屁股。

    林雪茵嫌这姿势羞人,有点为难。

    秦青说:“这么干可舒服了。”

    林雪茵这才不情愿地那样做了,秦青见她做得不标准,上前指点,使其翘得更高些,腿分得更大些。

    从后边一看,结实的玉腿,圆圆的白屁股,茂盛的阴毛,流水的红穴,菊花般的小屁眼,都在最佳的位置上,构建着这完美的艺术。

    秦青的ròu棒弹跳着,想必激动极了,他手持ròu棒,用guī头在她的腚沟里磨擦一阵,才在林雪茵的浪叫声里慢慢挺入,xiāo穴很紧,ròu棒很粗,好在浪水不少,林雪茵没吃多点苦,guī头顶到底了。

    xiāo穴把ròu棒包得严严实实的,夹得秦青好爽,秦青深吸一口气,感受成熟少妇xiāo穴的滋味,guī头痒痒的,暖暖的,比泡在温泉里还舒服。

    秦青双手在她的屁股上摸着,ròu棒动起来,林雪茵的小ròu洞,随着动作,里边的嫩肉不时翻入翻出,煞是好看。

    林雪茵哼着,叫着,无比的快乐。

    秦青越插越快,两只手不太温柔地攻击她的乳房,林雪茵的声音也加大了,“好宝贝……你好……好厉害……茵儿……爱你……爱你……永远受你……”

    秦青得意地笑了,ròu棒把xiāo穴插得哧哧响,自己的阴毛把林雪茵的屁眼刺得直缩,林雪茵摇着屁股直躲。

    秦青一见,插得更快,浴室之中,充斥着粗喘声,浪叫声,娇哼声,啪啪地碰肉声。

    秦青暗夸,林雪茵的穴真棒,插进去真爽,使人快活的总想射出来。

    因为动作快,屁股肉颤着,乳房晃着,那风景妙不可言。秦青打开所有的感官体会着,他觉得自己简直成了神仙。

    当林雪茵高潮时,秦青没射,他让林雪茵搂住他脖子,双腿盘在他腰上,自己站立着,抱着她的嫩屁股,挺起ròu棒,一下一下猛干着。

    yín水一缕缕的溢出来,缓缓地落地,林雪茵闭上眼,享受着性爱的美好。

    林雪茵也不时挺着下身,用下边的小嘴与秦青较量着。

    秦青一边插着,一边向卧室走去,到了床前,让林雪茵上身着床,自己抱着她的屁股,又是一阵痛击。

    “好哥哥……亲丈夫…你真棒……你真是……我的克星……茵儿这辈子……都不离开……你……”

    秦青望着那对美丽的乳房,象风中的百荷不停地抖着,实是人间一大美景。

    插了几百下,才射了出去,射进xiāo穴。

    林雪茵受jīng液冲击不由叫道:“热死了……好哥哥……”

    秦青问:“哥哥干得怎么样?”

    林雪茵说:“我……我……快死了……”

    林雪茵高潮了,一阵狂泄,弄得一塌糊涂。

    秦青一鼓作气,又是一百多下,才把男性的精华奉献出来。

    秦青抱住林雪茵,享受风雨后的余韵。

    林雪茵伸出小嘴儿,在他脸上亲着,象在慰劳英雄。

秦青的幸福生活txt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秦青的幸福生活的乐趣!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小说网永久地址:Www.ilerecords.com ***  注册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会员
(快捷键:←) 上一章 秦青的幸福生活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雄的故事贵女不承欢夫君是朵白莲花校园重生之敛财商女灭虚宠物小精灵之阿玄绝世传承影后自强女老板的透视保镖蚀宠娇妻逆战帝心红楼一梦之凤鸣朝阳万古第一宗门修仙之一世万花淫荡少妇系列合集无上神国精神审判者护花怪侠都市行真魔道傻妻闯江湖西游之县令崛起真魔杨家野史遮天武帝奔命裙钗黑暗魔主黑暗帝国之无敌神尊无敌谪仙
  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携美游江湖所写的秦青的幸福生活为转载作品,收集于网络。
  本小说秦青的幸福生活仅代表澳门十大网上博彩官网个人的观点,与澳门博彩在线娱乐楼立场无关。